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傻漢惠帝!呂後為何只把戚姬做成「人彘」? | 陽光歷史

 

A-A+

嚇傻漢惠帝!呂後為何只把戚姬做成「人彘」?

2017年04月21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363 次

  呂後製造「人彘」慘劇嚇傻漢惠帝

  漢惠帝劉盈剛滿17歲,他天生軟弱無能,身體又不太好,這樣呂後就掌握了朝中的大權。呂後本是個極有心計、性格剛強的人,她一旦掌了朝中的大權,就開始了對一個個敵手的打擊。呂後平常最恨的,就是深受高祖寵愛的威夫人。劉邦一死,呂後就讓人將戚夫人抓起來,囚禁在宮中的長巷——永巷內,這裡原先是囚禁犯罪的宮女的地方,押解了許多宮內的犯人,戚夫人一旦失勢,在這裡受盡了犯人們的凌辱。但呂後並不滿足,她讓人剃光戚夫人的頭髮,用鐵鏈鎖住她的雙腳,又給她穿了一身破爛的衣服,關在一間潮濕陰暗破爛的屋子裡,讓她一天到晚舂米,舂不到一定數量的米,就不給飯吃。這時候,戚夫人和劉邦的兒子 如意在趙國作諸侯王,戚夫人想到往昔,又想起兒子,非常傷心,就一邊舂米,一邊唱著哀歌:「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使誰告汝!」呂後聽到戚夫人的哀歌後,就把戚姬的兒子趙王如意從趙國封地上召到京城裡來,準備殺害他。

  惠帝劉盈心地善良,聽說母親呂後把如意召來,知道母親想要對如意下毒手,他很可憐這個年幼無辜的弟弟,決心加以保護,於是乘趙王未入長安之前,背著呂後到城外去迎接。他把趙王一直接回自己的宮寶居住,起居飲食都在一起,呂後雖然痛恨如意,卻沒有機會對如意下手。一天,漢惠帝清早起來出去打獵,如意正在睡懶覺,惠帝就沒有忍心叫醒他。呂後終於找到了可乘之機,她立即就派人送去毒酒,把如意給毒死了。惠帝打獵回來一看,如意早已毒發身亡,惠帝只得抱著這位兄弟的屍體大哭了一場,厚葬了事。

  趙王已死,戚夫人失去了最後的靠山,呂後就讓人砍掉戚夫人的手和腳,挖掉眼珠,弄聾耳朵,又灌了啞藥,把她叫做「人彘」,放在廁所裡面。過了幾天,呂後又叫漢惠帝來看。惠帝從未聽說過「人彘」,覺得很新穎,便即跟著太監去看。宮監曲曲折折,導入永巷,趨入一間廁所中,開了廁門,指示惠帝說:「廁內就是『人彘』。」惠帝向廁內一望,看見是一個人身,既無兩手,又無兩足,眼內又無眼珠,只剩了兩個血肉模糊的窟窿,身子還稍能活動,一張嘴開得甚大,卻不聞有什麼聲音。看了一回,又驚又怕,不由的縮轉身軀,顧問宮監,這是什麼東西?宮監說出戚夫人三字。一語未了,把惠帝嚇得幾乎暈倒,勉強按定了神,想問個底細。宮監附耳說是呂後砍掉她的手足,挖去她的眼睛,熏聾她的耳朵,再強灌下暗藥,使之不能言語,然後半死不活地拋入廁所,折磨至死。當時臥在地上的戚夫人,已不像一個人形,成了一段血肉模糊的東西。惠帝大哭起來,回去後大病一場,臥床歲余不能起。他派人對太后說:「人彘之事,非人所為。戚夫人隨侍先帝有年,如何使她如此慘苦?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惠帝大病一場。

  劉盈看到了廁所中的這個血肉模糊無四肢的光頭怪物的時候,嚎啕大哭,即病了一年多。後來,因為「人彘事件」的刺激,他從此沉迷於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僅在「人彘事件」發生七年後,就抑鬱而亡。像「人彘」這種令人髮指的歷史慘劇,歷史上還不止出現一次。唐朝的武則天、南宋光宗的李皇后等都曾這樣殺過人。

  趙王已死,戚夫人失去了最後的靠山,呂後就讓人砍掉戚夫人的手和腳,挖掉眼珠,弄聾耳朵,又灌了啞藥,把她叫做「人彘」,放在廁所裡面。過了幾天,呂後又叫漢惠帝來看。惠帝從未聽說過「人彘」,覺得很新穎,便即跟著太監去看。宮監曲曲折折,導入永巷,趨入一間廁所中,開了廁門,指示惠帝說:「廁內就是『人彘』。」惠帝向廁內一望,看見是一個人身,既無兩手,又無兩足,眼內又無眼珠,只剩了兩個血肉模糊的窟窿,身子還稍能活動,一張嘴開得甚大,卻不聞有什麼聲音。看了一回,又驚又怕,不由的縮轉身軀,顧問宮監,這是什麼東西?宮監說出戚夫人三字。一語未了,把惠帝嚇得幾乎暈倒,勉強按定了神,想問個底細。宮監附耳說是呂後砍掉她的手足,挖去她的眼睛,熏聾她的耳朵,再強灌下暗藥,使之不能言語,然後半死不活地拋入廁所,折磨至死。當時臥在地上的戚夫人,已不像一個人形,成了一段血肉模糊的東西。惠帝大哭起來,回去後大病一場,臥床歲余不能起。他派人對太后說:「人彘之事,非人所為。戚夫人隨侍先帝有年,如何使她如此慘苦?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惠帝大病一場。

  劉盈看到了廁所中的這個血肉模糊無四肢的光頭怪物的時候,嚎啕大哭,即病了一年多。後來,因為「人彘事件」的刺激,他從此沉迷於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僅在「人彘事件」發生七年後,就抑鬱而亡。像「人彘」這種令人髮指的歷史慘劇,歷史上還不止出現一次。唐朝的武則天、南宋光宗的李皇后等都曾這樣殺過人。

  在劉邦眾多的老婆當中,正妻呂後最怨恨的就是戚夫人戚姬。劉邦死後,呂後生的兒子劉盈當上了皇帝,為漢惠帝。漢惠帝雖然仁慈,但為人太柔弱,大權實際上掌握在呂太后手中。太后呂雉設計殺了戚夫人的兒子趙王劉如意以後,又對戚姬下了狠手。她讓人把戚姬的手腳砍去,挖去眼睛,熏聾耳朵,灌上啞藥,然後扔到豬圈裡,還說這就是「人彘」(人豬)。

  呂後為何製造人彘慘劇?

  在中國古代的歷史上並非只有皇帝才能做出變態殺人的慘劇來。比如西漢時期,高祖皇后呂後所製造的人彘慘劇,絕對不亞於任何一位殘暴皇帝的作為。

  呂雉的這一行為泯滅人性,慘絕人寰,歷來就為善良正常的人所不齒,就連她自己的兒子都說:「這不是人幹的事情!」由此,他被稱之為「毒後」,是有史以來最毒的女人。儘管她執政時期維護了天下的穩定,促進了社會的發展,但由於她的這一滅絕人性的行為,卻永遠都不會被人們所原諒。撇開呂雉的歹毒和失卻人性不說,為什麼劉邦那麼多的老婆,呂太后為什麼要對戚姬如此之狠呢?相反的例子,劉邦的另一個老婆薄姬,不但沒有被呂太后所害,她還被允許出宮,跟隨兒子劉恆到了代地,成了代國的王太后。後來這個劉恆當了皇帝,薄姬還成了皇太后。可以說,呂後的歹毒是一個方面,事情的另一方面,那就是戚姬的貪心不足。

  劉邦起義後離開家鄉,把妻子呂雉和兒女留在了家鄉,在定陶又娶了一個戚女,這就是後來所稱的戚姬戚夫人。戚姬善於鼓瑟,又會跳一種翹袖折腰的舞蹈,同時歌也唱得好,可以說是歌舞樂樣樣精通。劉邦非常喜歡戚姬,當了皇帝以後出征打仗也把她帶在身邊。劉邦這個人雖然不喜歡文人,但自己多少還有一點兒文藝細胞,打仗之餘,常常是抱著戚姬,或者看著他鼓瑟、跳舞、唱歌,高興了自己也會咧咧上幾句。戚夫人還生有一個兒子,用古人的話說是「愛其母必抱其子」,劉邦非常喜歡這個兒子,不僅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如意,還經常說這個兒子很像自己。劉邦經常抱著這個兒子,口稱「愛子」,而把他的嫡出兒子劉盈說成是「不成器」。

  劉邦有一大群老婆單獨喜歡這一個,女人做到這個份兒上應該是知足了。可是,這個戚姬可不這樣想,他還想讓自己生的兒子當太子,將來當皇帝,自己日後當皇太后。因此,他就經常在劉邦面前拿兒子劉如意說事情。劉邦一定是很為難,她就拿出女人最銳利的武器——眼淚,來征服劉邦,白天哭了夜裡哭。劉邦又沒有太好的辦法,只得讓她擊築自己唱歌暫時轉移一下情緒。但是,劉邦是不大到其他女人那兒去的,也就是說他已經離不開這個戚姬了,因此只能答應這個戚姬。這個答應是非常認真的,他竟然拿到朝廷上公議,結果是出乎劉邦和戚姬的意料,這個動議遭到了無一例外的反對!

  劉邦具體是哪一年提出來要更換太子的,現在可能已經難以考證,但這件事情從提出到徹底放棄,絕對不是一年兩年,這就是所說的戚姬的貪心所在。假如劉邦沒有立太子,戚姬要求立自己的兒子劉如意為太子,這沒什麼好說的。或者是,一開始戚姬藉著劉邦的寵愛,提出來讓自己的兒子當太子,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當朝廷中的大臣無一例外的反對,這個戚姬還在為兒子爭皇位,這就是一種貪心了。不管這個戚姬政治上多麼短視,她也應該想到,劉邦即便是讓她的兒子當了太子,劉邦死後誰會輔佐她的這個兒子?九卿之一的周昌說得很清楚:「堅決不奉詔!」漢初大臣多是沛縣人,這些人和劉盈呂後都是貧賤時的老關係,這些人的態度自不必說,就是一向謹言慎行的張良也是堅決站在劉盈一邊。還有那個半路上加入來的叔孫通,也是劉盈一派,他可是代表了知識分子!如果劉邦一死,人家還是擁立原來的太子登基,你戚姬劉如意母子憑什麼能夠阻止人家?要想劉如意順利地登上皇位只有一種可能,在劉邦活著的時候把劉盈和呂後一起除掉!假如真的出現這種情況,那這個戚姬和歷史上那些禍國亂政的女人又有什麼區別?

  劉邦起義後離開家鄉,把妻子呂雉和兒女留在了家鄉,在定陶又娶了一個戚女,這就是後來所稱的戚姬戚夫人。戚姬善於鼓瑟,又會跳一種翹袖折腰的舞蹈,同時歌也唱得好,可以說是歌舞樂樣樣精通。劉邦非常喜歡戚姬,當了皇帝以後出征打仗也把她帶在身邊。劉邦這個人雖然不喜歡文人,但自己多少還有一點兒文藝細胞,打仗之餘,常常是抱著戚姬,或者看著他鼓瑟、跳舞、唱歌,高興了自己也會咧咧上幾句。戚夫人還生有一個兒子,用古人的話說是「愛其母必抱其子」,劉邦非常喜歡這個兒子,不僅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如意,還經常說這個兒子很像自己。劉邦經常抱著這個兒子,口稱「愛子」,而把他的嫡出兒子劉盈說成是「不成器」。

  劉邦有一大群老婆單獨喜歡這一個,女人做到這個份兒上應該是知足了。可是,這個戚姬可不這樣想,他還想讓自己生的兒子當太子,將來當皇帝,自己日後當皇太后。因此,他就經常在劉邦面前拿兒子劉如意說事情。劉邦一定是很為難,她就拿出女人最銳利的武器——眼淚,來征服劉邦,白天哭了夜裡哭。劉邦又沒有太好的辦法,只得讓她擊築自己唱歌暫時轉移一下情緒。但是,劉邦是不大到其他女人那兒去的,也就是說他已經離不開這個戚姬了,因此只能答應這個戚姬。這個答應是非常認真的,他竟然拿到朝廷上公議,結果是出乎劉邦和戚姬的意料,這個動議遭到了無一例外的反對!

  劉邦具體是哪一年提出來要更換太子的,現在可能已經難以考證,但這件事情從提出到徹底放棄,絕對不是一年兩年,這就是所說的戚姬的貪心所在。假如劉邦沒有立太子,戚姬要求立自己的兒子劉如意為太子,這沒什麼好說的。或者是,一開始戚姬藉著劉邦的寵愛,提出來讓自己的兒子當太子,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當朝廷中的大臣無一例外的反對,這個戚姬還在為兒子爭皇位,這就是一種貪心了。不管這個戚姬政治上多麼短視,她也應該想到,劉邦即便是讓她的兒子當了太子,劉邦死後誰會輔佐她的這個兒子?九卿之一的周昌說得很清楚:「堅決不奉詔!」漢初大臣多是沛縣人,這些人和劉盈呂後都是貧賤時的老關係,這些人的態度自不必說,就是一向謹言慎行的張良也是堅決站在劉盈一邊。還有那個半路上加入來的叔孫通,也是劉盈一派,他可是代表了知識分子!如果劉邦一死,人家還是擁立原來的太子登基,你戚姬劉如意母子憑什麼能夠阻止人家?要想劉如意順利地登上皇位只有一種可能,在劉邦活著的時候把劉盈和呂後一起除掉!假如真的出現這種情況,那這個戚姬和歷史上那些禍國亂政的女人又有什麼區別?

  作為後人述說歷史,可以這樣認為,也可以那樣設想,但作為當事人,他們的感受可是非他人所能體會。劉邦把更換太子一事拿到朝堂上廷議,周昌說了那個有名的口吃語言:「臣期……期……知其不可」、「臣期……期……不奉詔」,呂後在外邊偷聽到了,出來後竟然給周昌跪下表示感謝!難道呂後僅僅是為了兒子的一個皇位嗎?

  她應該還是為了母子兩人的性命。因為在這個時候,保太子之位和保母子之命是連在一起的。為了保太子之位,也就是保命,呂後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大臣們的苦勸不如戚姬的枕頭風來得強勁,劉邦還是要更換太子。呂後驚恐萬狀,卻又無計可施。有人告訴她,張良這個人謀略超人,還很得劉邦信任。呂後就讓哥哥去求張良給出個主意。張良說:「過去戰亂時期,皇上確實採用過我的計謀。可是現在天下安定,由於偏愛的原因要更換太子,這些骨肉之間的事情,即便是有一百個和我一樣的人共同勸說,又會有什麼用處呢?」張良確實是道出了自己的無奈,可是這個呂澤竟然使用了非常的手段,脅迫張良一定給出個主意。張良對呂澤說:「這種事情是不能用語言來爭辯了。天下有四個人,皇上很敬重,可是又請不來。這四個人已經年老了,他們認為皇上對人傲慢,所以不願意出來做漢朝的臣子。現在您如果不惜重金,再讓太子寫一封言辭謙恭的信,派有口才的人請他們前來,他們或許會來。來了以後,把他們當做貴賓,讓他們時刻跟著太子,如果皇上能見到他們,或許對太子是一種幫助。」後來還真是這件事起到了關鍵作用。張良雖然也是擁護劉盈當太子的,但呂澤這種做法也有點兒不夠朋友,很不仗義。這說明,呂後一家實在是無計可施了,因而什麼法子也用上了。

  當然,這件事情只是戚姬之貪,與兒子劉如意沒有絲毫的關係,無論如何,小孩子都是無辜的。但是,這個長得美的女人政治上卻是個糊塗蛋,由於他的一首歌,竟然搭上了兒子的性命。

  高祖劉邦死後,惠帝軟弱,皇太后呂雉弄權。為了穩固自己手中的權力,維護自己兒子的帝位,呂後使出各種手段打擊宮廷對手。高祖在世之時,戚夫人受寵,呂後曾為之倒光了醋瓶子,再加上劉邦駕崩之前曾經動議立戚夫人之子趙如意為太子,則更加加劇了呂後對戚夫人母子的懷恨。劉邦一死,呂太后立刻下令將戚姬囚禁,並拔光了她的頭髮,讓她像犯人一樣幹活。這個戚姬竟然做了一首歌唱到:「兒子做王,母親為奴,整日裡舂米到日暮,時常與死神相為伍!相離三千里,讓誰告訴你?」這倒是像提醒了呂太后一樣,說:「竟然想依仗你的兒子嗎?」於是設計弄權殺了她的兒子趙王劉如意。

  你能歌善舞,給劉邦跳給劉邦唱是可以的,唱給宮女太監聽就沒有必要了,他們是要向呂太后匯報的,何況你唱得是什麼呀?讓您兒子來救你嗎?那還不等於是找死嗎?我們不知道戚姬不提及自己的兒子呂雉會怎樣對待趙王劉如意,但他這麼一唱,無疑是加快了劉如意的死亡。

  呂太后心狠手辣自不必說,可是,她雖然對劉邦別的夫人也實施報復,可是都沒有對戚姬報復的這般狠,即便是打壓甚至殺害,但他們並不是和母親的受寵有直接的關係,而戚姬遭到如此淒慘的折磨,難道不是與強爭太子之位有關嗎?

  當然,不管這個戚姬做得怎樣,呂雉用那般非人的方法對待她都是不可饒恕的,因為這已經超出了做人的起碼標準。當她把戚姬這個「人豬」給兒子看的時候,劉盈不僅大病一場,還覺得身為這樣母親的兒子,根本沒有臉面君臨天下。從此,劉盈不理朝政,整日飲酒作樂,無端放縱自己,僅僅活了二十四歲就死了。呂雉報復了戚姬,同時也害了自己的兒子,更給自己貼上了一個毒後標籤,成了一個反人性、無人性的代名詞。從這個意義上說,呂雉不是一個勝利者,相反,她卻是一個更大的失敗者,她敗得比戚夫人還要慘。

  劉邦死後妻子呂後殺掉其多少兒孫?

  劉邦死後,一堆兒孫中首先被他的大老婆呂雉幹掉的,是他的愛子劉如意。

  劉邦晚年寵愛小老婆戚姬,並有意將龍椅傳給如意,而戚姬也巴望能做皇太后,曾極力鼓動劉邦廢掉太子劉盈,改立劉如意為太子,但以失敗而告終。呂雉長期被老公冷落一旁,早已對戚姬心懷怨恨,經歷了這次你死我活的奪嫡鬥爭,更是對她仇恨滿腔,恨得咬牙切齒,於是她一朝大權在握,便對戚姬進行殘酷的報復。

  她下令將戚姬囚禁於專門關押後宮女犯的特別監獄——永巷,又稱「冷宮」,把她一頭秀髮剃光,脖子套上鐵環,系以鐵鏈,身穿土紅色粗布囚衣,並且罰她整日做舂米的苦役。舂米是將大石臼裡放上稻穀,雙手用石杵不停地搗,直到稻穀外殼脫盡,搗成大米。戚姬一直受劉邦寵愛,論起在劉邦老婆群中的地位,僅次於呂雉,其子劉如意,又是王爺,但一夜之間,她竟成了苦役犯,屈辱悲憤,自難抑制,於是在舂米時以歌遣懷,歌曰:

  子為王,母為虜,

  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

  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女(汝)?

  呂雉聽說後,勃然大怒,冷笑道:「嘿嘿,你個賤女人,難道還想靠你的兒子跟我算賬嗎?」遂召劉如意來長安,乾脆來個斬草除根。

  不料,使者一連跑了三趟,趙相周昌都說劉如意有病,不能去長安,最後竟向使者挑明:「先帝因趙王年紀小,把他交給我來保護,聽說太后怨恨戚夫人,想把趙王召到長安殺掉,我怎能讓他去送死?」

  原來,劉邦深知心狠手辣的大老婆與戚夫人仇怨太深,死前數月,一直擔心自己撒手歸西之後,愛子難以自保,採納近臣趙堯的建議,派周昌出任趙相,保護只有十來歲的愛子劉如意。周昌忠誠耿直,寧斷不彎,是個可以信賴的大臣,有他擔任趙相,保護愛子的安全,估計不會出事。至於寵妃戚夫人,實在想不出什麼保護她的良策,只好讓她聽天由命。

  呂雉聞報,又是大怒,使出調虎離山之計,先召周昌進京。呂雉召劉如意進京,周昌可以抗命,但召他進京,他卻不好抗拒,呂雉大權在握,是中央政府的領導核心,與她對抗,就是與中央對抗,就是謀反,而謀反這頂巨帽,誰要戴上,可就完了蛋矣。

  周昌到了長安,拜見呂雉。呂雉以前曾因周昌堅決反對劉邦改立太子而下跪感恩,然而,此一時,彼一時也,這一次,她卻對周昌一肚子怨恨,見面啥話沒說,開口就罵:

  「你這個老不死的,為啥不把趙如意送來,難道不知我與戚姬母子勢不兩立嗎?」

  不料,使者一連跑了三趟,趙相周昌都說劉如意有病,不能去長安,最後竟向使者挑明:「先帝因趙王年紀小,把他交給我來保護,聽說太后怨恨戚夫人,想把趙王召到長安殺掉,我怎能讓他去送死?」

  原來,劉邦深知心狠手辣的大老婆與戚夫人仇怨太深,死前數月,一直擔心自己撒手歸西之後,愛子難以自保,採納近臣趙堯的建議,派周昌出任趙相,保護只有十來歲的愛子劉如意。周昌忠誠耿直,寧斷不彎,是個可以信賴的大臣,有他擔任趙相,保護愛子的安全,估計不會出事。至於寵妃戚夫人,實在想不出什麼保護她的良策,只好讓她聽天由命。

  呂雉聞報,又是大怒,使出調虎離山之計,先召周昌進京。呂雉召劉如意進京,周昌可以抗命,但召他進京,他卻不好抗拒,呂雉大權在握,是中央政府的領導核心,與她對抗,就是與中央對抗,就是謀反,而謀反這頂巨帽,誰要戴上,可就完了蛋矣。

  周昌到了長安,拜見呂雉。呂雉以前曾因周昌堅決反對劉邦改立太子而下跪感恩,然而,此一時,彼一時也,這一次,她卻對周昌一肚子怨恨,見面啥話沒說,開口就罵:

  「你這個老不死的,為啥不把趙如意送來,難道不知我與戚姬母子勢不兩立嗎?」

  周昌答曰:「趙王年幼,先帝把趙王托付給我,我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全,你與戚夫人之間的恩怨,我不敢參與,我只知遵從先帝的遺命!」

  呂雉無言以對,遂令他退下,然後派使者召劉如意來京。

  劉如意當時只有十三歲,還是個孩子,失去了周昌的保護,無人為他做主,只好隨使者進京。

  新任皇帝劉盈,與其母截然相反,他心地仁慈,甚重骨肉之情,並未因劉如意差點把他的皇位奪走而懷恨在心,他知老娘發怒要殺幼弟,反而設法保護他。劉盈得知劉如意已經來京,便提前到灞上迎接,和他一起入宮。隨後與他同食同宿,整日形影不離,讓老娘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然而,呂雉手下的爪牙,時刻都在盯著劉如意,不久,機會終於來了。

  惠帝元年(公元前194年)十二月的一天,劉盈早起出宮射獵,劉如意年幼貪睡,不能早起,劉盈見他睡得正香,不忍將他喊醒,又覺得他入宮多日,一直平安無事,自己暫時離開一下,不會發生意外,便獨自外出。呂雉的爪牙探知劉盈不在劉如意身邊,立即飛報呂雉。呂雉等待時機已經等得不耐煩,立即派人帶著毒酒,潛入劉盈的寢宮,將正在酣睡的劉如意喚醒,將毒酒強行灌進他的口中。等到劉盈打獵歸來,劉如意已七竅流血,死在床上。周昌因未能完成劉邦交給他的使命,心中憤懣,從此稱病不再上朝,後來竟抑鬱而死。

  呂雉毒死劉如意,除去後患,便對戚姬狠下毒手,令人砍掉她的手足,挖掉她的雙眼,用毒煙把她的耳朵熏聾,逼她喝下啞藥,叫她不能走,不能爬,不能視,不能聽,不能說。然後把她扔進廁所,命名曰「人豬」。昔日獨受劉邦專寵的絕色美女,變成了一截血肉模糊的肉轱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對她實施這一慘絕人寰的酷刑的,竟也是劉邦的老婆。

  呂雉幹掉戚姬母子,心中大快,並且對自己發明的酷刑十分得意,數日後,竟令兒子劉盈去參觀她的傑作。劉盈進了廁所,見一截肉轱轆縮在牆角,面如鬼魅,不禁毛骨悚然,驚問陪同的宦官:

  「那是何物?」

  宦官低頭小聲答曰:「回殿下,那是戚夫人。」

  惠帝元年(公元前194年)十二月的一天,劉盈早起出宮射獵,劉如意年幼貪睡,不能早起,劉盈見他睡得正香,不忍將他喊醒,又覺得他入宮多日,一直平安無事,自己暫時離開一下,不會發生意外,便獨自外出。呂雉的爪牙探知劉盈不在劉如意身邊,立即飛報呂雉。呂雉等待時機已經等得不耐煩,立即派人帶著毒酒,潛入劉盈的寢宮,將正在酣睡的劉如意喚醒,將毒酒強行灌進他的口中。等到劉盈打獵歸來,劉如意已七竅流血,死在床上。周昌因未能完成劉邦交給他的使命,心中憤懣,從此稱病不再上朝,後來竟抑鬱而死。

  呂雉毒死劉如意,除去後患,便對戚姬狠下毒手,令人砍掉她的手足,挖掉她的雙眼,用毒煙把她的耳朵熏聾,逼她喝下啞藥,叫她不能走,不能爬,不能視,不能聽,不能說。然後把她扔進廁所,命名曰「人豬」。昔日獨受劉邦專寵的絕色美女,變成了一截血肉模糊的肉轱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對她實施這一慘絕人寰的酷刑的,竟也是劉邦的老婆。

  呂雉幹掉戚姬母子,心中大快,並且對自己發明的酷刑十分得意,數日後,竟令兒子劉盈去參觀她的傑作。劉盈進了廁所,見一截肉轱轆縮在牆角,面如鬼魅,不禁毛骨悚然,驚問陪同的宦官:

  「那是何物?」

  宦官低頭小聲答曰:「回殿下,那是戚夫人。」

  劉盈當即放聲大哭,說:「這不是人幹的事,我作為太后的兒子,已不能再治理天下矣。」

  劉盈受此刺激,從此病倒,年餘不起。後來病情略有好轉,但卻整日沉湎酒色,鬧得身體虛弱,經常生病。這正合呂雉女士的心意,她正好可以繼續獨攬大權,大過皇帝癮。劉盈渾渾噩噩地活了七年後死去,年僅二十三歲。

  戚姬死於何時,史書沒有記載。不過可以想見,她被殘害到那種程度,即使生命力再強,也活不多久。可憐她泣請劉邦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時,文武百官群起反對,而當她受到呂雉的殘害時,竟無一人為她說話,悲哉!哀哉!

  呂雉除掉戚姬母子,並未就此罷手,而是繼續殺、殺、殺!

  劉邦共有八個兒子,長子劉肥,是劉邦婚前與情婦鬼混所生。劉邦夫婦把韓信幹掉後,劉肥得封為齊王。呂雉一直視他為孽種,對他十分厭惡。她害死戚姬母子的第二年,劉肥進京朝見皇帝,劉盈覺得他是兄長,設宴時讓他坐在上首,呂雉大怒,暗中令人斟了兩杯毒酒,端到劉肥面前,讓他起身敬酒,不料劉盈也端過一杯,要和劉肥一起向呂雉敬酒。呂雉大驚,慌亂之間,也顧不得什麼禮儀,急忙站起,伸手打翻了劉盈手裡的酒杯。劉肥感到大媽這一舉動很是反常,不敢喝下杯中酒,裝醉離席而去。劉肥後來一打聽,才知那是毒酒。他自以為要步劉如意的後塵,怕得要死,後來依手下人之計,把一郡之地獻給魯元公主,做她的私邑,呂大媽才放他一馬。

  劉友是劉邦一小老婆所生,原被封為淮陽王,劉如意被害後,遷封為趙王。呂雉為壯大呂家勢力,將呂氏家族之女強行嫁給劉友為王后,但劉友不愛王后而愛其他妃妾。呂女氣惱之下,跑回京城,向呂雉告狀,誣陷劉友,說:「趙王揚言『呂氏家族憑什麼得王位,等太后死了,我一定把他們殺光!」呂雉大怒,把劉友召到長安,命衛士圍困他的住所,不給他飯吃。群臣中有同情趙友,暗中送去食物者,立即被逮捕治罪。結果劉友被活活餓死。呂雉下令以平民禮將他葬於長安。

  劉友是劉邦一小老婆所生,原被封為淮陽王,劉如意被害後,遷封為趙王。呂雉為壯大呂家勢力,將呂氏家族之女強行嫁給劉友為王后,但劉友不愛王后而愛其他妃妾。呂女氣惱之下,跑回京城,向呂雉告狀,誣陷劉友,說:「趙王揚言『呂氏家族憑什麼得王位,等太后死了,我一定把他們殺光!」呂雉大怒,把劉友召到長安,命衛士圍困他的住所,不給他飯吃。群臣中有同情趙友,暗中送去食物者,立即被逮捕治罪。結果劉友被活活餓死。呂雉下令以平民禮將他葬於長安。

  劉邦的另一個兒子劉恢,於彭越被殺後,立為梁王。呂雉害死劉友,將他遷為趙王,把自己的侄子呂產遷為梁王。呂雉掌權後,已有兩個趙王被害,趙國曾被劉邦視為不祥之地,劉恢被遷到趙國,心中不快。呂雉按照老辦法,硬把呂產的女兒嫁給劉恢為王后,並安排呂家人做王后的侍從,暗中監視劉恢,令劉恢毫無自由。王后不但獨攬王府大權,而且生性好妒,且如呂雉一樣心狠手辣,劉恢寵愛一個小妾,她竟用毒酒將其殺死。劉恢自編歌曲四章,令樂師歌唱,哀悼愛妾,後因悲思過度而自殺。劉恢之死,正中呂雉下懷,她即以劉恢不思供奉宗廟,竟為一個女人自殺為由,廢其國,斷絕其王位繼承,然後封二弟呂釋之的兒子呂祿為趙王。

  劉建也是劉邦的小老婆所生,燕王盧綰叛逃匈奴後,劉邦封他為燕王。劉建命短,老爹死後三年,他也死了,呂雉竟派人將他與妃妾所生的唯一的兒子,即劉邦的孫子殺死,使他絕嗣,然後封呂台之子呂通為燕王。

  劉邦活著時,想封誰為王就封誰為王,想幹掉誰就幹掉誰,說句話像打個炸雷,跺下腳 如鬧一次地震,表忠心、拍馬屁者像牛腚上的蒼蠅,揮起尾巴趕走一群,又來了一群,但他做夢也想不到,他屍骨未寒,大老婆呂雉便鬧得天翻地覆,讓劉家江山差點改姓,他最寵愛的女人竟遭受前往未有的酷刑,與其他女人生的兒子有的被殺,有的自殺,連孫子也被宰掉一個。而於他的大老婆揮舞屠刀亂砍亂殺之時,早先的忠貞之徒與馬屁精們,竟躲得無影無蹤,無人一人站出來保護他的兒孫,只有一個正直敢言不畏強權的周昌挺身而出,還未能讓他的愛子免於一死,豈不悲夫!

  不過,呂雉雖然剛毅強悍,大權在握時為所欲為,但當她死瞪眼嚥氣之後,歷史便很快重演。

  為她大封呂姓王提供理論根據的陳平、周勃,聯合劉邦的兒子劉章等人,發動政變,把呂氏家族的男女老少斬盡殺絕。劉盈的大老婆張嫣婚後無子,劉盈與妃嬪生了四個兒子,其中劉弘於劉盈死後不久即皇帝位,另外三子皆封王,陳平、周勃等人認為他們是呂雉的孫子,讓他們存在,恐生後患,即說他們不是劉盈所生,而是呂雉安排他人之子假冒劉盈之後,將他們統統殺死(可憐劉邦又被殺了四個孫子),然後迎立劉邦與薄姬所生之子代王劉恆為帝,說是為了「定社稷,全劉氏後」,自此,皇權才重歸劉氏掌握。史家對陳平等人這種斬草除根的干法,稱之為「撥亂反正」。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