近代戰爭女俘逃脫不了的那些羞辱!受盡非人折磨 | 陽光歷史

 

A-A+

近代戰爭女俘逃脫不了的那些羞辱!受盡非人折磨

2017年05月26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60 次

  戰中,各國都有大量女兵參戰。美國1942年5月,美國陸軍設立了陸軍婦女輔助隊,旨在讓婦女執行維持本土安全的任務。同時,美國海軍成立了婦女預備隊。隨後,又成立了海軍陸戰隊婦女預備隊和海岸警備隊,但只讓她們在戰時執行國內任務。1943年,駐海外軍團的指揮官們開始要求派女子輔助軍團(WAAC)到後方參加電話接線生、無線電和電報收發員等工作。1943年中期,美國國會通過決議,創建"陸軍婦女隊",這是美國首次准許女性參加正規軍,而不僅僅是參加輔助軍團。戰時美國女兵人數,大約為35至40萬人,她們在軍中或擔任後勤工作或直接參戰,有800名女兵充任了包括戰鬥機在內的各種飛機的駕駛員,曾有67名陸軍女護士在菲律賓被日軍俘虜。到二戰結束時,美國女兵實際上出現在海外每一個戰區,北非、義大利、法國、德國、菲律賓、澳洲、新幾內亞和緬甸等地都留下了美國女兵的身影。

  英國除了上戰鬥一線,女士的身影充斥著英國各個軍事機構,各種的婦女輔助隊幫助英國打贏了二戰蘇聯。啊蘇聯最操蛋,斯大林直接動員了80萬花季少女走上了前線,他們和男兵一樣在火線上浴血廝殺,戰死量多,不僅損失慘重還受到了侮辱。

美軍審問北朝鮮被俘的女性戰士

  而二戰後發生的朝鮮戰爭及越戰,也都可以看到女兵的身影。都說「戰爭讓女人走開」,但女人卻恰恰是人類戰爭史裡最悲壯、最悲慘的犧牲品。而當女兵成為女戰俘,其命運更是悲慘。

  美軍口述:「我軍越南虐待女俘比日本人殘忍!」

  「在我信奉的宗教裡,我宣誓:我所說的和所涉及的,都是我親自幹的和親眼所見的,對所說和所看到的事實,我願承受法律責任和上帝的裁罰。」

  我的證詞如下:

  在我接到命令火速率隊趕到硯港時,才知道是執行往西貢給友軍押運女人的任務。羅斯上校告訴我這是一樁秘密,不得外洩,因為我們已經開始增兵,沒有必要因為幾十個越南女人,而給部隊的聲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同時,我還得知,這是越南女俘首次被送往西貢充當妓女,也要格外謹慎。

美軍審問北朝鮮被俘的女性戰士

  而二戰後發生的朝鮮戰爭及越戰,也都可以看到女兵的身影。都說「戰爭讓女人走開」,但女人卻恰恰是人類戰爭史裡最悲壯、最悲慘的犧牲品。而當女兵成為女戰俘,其命運更是悲慘。

  美軍口述:「我軍越南虐待女俘比日本人殘忍!」

  「在我信奉的宗教裡,我宣誓:我所說的和所涉及的,都是我親自幹的和親眼所見的,對所說和所看到的事實,我願承受法律責任和上帝的裁罰。」

  我的證詞如下:

  在我接到命令火速率隊趕到硯港時,才知道是執行往西貢給友軍押運女人的任務。羅斯上校告訴我這是一樁秘密,不得外洩,因為我們已經開始增兵,沒有必要因為幾十個越南女人,而給部隊的聲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同時,我還得知,這是越南女俘首次被送往西貢充當妓女,也要格外謹慎。

  從介紹中得知,她們是在胡志明小道之戰因掩護北越傷病員而被抓獲的。當天下午,我便領隊進駐硯港郊外的女俘營。按照程序,我監督著看守人員,強迫這些女戰俘在自願賣淫的證明上按手印。實際上,這些女人都是被暴打後神志昏迷後按的手印。我清點了人數,整整51個。為了長途運輸的方便和不致於傳染病毒,醫生們給她們檢查了身體和做了必要的清洗,確定沒有性病後,我決定當天晚上押運行動開始。

  在船上,我從34團的問詢電話裡得知,一個月前從泰國徵募的妓女,到達駐地剛剛營業3天,便被空軍誤投的炸彈全給炸毀了,致使陸軍和空軍發生 火拚。34團的官兵,已有6個月沒有見過軍妓,平均每天發生二起強姦或輪姦當地女人的事件,使駐軍的秩序受到某種威脅。同時,有一個小隊發生集體作亂的事情,他們全部都受到軍法制裁。34團軍的長官要我們盡力快速趕到。

  但艦上發生一件事,致使押送女俘的任務變得無法完成,當然,我是策劃者,有逃脫不了的罪孽。如果,我不認同不支持,也許不會發生。

  海軍是美軍中建立隨軍妓女最早的兵種,他們可以在戰閒時把妓女收集在艙底,供海軍官兵在航行時淫用。而陸軍則沒有這麼好的條件,所以,他們見押上船這麼多女人便騷動起來。

逼迫越共清理水中的陷阱。

越南女兵

  由於暈船原因,海軍官兵幫助我們分擔一些警備任務,事情便出現在這裡。

  他們把底艙全都封鎖住,然後逐個地提前享受這些昏沉沉的越南女俘,他們把這些女人的衣服全都脫下扔進大海,然後進行虐待。

  美國海軍的性變態是出名的。

  這時,我們的一個士兵也不知從什麼通道,誤闖進集體姦淫的底艙,結果被海軍官兵暴打一通,扔進大海,可是這位士兵從小在海邊長大,最後從舷梯爬到船上,將情況報告了我。我一聽火了,命令部隊封鎖所有艙門。

逼迫越共清理水中的陷阱。

越南女兵

  由於暈船原因,海軍官兵幫助我們分擔一些警備任務,事情便出現在這裡。

  他們把底艙全都封鎖住,然後逐個地提前享受這些昏沉沉的越南女俘,他們把這些女人的衣服全都脫下扔進大海,然後進行虐待。

  美國海軍的性變態是出名的。

  這時,我們的一個士兵也不知從什麼通道,誤闖進集體姦淫的底艙,結果被海軍官兵暴打一通,扔進大海,可是這位士兵從小在海邊長大,最後從舷梯爬到船上,將情況報告了我。我一聽火了,命令部隊封鎖所有艙門。

  我領一隊人馬直奔艙底,把赤身裸體的海軍官兵全都驅逐出去,下令我的部下按小隊輪流享受。

  他們領我到船艙,一個看起來臉色最好的女人木呆呆傻稀稀地倚著門,神經似地有些遲鈍,臉上毫無表情,死人樣地立在我眼前,我讓她躺下。

  她好像聽到什麼指令,身子往後一仰,四仰八叉地躺到床上。

  我把她的下身拖下床,在這一剎間,我發現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兩腿之間掉了下來。

  我一檢查,知道自己根本操作不了。

  從她的陰道裡,我掏出了沉甸甸的高射機槍的子彈殼。隨後,一股發黑的血水湧出來。這時,我也接到報告,艙下的女戰俘不同程度地都遭到這樣類似的性摧殘。

  等我趕到底艙,看見從女戰俘的體內掏出各種子彈67發,子彈殼134個。3個女戰俘的乳頭上被倒上彈藥,點燃後把胸部燒焦,有一女戰俘被幾個士兵撩在地板上,她大叫肚子痛,但她體內好像沒有什麼東西,18分鐘後停止叫喚死亡。

  事後,據海軍知情人說,是有人將槍藥灌進這個女人的陰道,造成她中毒死亡。

  我的無恥和天良喪盡,就是讓部下簡單清理完後,繼續讓她們開始接受姦淫。

  由於她們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摧殘,很難滿足士兵們生理上的需要,隨後也引發了性虐待。

  一個士兵竟然把一個圓型手榴彈放進一個女戰俘的體內而取不出來,這可能會炸沉這艘船。我們火急地把這個女戰俘從底艙扶到甲板上。這是個年齡只有17、8歲的少女,經過這幾個月的蹂躪,己經變得皮包骨頭。她兩眼冒火地看者我們,一言不發。

  幾個士兵試圖取出這顆爆炸物,但都失敗了。我只有下達命令,將她推進大海。就在這時,這個少女突然向我奔來,幾個士兵急忙上前阻攔,扭住她,也就是在這時,一聲巨響,4個士兵全都崩上了天,最後血肉成塊地從空中拋落到海洋裡。

  這個少女是我一生中最不敢忘卻的人,她的被炸使人每每想起都膽戰心驚。

  戰後,我搬到一個新居,鄰居家有個女孩長得和這個姑娘一樣,她每次朝我笑,都讓我心驚膽戰,後來,我還是找了個藉口搬到洛杉磯去了。

  發生這件事後,我下令凡是到底艙的官兵,一律不得帶武器,並且不准性虐待事件再次發生,因為,女戰俘是屬於全體官兵享受的公用財產,不得任意損壞,一經發現,軍法制裁。

  海軍要求性交,否則將要停駛船艦。

  經研究,可以讓海軍官兵享受這船上的女戰俘,但必須按軍規執行,也就是交納費用,我們決定利用這次押送女戰俘的機會給死亡官兵家屬掙些撫恤金。

  價格定為每次6美元,海軍說她們比其它來的妓女要價還高。我說,這是海上,不是陸地。

  海軍接受我們的規定,我們用這些女醫生和女護士,進行收費。

  我的無恥和天良喪盡,就是讓部下簡單清理完後,繼續讓她們開始接受姦淫。

  由於她們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摧殘,很難滿足士兵們生理上的需要,隨後也引發了性虐待。

  一個士兵竟然把一個圓型手榴彈放進一個女戰俘的體內而取不出來,這可能會炸沉這艘船。我們火急地把這個女戰俘從底艙扶到甲板上。這是個年齡只有17、8歲的少女,經過這幾個月的蹂躪,己經變得皮包骨頭。她兩眼冒火地看者我們,一言不發。

  幾個士兵試圖取出這顆爆炸物,但都失敗了。我只有下達命令,將她推進大海。就在這時,這個少女突然向我奔來,幾個士兵急忙上前阻攔,扭住她,也就是在這時,一聲巨響,4個士兵全都崩上了天,最後血肉成塊地從空中拋落到海洋裡。

  這個少女是我一生中最不敢忘卻的人,她的被炸使人每每想起都膽戰心驚。

  戰後,我搬到一個新居,鄰居家有個女孩長得和這個姑娘一樣,她每次朝我笑,都讓我心驚膽戰,後來,我還是找了個藉口搬到洛杉磯去了。

  發生這件事後,我下令凡是到底艙的官兵,一律不得帶武器,並且不准性虐待事件再次發生,因為,女戰俘是屬於全體官兵享受的公用財產,不得任意損壞,一經發現,軍法制裁。

  海軍要求性交,否則將要停駛船艦。

  經研究,可以讓海軍官兵享受這船上的女戰俘,但必須按軍規執行,也就是交納費用,我們決定利用這次押送女戰俘的機會給死亡官兵家屬掙些撫恤金。

  價格定為每次6美元,海軍說她們比其它來的妓女要價還高。我說,這是海上,不是陸地。

  海軍接受我們的規定,我們用這些女醫生和女護士,進行收費。

  在我們終於達到西貢邊一處無名碼頭時,船上51個女戰俘還剩下50個,我在友軍聯隊的隊部轉交了這些女人。

  其實,我交給他們的充其量是一堆已經開始發霉的肉塊,即便用來做解剖也沒有什麼價值了。她們能否完成一個飢餓了半年的幾百男性的需要,不論從哪個角度說,都不具備這個能力了。

  當我把她們押進新蓋的女俘營時,我看見急不可待的官兵縱慾隊伍已經排出了幾里多地,而且都脫掉了上衣;排在前頭的士兵,乾脆解開褲帶拎著褲子等待。

  這50個女人,將在這裡經受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性蹂躪和性摧殘。

  女醫生和女護士們,她們在國家被侵略時成了性標本。

  這件事情迄今未有越南人出面作證,難道所有的人都在抗戰中為國捐軀了?

  這些運往酉貢女俘營的越南女人們,她們最後的結局是怎樣的呢?結局可想而知,但其悲慘是無法想像的。

  這是發自西貢的文本,給我們一段恥辱不堪的回聲,擊打著每一個因讀解文本而心頭發痛人的心。

  電文:

  現已執行。

  作為美國軍人,為了歷史形像和軍隊的形像,你務必在明天裡將44532號女俘營內全部越南女俘消滅,同時做到無痕跡可追查。

  接到命令後,是非常倉促的,但我們為了今後軍隊的形像,立即召開會議討論如何才能將44532號女俘營裡越南婦女從地球上抹掉,大家提出了34條建議,最後選擇了毒氣。

  為什麼選擇毒氣呢?一是鄰部隊剛剛從本土運達駐地一批毒氣彈,現在已經派不上用場,所以他們決定銷毀。

  我們與他們取得聯繫,當天夜裡將40名女俘趕進一座山洞,清點人數反覆核實,最後全都捆在一起,實施毒氣彈爆炸。

  截止第二天清晨,化學兵進洞去搜尋,無一生還。

  隨後,我調來三個火焰噴射器,徹底燒焦了這些越南女俘的體。然後,又讓工兵將洞內裝上炸藥,包括各種肯定要上繳的彈藥引爆。最後造成整座山峰大滑坡,泥石流一湧而下,鄰近三個村莊被吞沒,村民據現在統計共有54人失蹤。

  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

  人們理解我,說我能夠到死懺悔;不理解我的,肯定會指我的後代說是罪惡之家。

  其實,我每每走到越戰紀念碑,都不敢進去,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二是心裡感到嘔吐,我知道,如果當初戰死,也不配到這裡佔一席之地的。

  在越南期間,我幹了一個帝國主義士兵能幹的一切,我不能迴避,也不能粉飾,因為那是戰爭,尤其是一場非正義戰爭,我不可能保持人性和人格,也不可不參與製造罪惡,我們去,就是要繁殖罪惡的。

  1970年,我們和18團、51團和104團集合在一起,在多爾中將指揮下,向胡志明小道的越共軍隊發起了進攻。

  這一仗打得是最艱苦的,我們的士兵成片成片的倒下,終於迫使越共軍隊在作戰了18天後,撤出防線,繼而全線崩潰。

  截止第二天清晨,化學兵進洞去搜尋,無一生還。

  隨後,我調來三個火焰噴射器,徹底燒焦了這些越南女俘的體。然後,又讓工兵將洞內裝上炸藥,包括各種肯定要上繳的彈藥引爆。最後造成整座山峰大滑坡,泥石流一湧而下,鄰近三個村莊被吞沒,村民據現在統計共有54人失蹤。

  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

  人們理解我,說我能夠到死懺悔;不理解我的,肯定會指我的後代說是罪惡之家。

  其實,我每每走到越戰紀念碑,都不敢進去,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二是心裡感到嘔吐,我知道,如果當初戰死,也不配到這裡佔一席之地的。

  在越南期間,我幹了一個帝國主義士兵能幹的一切,我不能迴避,也不能粉飾,因為那是戰爭,尤其是一場非正義戰爭,我不可能保持人性和人格,也不可不參與製造罪惡,我們去,就是要繁殖罪惡的。

  1970年,我們和18團、51團和104團集合在一起,在多爾中將指揮下,向胡志明小道的越共軍隊發起了進攻。

  這一仗打得是最艱苦的,我們的士兵成片成片的倒下,終於迫使越共軍隊在作戰了18天後,撤出防線,繼而全線崩潰。

  我們踏著血污和爛肉,佔領了許多村莊。

  我當時僅僅是一個剛增補入伍的新兵。我承認,我打死了四個越共士兵,用刺刀挑死一個還沒嚥氣的俘虜,那時,沒有一個軍官向我們宣佈日內瓦條約。

  我們得到的命令就是:殺、殺、殺。

  戰爭和血腥使人發瘋。抽大麻有癮,吸毒品有癮,你們也許還不知道殺人也有癮,這是一種在世界上能居首位的癮,它能讓你產生一種屠戮的快感,也讓你能知道什麼是生殺大權的實質,這是最刺激的人間遊戲,你可以由於殺人而感到自己存在的偉大和自豪。我和我們的軍人,都成了殺人狂,所以我當時認為這是全軍的傑作。

  從感覺上,我並不喜歡越南女人,她們身材不行,可以說是五短的身材,好像是近親結婚的產品,不屬於暢銷產品,但戰爭期間是沒有空餘時間去審美的。何況,屬於我們妓院的全體女性被緊急徵調到外地,她們離去已經有45天,長官說戰前返回來,可是我們有的官兵已經躺在子彈下,她們還是沒有回來,說是在回來的路上遭遇到狙擊。

  下層官兵們說,不知又被哪支凱旋的部隊中途截留了。

  我不得不承認,越共確實是訓練有素的隊伍,比起南越的軍隊更加善戰和能戰。他們越是這樣能戰,越能激發我們的暴行。我是第17個衝進村莊的,也是第1個衝進衛生院的。

  當時越共全線崩潰,已經聽不到什麼槍聲,229隊留外防守根本沒有進村莊,只 有我們是在一片寂靜的等待中進入衛生院的。

  從靠近這座醫院到最後進去,估計有20分鐘,我沒有聽到一聲槍聲,也沒見一個戰友倒下去,後來的槍聲,是我們自己打的,遭到阻擊的傷亡報告,顯然是瞎編的。

  我們的士兵撲進去,因為有當地人提供情報,說有90多名越共傷病員躲藏在醫院裡。

  這時,上來一群女醫生和女護士,圍住我們,告訴這是醫院,不允許我們搜查。

  上尉邁克下令:把她們全都看管起來,搜捕越共士兵。

  78名女醫生和女護士,均被押進一間大屋子,等待處理,因為她們的頭頭說:這裡全是平民病人,沒有越共傷病員。而我們的情報則是得知越共傷病員,全都藏匿在醫院。

  果不出所料,我們從醫院裡搜出90多名越共傷病員。

  上面下令:我們用刺刀一鼓作氣地挑死64名掙扎的越共傷病員,這裡變成了殺豬場,到處都是被未殺死的越共的嚎叫聲。

  229聯隊這時奉命換防,闖進醫院,見關押著許多面目嬌俏的女人,便一下把房子包圍,我們一看,這便宜事也不能讓他們獨佔了,於是放棄對傷病員的屠殺,也持槍衝了上去,兩支隊伍對峙起來。

  229聯隊大聲叫:我們都三個月沒有見到過女人了。

  下層官兵們說,不知又被哪支凱旋的部隊中途截留了。

  我不得不承認,越共確實是訓練有素的隊伍,比起南越的軍隊更加善戰和能戰。他們越是這樣能戰,越能激發我們的暴行。我是第17個衝進村莊的,也是第1個衝進衛生院的。

  當時越共全線崩潰,已經聽不到什麼槍聲,229隊留外防守根本沒有進村莊,只 有我們是在一片寂靜的等待中進入衛生院的。

  從靠近這座醫院到最後進去,估計有20分鐘,我沒有聽到一聲槍聲,也沒見一個戰友倒下去,後來的槍聲,是我們自己打的,遭到阻擊的傷亡報告,顯然是瞎編的。

  我們的士兵撲進去,因為有當地人提供情報,說有90多名越共傷病員躲藏在醫院裡。

  這時,上來一群女醫生和女護士,圍住我們,告訴這是醫院,不允許我們搜查。

  上尉邁克下令:把她們全都看管起來,搜捕越共士兵。

  78名女醫生和女護士,均被押進一間大屋子,等待處理,因為她們的頭頭說:這裡全是平民病人,沒有越共傷病員。而我們的情報則是得知越共傷病員,全都藏匿在醫院。

  果不出所料,我們從醫院裡搜出90多名越共傷病員。

  上面下令:我們用刺刀一鼓作氣地挑死64名掙扎的越共傷病員,這裡變成了殺豬場,到處都是被未殺死的越共的嚎叫聲。

  229聯隊這時奉命換防,闖進醫院,見關押著許多面目嬌俏的女人,便一下把房子包圍,我們一看,這便宜事也不能讓他們獨佔了,於是放棄對傷病員的屠殺,也持槍衝了上去,兩支隊伍對峙起來。

  229聯隊大聲叫:我們都三個月沒有見到過女人了。

  我們也衝著他們喊:我們也是,整整三個月。

  這時雙方的長官聞訊過來,他們先是看看慾火中燒的士兵,又看看驚恐中的越南女人,兩人怎麼商量的,不知道,總之雙方都抽出12個人,把守著學院各個通道和大門口。也就是在這時,越南女人可能察覺我們的企圖,趁看守不備,衝出房屋,和警衛撕打成一團,並大喊大叫,希望能有人來搭救她們。

  我們一起湧上去,和她們撕打在一起。

  中隊長格斯扯住一個最漂亮的女醫生的頭髮,把門一關,頭髮正夾在門縫裡,女人不敢掙扎,她一掙扎便掉下一縷頭髮。

  我看見她躬著腰,腦袋趴在地上,臀部住上翹著。

  格斯可能是被眼前這個不停責罵的女人激怒了,也或是早就蓄謀要強姦這些白白到手的越南女人。

  他一軍刀把這個女人的褲帶挑斷,女人大叫一聲,扭頭想要護住腰,頭髮被扯掉一片。中隊長扒掉她兩隻鞋,將褲筒抓在手裡往下一扯。

  整個醫院都聽到這個女人的尖叫聲,好像被火燙了一下的母貓。

  格斯抬起靴子猛地朝這個女醫生太陽穴一踢,這個女人立即沒了聲音,癱倒趴在地上,兩上士兵上去,把這個昏迷女人的褲子扒下來,然後翻過去,讓她仰面朝天地擺在中隊長腳下。

  他把槍一扔,喊了一聲:「讓我們快樂她們吧,她們等了我們18天,士兵們,別讓她們罵我們美國人無能。現在我命令:預備,目標,這裡的所有女人,前進、佔領、摧毀。集中一切火力,開炮!」

  我們一聽,馬上掀翻手中掙扎的女醫生和女護士。

  我掠倒的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女護士,一臉雀斑,黑呼呼一個蒜鼻子,兩隻眼睛早都哭腫了。可我當時根本沒有挑選的餘地,也不可能。

  強姦這事,像瘟疫一樣傳染得非常快。我一槍托打暈了這個亂咬我的越南女人。她的頭上和口裡往外流著血,倒在地上。我用刺刀把她的上衣和內衣、褲子和內褲全部挑開,然後像所有的士兵一樣,在越南人的土地上把她給強姦了。

  在我強姦她時,她醒來了,抓破了我的腮。我一刀背,把她的滿嘴牙也敲飛,她滿臉都是血水。

  我剛剛從她身上爬起來,她便給五、六個士兵拖到一邊,進行了輪姦。

  現在,整個操場上,到處都是半裸的美國兵,和全裸的不是躺著便是亂跑的披頭散髮的女人。

  兩個隊長在強姦完被兩個士兵按著的最漂亮的女人後,高高地坐在新搭起的檯子上,欣賞著士兵向越南女人發瘋的衝鋒與開火。

  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越南女人平均每個人承受了6個士兵的輪姦,但這也不是很好惹的女人,他們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剪刀,在混亂中竟然扎穿8個士兵的頸動脈,剪掉5個官兵的生殖器,還有3把剪刀全都捅進士兵的肚子裡。

  我們很晚才發現,主要是現場太亂太混雜。我們的官兵被這些不屈不撓的女人整整扎死了18名。這其中有我們平日敬仰的查理頓少校。

  不久,這些被輪姦過好多遍的女人,全都被捆綁在一起,追查兇手,但沒有一個自首。最後,我們架起機槍威脅她們.如果不站出來承認,就全都槍斃。

  我們一聽,馬上掀翻手中掙扎的女醫生和女護士。

  我掠倒的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女護士,一臉雀斑,黑呼呼一個蒜鼻子,兩隻眼睛早都哭腫了。可我當時根本沒有挑選的餘地,也不可能。

  強姦這事,像瘟疫一樣傳染得非常快。我一槍托打暈了這個亂咬我的越南女人。她的頭上和口裡往外流著血,倒在地上。我用刺刀把她的上衣和內衣、褲子和內褲全部挑開,然後像所有的士兵一樣,在越南人的土地上把她給強姦了。

  在我強姦她時,她醒來了,抓破了我的腮。我一刀背,把她的滿嘴牙也敲飛,她滿臉都是血水。

  我剛剛從她身上爬起來,她便給五、六個士兵拖到一邊,進行了輪姦。

  現在,整個操場上,到處都是半裸的美國兵,和全裸的不是躺著便是亂跑的披頭散髮的女人。

  兩個隊長在強姦完被兩個士兵按著的最漂亮的女人後,高高地坐在新搭起的檯子上,欣賞著士兵向越南女人發瘋的衝鋒與開火。

  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越南女人平均每個人承受了6個士兵的輪姦,但這也不是很好惹的女人,他們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剪刀,在混亂中竟然扎穿8個士兵的頸動脈,剪掉5個官兵的生殖器,還有3把剪刀全都捅進士兵的肚子裡。

  我們很晚才發現,主要是現場太亂太混雜。我們的官兵被這些不屈不撓的女人整整扎死了18名。這其中有我們平日敬仰的查理頓少校。

  不久,這些被輪姦過好多遍的女人,全都被捆綁在一起,追查兇手,但沒有一個自首。最後,我們架起機槍威脅她們.如果不站出來承認,就全都槍斃。

  這時,站出14名女人,還沒等她們喊叫什麼,當場全都用機槍消滅掉了。

  我看見起碼有14個女人被嚇得尿了褲子,雙手捂著赤裸的大腿亂抖動,有2個女人乾脆癱在地上。更多的女人是咬著牙,抱掩著胸部,希望也一陣機槍把自己打死,但她們想錯了。

  這64名女人被強迫捆綁在一起,全都被軍醫打了麻醉藥,扔到卡車上,用布蒙上眼睛,拉到一座不知名的房間裡,充當隨軍妓女,那裡四處都是鐵絲網,且都通了電。

  我們小隊被命令守護這些女戰俘,並擔任士兵在接受性快樂時的紀律管制的執法隊責任。

  她們大都不服被污辱,反抗和尋死的事時時都有發生。

  一個女人用指甲把自己的喉嚨挖得差點漏了氣,小隊長一氣之下,用軍刀把她兩隻手掌全部給剁下來。結果,這個女人當時就昏了過去,同時,八個士兵撲到她的身上,在第六個剛剛幹完,第七個還沒有上去時,這個女人己經挺了。

  還有一個女人,也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勁,沒有一個士兵能和她順利性交。小隊長見狀,便命令人把她裸體綁在一個圓木桶上,是仰臉八叉地捆住的。

  後來的士兵,這回可不用費勁了,只待滾動木桶就行了。

  不到三天,這個女人也死了。

  這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一個女醫生就是不就範,三個士兵最後才把她撩倒在地上,而她還是殊死抗爭,小隊長命令把她的手反綁上,拔出刺刀,讓士兵拉開她的兩條腿,「卜」地一下從陰道插進去,然後讓她起來隨便走。

  這個可憐女人,兩手亂抓軍刀拔不出來,鮮血直流。這是個剛烈的女子,最後忍著疼痛站起來,兩腿叉開往地下一坐,大叫一聲慘死在操場上。

  還有一個女人在被強姦時,咬掉一個士兵的鼻子,痛得士兵捂著鼻子原地蹦跳大叫,這個女人被捆到電線桿上,先是當靶子遠距離用手槍擊碎兩個乳房, 最後剖開肚子,從裡面將子宮割下,撐大套到女人頭上,陽光曝曬下,子宮膜開始往回收縮。最後將女人頭部緊緊地箍住,這個女人始終掙扎著企圖喘上一口氣,最終在越來越緊的繃縮裡,憋死了。

  我們叫這「從哪來回哪去」,在越南經常這樣幹。

  也許最可恨的是中隊長的嗜好,他這個人不知什麼時候養成一個愛好,他專門吃焙了的女性子宮,並且是處女的。於是,他把早就捆起來而未讓士兵上手的一個15歲大的護士活著剖開肚子,掏出只有雞蛋大的子宮,用瓦片焙起來,這個女孩一直沒死,血和腸子流了一地,躺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著被中隊長吃掉,最後,頭一歪死去。

  不到三天,這個女人也死了。

  這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一個女醫生就是不就範,三個士兵最後才把她撩倒在地上,而她還是殊死抗爭,小隊長命令把她的手反綁上,拔出刺刀,讓士兵拉開她的兩條腿,「卜」地一下從陰道插進去,然後讓她起來隨便走。

  這個可憐女人,兩手亂抓軍刀拔不出來,鮮血直流。這是個剛烈的女子,最後忍著疼痛站起來,兩腿叉開往地下一坐,大叫一聲慘死在操場上。

  還有一個女人在被強姦時,咬掉一個士兵的鼻子,痛得士兵捂著鼻子原地蹦跳大叫,這個女人被捆到電線桿上,先是當靶子遠距離用手槍擊碎兩個乳房, 最後剖開肚子,從裡面將子宮割下,撐大套到女人頭上,陽光曝曬下,子宮膜開始往回收縮。最後將女人頭部緊緊地箍住,這個女人始終掙扎著企圖喘上一口氣,最終在越來越緊的繃縮裡,憋死了。

  我們叫這「從哪來回哪去」,在越南經常這樣幹。

  也許最可恨的是中隊長的嗜好,他這個人不知什麼時候養成一個愛好,他專門吃焙了的女性子宮,並且是處女的。於是,他把早就捆起來而未讓士兵上手的一個15歲大的護士活著剖開肚子,掏出只有雞蛋大的子宮,用瓦片焙起來,這個女孩一直沒死,血和腸子流了一地,躺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著被中隊長吃掉,最後,頭一歪死去。

  她的心,被另一個士兵趁熱掏出來,生生地吃掉。

  也許是這些事,使她們採取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行動。她們竟然能在統一時間裡咬斷23名士兵的生殖器,造成18人搶救無效死亡的重大事故。

  我奉命抓獲的8名女人,用刺刀逐個地劈死,是先剖肚子後劈腦袋的。我是眼見著白白的身子一個個折斷在我的刺刀下的。

  當天夜裡,我惡夢纏身,不住地大喊叫起來,後來我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治療。

  我在侵越期間,共姦污越南女人34人,親手殺死8個女人,開槍打殘3個婦女。

  戰後,我一直想說出來,可一直也沒有膽量。

  今天,我說出來,是因為我鍾愛的兒子,前天死在大草原的車禍裡。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親人了。這是報應,也是我罪有應得?

  曝光越戰美軍虐待女俘醜聞:如今,越南戰爭已經結束了40多年了,但是越南戰爭留下的創傷依然難以彌合。許多新聞媒體對於美軍審訊越南女俘時,使用駭人聽聞的秘密武器,給予了無情的揭露和嚴厲的譴責。

  在越南戰爭中,駭人聽聞的THUOCDUAME是美偽軍對付越南女俘虜最致命,也是有效的秘密武器。文明技術成了戰爭中揉蹄女人的手段,成百上千計的堅決抗擊入侵美軍的越南女戰士在受盡踐踏、摧殘後,最終成了美軍鐵蹄下最悲慘的犧牲品。如今,越南戰爭已經結束了40多年了,但是越南戰爭留下的創傷依然難以彌合。許多新聞媒體對於美軍審訊越南女俘時,使用駭人聽聞的秘密武器,給予了無情的揭露和嚴厲的譴責。

  這種叫THUOCDUAME的藥品是一種特別的性藥,也叫做「空孕催乳劑」,俗稱「媚藥」。這種藥發明於美國,首先被用於舞廳和妓院,它能使舞女和妓女情慾亢進,乳房飽脹高挺。由於這種藥物促使性亢奮的反覆發作,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使一個好端端的姑娘因難以滿足的情慾而變成一個瘋狂的蕩婦。

  美國人在越戰中使用這種藥物審訊越南女俘,意在使女俘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叛變投敵,以供出自己的同志及機密情報。

  越南女戰士受盡踐踏摧殘成了美國入侵越南戰爭中最悲慘的犧牲品

  據有關媒體報道,1965年,在南越西貢弱油汀地區的美國步兵師將所有抓獲的女俘送進了他們的臨時集中營。這個集中營的女俘,從被俘的時候起,就受到了種種非人的待遇。美偽軍以搜查為名,耍盡花招,凌辱著一個個像阮林清那樣的女人。

  阮林清,一名越南南方解放軍女偵察員,在一次偵察行動中被俘。這是一位漂亮的越南姑娘,她長著一雙大大的黑眼晴,睫毛長長的向上捲著,柔軟的嘴唇微微掀起。她躺在牢房中冰涼的竹板上,渾身血漬斑斑。

  美偽軍為了從她口中得到有關南方解放軍的情況,嚴刑拷打過她三次,但他們沒有得到半點他們希望的「好處」。

  「阮林清,出來!」一聲嚎叫傳來,阮林清又被帶到了審訊室。

  一名美國軍醫望著手中裝好藥水的注射器,像是在無盡欣賞戰士手中的武器一樣。他轉過身來,看了看被兩名大漢挾住的阮林清,笑了笑。他一聲不吭地走過去,將藥水注進了阮林清的身體。

  從那天起,他們每天給阮林清和同她一起被捕的兩名突擊隊員,注射兩次,並在給她們送去的飯食和飲用的水果裡摻進口服液,導致興奮的垂體後葉制劑和遊敏流氣酉太之類藥物。

  這種叫THUOCDUAME的藥品是一種特別的性藥,也叫做「空孕催乳劑」,俗稱「媚藥」。這種藥發明於美國,首先被用於舞廳和妓院,它能使舞女和妓女情慾亢進,乳房飽脹高挺。由於這種藥物促使性亢奮的反覆發作,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使一個好端端的姑娘因難以滿足的情慾而變成一個瘋狂的蕩婦。

  美國人在越戰中使用這種藥物審訊越南女俘,意在使女俘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叛變投敵,以供出自己的同志及機密情報。

  越南女戰士受盡踐踏摧殘成了美國入侵越南戰爭中最悲慘的犧牲品

  據有關媒體報道,1965年,在南越西貢弱油汀地區的美國步兵師將所有抓獲的女俘送進了他們的臨時集中營。這個集中營的女俘,從被俘的時候起,就受到了種種非人的待遇。美偽軍以搜查為名,耍盡花招,凌辱著一個個像阮林清那樣的女人。

  阮林清,一名越南南方解放軍女偵察員,在一次偵察行動中被俘。這是一位漂亮的越南姑娘,她長著一雙大大的黑眼晴,睫毛長長的向上捲著,柔軟的嘴唇微微掀起。她躺在牢房中冰涼的竹板上,渾身血漬斑斑。

  美偽軍為了從她口中得到有關南方解放軍的情況,嚴刑拷打過她三次,但他們沒有得到半點他們希望的「好處」。

  「阮林清,出來!」一聲嚎叫傳來,阮林清又被帶到了審訊室。

  一名美國軍醫望著手中裝好藥水的注射器,像是在無盡欣賞戰士手中的武器一樣。他轉過身來,看了看被兩名大漢挾住的阮林清,笑了笑。他一聲不吭地走過去,將藥水注進了阮林清的身體。

  從那天起,他們每天給阮林清和同她一起被捕的兩名突擊隊員,注射兩次,並在給她們送去的飯食和飲用的水果裡摻進口服液,導致興奮的垂體後葉制劑和遊敏流氣酉太之類藥物。

  「阮林清,你這麼漂亮年輕,愛和男人對你來說是值得追求的,你為什麼要為南方解放軍賣命呢?上帝已不存在,他們?是利用你為他們賣命,他們毀了你的青春,把他們供出來吧,供出來你就會得來一切。」偽軍官無恥地利誘道。

  兩名偽軍靠近阮林清,阮林清想踢開他們,但腳一點也不聽使喚。不久,阮林清臉色漲得紫紅而激昂,她目光恍惚地大聲的叫,並竭力搖動著頭髮被拉住的頭部,然而,美軍冷漠地坐在審訊桌旁,不時對她發出提問,同時記錄下阮林清在亢奮中說出的言語。一天之後,清醒過來的阮林清明白了發生的一切,她悔恨交加,一頭撞在牢房的鐵門柱上。

  然而,美國人使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不以為恥,反而洋洋自得地說:「所以,我們現在首先要在精神上打擊她們,使她們的精神首先垮悼,然後再使用酷刑,她們到那個時候就會感到無法忍受,沒有了自尊心,她們很快就會招供。」

  「使用藥物的目的就是要使她們喪失自尊心,當她們無法克制住那種強熱的無休無止的淫慾衝動的時候,她們的意志會一點一點的垮掉。」

  「這一點我是很有把握的,當注射了這種藥物之後,她們的就會感到發熱,就會產生無法忍受的痕癢,所以她們?能不住地用手搔撓,因此就可以使她們自己來進行強刺激,等到藥力極度發揮作用的時候,最後就可導致精神錯亂,一個女人能夠忍受各種皮肉的痛苦,卻絕對不可能克制住這種持久的亢奮。」

越南女兵

  「尤其是到後來奶水將大量分泌,即使她們想忍受痛苦不把奶水排出來,也不會像一般產婦那樣達到回乳的結果,反而會分泌出更多的奶水,使她的乳腺極度膨脹,產生爆裂似的痛楚,而那種痛楚根本無法忍受。」

  「因此,她們迫不得已,在心理上又使她們對自己的尊嚴產生懷疑……所以我十分相信這種藥物。」

  阮林清的悲慘遭遇只不過是越南戰爭中千千萬萬越南女戰士抗戰生活的縮影。越戰中,這種藥物也被廣泛地應用於舞女及妓女身上。

  美軍刑訊室裡所發生的駭人聽聞一切,如今每個時刻恐怕還在世界上繼續發生。但願創傷還未平復的越南人千萬不要忘記這一段慘痛的歷史!

越南女兵

  「尤其是到後來奶水將大量分泌,即使她們想忍受痛苦不把奶水排出來,也不會像一般產婦那樣達到回乳的結果,反而會分泌出更多的奶水,使她的乳腺極度膨脹,產生爆裂似的痛楚,而那種痛楚根本無法忍受。」

  「因此,她們迫不得已,在心理上又使她們對自己的尊嚴產生懷疑……所以我十分相信這種藥物。」

  阮林清的悲慘遭遇只不過是越南戰爭中千千萬萬越南女戰士抗戰生活的縮影。越戰中,這種藥物也被廣泛地應用於舞女及妓女身上。

  美軍刑訊室裡所發生的駭人聽聞一切,如今每個時刻恐怕還在世界上繼續發生。但願創傷還未平復的越南人千萬不要忘記這一段慘痛的歷史!

  越南女兵戰後無人敢娶:越南一向有女性參軍的傳統。戰爭一起,總會有許多越南女子放下相夫教子的責任,狂熱地投入戰爭,和男人一樣冷血,一樣徒手與敵人廝殺搏鬥。

  然而,在越南戰爭這樣一場力量懸殊的現代戰爭中,由於長期在熱帶叢林中作戰,艱苦的生活損害了越南女兵的健康,催老了她們的容顏,當從戰場回來後,她們發現自己並沒有成為英雄,很多人成了沒人願要的「明日黃花」。

  她們響應國家的號召,去跟美國人作戰。然而,當和平降臨時,卻發現已被自己的社會遺棄。她們自願拿起武器,加入現代戰爭中最大的女兵隊伍。她們在越南戰爭中一戰就是多年,心裡懷著一個傳統的夢想:當和平降臨時,像其他普通越南女性一樣回家找一個好丈夫,養一群孩子享受安寧的生活。

  然而,很多越南女兵並沒有過上好日子。1975年越南戰爭快要結束時,她們返回家鄉,但是由於長期在熱帶叢林裡過著艱苦的生活,備受疾病的折磨,加上營養不良,她們變得未老先衰,不受男性的歡迎。

  她們也曾希望能夠嫁那些當兵歸來的年輕男性,但是他們似乎並不理會這些女兵的心意。男方的父母不想讓兒子娶一個看起來似乎太虛弱根本無法生養的女人。

  離河內以南60英里有一個叫寧平的小鎮,在越南戰爭中這裡曾有500名女兵走上戰場。巫好秋(VuHoaiThu音譯)就是其中的一位。她說:「唉,叢林裡的生活讓我變得太蒼老了。最後我找到了一個好男人。他想娶我,但是他的父母不允許。」那個男人不想離棄她,但是最後是她自己勸服了他。由於曾患過瘧疾,當兵時吃得也很差,所以戰後她的身子很虛弱,無法為他生兒育女。

  像巫好秋這樣的女兵如今都有50多歲了。當她們聚會時,她們常常談起在長山山脈裡遺落了的青春歲月。她們說,從戰場上回來後,生活反倒更艱難了。她們難過的是,多年以來,她們被人遺忘。

  戰爭中的越南女人

  越南向來就有婦女參軍的傳統。公元初,曾有兩個上戰場作戰的姐妹被尊為民族英雄。甚至還有女將領在戰場上生下孩子,背著孩子一起戰鬥。

  在越南戰爭中,有幾十萬女性,多數都是單身女青年,參加了與敵人的徒手搏鬥。她們像男人那樣操作防空武器,修理頻遭敵軍飛機轟炸的道路,在男女混合的軍營放哨巡邏。另有一些女兵負責組織情報、間諜小組,或者負責用小船運輸軍隊和供給。

  離河內以南60英里有一個叫寧平的小鎮,在越南戰爭中這裡曾有500名女兵走上戰場。巫好秋(VuHoaiThu音譯)就是其中的一位。她說:「唉,叢林裡的生活讓我變得太蒼老了。最後我找到了一個好男人。他想娶我,但是他的父母不允許。」那個男人不想離棄她,但是最後是她自己勸服了他。由於曾患過瘧疾,當兵時吃得也很差,所以戰後她的身子很虛弱,無法為他生兒育女。

  像巫好秋這樣的女兵如今都有50多歲了。當她們聚會時,她們常常談起在長山山脈裡遺落了的青春歲月。她們說,從戰場上回來後,生活反倒更艱難了。她們難過的是,多年以來,她們被人遺忘。

  戰爭中的越南女人

  越南向來就有婦女參軍的傳統。公元初,曾有兩個上戰場作戰的姐妹被尊為民族英雄。甚至還有女將領在戰場上生下孩子,背著孩子一起戰鬥。

  在越南戰爭中,有幾十萬女性,多數都是單身女青年,參加了與敵人的徒手搏鬥。她們像男人那樣操作防空武器,修理頻遭敵軍飛機轟炸的道路,在男女混合的軍營放哨巡邏。另有一些女兵負責組織情報、間諜小組,或者負責用小船運輸軍隊和供給。

  一名曾在559旅服役的女兵回憶說,當時她們跟男兵住在一起,睡在一屋,但是彼此並沒有身體上的接觸,因為當時人們的觀念還很保守。她所在的軍營裡沒有人懷孕,她說那時她們也渴望愛情,但只能藏在心裡。一次,美軍炸毀了梅施艷(音譯,MaiThiDiem)所在的公社農場,炸死了100個人,包括她的許多親戚,她於是主動請纓上陣。她回憶說,當時她只有35公斤,徵兵的人看她那麼瘦小,不想要她,她於是以跳下橋去自殺相要挾,最終說服他們留下了她。在越戰中,她不小心踩到地雷,腿被炸傷,至今走路腿都一瘸一拐。

  女兵的地位開始改善

  上世紀80年代,為了減少女兵的孤立狀態,越南政府取消了不結婚不能生育子女的禁令,宣佈單身母親和非婚生子女家庭也將被視為家庭單位,有權獲得土地。成千上萬的越南婦女採取一夜情的方式生下了孩子。

  如今,越南婦女受憲法保護,擁有同男性平等地位。國民大會的三分之一成員是女性。國家副主席也有一位女性。婦女在政府享有跟男性同等的工資,在國有和私人企業中佔據著重要的工作崗位。她們或在農田耕種,或介入市場從商,成為越南的經濟支柱。

  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尼莎·阿格拉瓦爾認為,越南婦女達到如此的成就,享有如此好的待遇,跟她們在戰爭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不無關係。儘管重視還不夠,但是越南婦女已經開始因在戰爭中的貢獻而受到越南社會的尊重。1991年,在戰爭失去兩個以上兒子的母親被授予「英雄母親」稱號,享受特殊津貼。1995年,一個女性博物館在首都河內落成。現在,所有的越南中小學生都開始探討女性在戰爭中的作用。

  559旅的娃娃女兵因為在越戰中的特殊貢獻而被授予「長山山脈士兵」的榮譽勳章。最近,當9位前559旅女兵聚在一起,紀念40位長眠戰場和50位殘廢的戰友時,旅長念了她寫的一首詩《年輕女孩的時光》,回想年輕時代她們不禁感慨萬端,淚流滿面。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