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一位歐洲商人眼裡的不夜城:南宋泉州 | 陽光歷史

 

A-A+

[圖文]一位歐洲商人眼裡的不夜城:南宋泉州

2017年01月19日 歷史真相 暫無評論 閱讀 211 次


 

古泉州的航標六勝塔

在上帝的保佑下我們來到了中國(Sinim)的領土,到達了刺桐城。這個地區,當地的 人把它叫做泉州,它是一個不同凡響的城市,具有很大規模的貿易,是蠻子國(指南宋) 的主要貿易地區之一。


我和我的僕人帶著滿船的胡椒、蘆薈木、檀香木、樟腦、精選的香 水、珍貴的玉石珠寶、海棗、衣料等貨物就在此上岸,感謝上帝,這一年是羊年,因為蠻子人都這樣叫,他們給我們的年份取了動物的名字,如龍年、牛年、蛇年等。


因為街上有如此眾多的油燈和火把,到了晚上這個城市被映照得特別燦爛,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得到它。由於這個原因,人們稱這座城市為光明之城(Hanmansicien)。


這是一個很大的港口,甚至比辛迦蘭還大, 商船從中國海進入到這裡。它的周圍高山 環繞,那些高山使它成了一個躲避風暴的港口。它所在地的江水又廣又寬,滔滔奔流入 海,整個江面上充滿了一艘艘令人驚奇的貨船。每年有幾千艘載著胡椒的巨船在這兒裝卸,此外還有大批其他國家的船隻,裝載著其他的貨物。就在我們抵達的那天,江面上至少有15000艘船,有的來自阿拉伯,有的來自大印度,有的來自錫蘭(Sailan),有的來 自小爪哇(Java the Less),還有的來自北方很遠的國家,如北方的韃靼((Tartary)恐怕 就是今天的西伯利亞或俄羅斯--譯者注),以及來自我們國家的和來自法蘭克其他王國 的船隻。


的確,我看見停泊在這兒的大海船、三桅帆船和小型商船比我以前在任何一個港口看 到的都要多,甚至超過了威尼斯。而且,中國的商船也是人們能夠想像出的最大的船隻,有的有6層桅桿,4層甲板,12張大帆,可以裝載1000多人。這些船不僅擁有精確得近乎奇跡般的航線圖,而且,它們還擁有幾何學家以及那些懂得星象的人,還有那些熟練運用 天然磁石的人,通過它,他們可以找到通往陸上世界盡頭的路,對於他們的天賦,願上帝 受到讚美。 因此這兒在成批的商人沿江上下,如果一個人沒有親眼目睹這一情景,簡直無法相信。在江堤邊上有許多裝著鐵門的大倉庫,大印度以及其他地方的商人以此來確保他們貨 物的安全。不過其中最大的是薩拉森人與猶太商人的倉庫,像個修道院,商人可以把自己 的貨物藏在裡面,這其中,既有那些他們想要出售的貨物,也包括那些他們所購買的貨物。


這是一座極大的貿易城市,商人在此可以賺取巨額利潤,作為自由國家的城市和港 口,所有的商人均免除交納各種額外的貢賦和稅收。因此在這個城市裡,從中國各個地區 運來的商品十分豐富,諸如有上等的絲綢和其他物品,其中有的商品還來自韃靼人的土 地。每一位商人,無論是做大買賣還是做小買賣,都能在這個地方找到發財的辦法,這個城市的市場大得出奇。


在這裡你可以找到來自世界遙遠地方的商品。但是對大部分當地人來說,他們製造並 賣給外商大批精美質地的綢料以及其他上等的物品,而從我們手中購買香料、薰料、木 料、衣料和其他物品。結果,就像我將要講的,在刺桐,人們可以見到來自阿拉貢 (Aragon)或威尼斯、亞歷山大裡亞(Alessandria)、佛蘭芒的布魯格(Bruge)等地 的商人,還有黑人商人以及英國商人。


刺桐城中的人口多到沒有人能夠知道他們的數目,不過他們說超過了20萬,它比威尼 斯城還大,讚美上帝。實際上構成這個城市的居住區與周圍的村鎮看上去是聯為一體,建 築物的數量由於非常多,以至彼此挨得很近,因此城裡人和鄉下的人住所混在一起,就好 像他們是同屬一體的。 在城裡,人們還可以聽到一百種不同的口音,到那裡的人中有許多來自別的國家,因 此,蠻子人中也有精通法蘭克語和薩拉森語的人。確實,城裡有很多種基督教徒,有些教 徒還布道反對猶太人;除此之外,還有薩拉森人、猶太人和許多其他有自己的寺廟、屋舍 的教徒,每一種人都呆在城內各自的地方。在這些地方,有為每一種人開的旅館,我們船 隊的基督教徒和薩拉森人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住所。


在這個城裡,眾多的法蘭克人及其他國家的人與這個城市的女人上床。當一個男人在 街上行走時,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他們的後代,當地人稱他們為arguni,就像我們把私生子 叫做mamzerim一樣,人們也可以看到很多這個城市的婦女與基督徒所生的孩子。 人們正是從這些 arguni中來挑選為外國商人服務的人,因為他們既會說蠻子語,又會 講法蘭克語。這其中,有一個名叫李芬利的人,24歲,我在這個城市所呆的8天以來,一 直雇他給我服務。他除了那雙眼睛以外,長著一副蠻子男人的外表。他的母親是當地人, 他的父親是一位來自比薩的名叫古格列靡( Guglielmo)的商人。他對光明之城的各方面 都很瞭解。儘管城裡出身高貴的人認為他的出身很低賤,但他為我服務得非常好。


富人與出身高貴的人都穿著拖地的絲製長袍,腳上都穿著高底的鞋子,這可以使他們顯得更高。窮人則穿著只抵腰臀的短衣,一些人打著赤腳走路,願上帝憐憫他們。在街道 上還有許多乞丐,睡在門板上的可憐人,以及為了爭奪食物和錢幣而打鬥的人。 不過,城裡的富人和貴族把錢裝在他們的衣袖中,付錢時,他們拿出那些錢,彎下 腰,把它放在另一個人的衣袖裡。這是他們的風俗。此外,他們上街的時候總帶著把扇 子,走路時總擺出高傲的樣子,或者當他們騎在馬背上時,馬鞍總是用漆塗過,他們的女 人坐在帶著小門的轎子上,而窮人則是步行。


在所有地方,人們都攜帶著商品,懸掛在竹竿上。此外還有無數的毛驢、騾子和狗,人們在它們中間來回穿梭,那種混亂與嘈雜聲真 是難以形容。就連那些最漂亮的女人,她們有些是坐在轎子裡,也有些是步行,也毫無懼 色地接近這些動物。 這座城的四周環繞著高大的城牆,但其中一部分城牆已倒塌,許多城門上有城樓,每 個城門口有市場,它們與城裡的不同地區分佈著的不同職業和手藝相接近。因此,在這個 門口是絲綢市場,那一個門口則是香料市場;這個門口是牛市和車市,另一個門口則是馬 市;這個門口是由鄉下人賣給城裡人穀物的市場,另一個門口則是種類齊全的大米市場; 這個門口是綿羊和山羊市場,那個門口則是海魚與河魚市場;其他的許多門口也都是如此。


確確實實,這個城市的財富極多,甚至有各種各樣不同的市場。魚市的魚又鮮又美, 也有一些不潔的魚;肉市有潔淨的肉和不潔的肉。還有水果市場、鮮花市場、布匹市場、 書籍市場、香料市場、陶瓷市場、珠寶市場,這些市場在城牆內外都可看到。 李芬利曾多次帶我到這些市場,以便讓我可以在那裡購買貨物。在市場裡,可以看到 許許多多的人在仔細挑選貨物,這裡商品的豐富程度是整個世界的人所從來不知道的。在 那裡,他們看到了所有他們想要的東西,並通過各種途徑來佔有它們,有的途徑是善的, 而有的手段是惡的。有的人通過勞動和努力實現自己的目標,另一些人則依靠偷竊與犯罪 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這裡的商店數目比世界上任何城市的商店都多。商店裡有各種各樣的商品,如香料、 絲綢、珠寶、酒以及油膏等,都可以在這裡找到。這些物品,我都買了一大批。你在那裡 也可以找到治感冒的藥品、驅趕昆蟲的藥膏、消除腫痛的草藥、給婦女染眼睛的顏料。有一條街叫三盤街(the Street of the Three Plates),那裡全部出售絲綢,其種類不下二 百種,這種紡織技術被認為是一種奇跡。另一條街全部是金銀器商人,其中有些是薩拉森 人,有些是猶太人,有一條街專門是藥劑師,而另一條街全都是占星家,他們住在自己的 居住區,但是據說他們互相之間存在著敵意。 在城市所有幹道的塔上都掛有一個時計(大概是滴漏--譯者注),每個鐘都有一個看 守照料。他敲著銅鑼報時,即使是很能夠窄的小巷都迴響著那種聲音,隨後他用他們的文 字把時刻展示給所有的人看。


這裡和我們一樣,也不存在什麼宵禁,在男人們尋找作樂及尋求各種享受的地方,上帝不容啊,直到太陽重新升起時還照樣擠滿了人。刺桐人在自己房子的入口處和庭院裡都 點了燈,因而到處都有燈光,而那些在夜晚趕路的過路人也點著無數的燈籠以照明,因此整個城市都在閃爍,處處都有燈光。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