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男人為何對大腳女人更感興趣?古代恐怖三寸金蓮 | 陽光歷史

 

A-A+

清末男人為何對大腳女人更感興趣?古代恐怖三寸金蓮

2015年02月05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752 次

  「小腳」女人其實就是纏過足的女人,因其「小腳」如才露尖尖角的蓮荷,而被稱之為三寸金蓮。說起三寸金蓮,不能不說清朝的咸豐皇帝。這位滿清的愛新覺羅·努爾哈赤的後裔不僅對漢族女人的三寸金蓮情有獨鍾,而且到了十分癡迷的地步,以至寵幸一名擁有三寸金蓮的寡婦,一時惹得後宮醋海翻波。其實,自從三寸金蓮問世那一天起,就吸引住了男人們的眼睛,以至讓男人們想入非非了千百年。

  戊戌變法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近代化的政治變革。當時,甲午慘敗後的中國,山河破碎,國將不國。初登政治舞台的維新派志士,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從思想啟蒙到制度變革,從強兵富國到科舉改革,大事要事急迫得擠破門;但是,你也許想不到,在那個火燒眉毛的當口,維新人士所熱衷的要務,除了政治變法之外居然是婦女的「不纏足」。

  「不纏足運動」是維新運動期間唯一火暴的社會改良運動,在運動期間,全國一共湧現了近百個各種名目的學會,無論哪一個都不及「不纏足會」那樣紅火且持久。康有為初出茅廬第一件「維新事業」就是組織「不纏足會」,雖說是拾洋教上的牙慧,也沒什麼人響應,但他對女人腳的重視可見一斑。梁啟超主持《時務報》筆政,沒斷了為「不纏足運動」鼓與呼。在《時務報》聳動天下洛陽紙貴的時候,金貴的版面上常有「不纏足」的話題。開明的士大夫,從封疆大吏(張之洞)到秀才童生,一時似乎都把「不纏足」當成了非辦不可的要務。有些童生甚至連自家的考具上也貼上了「不纏足會」字樣,考試都不忘為女人放足。

  這些發起和參與「不纏足運動」的健將,都是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且是當時中國站在時代前列的男人。不言而喻,這樣的「婦女解放運動」勢必充斥著男性話語,在這些大男人眼裡,放足無非是為了「宜家」、「善種」。問題是,在那個百廢待興、手忙腳亂的時候,一群以拯救天下為己任的大男人,為什麼偏偏對大腳女人這麼感興趣?


  顯然,眾維新好漢當時的「理由」是不足為據的,什麼放足可使「執業之人」增加一倍,從而「土產物宜亦增一倍,各處稅務亦增一倍」(《湘報》第53號);什麼不纏足以後「上紆國難,美人戰亦援桴而來」(《湘報》第66號),當時有沒有人信我們不得而知,至少現在信的人不會太多。中國下層勞動階層的婦女,雖然絕大多數都被纏成小腳,但似乎從來就沒有閒著過,忙裡忙外,甚至比男人幹得還要多。近代紡織業,中外資本家所僱用的女工,基本上依然是裹著一雙小腳的中國婦女。娘子軍的說法雖然自古就有,花木蘭的形象盡人皆知,但是我們知道,自古以來,仗畢竟還是男人打的,再有多少國難,也輪不上女人「援桴而來」。

  纏足的惡習實源於中國男人某種畸形的性心理。最早的纏足據說是出於南唐李後主,「李後主嬪窅娘,纖麗善舞,以帛裹足,令纖小屈上如新月狀,由是人皆效之。」([宋]張邦基《墨莊漫錄》)後經理學浸潤,遂成風尚。進入近代以來,中國人搞所謂中國展覽,總是忘不了將小腳和繡鞋擺在顯著的位置,影響之深遠可怕至極。直到今天,還會有美國人問中國來的學生,你們那裡的女孩子還裹腳嗎?蓄辮有關清朝「國體」,想動太難,而纏足卻可以「革」掉的。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國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西方人視之為不開化的「土人」,羞於「野蠻貽誚於鄰國」(康有為語)。可是,遍地的小腳卻成了這種「西方說法」的一個活生生的證據,令國人欲辯還休。畢竟,像辜鴻銘那樣強誇小腳的厚臉皮還不多見。


  纏足之風盛行於中國,幾於無地不然。推其矯揉造作之苦,肉糜骨折,幾歷寒暑,始克有此金蓮之瘦削。稍有人心者,莫不憐之憫之。是以泰西士女前在博物院中設立天足會,繪圖演說,勸誡華人,冀得從此返其天真,不致備受折磨之殘也。而孰意倭子競全無人心,非惟不加憐憫,反從而凌虐之。嗚呼,此尚得以人類目之哉!客有自牛莊來者,謂該處自被倭子侵佔以來,百姓遭難甚慘。而最足令人髮指者,則倭子每選民間婦女之蓮步姍姍者,勒令解下纏帛,跣足工作,而將繡鞋懸於襟間,以作雪茄煙袋。一時雪膚玉骨不良於行,類皆徘徊歧路,甚有被倭子之鞭笞者。雖鐵人,亦為之下淚。無怪俄、德、法諸國,皆為之仗義而起也。

  恰是急於抹掉這種恥辱印記的強烈衝動,才使得作為中國近代化運動之一的戊戌維新,被抹上了一筆「婦女解放」的重重油彩,儘管裡面只是男人在張羅解放女人的腳,而被解放的女人對此並不熱心。運動中人把「不纏足」上升到「保種」的高度,其實只是運動展開後的一種誇張性思索的結果。當然,作為運動的副產品,傳統士大夫嗜痂成癖的「品蓮(欣賞小腳)」性意識也受到了衝擊,不僅維新人士視之為「輕薄猥賤之事」(梁啟超語),就是開明一點的士人,也再難以以此為榮。在羞慚纏足習俗現象同時,對造成這種現象的心理也感到了羞慚。畢竟中國男人也是人,不僅歷史不斷有人對此惡俗表示不滿,對女子的境遇感到同情,就是那些有「蓮癖」的人,其實也知道纏足的過程相當殘忍和不人道。

  古代小腳女人為何讓男人想入非非?

  古代文人嗜好小腳竟能形成學問:品蓮法達幾十種!例如,蓮學探討的品蓮方法就多達幾十種,諸如:嗅、吸、舐、咬、吞、食、搔、捏、捻、承、索、脫、剝、纏、洗、剪、磨、拭、塗、暖、擁、扶、懸、肩、排、推、玩、弄……之類。

  女子纏足通常從四五歲開始,其做法非常殘忍:先將腳拇趾以外的四趾彎屈在足底,以白棉布條裹緊,固定腳型;爾後穿上尖頭鞋,在家人挾持下行走。夜晚以針線密縫裹腳布,不使鬆脫。這樣裹至七八歲時,再彎曲趾骨,使之成為弓形,並加強裹纏力度,一天緊似一天,務使其最後只能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小腳要纏到合格,驗收標準是「小、瘦、尖、彎、香、軟、正」。實際上許多女子在被野蠻裹纏的過程中弄得皮肉潰爛、膿血淋漓,是很常見的事。還有許多由於潰爛而失去了小趾。

  就是這人為致殘的畸形殘肢,卻一度成為中國文人如癡如醉的嗜好,以致形成了一門品味鑒賞小腳的特殊學問——蓮學!例如,蓮學探討的品蓮方法就多達幾十種,諸如:嗅、吸、舐、咬、吞、食、搔、捏、捻、承、索、脫、剝、纏、洗、剪、磨、拭、塗、暖、擁、扶、懸、肩、排、推、玩、弄……之類。喜蓮文人達於瘋魔時,竟會脫下美妓的三寸金蓮鞋,當作酒杯盛酒傳盞,更多的是將金蓮鞋、裹腿之類跟腳有關的東西留作藏品把玩。


  古代男性為何十分喜愛三寸金蓮?

  三寸金蓮,指的就是女性的腳踝及腳部,也是許多人心目中的極為幽邃神秘的部分,然而這個部分卻被性學專家認為是重要的性徵,不少人也認同腳與性生活是息息相關的,通過腳可以激起女性的性慾望。的卻,一雙可愛的小腳,最讓男人想入非非的是莫過於想像一握在手的蝕骨銷魂。除了握在手裡仔細鑒賞外,前人發現了種種玩蓮的技巧,有愛蓮者大獻慇勤,幫女人洗腳、剪趾甲、磨厚肉、擦乾、敷粉,藉機搔弄趾間,撫握纏過足的小腳,「趣味」盡在其中。國學大師林語堂就曾說過:「纏足自始至終都代表性意識的自然存在。」還有一本書中說得更明白:「小腳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國人的性生活中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女人的腳在性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其實在更早時就有古人探索和實踐過。在古人們的審美觀裡,三寸金蓮是很性感的,能夠激發他們的性慾。清代李汝珍在《鏡花緣》中說:「纏足與造淫具何異?」千百年來,三寸金蓮與中國人性生活,都有著不一般的關係。古人對「三寸金蓮」的癡迷讓現代人驚歎。

  三寸金蓮是纏足給纏出來的。纏小腳最早開始於一千多年前南唐後主李煜在位的時期,李後主的一個妃子別出心裁,用帛將腳纏成新月形狀在金蓮花上跳舞取悅皇帝。後來這個做法流傳到民間,纏小腳之風漸漸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女子纏足的風氣直到清代康熙年間,才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但清朝統治者反對漢族女子纏足,康熙三年,康熙皇帝曾下詔禁止,違者拿其父母問罪。但此禁令僅頒布了四年就被迫撤銷了。不僅如此,旗人女子也開始東施效顰。順治皇帝曾下達「有以纏足女子入宮者斬」的禁令,也未起到效果。

  對三寸金蓮的崇拜也體現在不少文學作品中,如蒲松齡所著的《聊齋》中許多篇章中都描摹了女性的小腳之狀,以三寸金蓮為美的。甚至,清代還有一個自詡為「香蓮博士」的文人方絢,寫了一篇題為《香蓮品藻》的文章,把小腳劃分為五式九品十八種。

  什麼樣的一雙金蓮才堪令人稱羨的?歷史上流傳最廣的金蓮七字訣為「瘦、小、尖、彎、香、軟、正」。清代文人李笠翁則在小說《肉蒲團》中提出了香蓮三貴「肥、秀、軟」標準。清代另一個文人方絢在《香蓮品藻》中也列出金蓮三十六格,即「平正圓直,曲窄纖銳,穩稱輕薄,安閒妍媚,韻艷弱瘦,腴潤雋整,柔勁文武,爽雅超逸,潔靜樸巧」。清末民初的文人陶報癖《採蓮新語》用「小瘦彎軟稱短窄薄銳平直」來品評,另有燕賢《小足談》認為「瘦小香軟尖,輕巧正貼彎,剛折削平溫,穩玉斂勻干」。

  雖然男人對三寸金蓮的喜好的標準不一樣,但古代女性纏小腳,打造三寸金蓮的習俗據說是因男性的癖好而興起的,這一點有共性,據史料記載,自宋代開始,在許多妓院的歡宴中流行起一種「行酒」遊戲,從頭至尾突出的都是妓女的小腳和她們的小腳鞋,狎妓的嫖客把酒杯放入妓女的小腳鞋裡來傳遞、斟酒、飲酒。估計與現代流行的「人體宴」有得一拼。

  更絕的是,古代女子雙腳自幼束縛,未經霜露,裹布層層保護,每日細心浸潤、熏洗,皮膚細薄如嬰兒,一旦解開重重裹布,組織鬆散,輕軟如絮,這是男人們最朝思暮想而一握銷魂的趣事兒。南北朝時有本小說《飛燕外傳》,其中記錄:「漢成帝得疾,陰綏弱不能壯發,每持昭義足,不勝至欲,輒暴起」。說到成帝晚年因房事過多,患了精力減退、陽萎的毛病。但是每次一看到趙飛燕的妹妹合德的小腳時,便忽然精力飽滿,性慾激昂。趙飛燕的腳也被形容得「能為掌上舞」,一雙金蓮還沒男人一隻手掌大。小足被說成具有振陽起衰的功能,看來古人對三寸金蓮的崇拜真不是一般地高。


  李笠翁素來反對女子纏足,但也明確指出,纏足的用意,除了是要被男人愛惜和撫弄外,同時也還有性的作用。那麼,三寸金蓮在性生活中有些什麼具體技巧呢?前人玩蓮之時,不僅有種種的握蓮姿勢,比如:正握、反握、順握、逆握、倒握、側握,斜握、豎握、橫握、前握、後握等握法。而且據相關史料記載,三寸金蓮的應用範圍還特別的廣泛,技巧更是不一而足,比如應用在「食」的方面,可以在五趾彎曲的深溝裡,放入瓜子和葡萄乾之類的食物,男人用舌頭去舔食,這是一種刺激性興奮的調情動作。

  至於在「承」的方面,即是把小腳分別在頰上、膝上以及陽具上撫弄,藉以提高性慾。「懸」,則是把女子纏足的布解開,再用此布把女子的腳倒懸在床台上,用以提升男人性慾。「捉」即是將女子小腳,放在男人腳上,然後逐漸抬高。「挾」是要女子把小腳緊抱在胸前。「推」是女子的兩腳當作車柄,雙手推握作推車狀。「挑」是將女子的一隻腳擔在男人肩上所作的性愛動作。這種放一隻腳在男人肩上的動作,也曾在《洞玄子》一書中出現,為許多男人所樂於採用。

  此外,用到舌頭和牙齒的有「吮」和「舔」。前者是男人用嘴像吸母乳般地,吸吮小腳蓮尖;「舔」是吻著小腳腳掌。「嚙」是輕輕嚙咬金蓮;「咬」則是用力嚙咬腳趾。《金瓶梅》中,西門慶用三根手指,撥弄賞玩潘金蓮的腳趾,這叫「捻」。雙手掬握叫「握」,還有「捏」,大拇指搔小腳腳板底叫「搔」。中指插人腳趾間的深溝裡,輕輕摩擦叫「控」。

  纏足不同於中國其他的性風俗,並沒有一套繁複的學理,反而處處以道學的姿態出現,呈現出非性非淫的面貌,暗地裡卻是性虐待、戀物淫最強烈而具體的形式。這是中國幾千年性封閉制度下的逆反,對性行為、性知識強力禁絕的結果,反而另闢蹊徑,在人類性生活史上創造出一片「新天地」。

  然而,「裹小腳一雙,流眼淚一缸」,「三寸金蓮」名字雖雅,但卻是女孩子以健康為代價用血淚換來的。直到了新中國的成立,女子翻身做了主人,享有男女平等的權利,國家廢除了裹腳的舊習,「三寸金蓮」的雅號才不復存在。但是依然沒有擋住現代男人們對「小腳」女人的想入非非。


  揭秘古代恐怖的三寸金蓮如何成型?

  纏足是中國古代漢族女性的一種裝飾習俗,起源之初僅僅是將女子的腳纏的纖細以體現美感,且僅限於少數人,明末至清朝時期開始在普通女性間流行,並逐漸演變成摧殘女性的一種陋習。

  試纏:

  纏腳的時候讓女孩坐在矮凳子上,盛熱水在腳盆裡,將雙腳洗乾淨,乘腳尚溫熱,將大拇趾外的其他四趾盡量朝腳心拗扭,在腳趾縫間撒上明礬粉,讓皮膚收斂,還可以防黴菌感染,再用布包裹,裹好以後用針線縫合固定,兩腳裹起來以後,往往會覺得腳掌發熱,有經驗的人不會一開始就下狠勁裹,最好是開始裹的時候輕輕攏著,讓兩隻腳漸漸習慣這種拘束,再一次一次慢慢加緊,這一個時期可以從幾天到兩個月左右。

  試緊:

  纏的時候慢慢收緊,讓足部肌膚受到的壓力一次比一次緊些,這時還不能太緊,以兩腳能忍受的小痛為度,在這期間把腳趾勒彎纏使腳向下略卷。纏的時候預先纏第二、第五兩個足趾,纏得向腳下蜷屈,連帶的第三、第四兩個趾頭也就跟著向腳下蜷屈。試緊的時間也須要數天到兩個月左右,在這期間,裹腳布漿得較硬,捶去皺折,略緊地纏在腳上,使腳受慣硬裹腳布及緊纏的壓力,接著才能真正用勁裹緊。

  裹尖(裹腳趾):

  纏的時候,要用勁把裹布纏到最緊的程度,每次解開來重纏的時候要將四個蜷屈的腳趾頭由腳心底下向內側用勁勒過,每纏一次要讓腳趾彎下去多壓在腳底下一些。同時還要把四個蜷屈的腳趾,由腳心底下向腳後跟一一向後挪,讓趾頭間空出一些空間來,免得腳纏好以後,腳趾頭擠在一起,腳尖太粗。一直要纏到小趾壓在腳腰底下,第二趾壓在大趾趾關節底下才可以,裹尖的時候往往得把腳趾向足底扭到屈無可屈的程度,再用裹布緊緊地勒住,纏的時候第二趾的趾關節和第三、四、五趾的趾關節受到很大的扭屈,每纏一次就得把幾個扭傷的關節再傷害一次,纏的時候痛苦難當,纏好要用針線緊緊地把裹布縫起來,硬擠進尖頭鞋裡,然後要求少女到處走動。走動時重量壓在內彎跪折的八個腳趾上,把關節扭傷得更厲害,腳趾頭因為才彎進去還沒緊貼在腳掌上,走時腳趾關節容易長雞眼,要時常用針把雞眼挑掉。

  試纏:

  纏腳的時候讓女孩坐在矮凳子上,盛熱水在腳盆裡,將雙腳洗乾淨,乘腳尚溫熱,將大拇趾外的其他四趾盡量朝腳心拗扭,在腳趾縫間撒上明礬粉,讓皮膚收斂,還可以防黴菌感染,再用布包裹,裹好以後用針線縫合固定,兩腳裹起來以後,往往會覺得腳掌發熱,有經驗的人不會一開始就下狠勁裹,最好是開始裹的時候輕輕攏著,讓兩隻腳漸漸習慣這種拘束,再一次一次慢慢加緊,這一個時期可以從幾天到兩個月左右。

  試緊:

  纏的時候慢慢收緊,讓足部肌膚受到的壓力一次比一次緊些,這時還不能太緊,以兩腳能忍受的小痛為度,在這期間把腳趾勒彎纏使腳向下略卷。纏的時候預先纏第二、第五兩個足趾,纏得向腳下蜷屈,連帶的第三、第四兩個趾頭也就跟著向腳下蜷屈。試緊的時間也須要數天到兩個月左右,在這期間,裹腳布漿得較硬,捶去皺折,略緊地纏在腳上,使腳受慣硬裹腳布及緊纏的壓力,接著才能真正用勁裹緊。

  裹尖(裹腳趾):

  纏的時候,要用勁把裹布纏到最緊的程度,每次解開來重纏的時候要將四個蜷屈的腳趾頭由腳心底下向內側用勁勒過,每纏一次要讓腳趾彎下去多壓在腳底下一些。同時還要把四個蜷屈的腳趾,由腳心底下向腳後跟一一向後挪,讓趾頭間空出一些空間來,免得腳纏好以後,腳趾頭擠在一起,腳尖太粗。一直要纏到小趾壓在腳腰底下,第二趾壓在大趾趾關節底下才可以,裹尖的時候往往得把腳趾向足底扭到屈無可屈的程度,再用裹布緊緊地勒住,纏的時候第二趾的趾關節和第三、四、五趾的趾關節受到很大的扭屈,每纏一次就得把幾個扭傷的關節再傷害一次,纏的時候痛苦難當,纏好要用針線緊緊地把裹布縫起來,硬擠進尖頭鞋裡,然後要求少女到處走動。走動時重量壓在內彎跪折的八個腳趾上,把關節扭傷得更厲害,腳趾頭因為才彎進去還沒緊貼在腳掌上,走時腳趾關節容易長雞眼,要時常用針把雞眼挑掉。

  為什麼古代要裹小腳啊?玉筍尖尖,金蓮嬌嬌,一隻小腳在男女的情愛中竟然是舉足輕重,據行家說,連握腳都有許多姿勢:

  濯罷蘭湯雪欲飄,橫擔膝止束足衣;

  起來玉筍尖尖嫩,放下金蓮步步嬌。

  踏罷香風飛彩燕,步殘明月聽瓊笛。

  幾回宿向鴛被下,勾到王官去早朝。

  (明人「雙喜冤家」第十八回「啄金蓮」)

  關於「金蓮」的來源,有一般這樣的故事。

  南北朝時代的南齊帝國,出了一位叫蕭寶卷的昏君。他對於纏足有特別的偏愛,為此,他下令徵收民間的黃金,做成蓮花貼在地面上,讓寵姬潘貴妃在上面行走,然後將此情景稱之為「步步生蓮」。從此以後。凡是女人走路姿勢優美,就會被稱為「輕移蓮步」,而纏了足的小腳則被稱為「三寸金蓮」。

  對女人纏足是從那個朝代開始的,有不同的說法,較普遍地認為女子纏足是始於南唐。

  ……南唐李後主有宮嬪,纖麗善舞,乃命作金蓮,高六尺,飾以珍寶,網帶纓絡,中作五色瑞蓮,令其以帛纏足,屈上作新月狀,著素襪行舞蓮中,迴旋有凌雲之態……

  這就是中國婦女纏足的起源。

  到了宋代,女子纏足就逐漸開始推廣。

  「婦女纏足,起於近世。」《輟耕錄》云:「元豐(宋神宗年號)以前猶少纏足,宋

  末遂以大足為恥。」(《墨莊漫錄》)

  「理宗朝,宮人束腳纖直,名快上馬。」(《宋史R26;五行志》)

  「但知勒四支,不知褒兩足」 (北宋徐積《詠蔡家婦》)

  到了元朝,這種情況繼續發展。:

  吾聞聖人立女而使之不輕舉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過閨閣之內欲出則有幃車

  之載,是以無事於足也。」(元伊世珍《琅環記》)

  由此可知元代已視婦婦裹足為聖賢經傳不可移易的信條了。

  「伊川六代孫淮鹹淳間為安慶倅,明道年五十四卒,二子相繼早世,無後。淮之族

  尚蕃衍,居池陽。婦人不纏足,不貫耳,至今守之。」(白珽湛《淵靜語》)

  由於當時女子纏足已成風俗,而伊川族中婦女不肯隨俗,白珽湛就要加以特別記載了。


三寸金蓮的出現是封建時代對女性主體意識的扼殺

  到了明朝,女子纏足之風更盛,都認為這是時髦的表現,坊曲中的妓女無不以小足為獻媚男子之具。《板嬌雜記》曾記載一些妓女之足:如顧媚弓彎纖小,腰支輕亞;張元清在少年場中,纖腰齲步,亦自楚楚,人稱為張小腳;顧喜,趺不纖妍,人稱為顧大腳;等等。

  提到金蓮,總會使人想到古典名著《金瓶梅》中的女主角潘金蓮。這位絕世的淫婦是裁縫的女兒,由於纏了足的腳小巧、可愛,因而且幼時的乳名為金蓮。她是怎樣抓住西門慶的心呢?西門慶第一次見到潘金蓮時,就為她那雙美麗的小腳迷住了,那魅力竟然使她「心顫身麻。」

  在《聊齋誌異》中也有「肌紅如晚霞,潔白細嫩;金蓮如竹筍尖細」的描寫。這是敘述皮膚與纏足之美,別外還有一段描述是「眉細、腰細、足細」,充分表現纏足是美女不可或缺的條件。

  清軍入主中原後,因為他們沒有纏足的習俗,所以非常厭惡這種風俗,曾三令五申,下令嚴禁,然而清廷雖然對於強迫蓄辮做得很成功,對於纏足卻無法徹底禁止。而且,在漢人的堅決抵抗下,這項禁令形同虛設,甚至使得纏足的習俗更進入了巔峰狀態。

  清政府認為,既然無法禁止漢人放棄這項習俗,那麼,至少可以禁止滿族少女不這麼做。於是再次頻布禁令,可是仍然無效。 在當時,人們都認為,女孩不纏足是一種恥辱,,沒有資格成為新嫁娘。

  纏足是成為美女的一大要素。

  追蹤歷史,不難發現,早在漢唐時代,隨著「禮教」對人性的扭曲,古代中國人就表現了「足戀」傾向。據伶玄《趙飛燕外傳》說,漢成帝和昭儀合德發生性關係。「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欲,輒暴起」。合德的足激起了漢成帝的性興奮。《晉書R26;孚本傳》中「孚性好屐」,實際上也表現了強烈的「戀足」傾向。

  明清時代,纏足之風大盛,古代中國男子的「足戀」傾向登峰已極,成了標準的「足淫」狂,不可思議的是,男人變態,女人也跟著變態,男人們把玩「金蓮」以激發性慾,居然也能激發起女人的性慾來。

  明清兩代性文學中,舉凡涉及男女性行為,一般都少不了男人把玩、揉捏女子小腳這一「性前嬉」場面。《歡喜冤家》、《綠野仙蹤》、《品花寶鑒》和《金瓶梅》等無不如此。最能反映明清兩代中國性變態、「足淫」的是清人李笠翁的研究。

  以下便列舉他的論點。

  纏足效用有如下多種:

  第一項:刺激聽覺。

  第二項:刺激視覺。

  第三項:刺激嗅覺。

  第四項:刺激觸覺。

  其中用口有6種,用手有28種,用腳有4種,用肩有2種,用身體有4種。

  其中有些是重複了,所以總共是48種,

  李笠翁還作了一些具體的說明:

  嗅:用鼻子去聞裹腳布和解開裹腳布的小腳,可刺激感官。剛開始時會先灑上香粉再嗅,慢慢地就嗅慣原味了。

  吸:就是吸味道。鼻子湊近或是腳底凹入的部分,吸入臭味。

  舐:用舌頭舐腳。

  咬:用牙齒輕咬腳的前端,直到有輕微痛感。

  吞:將細小而無肉的小腳含在嘴裡,吞吞吐吐的。

  食:將食物(如葡萄乾、瓜子)夾在腳趾間或腳底凹入部分,然後再送入口中吃掉。

  搔:用大拇指搔腳。

  捏:用手捏腳。


  捻:用三根手指捻腳。在《金瓶梅》中敘述此種情況是一種求愛的手段。

  承:以身體的一部分,如手掌、膝蓋、面頰等挨著腳,然後再解開裹腳布。

  索:就是搔腳,和「搔」不同的是,「索」的範圍比較廣。

  脫:就是男人替女人解開裹腳布。

  剝:以粗魯的動作剝下裹腳布。

  纏:男人替女人纏腳。

  洗:就是女人在洗腳時,男人在一旁看。

  剪、磨、拭、塗:洗完腳後,替她剪趾甲、剔雞眼,用浮石替她磨腳底,用干而軟的布拭乾,最後再為之修剪好的趾甲塗上顏色。

  曖:用手掌或兩腿之間,為女人冰冷的小腳保持溫曖。 纏足如何行進?現參照有關資料,簡單介紹如下:

  纏足有從四、五歲左右開始進行的。分成四個階段進行。所需時間大約是3 年。這是一段漫長而痛苦的日子。最劇烈的激痛時期,是在把趾彎曲的第二和第三階段。除了拇趾以外的四個趾頭,都要彎曲到腳底再用力綁牢,不但會出血、化膿、發炎、紅腫,還會長雞眼。即使只是靜靜地坐著,也會劇烈地疼痛。

  所謂「小腳一雙、眼淚一缸」,正是此種情形的真實寫照。

  纏足開始時,父母總會警告女兒:「不管多大的痛苦,你都要忍耐,否則長大就嫁不出去。」

  叮嚀完畢,纏足正式開始。

  第一階段「試纏」,先將雙腳在盆中洗淨,然後,右腳放在施行纏足術者的大腿上。趁著腳還濕熱時,將拇趾之外的其餘四趾用力向腳底彎曲,然後在腳趾之間灑上藥劑。據說,灑上藥劑後能使皮膚收縮,避免雙腳在被緊縛後發炎或化膿。待腳趾彎曲到腳底後,便用布綁起縛起後再用線將布的一端和縫隙縫合,使其不再鬆開,同時,讓女孩穿上纏足用的襪子和尖頭布鞋。

  第二階段是「試緊」。這個階段要進行半年以上的時間。也就是加強緊縛的階段。平均每三天要將裹腳布解開消毒一次,然後再綁起。並且將綁緊的力量逐漸加強。如此一來,痛楚自然也會增加。由於腳趾被用力彎曲,因此很容易長雞眼。同時,全身的重量均落在彎曲的八隻腳趾上,因而疼痛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此時,腳上所生的雞眼要用針剔掉。

  這是一個可怕的階段。每當施行手術的人端著水桶進入房間時,女孩就會害怕得一面哭泣,一面企圖逃跑。可是,腳部的疼痛使她很容易被抓住,於是腳布被解開了。這時,腳背的皮膚幾乎完全萎縮,並會流膿、出血,此時施行手術的人便將女孩的雙腳浸泡在藥水中仔細洗淨。女孩若想掙扎,生雞眼的疼痛處就會挨打,使她因怕痛而必須一直忍耐下去。接著,施行手術者會用針將雞眼剔掉,疼痛使女孩不住地縮腳,然而,這已由不得她,手術仍要繼續進行。

  繼續下去的最痛苦的第三階段是「緊纏」。這時所進行的方法是將中腳骨向腳底彎曲緊縛,由於力量很大,所有的骨頭均會因此而彎曲。這個階段?需要半年的時間。


  第三階段會使腳部的肉萎縮,腳背僵硬脫皮、出血、潰爛、化膿。嚴重者,小趾也會潰爛。不過,中藥裡有專為纏足各階段使用的處方,止血、化膿及潰爛痊癒後,「美妙」的小腳便出現了。

  接下來便是進入最後階段的「裹彎「。這段時期的疼痛並不劇烈。方法是將腳底部分弄成凹型,這同樣要花半年的時間。過了這個階段,腳背會隆起呈弓型,腳底則深深凹入,拇趾下垂,其餘四趾則被壓入腳底的凹入部分,整個腳的長度大約10厘米,是理想的小腳,被稱為「新目」或「三寸金蓮」。

  纏過的小腳,觸地的部分減少,甚至連站立和走路都發生困難。事實上,纏足走路,比穿高跟鞋走路還要困難多了。

  剛完成纏足時,還不懂走路的方法,所以用腳跟行走,但這種走路方式往往會使腳踝、腳跟及小腿因負荷太重而腫大,因此,這時就要開始進行訓練,學習「優美」的走路方法。

  練習行走不只要使姿勢優美,同時,也可使一雙被裹腳布緊縛的雙腳,血液循環通暢。走路的練習要不斷進行,晴天時便在院子裡練習,雨天則在房內進行。每天大約要走5公里左右。

  經過不斷的練習,走路的技巧越來越高明,不久之後就可學會被稱為「輕移蓮步」的優美姿勢,足以吸引男性的目光了。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纏足完成以後,女孩子仍繼續成長,所以,要不斷留意緊縛雙腳。如果未曾好好注意,經過幾年之後,腳會再長2、3厘米。同時,雙腳因為一直被裹腳布緊緊縛住,必定會因為流汗而發出惡臭。俗話「臭如裹腳布」就是由此而來。

  針對女性裹腳的需要,古人發明一種稱為「香蓮散」的中藥,可以放入鞋中除臭。只要七天換一次,便可清除惡臭,常保芳香。此外,還可使用蘭湯洗滌,也可去臭味。

  纏足完成之後,原先用來裹腳的布會由藍色逐漸泛白,長度也會縮短到2至2.5米,最長亦不超過3米。 一般說來,良家女孩絕不會在別人面前解開裹腳布的。如果女孩在異性面前解開裹腳布,那就意味著兩人之間,必定有了密切的關係。同時,女人的裹腳布和小鞋,也增進了閨房的樂趣。

  女子纏足是中國歷史上十分醜惡、十分野蠻的一頁。這種極不合理的風俗習慣自然會遭到一些進步人士的反對,清人俞正燮、袁枚和李汝珍即是其代表。

  俞正燮認為:纏足把女人弄弱了,失了古時才女的風格。「陰弱則兩儀不完」。是男子也要受累的。

  袁枚就比俞正燮進了一大步,他在《牘外余言》中說:女子足小有何佳處,而舉世趨之若狂,吾以為牘賤兒女之手足以取妍媚,猶之火花化父母之骸骨以求福利。悲夫!

  這是袁枚憤世嫉俗的精闢之言。不過,那時正是社會崇拜小腳最狂的時候,他的觀點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反對纏足更為透闢的是李汝珍,他在小說《鏡花緣》中,以「反諸其身」的辦法,借了林之洋被女兒國選作王妃的事,使男子也嘗嘗女子纏足的痛苦,作者借吳之和的口氣,明確主張道:

  吾聞尊處向有婦女纏足之說,始纏之時其女百般痛苦,撫足哀號,甚至皮腐肉敗,鮮血淋漓。當此之際,夜不成寐,食不下嚥,種種疾病,由此而生,小子以為此女或有不肖,其母不忍置之於死,故以此法置之;誰知系為美觀而沒,若不如此,即不為美,試問鼻大者削之使小,額大者削之使平,人必謂為殘廢之人,何以兩足殘缺,步履艱難,卻又為差?即如西子、王嬙,皆絕世佳人,彼時又何嘗將其兩足削去一半?況細推其由,與造淫具何異?此聖人之所必誅,賢者之所不取,惟世之君子,盡絕其習,此風自可慚息。

  在這一番話及《鏡花緣》的其它論述中,男女平等觀、健床的審美觀以及對女子纏足的批判,確實是入木三分,這是當時進步的思想潮流的反映。

  在清朝後期,反對女子纏足不僅是一種理論宣傳,而且成為一種革命的群眾動力。太平天國建立後,在禁止蓄養奴婢,取消娼妓的同時,也禁止女子纏足,到了清未實行維新變法的時候,一些維新志士便明確掀起了「不纏足」運動。一些進步的知識分子以此為突破口,掀起了倡導婦女開化,實現婦女解放的熱朝。他們到處宣傳男女平等、主張女子要擺脫封建束縛而自立,提倡天足、放足,認為「放的是文明,纏的是野蠻。」

  梁啟超在《變法通議》中指出:

  ……不寧惟是,被乃毀人肢體,潰人血肉,一以人為殘廢,一以人為刑戮,以快其一己之耳目玩好,而安知有字?而安能使人從事於學?是故纏足一日不變,則女學一日不立。

  光緒九年(1883),康有為在廣東南海聯合開明鄉紳諤良首創《不裹足會草例》,倡議女子不纏足。兩年後,康有為和其弟康廣仁在廣州再度提倡女子不纏足。成立「粵中不纏足會」,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從19世紀末到20世初,上海、廣東、湖南、福建、湖北、浙江、北京、天津等地創辦了不纏足會(或稱戒纏足會、天足會,放足會,衛足會)。湖南的不纏足會是由黃遵憲、梁啟超、譚嗣同等人發起的,入會的人很多。光緒十三年(1887)七月,梁啟超、譚嗣同,汪康年,康廣仁等又發起成立全國性的不纏足會,總會設於上海,各州、縣、市、集設分會。總會訂有章程,規定入會者所生的女兒不得纏足,已纏足的如在八歲以下一律放足,所生兒子不得娶纏足之女。他們還到處散發自己編印的《戒纏足歌》,鞋鋪也增加了新的營業項目,如長沙有家李復泰開的鞋鋪就貼出廣告云:「定做不纏足雲頭方式鞋。」杭州的放足會則是婦女自己組織的,發起人是高白叔的夫人和孫叔儀、顧嘯梅、胡畹畦等人。光緒二十九年(1903)她們在西湖開會提倡放足,演說三個小時,會後合影留念。當時到會的有八十餘人,其中已放足的有十餘人,當場表示願放的有三十餘人,將來不願女兒纏足的有二三十人,不纏足會成為戊戌變法期間爭女權、倡導婦女解放的重要團體,它影響深遠,一直影響到建立民國以後。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