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無論北宋還是南宋都是滅遼金終亡己 | 陽光歷史

 

A-A+

短視!無論北宋還是南宋都是滅遼金終亡己

2017年06月13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95 次

      北宋聯金,反被金滅

  整個宋朝——無論是北宋還是南宋——都是經濟文化比較繁榮但軍事上比較懦弱的朝代。北宋建國伊始,就在北部邊境與少數民族契丹建立的遼國形成對峙。長期對峙之後,公元979年,遼宋之間爆發第一場重大戰役——高梁河之戰(高梁河位於今北京西直門外)。這場戰爭是北宋首先發起的,但終以北宋大敗而結束,遼國名將耶律休哥率9000鐵騎把10萬宋軍打得全軍覆沒,御駕親征的宋太宗身中數箭,慌亂中乘驢車逃歸開封。

  高梁河之戰結束後,宋軍的士氣急轉直下,從此以後屢遭遼國進犯邊境,騷擾邊民。宋軍在與遼軍的作戰中屢戰屢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此時的宋朝上下,已經對契丹人產生了一種巨大而普遍的恐懼心理。只要契丹人一來,宋朝這邊就呈現出「兵比民跑得快、官比兵跑得快」的恐慌狀態。

  公元1004年(宋真宗景德元年),遼蕭太后與遼聖宗親率大軍,再次南下深入宋境。宋真宗想遷都南逃,因宰相寇准的勸阻,才勉強至澶州督戰。雙方激戰多日之後,宋真宗畏敵,遣使議和,後與遼訂立了屈辱的和約,規定宋每年送給遼歲幣銀10萬兩、絹20萬匹。因澶州在宋朝亦稱澶淵郡,故史稱「澶淵之盟」。

  北宋一直被遼國欺負得抬不起頭來,但這時遼國東部的女真族開始崛起,女真部落是遼國的附屬國,他們定期向遼稱臣納貢,世代受到遼國契丹貴族的壓迫和剝削。公元12世紀初,女真部落在他們的民族英雄完顏阿骨打的率領下,起兵反遼。北宋統治者對遼國痛恨已久,這時看到金強遼弱的形勢,遂遣使從海路赴金,商議聯合滅遼事宜。雙方商定:金取遼中京大定府(今遼寧昭烏達盟寧城縣境內),宋取遼南京析津府(今北京),遼亡後,宋將原給遼之歲幣轉納於金國,金同意將被遼國強佔的燕雲十六州之地歸還宋朝。因雙方使臣由渤海往來洽談,故稱「海上之盟」。

  海上之盟簽訂後,金宋果然合力滅了遼國。但是遼國滅亡以後,宋朝便變相失去遼國作為它的屏障,以阻擋金兵南下。而此後金宋邊境正式接壤,而金兵又果然於遼亡後南侵宋土。1126年,金朝製造了中國歷史上最為悲慘黑暗的一頁——「靖康之難」。在金朝鐵蹄之下,皇室女子慘遭蹂躪,二位帝王被擄走,受盡折磨,北宋滅亡。「靖康之難」將自視為上邦之國的漢民族的自尊心蹂躪殆盡,成為後代中原漢文化不忍直視也不敢揭開的一道屈辱的傷疤。

  「海上之盟」的最大贏家不是宋朝而是金國。金國通過「海上之盟」才真正強大起來。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沒有「海上之盟」就沒有以後的「靖康之難」,就沒有北宋的滅亡。

  南宋重蹈覆轍

  北宋滅亡後,金朝統治中原100餘年,與南宋在長江一帶形成對峙。對於南宋而言,金朝可謂既是刻骨銘心的仇敵,又是現實的威脅,南宋統治者日思夜想要報仇雪恨,只可惜力不從心,只能偏安一隅,把仇恨埋在心裡。

  13世紀初,蒙古族在金朝北部邊境迅速崛起,已經達到了與金分庭抗禮的程度。當時金朝受到蒙古強大的壓力,有意與南宋化干戈為玉帛,聯手合作抵抗蒙古。金曾派人到南宋遊說:「蒙古先滅西夏,西夏亡國後就來攻打我大金,我亡後必將南下攻打你們。唇亡齒寒,自然之勢,如果我們聯合,必能阻止蒙古。」從當時形勢來看,金和宋如果聯盟,對蒙古來說絕對是一個威脅,但是世代積累的仇恨,注定了這個聯盟不會成立。

  而蒙古趁此機會遣使遊說南宋一起滅金,並允諾滅金後將河南的失地全部歸還給宋,這對南宋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誘惑——要知道河南曾經是北宋的政治中心,北宋都城開封就在河南。在朝廷上,群臣多主張趁機聯蒙滅金,只有大將趙范力持異議,他說:「前朝與遼的海上之盟,引來滅亡之禍,我們現在不能不吸取教訓!」但沒人聽他的,於是南宋出兵與蒙古夾攻金朝。

  南宋滅金終亡己

  1232年,蒙金雙方在三峰山進行主力大決戰。當時,蒙古軍繞過金的軍事重鎮潼關,越過秦嶺,迂迴到南方,然後直奔金南遷之後的都城汴京。金將完顏哈達率金軍主力15萬前往攔截,雙方在三峰山(河南禹州西南)一帶展開會戰。

  三峰山一戰以金國的慘敗而結束。在這次戰役中,金軍主要將領不是戰死,就是被活捉,真正逃脫的將領僅率40餘人逃往南陽留山投奔武仙。

  但是,蒙古軍隊卻未能全殲金軍的有生力量。三峰山之戰中,蒙古軍知道金軍會為突圍做困獸之鬥,曾故意讓出一條路讓金軍出逃,以便在金軍爭相逃跑之時全面殲滅。但蒙古軍為金軍逃跑打開的那個缺口確實也使大量的金軍成功逃遁。此後,武仙在南陽留山收編整頓此戰的殘軍,竟集結了潰軍10萬餘人,這個數字已經佔到了三峰山之戰金軍的2/3。由此可見,蒙古軍只是擊潰了金軍主力部隊,真正殲滅的金軍不過三四萬之多。

  金國在蒙古政權的步步緊逼之下,北上已經無望,於是一些有見地的金軍將領把目光盯在了「天府之國」,企圖集中金國剩餘之力佔領南宋統治下的四川,借此處的地利,據川死守,以待時機,捲土重來。從三峰山之戰潰逃到南陽一帶的武仙勢力,充當了金國據川計畫的急先鋒。

  武仙此時的勢力還是相當可觀的,他坐擁十餘萬金兵,盤踞在南陽和鄧州一帶,形成一個擁有較強軍政實力的金軍地方武裝。再加上其他一些金國殘餘勢力,實力不容小覷,如果他們謀略得當,據川計畫還是大有希望的。

  這個時候,如果南宋方面具有高超的戰略眼光,就會知道他們即將面臨的死敵,是氣勢如虹的蒙古、而不是奄奄一息的金國。南宋最該做的是摒棄前嫌,與金國攜手共同抗蒙,這將很可能形成新的三國鼎立格局。可惜的是,南宋對金國積聚了百餘年的家仇國恨,做夢都想消滅金軍,哪會與金軍合作結盟?

  南宋名將孟珙是這次消滅金軍的英雄。1233年,孟珙對金軍殘餘力量發起了猛攻,金軍大將武仙在作戰中數次失敗,被迫「易服而遁」。武仙部眾7萬餘人,投降了孟珙。這次投降也宣告了金軍主力部隊基本上被南宋殲滅。

  這一年,南宋在各條戰線上殲滅了金軍數十萬,取得了對金國從未有過的勝利。失去了據川這一微弱曙光的金國,在第二年,也就是1234年,就隨著蒙宋聯軍攻破其最後的堡壘——蔡州而滅亡了。

  南宋在屈辱百餘年後,終於報得大仇,一雪大恥,但正如北宋滅遼終亡己一樣,南宋的勝利也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為蒙古南侵減少了一個勁敵。金朝滅亡後,南宋失去金朝作為屏障,幾十年後就被蒙古鐵蹄橫掃而徹底滅亡。如果南宋沒給金國最後一擊,也許還會形成南宋、金和蒙古三足鼎立的局面。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