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申君之死真相:春申君黃歇死於荒唐的借種生子 | 陽光歷史

 

A-A+

春申君之死真相:春申君黃歇死於荒唐的借種生子

2016年07月04日 奇聞異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99 次

  導讀:作為戰國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黃歇,最後卻毀於肖小之手,不能不令人扼腕歎息。作者通過對楚國宮中亂權這一史實的展開,藉以揭示出戰國時期諸侯各國弊亂紛呈的歷史現實……

  戰國末期,隨著秦國的日漸強大和對其他諸侯國的不斷蠶食,一些諸侯國貴族為挽救本國滅亡的命運,開始竭力招攬人才。他們禮賢下士,廣招賓客,使養「士」之風盛行。魏之信陵君魏無忌、齊之孟嘗君田文、趙之平原君趙勝和楚之春申君黃歇是這批人中的代表人物,被後人稱為「戰國四君子」。

  我們今天要認識的,是活的偉大,死的窩囊的春申君黃歇。

  黃歇是四公子中唯一非出身王室之人。早年,他追隨楚頃襄王,干了兩件大事。一是當秦國聯合韓國和魏國,準備征伐楚國時,黃歇奉命使秦,憑借三寸不爛之舌說服秦王罷兵,使楚國免於一場滔天大禍。但是,黃歇和太子羋完也入秦為質。二是黃歇和羋完在秦國當了9年人質後,楚頃襄王病重。黃歇請求秦相范雎放羋完回國,沒有成功。於是,黃歇設計,使羋完逃歸楚國,而自己留下,謝罪求死。幸運的是,秦王並沒有降罪,而是「譴黃歇」,使黃歇得以歸國。正是因為這件大功,羋完即位後,「以黃歇為相,封春申君。」自此,黃歇相楚二十五年,榮寵不衰。

  榮寵歸榮寵,黃歇也不是沒有煩心事。最鬧心的就是國無儲君--羋完國君當了20年,竟然沒生下一個兒子。這也真怪了,羋完貴為國王,後宮佳麗無數。而且,這羋完還是典型的婦女之友,對佳麗們無比體貼,疼愛有加,從不讓他們獨守空房。可雖然御女無數,卻楞是只開花不結果,一個帶把的蛋都沒有生下,膝下仍然孤零零一子也無。

  漸漸地,黃歇有點坐不住了:這老羋完身子骨可不怎麼樣,萬一哪一天翹了辮子,小羋完還是液體,即位的一定是羋完的兄弟,自己這相位可就懸了。黃歇立即行動,四處尋找面容姣好,豐乳肥臀的「宜子者」一個個不斷地送進宮中。然而,無論怎麼折騰,老羋完的努力依然如石沉大海,泛不起一點漣漪。

  就在黃歇被小羋完的姍姍遲都不來急得沒頭蒼蠅一樣抓耳撓腮四處亂竄之時,遠在趙國的一個小人物精心設計的一張大網已經編織完畢,兜頭向黃歇撒了過來。

  這個小人物叫做李園,一個其貌不揚扔進人堆裡就再也找不到的平頭百姓。然而,人不可貌相,奸猾不論出身,雖然表面上毫無出眾之處,但這李園,卻是個心思縝密,奸詐異常之人。要不然遠在趙國,怎麼會有那麼長的鼻子釋放出極其敏銳的嗅覺,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這件事中蘊藏的巨大機會。而且,更加重要更加湊巧的是,李園恰好有一個如花似玉,且同樣心思縝密奸詐異常的妹妹。

  其實,李園早就知道勞模羋完辛勤耕耘多年卻一無所獲,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也早就想把妹妹獻給羋完,因為一旦生下個兒子,那就是太子,將來就是國王,而自己,豈不就是國王的舅舅?豈不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可奸詐如李園,畢竟不是個二百五的二桿子莽撞人。他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這羋完始終生不出兒子,一定是種子有問題。如果就這麼把妹妹送進去,以妹妹的妖嬈風情,得寵是一定的。但那老棒子萬一哪天蹬了腿,妹妹卻還沒有生出兒子,不就雞飛蛋打了嗎?那怎麼辦?放棄?

  放棄?這可不是李園的性格。放棄,那等於是在侮辱李園的智商。經過一番思量,李老兄成竹在胸,「竹子」就是--借種。於是,一場連環大戲,開演了。

  李園先是如此這般,混入黃歇府中,成為賓客;又如此那般,取得黃歇信任,成為心腹。很快,李園請假,回國探親。這是人之常情,黃歇自然批准。可李園竟然延誤了歸期,而且延誤了不少天。黃歇詢問原因,李園裝作委屈地回答:「相國有所不知,小人有個妹妹,頗有姿色。不知為何,被齊王所知,派人欲禮聘我妹妹入宮為妃。因與使官周旋,致使延誤歸期,望相國見諒。」

  就這樣,一根肉呼呼的大骨頭扔了出去。色中餓鬼黃歇馬上縱身撲上,一口把骨頭叼在口中:「令妹可已經受聘?」

  「婚姻大事,豈能莽撞,還沒有。」

  「確實應該謹慎。可否請來,讓我一見?以便共商對策。」

  李園一見黃歇上鉤,只回答了一個字:「可!」

  毫無懸念地,黃歇成了李園妹妹的裙下之臣。美人在懷,老黃歇使出渾身解數,取悅美嬌娘,全力奉獻自己的老邁骨髓。當然,也捎帶奉獻出了李園兄妹最需要的--種子。

  漸漸地,黃歇有點坐不住了:這老羋完身子骨可不怎麼樣,萬一哪一天翹了辮子,小羋完還是液體,即位的一定是羋完的兄弟,自己這相位可就懸了。黃歇立即行動,四處尋找面容姣好,豐乳肥臀的「宜子者」一個個不斷地送進宮中。然而,無論怎麼折騰,老羋完的努力依然如石沉大海,泛不起一點漣漪。

  就在黃歇被小羋完的姍姍遲都不來急得沒頭蒼蠅一樣抓耳撓腮四處亂竄之時,遠在趙國的一個小人物精心設計的一張大網已經編織完畢,兜頭向黃歇撒了過來。

  這個小人物叫做李園,一個其貌不揚扔進人堆裡就再也找不到的平頭百姓。然而,人不可貌相,奸猾不論出身,雖然表面上毫無出眾之處,但這李園,卻是個心思縝密,奸詐異常之人。要不然遠在趙國,怎麼會有那麼長的鼻子釋放出極其敏銳的嗅覺,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這件事中蘊藏的巨大機會。而且,更加重要更加湊巧的是,李園恰好有一個如花似玉,且同樣心思縝密奸詐異常的妹妹。

  其實,李園早就知道勞模羋完辛勤耕耘多年卻一無所獲,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也早就想把妹妹獻給羋完,因為一旦生下個兒子,那就是太子,將來就是國王,而自己,豈不就是國王的舅舅?豈不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可奸詐如李園,畢竟不是個二百五的二桿子莽撞人。他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這羋完始終生不出兒子,一定是種子有問題。如果就這麼把妹妹送進去,以妹妹的妖嬈風情,得寵是一定的。但那老棒子萬一哪天蹬了腿,妹妹卻還沒有生出兒子,不就雞飛蛋打了嗎?那怎麼辦?放棄?

  放棄?這可不是李園的性格。放棄,那等於是在侮辱李園的智商。經過一番思量,李老兄成竹在胸,「竹子」就是--借種。於是,一場連環大戲,開演了。

  李園先是如此這般,混入黃歇府中,成為賓客;又如此那般,取得黃歇信任,成為心腹。很快,李園請假,回國探親。這是人之常情,黃歇自然批准。可李園竟然延誤了歸期,而且延誤了不少天。黃歇詢問原因,李園裝作委屈地回答:「相國有所不知,小人有個妹妹,頗有姿色。不知為何,被齊王所知,派人欲禮聘我妹妹入宮為妃。因與使官周旋,致使延誤歸期,望相國見諒。」

  就這樣,一根肉呼呼的大骨頭扔了出去。色中餓鬼黃歇馬上縱身撲上,一口把骨頭叼在口中:「令妹可已經受聘?」

  「婚姻大事,豈能莽撞,還沒有。」

  「確實應該謹慎。可否請來,讓我一見?以便共商對策。」

  李園一見黃歇上鉤,只回答了一個字:「可!」

  毫無懸念地,黃歇成了李園妹妹的裙下之臣。美人在懷,老黃歇使出渾身解數,取悅美嬌娘,全力奉獻自己的老邁骨髓。當然,也捎帶奉獻出了李園兄妹最需要的--種子。

  也別說,黃歇就是比羋完男人些,沒多久,李園妹妹如願珠胎暗結。借種成功,李園喜出望外之際不失冷靜,立即佈置妹妹實施下一步計畫。

  於是,某個春光迤邐的夜晚,李園妹妹和黃歇巫山雲雨如醉如癡之後,這枕邊風可就吹上了:「大王信任你,即使是親兄弟也不過如此。但是,大王沒有子嗣,一旦駕崩,必立其兄弟為王。你在楚國為相已經二十多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新王登基,必用新人,到時候,你不僅相位不保,生命都有威脅呀!」

  黃歇輕歎一口氣:「此中種種,我豈不知。但那老笨蛋自己無能,總不能生兒子的事情也要我來幫忙吧!」

  李園妹妹一聽心花怒放,正不知如何引向正題,這老傢伙倒真是配合,自己說出來了。「賤妾倒有一個主意,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黃歇立刻像飢餓多時的惡狗看到了肉包子,黑暗中摸索多時竟然摸到了電棒一樣,呼地一下坐了起來:「有什麼辦法,你儘管說。」

  李園妹妹假裝扭捏一番後下定決心狀,可就說出來了:「今妾自知有身矣,而人莫知。妾幸君未久,誠以君之重而進妾於楚王,王必幸妾;妾賴天有子男,則是君之子為王也,楚國盡可得,孰與身臨不測之罪呼?」

  這可太不要臉了!無恥得真是無以復加,直接超過人類的想像!可黃歇,竟然接受了,暗想:「多麼好的計策呀,不僅幫了出生入死的老哥們的大忙,還消除了自己的後顧之憂,簡直是一舉兩得的蓋世奇計呀。」至於李園的妹妹嗎,雖然也有點捨不得,但女人如衣服,脫了這件,還有很多件呢。保住自己的相位,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一大早,在做完最後一遍晨間廣播體操後,黃歇就把李園妹妹送到一個安全之處,保護起來。接下來,他入宮覲見羋完,如此這般,把李園妹妹隆重推出。很快,李園妹妹入宮、得寵、懷孕、生子。羋完興奮異常--誰說我考列王只是半個男人,這回,你們傻眼了吧。很快昭告天下,立男孩為太子。母以子貴,李園妹妹自然成為王后。李園作為皇親國戚,也得到重用,成為朝中新貴。

  李園的計畫成功了,可僅僅只是成功了三分之二,因為李園制定的,是「連環計」。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最後一環,是黃歇。

  李園雖然已是新貴,在朝中一呼百應,但對黃歇,依然是畢恭畢敬,唯命是從,和從前那個猥瑣懦弱的門客,沒有什麼兩樣。這讓黃歇大為滿意,大為熨帖,同時,也放鬆了警惕。對那些提醒自己小心李園的人,也不屑一顧。

  黃歇的心是放下了,可李園的心,從來都提的高高。自己雖然已經成了皇親,將來還要成為「國之舅」,掌握更大的權柄,甚至,取黃歇而代之。可這一切,都源於妹妹生下的那個野孩子。但是此事,卻仍然有個巨大的死穴--黃歇。萬一哪天黃歇腦袋被驢踢了,說出真相,那就不僅僅是現在的一切灰飛煙滅,自己的九族,也必定不保。所以,黃歇必須要死,必須!

  於是,李園一方面繼續裝孫子,以穩住黃歇;一方面,暗地裡豢養死士,等待機會,給黃歇雷霆一擊。對這件事情,國內很多人都看了出來,只有黃歇自己懵然不知。

  李園妹妹自然也不會閒著。這老羋完本來就和黃歇一樣,是個色中餓鬼,自從得到李園妹妹後,宣淫起來就更加沒了節制。李園妹妹初知人間竟然有如此神奇而美妙之事,再加上還身負讓羋完早死的使命,自然使出《素女經》上的所有招數,拚命壓搾羋完。羋完求歡,她自然竭力配合;羋完不支,她便不停地挑逗、刺激,幫助羋完和她交歡。本來就老態畢現的老傢伙羋完,哪禁得住李園妹妹這把伐性之斧的日夜砍伐呀?很快,羋完就精盡臥床,向著奈何橋大步前進了。

  公元前238年,黃歇相秦第二十五年,羋完一病不起。這個時候,黃歇府中有個叫朱英的門客對他說:「世有無望之福,亦有無望之禍。君相楚二十餘年,此謂無妄之福;李園養死士日久,將殺君滅口,此謂無妄之禍。」勸黃歇先下手為強,除掉李園。可憐黃歇當斷不斷,居然還天真地以為李園不過是一個性格懦弱之人,又一直得到自己的善待,絕不會對自己不利。

  世人皆醒我獨醉,黃歇真是個「該死的」人才。

  17天後,老羋完牡丹花下死,西遊做他的風流鬼去了。李園搶先入宮,在棘門埋下死士。黃歇入宮,經過棘門,李園死士一哄而起殺死黃歇,斬下頭顱扔出城牆之外。黃歇全家,也都被屠戮殆盡。

  嗚呼,春申君一世英雄,如太史公所云:「何其智明也」,但卻因為一次荒唐的「借種生子」,而死於豎子之手,並慘遭滅族。真應了那句古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作者:澹明居士)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