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三國周瑜到底是怎麼死的?周瑜幾歲死的 | 陽光歷史

 

A-A+

歷史上三國周瑜到底是怎麼死的?周瑜幾歲死的

2014年10月18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2,067 次

  導讀:說到周瑜,喜歡《三國演義》的人們都知道,他是被諸葛亮「氣死的」。事實真是這樣嗎?筆者今天想就這個問題做些粗淺探討。

  我們先看看不同的史書及野史,對周瑜之死的不同說法。

  第一種被諸葛亮三氣而死,這是最家喻戶曉的一種說法。

  毛宗崗曾說用「美人陪襯大美人」是演義很高明的創作手法,《三國演義》裡周瑜生來就是為了襯托「絕世美人」諸葛亮的主要「美人」之一。羅貫中雖然有時不忘在他頭上插點花,但那是為了使他襯得別人更美麗的一種手段罷了。所以,他即便是一個「死」也要派派用場,於是就演義了一段非常好看的「三氣周瑜」故事。

  我們看《三國演義》「三氣周瑜」故事時,總給人一個感覺,此時的周瑜和孔明比之赤壁之戰時都有了「大不同」的變化。周瑜不再機智多謀,反而成了一個弱智的好動氣的幼稚孩童,就連孔明也不再像以往那樣心胸寬大,對對手不依不饒地步步進逼,同以前周瑜對他的態度相差無幾。明知周瑜有病氣不得,打了勝仗就偷偷開心好了,何必還派人罵周瑜,甚至寫信羞辱,似乎是必欲置死地而後快一般。假如說,周瑜以前對孔明是小人行為的話,此時的孔明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難怪魯迅會說「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了。

  第二種在取蜀途中進退兩難氣急而死,這是最原始的一種說法。


  之所以說這種說法最原始,是因見於《三國誌平話》。在《三國誌平話》裡周瑜取蜀是認真的,沒有假道伐虢,不過取蜀途中劉備在前面堵截,張飛又在周瑜身後把他辛辛苦苦打下的好多城池都奪了過去。面臨進又進不了回又回不去的境地,周瑜病氣交加,在走到西蜀的「巴邱」時再也走不動了,他向魯肅哭訴臨死見不到愛妻小喬的苦處,還要擔心自己死後屍體怎樣運回吳地,最後只能請故人龐統幫忙,在周瑜死後設計騙過諸葛亮,才把遺體運回了吳國。

  《三國誌平話》形成於宋代,承襲北宋民間說書貶曹褒劉的思想傾向,《三國誌平話》通過「漢君懦弱曹吳霸,昭烈英雄蜀帝都」的敘說,極力歌傾劉備蜀漢集團的鬥爭故事。除了開端交代三國分合因由的司馬仲相斷陰間公事外,全書前半部門主要描述張飛「勇冠天下」,而後半部分則盡情謳歌諸葛亮的鬥智。《三國誌平話》所記載的事件也有一定的歷史依據,但它畢竟出自民間藝人之手,其中不少故事或者任意虛構想像,或者直接取於民間傳說,可信度不高。

  第三種因戰爭受傷而死,這是最簡單又壯烈的一種說法。

  持這種觀點的一般都是從歷史角度出發的人,台灣學者陳文德著有《諸葛亮大傳》和《曹操大傳》兩篇巨著。文中對周瑜之死就是這個觀點:軍事天才周瑜在江陵之戰中了箭,傷了胸肺久治不愈,拖了沒多久就不治而亡。雖然東吳得到了荊州北部的兩郡但卻損失了軍事天才周瑜,比之劉備是非常得不償失的。

  這種說法,雖看起來有道理,但筆者認為並不嚴謹。如果周瑜是傷重而死,正史應當有所記載;更何況之前周瑜能提出親自取蜀大計,想必當時的身體一定是健康的,絕不可能是帶傷之身,更不可能儼然病危之時。

  第四種因女人而死,這是最有趣又最富創意的一種說法。

  這一說法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分別是「被女人害死說」和「被女人愛死說」。

  「女人害死說」:據民間傳說害死周瑜的是小喬。話說周瑜由於忙於軍務冷落了小喬,小喬就和他的家將周雲勾搭上了,周瑜本來就因受了諸葛亮的氣。病的不死不活。小喬和姦夫一合計,打算把他早點弄死,好他們樂得逍遙,但苦於沒有機會下不了手。於是就設計騙周瑜爬到棺材裡引諸葛亮上鉤,於是在臥龍弔孝時小喬把周瑜出氣孔堵死活活悶死了他,並賴在諸葛亮身上。這一說法很無稽且低俗,與史料不符。

  「女人愛死說」:取自周大荒的《反三國演義》。既然是反三國當然沒有三氣周瑜之類,也沒有周瑜心胸狹窄之事,只是把周瑜的命描繪得比原來還短。有道是,「自古嫦娥愛少年,從來美人愛英雄」。周大荒先生作為周瑜的後世子孫,把周瑜刻畫成為一位兼具少年和英雄的形象,精心包裝了一個叫金粟柱的MM,來段感人肺腑的感情大戲。

  話說這個金MM是個有姿色的小家碧玉,一直對周郎愛慕有加,經過苦思針對周郎愛「顧曲」這一特點,通過自己老爸牽線搭橋,加上自己苦練「時時誤拂弦」功夫,終於把周郎勾上了手。周瑜在軍營外包了二奶一時倒也逍遙快活。但俗話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金粟柱MM成了周郎的催命符,沒過多久就把他愛死了。那個金MM倒也不含糊,一聽到周郎死訊馬上飲藥自盡。雖然作為外妾沒人承認殉情而死,但小喬原諒了她,死後可以和愛郎同穴安眠。可惜的是,周大荒先生為使老祖宗更具「美少年」風采還有意為周郎改了壽命,死時只二十八歲。


  第五種兼具以上幾種的特點,這是一種大雜燴的說法。

  中央台播出的《三國》電視劇就是這種說法,即因為戰爭中箭傷了身體----被諸葛亮三氣加重了病情----在取蜀途中由於進退兩難又氣又急使病情惡化----最後死在女人(小喬)懷裡。

  第六種旅途中偶然得暴病而死,這是最符合歷史真實的說法。

  古代醫術儘管有不少高明者,但畢竟是個沒有發明抗生素的年代,對一些病症的診療實在有限,故而周瑜在討伐曹操的途中,不幸暴病,「以至不謹,道遇暴疾,昨自醫療,無損有加」,使得一代名將周瑜就這麼簡簡單單、快快速速的病死了,以致給劉備留下了一片新天地,也給後人留下了無盡的遺憾和猜想,我們只能在「使周瑜不死先主無處所已」的感慨聲中為他沉默致哀了。

  說到底,周瑜被諸葛亮三氣而亡,是著名歷史小說《三國演義》問世後,才出現了周瑜仰天長歎曰:「既生瑜,何生亮!」隨後連叫數聲而亡的典故。於是乎,周瑜被諸葛亮氣死的故事就世代相傳,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可見,在小說家羅貫中筆下的周瑜,他是一個心胸狹窄,氣量小,嫉妒心很強的人。

  事實上,周瑜並非羅貫中筆下的樣子。有資料顯示,歷史中真實的周瑜「性度恢廓,大率得人」。吳主孫權曾評價周瑜:「瑾有王左之資,雄烈膽略兼人,言議英發。」《三國誌》作者陳壽也評價周瑜:「建獨斷之明,出眾人之表,實奇才也。」

  在生活中,周瑜是一個寬容大度、心胸豁達的人。《江表傳》曾記述這樣一個故事:東吳老將程普,是一個早年跟隨吳主孫堅南征北戰、屢建功勳、很有影響的老將。由於年齡大,資格老,人們都尊稱「程公」。程公對後起之秀的年輕將領周瑜有些看不起,曾多次給周瑜難堪。而周瑜卻以大局為重,對程普的態度「折節容下,終不與校」,並經常虛心向他請教。最終「普後自敬服而親之。」並對他人說:「與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

  到宋代時,世人還是很喜歡周瑜,這一點從蘇軾的《念奴嬌》一詞中就可以看出。試想,東坡先生在《念奴嬌赤壁懷古》中說周瑜「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可見周瑜的風度氣度並非空穴來風。但到了元代以後,人們就逐漸對周瑜進行醜化,至到《三國演義》成書時,周瑜就完全成了另一個人了。這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周瑜和劉備的關係,周瑜一方面主動割長江南岸地給劉備,但這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外交行為;另一方面周瑜又看出劉備的梟雄本色,不願劉備一天天壯大,因此上書孫權,要求孫權將劉備軟禁在京口(這就是《三國演義》中美人計的由來,但其實周瑜本人並未施美人計,孫尚香也是由孫權主動嫁給劉備的),但孫權不願。在對劉備一方的態度上,周瑜和魯肅採取了完全不同的方法,周瑜是激進派,而魯肅則眼光看得更遠。遺憾的是,千百年之後,這兩個人都成為了當時還默默無聞的諸葛亮的墊背人,周瑜成了心胸狹窄的代名詞,而魯肅則變成了一個老實得笨得出奇的人。

  那麼這樣一位「雅量高致」、「文武籌略」的周瑜為何年方36歲就英年早逝?《三國誌吳書》記載:周瑜16歲時大病一場,其父母請來曾經在宮中服侍過漢恆帝的太醫柳仝。柳仝替周瑜把脈後說他以前讀書用腦太甚,又染過風寒,久病不治,治不除根,日積月累,病情嚴重。後經柳仝救治,倖免一死。當時柳仝曾給周母留下二兩金黃色的藥散,並鄭重留言:「此病二十年後有可能再復發,到那時可將此藥給他服下就沒事了。因二十年後我已不在人世,到那時可就無人能配此藥了。」後周母病故時,又將此藥傳留瑜妻小喬,並把太醫之言叮嚀再三。果其不然,赤壁之戰勝利後,209年,攻打荊州一戰,周瑜右肋被箭傷,尚未痊癒便又率兵進取西蜀。210年冬,周瑜終因長年征戰勞累過度,箭傷和舊病同時復發,救治無效,「道於巴丘(今湖南嶽陽)病卒。」,當夫人小喬聽到周瑜病逝,猛地想起20年前名醫柳仝留給她的那包金黃色藥散,後悔不已,竟哭昏過去。醒來第一句話就哭喊道:「是我害了周郎」。

  看來,諸葛亮氣死周瑜,作為文學作品的刻意描繪,無可厚非。但作為歷史,還是要尊重史實、以真相為準。過去對周瑜之死的誤解誤會,應當澄清,應該糾正,以訛傳訛將影響對歷史人物的評價,也會造成不必要的負面影響。

  換個角度看,類似《三國演義》周瑜形象的人,並不是沒有,古代有,現在也有。曾有人認為,倘若當初項羽能聽從船夫之言過江東學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報仇雪恥,中國漢代的歷史恐怕要改寫了;如果羅貫中筆下的周瑜有韓信「小不忍則亂大謀」的氣量,多些忍讓,三國鼎立的局面也許就不可能出現。筆者深以為然,十分贊同。古往今來,確實有不少「周瑜」式的人物在不同時期不同年代出現,他們因氣量狹小而釀成害人害己的悲劇早已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俗話說,「宰相肚裡能撐船」,能成大事者一定要有豁達的胸襟、開闊的胸懷。無數事實證明,心胸開闊猶如登高望遠,讓人看得更高看得更遠,也使人想成事能成事成大事;而心胸狹隘的人,自私自閉,錙銖必較,妒賢忌能,到處樹敵,不但為自己製造出凶險的生存環境,還會由於動輒發怒、日漸孤立而錯失良機,自釀苦果。《三國演義》裡的周瑜小肚雞腸,不但「賠了夫人又折兵」,連自己的小命也搭了進去,實在是太不值得。

  可以說沒有人不喜歡寬宏大量的君子,也沒有人不討厭心地狹窄的小人,但事到臨頭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當好具有博大胸襟君子的。萬事說說容易做起來難。當今社會,物慾橫流,競爭激烈,鹿死誰手不到最後一刻都難以抉擇。因而,順境時趾高氣揚、春風得意者比比皆是;逆境時或自暴自棄、消沉頹廢,或孤注一擲、破釜沉舟去拼老命者也大有人在;逢挫折受委屈時,鬧情緒、使性子、耍脾氣者屢見不鮮;遇名利見榮譽時,爭搶個頭破血流、不達目的誓不休者也隨處湧現;更有一些「武大郎」式的官員,生怕別人優秀,心懷嫉妒,肆意打/壓,甚至「窩裡鬥」,搞得雞犬不寧……這種種現象,不說沒有能力成就大事,就是高素質有水平的人也無暇顧及正事,被複雜紛繁的人際關係攪得難成大事。

  有道是,心底無私天地寬。只要以愛國報國為志向,以為公為民為目標,就能胸懷寬廣博大,淡看個人榮辱,不為聲名所累,不為榮辱所絆。為人處世,風物長宜放眼量,該容當容,能讓則讓,寬容別人,其實是善待自己的一種方式。達到了這種境界,生活之路,在寬容中越走越寬廣越走越遠;事業之顛,在努力下愈來愈好愈拼愈強。若是過於精明,機關算盡,不但無事生非、徒增煩惱,傷身誤已,於事無補於己不利,最終還難免會重蹈「周郎」覆轍,落個身敗名裂的收場,那就無限悲哀盡在其中了。

  歷史上的周瑜屬於翻過去的一頁,但現實中的「周瑜」並不一定就遠離。所以,我們要以史為鑒,勇於面對自己,善於面對得失,就能舉一反三,力爭做個符合新時代要求、順應新形勢需要的富有胸襟、眼界長遠的佼佼者。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