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哪位皇帝是由軍妓生的?帝王離奇身世 | 陽光歷史

 

A-A+

中國歷史上哪位皇帝是由軍妓生的?帝王離奇身世

2017年06月24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760 次

  朱友珪,是後梁太祖朱溫的第三子,母親為亳州營妓。朱溫稱帝后,朱友珪雖被封為郢王,卻始終與太子的位子無緣。這是因為,其一,朱友珪是軍妓所生,出身賤,口碑差,朱溫從內心裡多少有些看不起他;其二,朱溫晚年愈發好色,甚至經常召諸兒媳入宮侍寢,朱友文妻王氏與朱友珪妻張氏「常專房侍疾」。

  關於朱友珪的出生,各種史籍的記載是一致的。《新五代史》稱「友珪者,太祖初鎮宣武,略地宋、亳間,與逆旅婦人野合而生也」;《舊五代史》稱「友珪,小字遙喜,母失其姓,本亳州營妓也」;《資治通鑒》稱「郢王友珪,其母亳州營倡也」。不論是「營妓」、「營倡」,還是「逆旅婦人」,都是古代「軍妓」(相當於近代的慰安婦)的別稱。在正史記載中,朱友珪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生母是妓女的皇帝。

  「婊子養的」這份尷尬,也由不得朱友珪;做兒子的,又怎麼能選擇自己的生身父母呢?誰讓他的父親朱溫荒淫好色,在私生活上不管不顧,以至於在行軍途中和拚殺間隙,還要忙裡偷閒地與軍妓風流快活一番呢?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誰讓「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無婦人」的漢武帝心疼那些為他賣命的將卒,而「始置營妓,以待軍士之無妻者」(《漢武外史》)呢?朱溫,這位被後人稱作「最流氓的皇帝」,這個被老婆管得相當嚴的男人,自然不肯放過這一自由縱情的絕好時機,所以,便惹出了朱友珪這條人命。


  朱友珪(887—913),朱溫第三子,五代後梁第二任皇帝。朱友珪出生前的那幾年,朱溫還在唐朝皇帝手下討生活。光啟二年(886)春,「唐室微弱,諸道州兵不為王室所用,……圜幅數千里,殆絕人煙,惟宋、亳、滑、穎僅能閉壘而已」。朱溫奉命「累出兵與之交戰」,行經亳州時,便「召(軍妓)而侍寢」。孰知,一個月後,就在朱溫準備「捨之而去」的時候,軍妓告訴朱溫,說她有了。朱溫是個很怕老婆的人,史稱他對原配張氏「素憚之」,死活不敢把野花帶回家,「因留亳州,以別宅貯之」,偷偷地養起了二奶。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及期,妓以生男來告」,朱溫聽說添了兒子,鑒於遠離這對母子,又不敢去探視,便為嬰兒起名「遙喜」。後來,朱溫實力強大了,腰桿子硬了,在家裡說話有份量了,才說服張氏將這對母子迎回汴州,並將朱遙喜更名為朱友珪。成長於「單親」家庭,加上生母曾做過「軍妓」,這樣的遭遇讓朱友珪覺得自己很卑賤,很鬱悶,在眾人面前始終抬不起頭來。而朱友珪偏偏又是個辯黠多智、自尊心極強的人,因此與朱溫以及眾兄弟的關係很糟糕,尤其是因為爭位而與朱溫的養子朱友文更是搞得水火不容。

  朱溫稱帝后,朱友珪雖被封為郢王,卻始終與太子的位子無緣。這是因為,其一,朱友珪是軍妓所生,出身賤,口碑差,朱溫從內心裡多少有些看不起他;其二,朱溫晚年愈發好色,甚至經常召諸兒媳入宮侍寢,朱友文妻王氏與朱友珪妻張氏「常專房侍疾」。因為王氏長得漂亮,最受朱溫寵愛,朱溫便有意要立養子朱友文為太子。對此,朱友珪憤憤不平。在朱友珪看來,大哥朱友裕死後,自己成為朱溫的嫡系長子,太子的位子非他莫屬,而不是朱友文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外人。這種不可調和的傳位衝突,最終導致父子反目。

  雖然繼位無望,但朱友珪卻不甘就此消沉,何況他骨子裡就帶著幾份狠毒和蠻橫。乾化二年(912)五月,朱溫在情色的消磨下病倒在床上。不久,朱溫命兒媳王氏「召友文來,與之決」,意思是要正式傳位朱友文。當時,朱友珪之妻張氏也在場,便立即告訴了朱友珪。朱友珪聞訊,急忙與左右隨從策劃奪權。然而,沒過幾天,狡黠的朱溫又在病榻上下令,將朱友珪貶為萊州刺史,目的是讓朱友文順利接班。按照當時的慣例,被貶之人多半會在途中被賜死。朱友珪察覺到情況緊急,便選擇了另一種極端方式,即弒父奪位。

  六月戊寅,也就是接到貶書的次日深夜,朱友珪率領五百人闖入皇宮,衝到朱溫榻前,將朱溫殺死。關於這段朱友珪弒父的恐怖場景,《新五代史》記載得相當血腥:「夜三鼓,斬關入萬春門,至寢中,侍疾者皆走。太祖惶駭起呼曰:『我疑此賊久矣,恨不早殺之,逆賊忍殺父乎!』友珪親吏馮廷諤以劍犯太祖,太祖旋柱而走,劍擊柱者三,太祖憊,僕於床,廷諤以劍中之,洞其腹,腸胃皆流。友珪以裀褥裹之寢中,秘喪四日。」手段如此殘忍,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即朱友珪把朱溫當成了侮辱其生母的嫖客。

  朱溫至死也沒有想到,26年前他與亳州軍妓的那段野外孽情,竟然給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殺死朱溫後,朱友珪旋即又矯詔殺死政敵朱友文,如願以償地做了皇帝。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會打洞。朱友珪即位後,整日沉湎聲色,不理朝政,活脫脫又是一個晚年的朱溫。為了騰出時間享樂,朱友珪把四弟均王朱友貞提拔為開封尹、東都留守,自己則在後宮荒淫無道。朱友珪的惡劣行徑,使後梁的功臣宿將心懷不滿,朱友貞也在暗中積蓄實力。鳳歷元年(913)二月,朱友貞在京城兵變,朱友珪驚慌失措,試圖奪路而逃。

  由於城門已被朱友貞控制,朱友珪與妻張氏「趨北垣樓下,將逾城以走,不果」。想逃,沒門路;想活,沒可能;想死,沒勇氣。朱友珪當年弒父奪位的雄風,如今已是蕩然無存。他明白自己落到朱友貞手裡會是怎樣的後果,萬般無奈下,朱友珪命「馮廷諤進刃其妻及己」,享年37歲。朱友貞即位後,廢朱友珪為庶人。雖然當了八個月皇帝,在歷史上卻沒留下帝號,單從這一點上看,朱友珪稱得上是一位悲劇人物。朱友珪雖然改寫了歷史,卻因為自己的敗亡而喪失了改寫生母身份的權力,這無疑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悲劇。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