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橫為何比朱仝排名低很多?因其行為不檢失手殺人 | 陽光歷史

 

A-A+

雷橫為何比朱仝排名低很多?因其行為不檢失手殺人

2017年03月01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61 次

  《水滸傳》寫人物有一個特徵,喜歡一對一對地寫,如楊雄和石秀、董平和張清、解珍和解寶等等,他們的排名也是連在一起的。而同時出場、同是鄆城縣都頭的朱仝、雷橫也是作者重點寫的一對,但是朱仝排名12,雷橫排名25,雷橫為什麼比朱仝的排名低很多?

  朱仝、雷橫原本是鄆城縣的都頭,一個管馬軍,一個管步兵。朱仝,面如重棗,目若朗星,似關雲長再生,滿縣人都稱他「美髯公」。雷橫,膂力過人,能跳二三丈闊澗,滿縣人都稱他「插翅虎」。宋江是縣衙的押司,與他們是同事,晁蓋是鄆城縣下轄的東溪村保正,與朱仝、雷橫也是熟人,加上鄆城的吳用,組成了日後的天罡星鄆城派。雷橫出場較早,上梁山也是雷橫先,但在梁山上的地位,雷橫排在朱仝後面,原因之一是因為朱仝的長相像關羽,主要原因是朱仝協助放走晁蓋,宋江事發後又放走宋江,對兩個梁山大寨主都有救命之恩。其實私放梁山兩代領導人的功勞中也有雷橫的一份,只因他後來行為不檢失手殺了人,前兩次功勞才喪失殆盡。

  在平時生活中,朱仝的境界要高於雷橫,雷橫利用捕頭的權力吃拿卡要,在百姓面前作威作福,一次看霸王戲讓他和朱仝拉開了距離。白秀英是東京人,與父親白玉喬一起賣唱為生,投奔熟人來到鄆城,白家父女懂得地方規則,先去和知縣打了招呼,又去參見朱仝、雷橫等人,可惜雷橫出差沒見上,為後面的悲劇埋下了伏筆。

  雷橫一時興起去聽白秀英的說唱,到了勾欄院,雷橫坐到了青龍頭上第一位,也就是VIP席。白秀英托著盤子到雷橫面前收錢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沒帶錢,白秀英道:「官人既是來聽唱,如何不記得帶錢出來?」雷橫道:「我賞你三五兩銀子,也不打緊,卻恨今日忘記帶來。」白秀英道:「官人今日見一文也無,提甚三五兩銀子,正是教俺『望梅止渴,畫餅充飢』。」

  接下來白秀英的父親白玉喬死纏辱罵,雷橫一怒之下打得白玉喬唇綻齒落。白秀英立即到知縣衙內訴告:「雷橫毆打父親,攪散勾攔,意在欺騙奴家。」知縣聽了,大怒道:「快寫狀來。」白玉喬寫了狀子,驗了傷痕,指定證見。知縣差人把雷橫捉拿到官,當廳責打,枷了押出去號令示眾。

  書中交代是縣官幫助白秀英嚴懲雷橫,其實不是這樣。雷橫把別人的牙齒打落,是否就只需要戴枷號令嗎?縣太爺到底是在為難雷橫還是在幫助雷橫?

  我們看看宋朝是如何處理打掉別人牙的?《宋刑統卷第二十一·斗訟律》中規定:「諸鬥毆人折齒……者,徒一年。」可見,打落了白老爹的牙,肯定不會是戴枷號令那麼輕微的處罰就能了事的。這也說明縣官不是幫助白秀英,而是暗中幫助雷橫。但有一點要說明,縣官並沒想只戴枷號令完事,根據《宋刑統》的規定,「諸保辜者,手足毆傷人,限十日;以他物毆傷人者,二十日。」很明顯,雷橫10日以後才能處理,這樣也就激起了白秀英的強烈不滿,親自到現場監刑。

  雷橫的母親來送飯,看到兒子被枷號示眾覺得兒子受了天大委屈,雷老太太遷怒於在場的白秀英,於是衝突便發生了,對罵幾句後,白秀英大怒,把雷老太太打個踉蹌。雷橫是個大孝之人,見了老母被打,一怒之下,用枷板打死了白秀英。雷橫犯下人命官司,朱仝押送雷橫去濟州受審的路上私放了雷橫,朱仝因而獲罪被刺配滄州。關鍵時候又是朱仝瀆職,保全了雷橫的性命。

  雷橫帶著老母投奔了梁山,朱仝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主動挑起了私放雷橫的責任,他的行動不僅打動了縣官和發配地的知府,也打動了千千萬萬讀者,朱仝成了義的化身,也征服了梁山好漢,梁山不惜殺害一個四歲的孩子逼朱仝上梁山。梁山在大排名時,朱仝不僅作為恩人的身份出現,還和關勝作為忠義的代表被破格重用,名次高於僅作為恩人的雷橫也就不出人們的意料了。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