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奸之父板垣征四郎定性中國:實際是分散的部落 | 陽光歷史

 

A-A+

漢奸之父板垣征四郎定性中國:實際是分散的部落

2018年04月0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69 次

  中國整個近代史,既是一部先烈的犧牲奮鬥史,也是一個不斷地出現叛徒的歷史。尤其到了抗日戰爭時期,叛徒比比皆是,漢奸眾多。曾經看過一個抗日戰爭的統計,就八路軍方面的統計,八路軍活捉的日本鬼子有1000人左右——因為當時抓一個活的鬼子是很難的,活捉漢奸44萬。漢奸是什麼人?漢奸就是跟著日本鬼子干的中國人。

  這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獨特現象。為什麼會出這麼多的漢奸?當然有外因,也有內因。

  這裡先剖析一下外因。剖析外因的時候一定要提到兩個人,兩個所謂的中國漢奸之父,一個是板垣征四郎,一個是土肥原賢二。

  板垣征四郎是關東軍的高級參謀,後來作為關東軍的參謀長,板垣征四郎在九一八事變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板垣身材矮小,頭剃得精光,臉刮成青白色,黑色的眉毛和小鬍子特別顯眼;總是服裝整潔,袖口露出雪白的襯衫,加上有個輕輕搓手的習慣動作,頗給人一個溫文爾雅的印象。他早年的職務幾乎都與中國有關:1916年陸軍大學畢業後任參謀本部中國課課員;1919年任中國駐軍參謀,之後任雲南、漢口、奉天等處日軍特務機關長和使館武官。長期對中國的研究觀察,使他成為日軍中著名的「中國通」。

  他又是一夕會的重要成員,政治上膽大妄為,一意孤行,具有少壯派軍閥的一切特點。雖然身份不過是一個參謀,但連內閣首相他也不放在眼裡,軍事上則深思熟慮,尤其重視地形。1929年他以大佐官階擔任關東軍高級參謀,立即拉上關東軍作戰參謀石原莞爾組織「參謀旅行」,幾乎走遍了東北。他的理論是:「在對俄作戰上,滿蒙是主要戰場;在對美作戰上,滿蒙是補給的源泉。從而,實際上,滿蒙在對美、俄、中的作戰上,都有最大的關係。」

  在這一點上,他與石原莞爾一樣,都主張把中國東北變為日本領土,並對整個中國「能立於致其於死命的地位」。

  板垣征四郎在九一八事變之前是關東軍的高級參謀,他曾經在關東軍的大本營對關東軍演說時,分析了一遍中國社會的情況和日本採取行動的必要。因為當時關東軍的兵力少,關東軍在整個東北地區才有一萬八九千人,而東北軍有19萬人。這一萬八九千人怎麼戰勝19萬東北軍,取得整個東北的權力,這對日本關東軍來說,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就在九一八事變之前,板垣在一次關東軍的動員會上說,不要看中國是個現代的國家,好像有現代國家的一切特徵,實際上中國是分散的部落。對一般的民眾來說,頂多就是給誰交稅的問題,並沒有緊密的國家聯繫,可以給北洋軍閥交稅,可以給蔣介石交稅,給張作霖交稅,給張學良交稅,或者給日本人交稅,都是一樣的。民眾與政府的聯繫僅僅是賦稅的關係,而賦稅交給誰都是一樣的,它並沒有形成現代國家的這種政治、思想、經濟、文化甚至社會制度之間的緊密聯繫,它非常鬆散。

  板垣這個話的意思是:中國社會可以分而制之,中國從政治力量到軍事力量都可以分而制之,不要看總體上人口多,總體上兵力很強,但卻是分散的,各懷鬼胎的,各有各的利益的,互相爭鬥的。我們能夠把他們各個擊破。

  這是板垣在1931年8月講的。到了1931年9月,日本發動了九一八事變。

  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建立在板垣征四郎對中國社會分析的基礎上——不要看他們(中國)兵力很多,領土很廣,人口很多,但能夠分而制之,一個一個對付他們。九一八事變之後,關東軍迅速佔領整個東北,實現了板垣的戰略。

  關東軍佔領東北時,板垣征四郎策動了多個漢奸,網羅了羅振玉、趙欣博、謝介石等人,又運動熙洽宣佈吉林「獨立」,推動張海鵬宣佈洮南「獨立」,誘逼臧式毅出任偽奉天省省長,策動張景惠出任偽黑龍江省省長,宣佈黑龍江「獨立」。在這個關東軍高級參謀的威逼利誘、軟硬兼施之下,最後溥儀也成為中國的頭號大漢奸。

  所以說板垣征四郎是東北漢奸之父,一點兒不為過。在關東軍佔領東北之後,所有成為漢奸的,幫著日本人幹的,都能看到板垣的身影。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