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真宗趙恆的皇后劉娥:極有政治手腕的女人 | 陽光歷史

 

A-A+

北宋真宗趙恆的皇后劉娥:極有政治手腕的女人

2016年01月31日 后宮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328 次

  獻明肅皇后,名劉娥(968~1033),是宋真宗趙恆的皇后,宋朝第一位攝政的太后,功績赫赫,常與漢之呂後、唐之武後並稱,史書稱其「有呂武之才,無呂武之惡」。

  劉娥祖籍太原,生於宋太祖開寶元年(968),祖父劉延慶在五代十國的後晉、後漢時任右驍衛大將軍(後晉高祖石敬瑭起兵於太原南,而後漢則建都太原),父親劉通是宋太祖時的虎捷都指揮使,領嘉州(今四川樂山)刺史,因此劉家舉家遷至成都華陽。生劉娥之時,母親龐氏曾夢到明月入懷,醒來後便生下一女,取名劉娥。然而劉娥出生不久,劉通便奉命出征,誰料犧牲於戰場上,因劉通無子,家道中落,龐氏只好帶著襁褓中的幼女寄居娘家。

  人物生平

  不知是否龐家窮困,還是劉通生前未斂財產,劉娥雖然身為刺史千金,讀書識字,卻學會一手擊鼗的謀生技藝,善說鼓兒詞。

  劉娥十三四歲的時候,龐家就把她嫁給一名年青銀匠,龔美。劉娥嫁夫隨夫,跟著龔美一起來到京城開封謀生。

  龔美手藝出眾,又為人和善,善於結交朋友,尤其與襄王府裡當差的張耆交好。襄王正是未來的宋真宗趙恆,此時他的名字還叫趙元侃,尚未被冊定為太子。

  據宋史上說,十五歲的劉娥與趙恆初會,進襄王府,但是趙恆與劉娥同為968年出生,於十七歲才被封為韓王,端拱元年(988)才被封為襄王,時年已二十。

  總之,趙恆當時尚未婚配,聽說蜀女才貌雙全,便讓隨從去暗暗物色一名。劉娥隨夫拋頭露面擊鼗掙錢,自有美名在外,為趙恆的隨從們所知,龔美得知是王府選姬,不願放棄,改稱是劉娥的表哥,讓劉娥入王府。(不過關於這段故事,也有說法是劉家家道中落,劉娥舉目無親,好心人龔美收留她,讓她一起跟著去開封,兩人對外稱是表兄妹,其實不是夫妻。反正究竟是不是只有宋真宗知道了。)

  未成眷屬

  劉娥天生麗質,聰明伶俐,與趙恆年貌相當,很快如膠似漆。然而趙恆的乳母秦國夫人看不起劉娥的出身,認為劉娥勾引趙恆上邪路,勸趙恆趕跑劉娥不果,只好報與宋太宗,太宗大怒,聖旨一道下來,命逐劉娥出京。並為十七歲的趙恆賜婚,此時趙恆被封為韓王,新娘為忠武軍節度潘美的八女兒,十六歲的潘氏受封為莒國夫人。

  然而,趙恆雖迫於皇命把劉娥送出王府,卻不願離開劉娥,把劉娥偷偷藏在王宮指揮使張耆家裡,不時私會。這樣偷偷摸摸,劉娥過了十五年。

  龔美手藝出眾,又為人和善,善於結交朋友,尤其與襄王府裡當差的張耆交好。襄王正是未來的宋真宗趙恆,此時他的名字還叫趙元侃,尚未被冊定為太子。

  據宋史上說,十五歲的劉娥與趙恆初會,進襄王府,但是趙恆與劉娥同為968年出生,於十七歲才被封為韓王,端拱元年(988)才被封為襄王,時年已二十。

  總之,趙恆當時尚未婚配,聽說蜀女才貌雙全,便讓隨從去暗暗物色一名。劉娥隨夫拋頭露面擊鼗掙錢,自有美名在外,為趙恆的隨從們所知,龔美得知是王府選姬,不願放棄,改稱是劉娥的表哥,讓劉娥入王府。(不過關於這段故事,也有說法是劉家家道中落,劉娥舉目無親,好心人龔美收留她,讓她一起跟著去開封,兩人對外稱是表兄妹,其實不是夫妻。反正究竟是不是只有宋真宗知道了。)

  未成眷屬

  劉娥天生麗質,聰明伶俐,與趙恆年貌相當,很快如膠似漆。然而趙恆的乳母秦國夫人看不起劉娥的出身,認為劉娥勾引趙恆上邪路,勸趙恆趕跑劉娥不果,只好報與宋太宗,太宗大怒,聖旨一道下來,命逐劉娥出京。並為十七歲的趙恆賜婚,此時趙恆被封為韓王,新娘為忠武軍節度潘美的八女兒,十六歲的潘氏受封為莒國夫人。

  然而,趙恆雖迫於皇命把劉娥送出王府,卻不願離開劉娥,把劉娥偷偷藏在王宮指揮使張耆家裡,不時私會。這樣偷偷摸摸,劉娥過了十五年。

  宋太宗至道三年三月癸巳日,五十九歲的宋太宗趙光義病逝,遺詔傳位於已立為太子兩年的趙恆。趙恆繼承大統,再也不用與劉娥偷偷來往了。

  當年趙恆奉命娶的王妃潘氏,婚後六年便死了,死時年僅二十二歲,無子。潘氏去世兩年後,太宗又賜婚於郭氏,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的次女。年十七的郭氏初封魯國夫人,不久又晉封秦國夫人。

  進入皇宮

  趙恆於三月即位,五月冊立郭氏為皇后,六月追封潘氏為莊懷皇后(後來兒子宋仁宗改為章懷皇后)。雖然後宮三千佳麗,趙恆卻並未忘情於劉娥,很快把劉娥接入宮裡。景德元年(1004)的正月,封劉娥為四品美人,正式成為後宮妃嬪的一位(當時,郭皇后之下,只有劉美人最為尊,連王府姬妾楊氏都只被封為五品才人)。這時候的劉娥,終於可以正大光明地和真宗在一起了。劉娥雖然已經36歲,可是她聰慧溫柔,一直獲得真宗的專寵,很快晉封為二品修儀,又封為一品德妃。

  此時的劉娥,已非昔日擊鼗的小妹,她長年幽居,博覽群書,研習琴棋書畫,早已才華出眾。劉娥見舉目無親,便向真宗提出,願讓表哥改姓為劉美,做自己的兄長,繼承劉家香火。其實,龔美早已跟隨真宗,一直忠心耿耿,只對真宗效忠。劉美任官,既不阿附於權臣,對部屬也關心備至,出任在外時他的隨從兵卒,都按省籍定時輪換,從不培植自己的私人勢力。

  然而,景德初年,郭皇后的兒子趙佑夭折了,年僅九歲;半月後,另一名兩月大的皇子也夭折了。真宗的五名皇子居然一個也沒能活過十歲,此時真宗年近四旬,以防萬一,養宗室之子於皇宮內。郭皇后前後生了三個兒子,只有趙佑能活到九歲,不想也不幸夭折,傷心過度,身子垮了下來。

  景德四年四月十六日,郭皇后病薨,享年三十一歲,謚號為莊穆皇后(後改章穆皇后)。真宗心裡雖然很想立劉娥為後,但是劉娥既無子嗣又出身低微,群臣們都不贊同,反而要求冊立十四歲的|才人沈氏為皇后。沈才人雖然是大中祥符元年才入宮的,然而她出身高貴,是宰相沈倫的孫女。真宗不悅,索性讓後位空缺,不談立後之事。、

  此時的劉娥,已非昔日擊鼗的小妹,她長年幽居,博覽群書,研習琴棋書畫,早已才華出眾。劉娥見舉目無親,便向真宗提出,願讓表哥改姓為劉美,做自己的兄長,繼承劉家香火。其實,龔美早已跟隨真宗,一直忠心耿耿,只對真宗效忠。劉美任官,既不阿附於權臣,對部屬也關心備至,出任在外時他的隨從兵卒,都按省籍定時輪換,從不培植自己的私人勢力。

  然而,景德初年,郭皇后的兒子趙佑夭折了,年僅九歲;半月後,另一名兩月大的皇子也夭折了。真宗的五名皇子居然一個也沒能活過十歲,此時真宗年近四旬,以防萬一,養宗室之子於皇宮內。郭皇后前後生了三個兒子,只有趙佑能活到九歲,不想也不幸夭折,傷心過度,身子垮了下來。

  景德四年四月十六日,郭皇后病薨,享年三十一歲,謚號為莊穆皇后(後改章穆皇后)。真宗心裡雖然很想立劉娥為後,但是劉娥既無子嗣又出身低微,群臣們都不贊同,反而要求冊立十四歲的|才人沈氏為皇后。沈才人雖然是大中祥符元年才入宮的,然而她出身高貴,是宰相沈倫的孫女。真宗不悅,索性讓後位空缺,不談立後之事。、

  借生皇子

  然而劉娥雖然長年受寵,卻無法懷孕。她身邊的侍女李氏,突然一日夢到仙人下降為子,真宗和劉娥大喜,想出「借腹生子」的方法來。大中祥符二年(1010)四月十四日,李氏生下一子,趙受益(即後來的宋仁宗趙禎)。皇子雖然是李氏所生,卻只會認劉娥為母。真宗早在孩子出生三月前,便已宣佈劉娥懷孕,冊封劉娥為修儀,與劉娥交好的楊才人則晉封婕妤。皇子雖然是劉娥的兒子,劉娥卻沒有親自撫養,而是交給楊婕妤撫養。楊婕妤亦是成都人,比劉娥小十六歲,與劉娥情同姐妹。真宗愛的既是劉娥,對楊氏也有好感,因此劉娥每每晉封,也少不了楊氏一份。時劉娥四十多歲,精力自然不如二十多歲的楊氏充沸,便讓楊氏代行哺育之職。

  然而,劉娥並未殺害真正的生母李氏,而封李氏為崇陽縣君。不久,李氏又生下一女,晉封才人,正式進入妃嬪行列。不幸的是,小公主很快夭折。李氏自認命薄無福,終其一生,都並未與兒子相認。

  終成皇后

  劉娥既已「生子」,真宗便詔告群臣,欲立為後。然而不少高級官員都知道劉娥「生子」的真相,真宗無奈,幾次欲「立之」,劉娥都不得不「固辭」。大中祥符五年(1012)十一月,真宗晉封劉娥為德妃,並給百官加官進爵,冊後禮儀一應從簡,既不讓官員進賀,也不搞封後儀式,封後詔書也迴避朝臣公議,只下令將封後詔書傳至中書省,自己家裡宣佈一下就完事。十二月丁亥,四十四歲的劉娥終於成為大宋王朝的皇后。

  勤勉助帝

  身為皇后的劉娥,卻不像其他妃嬪只知爭寵,她才華超群,通曉古今書史,熟知政事,每每襄助真宗,真宗根本離不開她。每日批閱奏章,劉皇后必侍隨在旁。外出巡幸,也要帶上劉娥。

  雖然劉娥貴為皇后,朝中反對劉娥掌政的人也不少,以寇准和李迪為首。劉娥也開始籠絡自己勢力,以錢惟演和丁謂為首:錢惟演之妹為劉美之妻,丁謂的兒子娶了錢惟演的女兒。

  個中孰是孰非,後人只知表面,總之後來寇准落敗,貶為相州知州(後為道州司馬),丁謂也因為後來欺劉娥孤兒寡母想獨攬大權而獲罪。

  獨攬皇權

  天禧四年二月(1020),真宗患病,難以支持日常政事,上呈到皇帝那裡的政務實際上都由皇后劉娥處置。後來,真宗更是病重,下詔:「此後由皇太子趙楨在資善堂聽政,皇后賢明,從旁輔助。」此詔書便認可劉娥裁決政事的權力。

  群臣不安起來,劉娥雖非太子生母,卻對他視若己出,克盡母職,根本不是旁人所能離間。

  勤勉助帝

  身為皇后的劉娥,卻不像其他妃嬪只知爭寵,她才華超群,通曉古今書史,熟知政事,每每襄助真宗,真宗根本離不開她。每日批閱奏章,劉皇后必侍隨在旁。外出巡幸,也要帶上劉娥。

  雖然劉娥貴為皇后,朝中反對劉娥掌政的人也不少,以寇准和李迪為首。劉娥也開始籠絡自己勢力,以錢惟演和丁謂為首:錢惟演之妹為劉美之妻,丁謂的兒子娶了錢惟演的女兒。

  個中孰是孰非,後人只知表面,總之後來寇准落敗,貶為相州知州(後為道州司馬),丁謂也因為後來欺劉娥孤兒寡母想獨攬大權而獲罪。

  獨攬皇權

  天禧四年二月(1020),真宗患病,難以支持日常政事,上呈到皇帝那裡的政務實際上都由皇后劉娥處置。後來,真宗更是病重,下詔:「此後由皇太子趙楨在資善堂聽政,皇后賢明,從旁輔助。」此詔書便認可劉娥裁決政事的權力。

  群臣不安起來,劉娥雖非太子生母,卻對他視若己出,克盡母職,根本不是旁人所能離間。

  乾興元年(1022)二月甲寅,54歲的宋真宗趙恆病逝於延慶殿,遺詔曰:太子趙楨即位,皇后劉氏為皇太后,楊淑妃為皇太妃,軍國重事「權取」皇太后處分。而小皇帝趙楨這時只有十一歲,實際上就是由劉娥處理政務。

  廢黜奸臣

  然而丁謂想獨攬大權,欺上瞞下,以為劉娥是女子無見識,劉娥雖然當初因為後位不穩培植他,多年下來早已查知丁謂的不法舉動,此時更是怒不可竭,決心除掉他。當年六月,與丁謂勾結的宦官雷允恭被誅,丁謂罷相貶謫。丁謂被貶後,劉娥開始和仁宗趙楨一起聽政決事,正式垂簾。

  劉娥自知出身卑微,宋朝以士大夫為尊,因此大力抬高母家,一直追尊加封祖宗:曾祖父劉維岳成了天平軍節度使兼侍中兼中書令兼尚書令,曾祖母宋氏最後封到安國太夫人;祖父劉延慶為彰化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兼許國公,祖母元氏封齊國太夫人;父親劉通為開府儀同三司魏王,母親龐氏封晉國太夫人。

  劉娥號令嚴明,賞罰有度,雖然難免有些偏袒家人,但並不縱容他們插手朝政。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更尊重士大夫們的意見,王曾、張知白、呂夷簡、魯宗道都得到了她的重用,劉氏姻族也沒有做出為害國家的禍事。

  劉娥也非常簡樸,當初身為皇后時服飾簡樸,當了太后依然未改習性。宮中侍女見皇帝侍女服飾華麗,覺得自己身為太后侍女,怎麼能被比下去呢?報與劉娥,劉娥不為所動,「那是皇帝嬪御才能享用的,你們哪有這樣的資格。」

  雖然劉娥掌權日久,不願把權柄交給仁宗,但她卻依然是個慈母,仁宗少時體弱多病,劉娥忙於政務,讓楊淑妃照顧,仁宗稱劉娥為「大娘娘」,楊妃為「小娘娘。」

  善待皇子生母

  而仁宗生母李氏,劉娥也升封她為順容,遷往真宗永定陵,成為守陵的先帝諸妃之一。而且早在真宗年間,便尋訪到李氏家人封官,真宗去世後,劉娥依然沿用李氏,未下殺手。

  明道元年(1032)二月,李氏患了重病,劉娥連忙派太醫前去診治,並晉封她為宸妃。然而李氏薄命,封妃當天,便病薨,享年四十六歲。起初,劉娥只想以普通宮嬪的身份殮葬了事,然而聽了宰相呂夷簡的勸說,劉娥以一品禮儀將李妃殯殮,在皇儀殿治喪,並給李妃穿上皇后冠服。李妃的父親得到追封,兄弟李用和也再次晉陞。

  劉娥號令嚴明,賞罰有度,雖然難免有些偏袒家人,但並不縱容他們插手朝政。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更尊重士大夫們的意見,王曾、張知白、呂夷簡、魯宗道都得到了她的重用,劉氏姻族也沒有做出為害國家的禍事。

  劉娥也非常簡樸,當初身為皇后時服飾簡樸,當了太后依然未改習性。宮中侍女見皇帝侍女服飾華麗,覺得自己身為太后侍女,怎麼能被比下去呢?報與劉娥,劉娥不為所動,「那是皇帝嬪御才能享用的,你們哪有這樣的資格。」

  雖然劉娥掌權日久,不願把權柄交給仁宗,但她卻依然是個慈母,仁宗少時體弱多病,劉娥忙於政務,讓楊淑妃照顧,仁宗稱劉娥為「大娘娘」,楊妃為「小娘娘。」

  善待皇子生母

  而仁宗生母李氏,劉娥也升封她為順容,遷往真宗永定陵,成為守陵的先帝諸妃之一。而且早在真宗年間,便尋訪到李氏家人封官,真宗去世後,劉娥依然沿用李氏,未下殺手。

  明道元年(1032)二月,李氏患了重病,劉娥連忙派太醫前去診治,並晉封她為宸妃。然而李氏薄命,封妃當天,便病薨,享年四十六歲。起初,劉娥只想以普通宮嬪的身份殮葬了事,然而聽了宰相呂夷簡的勸說,劉娥以一品禮儀將李妃殯殮,在皇儀殿治喪,並給李妃穿上皇后冠服。李妃的父親得到追封,兄弟李用和也再次晉陞。

  不做女皇帝

  劉娥雖不願還政於仁宗,卻並未想過自立。程琳獻圖《武後臨朝圖》,劉娥親擲於地,道:「我絕不會做這樣的事!」

  劉娥表態後,群臣如釋重負,仁宗也心懷感激,恭孝唯謹,更於天聖七年(1029)九月頒布詔書,將太后生辰長寧節的儀禮升級到與皇帝生辰乾元節相同的程度。

  明道二年(1033)二月,舉朝要行祭太廟大典,劉娥自覺天命已不久,想要在生前穿一次天子袞冕,便提出自己要著袞冕祭祀太廟。群臣大嘩,卻只得將皇帝袞衣上的飾物稍減了幾樣,呈了上去。

  二月乙巳這天,皇太后劉娥穿著天子袞衣、頭戴儀天冠,在近侍引導下步入太廟行祭典初獻之禮。為了將這場典禮搞得功德圓滿,亞獻者為皇太妃楊氏、終獻者為仁宗皇后郭氏。儀式結束後,劉娥在太廟文德殿接受了群臣給自己上的尊號:應天齊聖顯功崇德慈仁保壽皇太后。自此,徹底還政於兒子仁宗。

  良後壽終

  三月,劉娥病重,仁宗大赦天下,四處徵召名醫,然而卻無法挽留劉娥的命,幾天後,劉娥病逝於寶慈殿,享年六十五歲。

  第二日,仁宗在皇儀殿召群臣,哭道:「太后臨終前數度拉扯身上衣服,可有什麼心願未了?」參知政事薛奎曰:「太后不願先帝見她身穿天子服入葬。」仁宗恍然大悟,下令給劉娥換上皇后冠服。

  仁宗正自傷感,群臣卻紛紛上議,說劉娥並非他生母,生母是李宸妃,而燕王更說李宸妃是太后毒死的。仁宗震驚,派人召來李用和,讓他親自去查看李宸妃的棺木。見李宸妃葬品如一品夫人,甚至身穿皇后服,仁宗大悔,歎道:「人言豈可盡信。」來到劉娥牌位前拜謝自責:「從此後大娘娘的生平可清白分明了。」而上謚號之時,劉娥謚為四字:莊獻明肅皇后(後改章獻明肅皇后),而一般皇后只謚二字;生母李宸妃謚為莊懿皇后(後改章懿皇后)。

  為母執紼

  九月,仁宗下詔,劉娥和李妃同時遷葬永定陵。靈柩起駕這天,仁宗先為劉娥發引,不但執孝子禮,還不顧宰相們的勸阻親自執紼之禮(牽引棺材的繩索),一直步行送出皇儀殿。隨後他才再去往李宸妃下葬的洪福院為生母起靈,伏在棺木上痛哭道:「劬勞之恩,終身何所報乎!」

  劉娥死後,劉氏家族受尊崇更勝昔日。劉娥曾有遺詔,命仁宗尊養母楊太妃為皇太后。仁宗遵其旨意,尊封楊氏為保慶皇太后,楊後雖未垂簾聽政,仁宗卻克盡孝道奉養。三年後,楊太后亦去世,享年五十六歲,謚為莊惠皇后(後改章惠皇后)。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