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袁世凱稱帝的幾個幕後推手 | 陽光歷史

 

A-A+

[圖文]袁世凱稱帝的幾個幕後推手

2017年01月17日 歷史真相 暫無評論 閱讀 174 次




《順天時報》是日本人辦的一份報紙,袁世凱對其十分關注。其子袁克定便專門辦了一份假《順天時報》給袁世凱看,鼓吹帝制,迎合袁世凱。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接受了所謂的民眾勸進書,宣佈登基,史稱洪憲皇帝。1916年3月22日,袁被迫下台,當了83天皇帝。6月6日又因尿毒症棄世而去。袁世凱是一個謀略絕非尋常可比的人,為什麼一定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逆歷史之潮流,復辟帝制呢?這裡面除了袁本人的原因之外,還有其他一些人在幕後充當推手,這個因素也不可不察。


袁世凱在臨死之前,曾吃力地吐出4個字:「他害了我。」這個「他」是誰呢


據袁氏家族的人估計,袁世凱死前所說「他害了我」的「他」,很有可能就是其子袁克定。袁世凱死後,袁克定在靈前用頭觸棺,放聲大哭:「爸爸!爸爸!我對不起您!」袁克定的這般哭喊,與他鼓動其父稱帝有關。


袁克定之所以主張其父稱帝,是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是皇太子了。袁世凱有一妻九妾,有17個兒子、15個女兒,袁克定是袁世凱的長子,而且是唯一的嫡出。袁世凱對袁克定十分重視,抱有殷切期望,這從袁克定的名字中就可看出。袁克定的乳名叫「繼光」,「繼光」的含義,用袁世凱的原話是:「繼吾先人之光也」。由於袁世凱的著意培養,袁克定不僅舊學功底深厚,而且德語和英語都相當不錯,袁世凱與洋人交涉時,經常由袁克定充當翻譯。在他的書房裡,堆滿了德文和英文書籍。所以,袁克定很有抱負。辛亥革命後他極力鼓動帝制,無所不用其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活動就是給他父親編造《順天時報》。


《順天時報》是日本人在北京辦的報紙,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列強無暇東顧,因此,袁世凱十分關注日本的態度,《順天時報》就是袁世凱的重要消息來源。由於該報紙經常發表一些對帝制不利的消息,於是,袁克定心生一計,決心瞞天過海,偷梁換柱,自己花錢編造假版《順天時報》,經常刊登一些鼓吹帝制的文章,袁世凱看了以後,非常高興,認為日本方面不會有問題,於是加快了帝制的步伐。


不過,畢竟是紙包不住火。這事後來被捅到袁世凱那裡,袁世凱把袁克定找來,問明情況,氣憤至極,袁克定忙跪下求饒,袁世凱拿起皮鞭就打,邊抽邊罵:「孽子!欺父誤國!」


袁世凱在臨終時抱怨:「楊度誤我」


袁世凱稱帝,還與「籌安會」的「六君子」、「十三太保」關係至為密切。「六君子」指楊度、孫毓筠、李燮和、劉師培、胡瑛、嚴復,他們在1915年8月14日聯名發起成立「籌安會」,楊度為理事長,孫毓筠為副理事長,鼓吹帝制。「六君子」加上梁士詒、張鎮芳等7人,合稱「十三太保」。


袁世凱在臨終時抱怨:「楊度誤我。」 楊度就是「十三太保」中首要的人物。1915年4月,楊度為袁世凱復辟帝制撰寫了兩萬多字的《君憲救國論》,呈遞袁世凱,袁大為賞識,於5月底特地頒發親筆題寫「曠代逸才」的4字匾額一方,賞賜給了楊度。


楊度之外的「十三太保」當中,另一個重要人物是梁士詒。梁士詒號稱財神,在民國時期擔任總統府秘書長、鐵路總局局長、交通銀行總理等,是交通系的主要魁首。起初,梁並不熱心帝制。袁世凱曾14次探詢梁士詒對帝制的看法,梁都假裝不解,僅有一次向袁直接表白道:眼下大總統的權力,比各國君主要高,所不同的是子孫沒有繼承權,可繼承權恰恰對子孫後代有害啊,歷代帝王哪有像清代這樣安然退位的呢?為改變其態度,袁世凱、袁克定決定向交通系開刀。一天,袁克定約見梁士詒,單刀直入,問:變更帝制,肯幫忙否?梁見來者不善,回答:容考慮後再作答覆。回去後梁就召集交通系人員開會,明確指出:贊成不要臉,不贊成就不要頭。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頭之不在,哪有臉面?討論結果,大家覺得還是要頭的好,並且一致認為,不干則已,要幹就幹得徹底。次日,梁回報袁克定,表示要全力以赴,以策前驅,用錢就包在自己身上,並提供了推動帝制的路線圖,袁克定大喜過望,樂不可支。


除了「十三太保」之外,還有一些人對袁稱帝也產生了很大影響


對袁稱帝起到推動作用的還有一些人,比如:


陳宧。1915年11月陳宧受命為四川都督,臨行前,伏地九叩首,並跪著上前,嗅袁世凱的腳,大呼:大總統如明年還不登基,我陳宧此去到死都不回來了。陳宦這些北洋將領,想的就是:大哥做了皇帝,小弟也掙個將軍到手。楊度也說過:北洋諸將,從公多年,所為何事,只不過攀龍附鳳,求子孫富貴耳!如總統猶豫不定,將來諸將又怎麼辦,說的就是這個道理。袁世凱1915年12月稱帝后,封陳宧為一等候。但到第二年5月,陳宧卻又勸袁世凱退位,並於當月通電四川獨立,成為袁世凱帝制失敗的主因之一。


閻錫山。山西王閻錫山儘管是同盟會員,可在帝制期間為保全自己的地位,極力推動,他還把自己的父親閻書堂送到北京租屋居住,表面上是請老人家逛逛北京,實際上是把父親作為人質,使袁對他放心。1915年4月間,他被袁世凱召見3次,其中第一次召見給他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並為此談虎色變,心有餘悸。他後來回憶道:我一生見過了多少位咱國家的元首,如孫中山、黎元洪、徐世昌、馮國璋、曹錕,甚至張勳、段祺瑞以至蔣介石等,沒有哪一個像袁世凱的兩道目光那樣虎視眈眈地逼人,使人不敢仰視。


張作霖。張作霖發誓道:關以外有異樣,唯作霖一人是問,作霖一身當之;關內若有反對者,作霖願率本部以平內亂。


古德諾博士。1915年7月,美國霍普金斯大學校長古德諾博士訪華,並於8月20日發表《共和與君主論》,認為中國民智低下,只宜行君主立憲而不宜行共和。古德諾訪華期間是袁克定負責接待的,這對他是個極大的鼓舞。


日本公使日置益、英國公使朱爾典等,多有贊同帝制的表示。1915年1月18日,日本公使日置益對袁世凱面遞《二十一條》時說:「若開誠交涉,則日本希望貴總統再高昇一步。」朱爾典在中南海懷仁堂國宴間,竟用英語尊稱袁世凱為「陛下」。


從上可知,袁世凱當上皇帝,既有自己的原因,也有客觀的條件,合在一起,成就了袁世凱的83天皇帝夢。這是袁世凱的「人生高峰」,同時他的事業和生命也在這一時間戛然而止。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