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氣飛機裝甲車:蘇聯出動集團軍鎮壓抗糧農民 | 陽光歷史

 

A-A+

毒氣飛機裝甲車:蘇聯出動集團軍鎮壓抗糧農民

2016年04月20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84 次

「烏托邦的終結」


國內戰爭的結束並沒有為俄國帶來安寧。


戰時,列寧加強了革命家們所痛恨的國家機器,埋葬了偉大的烏托邦。


但在經濟方面,情況恰好相反。列寧借口國內戰爭,實現了馬克思的許多夢想。他稱這些東西為「軍事共產主義」。工業收歸國有,私營商業被禁止。


從1919 年起,對農民實行了餘糧徵集制。這就是說,除了必要的口糧,糧食全部沒收。農民無權賣糧。現在,國內戰爭結束了,農民盼望變革。可是,普通黨員的信念是:我們打贏了戰爭,可以繼續前進了,從軍事共產主義走向世界共產主義。沿著偉大的烏托邦道路,前進!但是,農民再也不願意獻出糧食了。


農民的保護人,左翼社會革命黨人在1918 年「叛亂」後,坐在布蒂爾監獄」裡,人們開玩笑,把監獄所在的地區叫做「社會主義大樓」。可是,連那兒都得到了消息:農民起來造反了。


「應無情鎮壓五個鄉的富農暴動……應當搞個示範:1.起碼絞死(一定要絞刑,讓人看得見)100 名頑固不化的富農;2.公佈其名單;3.沒收其全部糧食;4.點出若干人質,讓方圓幾百俄裡的人看得到,受震動……」(列寧)


莫洛托夫在垂老之年曾滿意地回憶道:「列寧下令鎮壓但波夫起義:一切燒光。」


1921 年5 月,圖哈切夫斯基被任命為「坦波夫剿匪集團軍」司令。


1921 年6 月12 日圖哈切夫斯基命令:「被擊潰的殘匪……聚集在樹林裡。為立即肅清殘敵,我命令:在樹林裡噴毒瓦斯,讓毒氣瀰散,消滅躲在林中的全部殘敵。」(俄羅斯軍事檔案館文件)給這位統帥調去了250 罐軍用氯氣。當時,數千名暴動農民已經被關進了在坦波夫州匆匆蓋起的集中營。


圖哈切夫斯基的集團軍擁有4.5 萬名戰士、706 挺機槍、5 套裝甲列車、18架飛機……他用毒氣和火毀掉了坦波夫州的大部分。我的奶媽從坦波夫農村逃到莫斯科。父親和兄弟是當著她的面被槍殺的。她直到死前,每天半夜要被噩夢驚醒,老是忘不了這位馳名統帥的戰功。這幫農民老是反革命,一言以蔽之:那是反革命暴動區。可是,不久以後,在莫斯科市中心北部,「俄國革命的精英和驕傲」——水兵也暴動了。1921 年2 月的最後一天,正好是二月革命四年後,喀琅施塔得又暴動了。


這場暴動是由托洛茨基親自鎮壓的,圖哈切夫斯基也參與了。


科巴沒有表現出積極性。他知道,黨正懷著陰沉的心情注視著:前沙俄軍官圖哈切夫斯基同布爾什維克領袖一起鎮壓水兵。


喀琅施塔得在堅持。當地報紙寫道:「托洛茨基元帥站在齊膝深的血泊中,對革命的喀琅施塔得開火了。喀琅施塔得奮起反對共產黨人的專制,為的是建立真正的蘇維埃政權。」


列寧迫使黨參與對不忠者的血腥鎮壓。3 月份,黨的第十次代表大會開幕。會上作了動員,300 名代表出發,越過冰封的海灣衝擊喀琅施塔得。起義被鎮壓。但是,有一部分起義者從冰上逃到芬科巴是從不忘記任何事的。打敗希特勒後,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把不幸的喀琅施塔得水兵從芬蘭帶走,關進斯大林集中營,其時,那些水兵都已是老人了。


「杜鵑哀啼」——這是托洛茨基對水兵暴動的評價。


全國都已厭倦了這種貧困的生活。政權的支柱起來造反。於是,列寧翻了個令人眼花繚亂的跟斗:埋葬烏托邦和馬克思的理想,宣佈向新經濟政策過渡,令第十次黨代會為之震驚。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