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怎麼死的?袁世凱什麼時候死的 | 陽光歷史

 

A-A+

袁世凱怎麼死的?袁世凱什麼時候死的

2015年03月02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1,587 次

  1916年(民國5年)6月6日,袁世凱一命嗚呼!

  袁世凱自從辛亥武昌起義後,從養晦一度的彰德家鄉再度出山,攝政王載灃甘願讓位,由他出任王朝國務總理大臣,在南北議和後,又代孫中山當民國臨時大總統,一年後又爬上了正式大總統寶座,正是步步高陞,可是袁世凱野心勃勃,他的目的是做皇帝。現在皇帝是當上了,卻受到全國各界反對,年紀還未過60,一頓可以吃一隻帶皮蹄骨旁或一隻全雞的袁世凱,終於在億萬人眾聲討中嗚呼哀哉了。

  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鑒於他的接班人,仍是袁世凱北洋系統的老同事、老部下段祺瑞、馮國璋、徐世昌之流,為尊者諱,為親者諱,因而對他的死因諱莫言深,據訃告說是病死的。但通常說是氣死的,諸說不一。   

      一說是病死的

  說是病死的,佚名《袁氏盜國記》還作了詳細說明,「五月二十七日,經中醫劉竺笙、肖龍友百方診治,均未奏效;延至六月初四日病勢加劇,即請駐京法國公使館醫官博土卜西京氏診視病狀,乃知為尿毒症,加以神經衰弱病入膏肓,殆無轉機之望。」佚名《袁世凱全傳》也稱袁世凱所患,「相傳為尿毒症,因中西藥雜進,以致不起。」佚名《袁氏盜國記》、《袁世凱全傳》都是袁世凱死後推出的出版物。自有其可信處,因而上世紀50年代劉厚生《張謇評傳》說「袁世凱患尿毒症,攝護腺腫脹,如果及時採取外科手術治療,決無生命之虞。可是在醫療方案上,袁世凱的兩個兒子意見分歧,大兒子袁克定相信西醫,主張動手術;二兒子袁克文則竭力反對,相持不下,貽誤時機,終致不治。」又說據當時形勢「說他會被活活氣死,這斷然不可能」。   此說以為袁是因醫療誤時而致命的,與此相近之說,有袁世凱患病後不肯服藥因而斃命的。據說,當年袁世凱歸隱彰德時,有術士算命,「稱袁不得過五十八歲。袁問有何禳解否?曰此事甚難,非得龍袍加身不可。袁默然無語。飲術士以酒,比出戶,而斃,蓋鴆之以滅口也。然自此遂懷異志。革命以來,適得稱帝之機會,愈自喜,謂龍袍一加身,即安然富貴矣。誰知事不如願,各省紛紛反對,不但稱帝不成,抑且性命難保,於是積憂成疾;昏迷之中,恆見術士來索命。醫者以藥進,袁皆拒而不服,指之為鴆,蓋其視藥與當年飲術士之酒無異。左右頗知其隱,而不敢喧之於眾,但改用針砭而卒無效,世所傳信任針醫出於袁大公子之意,不知其別有原因也!」(《袁世凱軼事》)


  被活活氣死的

  通常的一種說法是四川督軍陳宦背向,宣佈「代表川人,與項城告絕,自今日始,四川省與袁氏個人斷絕關係」(陳宦通電),是促使袁世凱的一貼催命藥。

  為什麼陳宦背袁,導致袁世凱加劇病死呢?這是因為陳宦是袁世凱的親信、帝制擁戴者,而且又有實力。據說,當袁派陳宦帶兵入川前夕,他向袁辭行時,就行三跪九叩之大禮,(〈曹汝霖一生之回憶》)陳宦先是用臣子禮節,而後又是學喇嘛拜叩活佛的最高敬禮,真可謂是阿諛奉承到了頂峰,果然使袁世凱對他感覺良好,以為只要陳宦坐鎮成都,「倚以鎮懾,謂西南可無事,江上劉戍,亦自謂慎固也。」(《太炎先生自定年變》)因而陳宦在這年5月22日宣告獨立,對毫無思想準備的袁世凱是最大打擊,「陳宦的叛離,最使他惱火」(彭明《中國近現代史論文集》)。此中還有一個原因是陳宦又為袁的其他親信起到帶頭羊作用。他們就是5月26日宣告陝西獨立的陳樹藩和5月29日宣告湖南獨立的湯薌銘,所以有人說:「袁世凱最後服了一貼『二陳湯』以致送命,這3個人對他宣佈獨立是他所料不到的,因此活活氣死了。」(陶菊隱《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

  貪戀女色所致

  也有一種說法,說是據當年袁世凱身邊的人回憶,「袁世凱的死主要由於貪戀女色所致」(引自《人間百事通》,中國旅遊出版社出版)。此說以為袁生活十分腐朽糜爛,除原配夫人外,另有姨太太九人,由此每天服用鹿茸、海狗腎等補藥,以滿足性生活需要。自1916年春節起,身體日趨不佳,以後常患腰疼,經法國醫生搶救無救,死於尿毒症。

  此說完全排斥當時政治大背景對袁的精神、心理負面影響,顯然出自不明國事的下人想像、推理,以致傳播,信以為實。但袁世凱死時,民間確有謠傳,通常說是袁知帝制失敗,且總統寶座也遭國人反對。竹籃打水皆是空。在悔恨交加中,吞金自盡。與此相近者,還有說他是被章炳麟說夢嚇死的。

  被氣疾而死

  據說,章炳麟被袁世凱軟禁於龍泉寺時,有一天,他要住持宗仰和尚向袁轉達他的一個夢,夢中說是章做了閻羅王,遲早要審判袁;現正在試驗一種刑具,就是像袁世凱那樣的奸賊,到底讓他心火自內燒死的好,還是採用鐵床銅柱把他烤死的好,還沒有最後決定,要他等待著吧!宗仰和尚即將此夢轉告,袁世凱聽了又驚又氣,遂「一氣成疾」,「袁後來真的因此被氣疾而死」。(《章太炎愛罵人》,台灣《中央日報》1990年5月1日)此處所說,以袁世凱之一代奸雄,當然不可能憑這種鬼話所嚇壞的。但出自口誅筆伐,正也反映時人對復辟者的厭惡痛恨。

  在袁世凱本人,卻始終沒有向後來者交代他為何人而氣出毛病、難以治癒的了。人到死時,其聲必哀。可是,這個竊國大盜即使在嚥氣前,還不講真話,只是喃喃地叫道:「他害了我!」他是誰?有人說是老部下馮國璋、段祺瑞,他們希望繼任總統所以對帝制曖昧;或者是陳宦、湯薌銘始從終棄,反而對他倒打一耙;也有說是「太子」袁克定,為了當上合法接班人,極力慫恿老子做皇帝,更有說是楊度等「籌安會」成員,以致是其他部僚、朋友。這句話所指是誰,語焉不詳,且用意和含義令人難解,看來此時此刻的袁世凱的思維定勢,仍在玩弄權術,正如有人說的,「他最後一句話沒有指明『他』是誰,這也是奸雄到死都在玩弄詐術的地方。他用這話減輕自己的罪責,又嫁禍於人,又用這句不明不白的話刺痛那些推戴他當皇帝,而後來又背叛他的人。」(田熬《楊度外傳》)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