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河抗戰中的另一面:民眾是歡迎日軍來佔領的 | 陽光歷史

 

A-A+

熱河抗戰中的另一面:民眾是歡迎日軍來佔領的

2016年01月31日 野史秘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73 次

  一個學者,一個軍人,胡適與張學良之間本不應該有什麼關係。

  一個文臣,一個武將,胡適與張學良之間又注定要有什麼關係。

  「張學良」這個名字,總是與抗日聯繫在一起的。於是,胡適與張學良之間短暫的交往,自然也離不開抗戰這個大背景。

  1931年9月18日,這天對每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刻骨難忘的。

  當夜,日本關東軍自行炸毀南滿鐵路瀋陽北郊柳條溝附近的一段路軌,卻誣蔑說中國軍隊破壞鐵路並襲擊日本守備隊,以此為借口向中國東北軍駐地北大營發起炮擊,南滿鐵路沿線的日軍也同時向瀋陽發起攻擊。

  這個時候,東北軍年輕的少帥張學良在哪裡呢?有人謠傳他正和明星胡蝶相擁而舞。實際上,他正在北京中和戲院觀看梅蘭芳的《宇宙鋒》。

  對於九·一八事變,胡適的反應異乎尋常地冷靜。他在日記裡記道:

  1931年9月19日

  今早知道昨夜十點,日本軍隊襲攻瀋陽,佔領全城。中國軍隊不曾抵抗。

  午刻見《晨報》號外,證實此事。

  此事之來,久在意中。八月初與在君都顧慮到此一著。中日戰後,至今快四十年了,仍然是這一個國家,事事落在人後,怎得不受人侵略!

  看得出來,胡適的冷靜在於他對日本的侵略早有預見。然而,對於侵略本身,對於中國軍隊的不抵抗,他毫無憤慨、抗議,似乎有將日本侵略的原因歸於自己「事事落在人後」之意。因而,在抗戰初期,他是主和而不主戰的。對於他人的抗議,他甚至以為「太幼稚」。

  1931年9月23日

  「爸爸,張學良造反了!」孟和和我同訪顏惠慶先生,談太平洋會議的事,我們三人同發一電:(英文)鑒於日本軍閥侵佔滿洲,我們相信此次會議對於

  中日關係很難達成共識,故建議理事會將會議延期。

  孟和要加「除非日本代表表示否認日本軍閥之行為」,這未免太幼稚了。

  不僅如此,胡適與丁文江、蔣廷黼、傅斯年還準備擬定一個對日妥協的方案供當局參考,只因分歧太大而作罷。對於主和的理由,他認為中國無論是經濟力量還是軍事力量,都無法與日本抗衡。與其白白奉上血肉,不如求和。其次,他並不反對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對共政策,主張迎戰不如先求國內統一。最重要的,他認為在日本與英、美、蘇等國的矛盾沒有惡化的情況下,中國貿然迎戰將不會贏得國際援助。胡適的反戰言論一經披露,即招致猛烈抨擊。1932年3月日軍扶植溥儀在東北成立偽「滿洲國」。溥儀重溫了他的皇帝夢。10月,國際聯盟調查團發表關於中日問題的「李頓報告書」,宣稱「九·一八」事變並非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國,並主張設立「滿洲自治」政府。在一片責罵聲中,胡適卻說:這是一個代表世界公論的報告,而且「滿洲自治」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事實證明,所謂「和平運動」完全無法抵擋侵略者的侵略步伐。就在主和派與主戰派激辯之時,日軍繼吞沒東三省後,繼續向中國的縱深挺進。1933年1月,日軍佔領山海關及臨榆縣城,隨即直指熱河。為保華北門戶,張學良徵得「政府」同意,欲誓死保衛熱河。然而,民心渙散,軍心不穩,熱河一點點地被蠶食。

  我忍不住對他說:事實的宣傳比什麼都更有力。我們說的是空話,人民受的苦痛是事實,我們如何能發生效力?最好是你自己到熱河去,把湯玉麟殺了或免職了,人民自然會信任你是有真心救民。

  我對他說天津朋友看見灤東人民受的痛苦,人民望日本人來,人心已去,若不設法收回人心,什麼仗都不能打。

  對於九·一八事變,胡適的反應異乎尋常地冷靜。他在日記裡記道:

  1931年9月19日

  今早知道昨夜十點,日本軍隊襲攻瀋陽,佔領全城。中國軍隊不曾抵抗。

  午刻見《晨報》號外,證實此事。

  此事之來,久在意中。八月初與在君都顧慮到此一著。中日戰後,至今快四十年了,仍然是這一個國家,事事落在人後,怎得不受人侵略!

  看得出來,胡適的冷靜在於他對日本的侵略早有預見。然而,對於侵略本身,對於中國軍隊的不抵抗,他毫無憤慨、抗議,似乎有將日本侵略的原因歸於自己「事事落在人後」之意。因而,在抗戰初期,他是主和而不主戰的。對於他人的抗議,他甚至以為「太幼稚」。

  1931年9月23日

  「爸爸,張學良造反了!」孟和和我同訪顏惠慶先生,談太平洋會議的事,我們三人同發一電:(英文)鑒於日本軍閥侵佔滿洲,我們相信此次會議對於

  中日關係很難達成共識,故建議理事會將會議延期。

  孟和要加「除非日本代表表示否認日本軍閥之行為」,這未免太幼稚了。

  不僅如此,胡適與丁文江、蔣廷黼、傅斯年還準備擬定一個對日妥協的方案供當局參考,只因分歧太大而作罷。對於主和的理由,他認為中國無論是經濟力量還是軍事力量,都無法與日本抗衡。與其白白奉上血肉,不如求和。其次,他並不反對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對共政策,主張迎戰不如先求國內統一。最重要的,他認為在日本與英、美、蘇等國的矛盾沒有惡化的情況下,中國貿然迎戰將不會贏得國際援助。胡適的反戰言論一經披露,即招致猛烈抨擊。1932年3月日軍扶植溥儀在東北成立偽「滿洲國」。溥儀重溫了他的皇帝夢。10月,國際聯盟調查團發表關於中日問題的「李頓報告書」,宣稱「九·一八」事變並非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國,並主張設立「滿洲自治」政府。在一片責罵聲中,胡適卻說:這是一個代表世界公論的報告,而且「滿洲自治」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事實證明,所謂「和平運動」完全無法抵擋侵略者的侵略步伐。就在主和派與主戰派激辯之時,日軍繼吞沒東三省後,繼續向中國的縱深挺進。1933年1月,日軍佔領山海關及臨榆縣城,隨即直指熱河。為保華北門戶,張學良徵得「政府」同意,欲誓死保衛熱河。然而,民心渙散,軍心不穩,熱河一點點地被蠶食。

  我忍不住對他說:事實的宣傳比什麼都更有力。我們說的是空話,人民受的苦痛是事實,我們如何能發生效力?最好是你自己到熱河去,把湯玉麟殺了或免職了,人民自然會信任你是有真心救民。

  我對他說天津朋友看見灤東人民受的痛苦,人民望日本人來,人心已去,若不設法收回人心,什麼仗都不能打。

  丁在君也說:湯玉麟的虐政,人民自然要記在張漢卿先生的帳上。

  張將軍只能歎氣撒謊而已。

  國家大事在這種人手裡,那得不亡國?

  胡適日記裡提到的「湯玉麟」是熱河駐軍司令,屬張學良部。大敵當前,湯玉麟無心征戰,卻忙於大量斂財,致使日軍長驅直入。湯軍暴政虐民和腐敗,作為直屬上級,張學良自然難辭其咎,但他似乎又無可奈何。所以,胡適才會「建議」張學良殺或免了湯,以收復民心。在這裡,胡適只將眼光放在湯玉麟的身上,卻忽視了張學良才是最應負責的。丁在君所說人民將「賬」記在張學良身上,反而是抓住了根本。通過湯部的劣行,可管窺張學良東北軍的無能,也就不難解釋東北軍在熱河保衛戰中潰不成軍的原因了。

  第二天,胡適又到「後援會」,得知凌源也失守了。此時,熱河全省岌岌可危。胡適的心情不免鬱悶又憤慨。

  東北軍潰不成軍,張學良又與在華北駐防的馮玉祥、閻錫山不和,難以取得他們的配合。萬般無奈之下,張學良請求「政府」援助。然而,蔣介石正忙於在江西指揮「圍剿」共產黨,以實現「安內」,而對張學良的求助不加理睬。在這種情況下,胡適給蔣介石發電報,請求政府出面。他在日記裡,這樣寫道:

  1933年3月3日

  到後援會。這時候大家都知道凌源丟了,《大公報》說赤峰也丟了。但高仁紱不信赤峰已失,他說昨晚尚得孫殿英來電。

  晚上心極憤慨,擬一電與蔣介石,約在君與翁詠霓聚談,商改後用密碼發出:

  熱河危急,決非漢卿所能支持。不戰再失一省,對內對外,中央必難逃責。非公即日飛來指揮挽救,政府將無以自解於天下。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3月4日,熱河失守。此時,胡適不免也對張學良有了些許埋怨。連續幾天,他都在日記裡記錄他的「極噁心緒」。

  1933年3月4日

  今日下午三時,在後援會得知日兵已入承德,湯玉麟不知下落,人民歡迎敵軍。

  自朝陽到承德凡二百英里,日兵孤軍深入,真如入無人之境。今天張學良對周作民說此消息,尚說他還有辦法!有辦法何至於此!

  1933年3月5日

  昨日進承德的日本先鋒隊只有一百廿八人,從平泉衝來,如入無人之境!

  到後援會,人人皆感覺奇慘。

  心緒極惡,開始寫一文,擬題為《全國震驚以後》。

  在君寫了一篇《給張學良將軍的公開信》。

  1933年3月6日

  終日寫《全國震驚以後》長文,凡六千餘字。

  東三省及熱河先後淪陷,張學良很自然地成為眾矢之的,輿論的譴責、民眾的怨恨、政敵的仇視都讓張學良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壓力和屈辱。儘管胡適在日記裡也透露出對張學良的失望,但他在張學良遭受四面楚歌之時,卻油然而生同情之心。也許他意識到,讓張學良承擔這一切,是不公平的,他不過是「不抵抗政策」的替罪羊罷了。於是,他將《全國震驚以後》以及丁在君的《給張學良將軍的公開信》一併交給張學良的同時,又給張學良寫了一封信,勸他辭職:

  去年夏間曾勸先生辭職,當時蒙復書表示決心去職。不幸後來此志未得實行,就有今日更大的恥辱。然先生今日倘能毅然自責求去,從容交卸,使閭閻不驚,部伍不亂,華北全部交中央負責,如此則尚有自贖之功,尚有可以自解於國人世人之道。若不趁蔣、何、黃諸公在此之時決心求去,若再戀棧以自陷於更不可自拔之地位,則將來必有最不榮譽的下場,百年事業,兩世英名,恐將盡付流水了。

  為聲援「熱河保衛戰」,平津滬各界社會名流、各團體聯合組織了「東北熱河後援協進會」,由張伯苓任主席,胡適也是其中一員。看胡適那一段時期的日記,他幾乎每天都要去「後援會」,瞭解戰況,可見他對戰事何等關切。

  1933年3月2日

  到東北熱河後援會。

  晚上到張學良將軍宅吃飯,他說,南淩已失了。他說,人民痛恨湯玉麟的虐政,不肯與軍隊合作,甚至危害軍隊。此次他派出的丁旅,行入熱河境內,即有二營長不知下落,大概是被人民「做」了。他要後援會派人去做點宣傳工作。

  如果以瀆職論,張學良理應辭職。但是,胡適勸張辭職,卻不是贖罪心理,而是為保前世英名和一份還算有名譽的下場。這樣的「勸辭」不免有些自私和不負責任,也可看出他對張學良是同情的、理解的。

  也許張學良無法承受巨大的輿論壓力而早萌辭意,胡適的「勸辭」不過是幫助他下了決心。他在看完胡適信的第二天,就給蔣介石發了電報,請求辭職,以報國人。在這天的日記裡,胡適這樣記道:

  1933年3月9日

  今日蔣介石、宋子文、張學良諸人在長辛店會談,結果未知。

  實在悶不過,點讀《晉書》……

  會談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蔣介石同意張學良辭職,並安排他以出國考察的名義避走他國以逃開國內的反張聲浪。實際上,蔣介石早就在等著張學良開口說辭職了。在關鍵時刻只有將「替罪羊」拋出去才能保住自己,這樣的結局於他是再好不過的了。當然,他的安撫工作還是要做的,他對張學良說這只是權宜之計,實屬無奈云云。

  胡適是第二天得到消息的。

  1933年3月10日

  上課後,得後援會電話,說張學良將軍決定要走了,要我們去作最後一談,六點,我與在君、夢麟同去,梅月涵也在,等了好久。七點始見他。他明說蔣介石先生要他辭職,他就辭了。已決定先到

  義大利,次到瑞士。我們同他告別,就退出了。

  無論從哪個方面說,張學良都只有辭職一條路可走。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