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紅衛兵毒打彭德懷:一天打倒七次肋骨折斷 | 陽光歷史

 

A-A+

[多圖]紅衛兵毒打彭德懷:一天打倒七次肋骨折斷

2016年10月07日 歷史真相 暫無評論 閱讀 325 次




彭德懷被批鬥






彭德懷被批鬥


1967年,「四人幫」中的文痞姚文元自對北京市副市長、明史專家吳晗的《海瑞罷官》進行批判之後,又對以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鄧拓為首的「三家村」 進行討伐,接著又揮動棍子,除對主管全國文藝工作的中宣部副部長周揚寫了《評反革命兩面派周揚》之外,又對中共中央華南局書記陶鑄進行批判,寫了《評陶鑄的兩本書》,洋洋灑灑地登在黨的報紙上。


被囚禁的彭德懷被北京地質學院東方紅兵團王大賓一夥人叫去,扔給他兩份有著這兩篇文章的《人民日報》,讓他好好學習,然後寫出讀後的心得來交給他們。


彭德懷看了之後,覺得這完全是兩篇顛倒黑白的文章,就一直不願寫「讀後感」。這一下可激怒了王大賓一夥人,他們將彭德懷叫來,站在地上,指著鼻子說:「你為什麼不寫心得,是不是你與他們是同夥,也是一個反革命兩面派?」


彭德懷說:「我是拿槍桿子出身,那些都是你們秀才之間的爭論,我不明白,不明白的事就不能寫。」


對方訓斥道:「彭德懷,你不要頑固不化,帶著你的花崗岩腦袋去見上帝!」


彭德懷說:「姚文元發表文章是他的自由,我寫不寫也是我的自由,這是憲法規定的,你們怎麼能強迫,這不是不顧憲法了嗎?」


後來,王大賓一夥人在江青、陳伯達等人的授意下,又多次來逼迫彭德懷寫心得。彭德懷被他們實在是逼煩了,於是說:「那你們就等一等,我馬上給你們寫就是了。」


這夥人一聽,認為一向鐵骨錚錚的彭德懷終於「屈服」了,滿以為可以拿著去向江青、陳伯達請功,就高興地坐在那裡等著。


彭德懷卻不讓他們坐,吩咐他們拿來紙筆,喝了一杯水,才坐下來提筆寫「讀後感」,寫好之後就將稿子交給了王大賓。


王大賓一夥看後大怒,劈頭向彭德懷的頭上一拳,打得老人一下子倒了下去,頭撞在桌子的角上,頓時流出了鮮血。







批鬥彭德懷,張聞天陪斗




彭德懷被批鬥


1967年7月12日,康生、陳伯達、戚本禹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首都紅衛兵頭頭韓愛晶、王大賓、譚厚蘭等人,再次向他們發出了折磨彭德懷的信號。戚本禹唾沫橫飛地鼓動說:「彭德懷從井岡山就反對毛主席,你們不要輕易放過他,一定要他交代反毛主席的罪行,要他向紅衛兵低頭認罪。他這個人很不老實,是一個準備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上帝的人,你們對他一定得厲害點,對他不能講客氣。」


事隔一周,也就是7月18日,戚本禹再次對彭德懷專案組進行訓話,讓他們繼續迫害彭德懷,他說:「毒蛇僵了,但沒有死。紙老虎彭德懷殺人不眨眼。彭德懷是軍閥。不要看他裝可憐像,如壁虎一樣,裝死。實際沒有死,是本能的反映。動物、昆蟲都有保護自己的本能,何況這些吃人的野獸。要打翻在地,踏上幾隻腳。」


在康生、陳伯達、戚本禹等人的支持下,1967年7月30日,韓愛晶有恃無恐,在北航開會揪斗彭德懷。


問:「你為什麼在廬山會議上寫信反對『三面紅旗』?」


答:「我在那封信上只是講國民經濟發展中比例失調的問題。」


問:「你為什麼反對毛主席?」


答:「我沒有反對毛主席。我只是無話不談。」


這群人見彭德懷不肯「認罪」,就大聲吼道:「你這個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你反黨反人民,反毛主席,真是罪大惡極,還不肯低頭認罪,我們紅衛兵小將絕不輕饒!」


說著,有的就開始解身上的皮帶。


彭德懷根本不怕,挺起胸膛,憤怒地喊道:「我是反革命、修正主義,我怕什麼,你們槍斃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怕。」






那夥人舉起了皮帶,朝彭德懷吼道:「你這個老反革命,老修正主義分子,再不老實就要叫你嘗嘗『革命小將』的厲害!今天不把你斗倒,就不讓你回去吃飯!」


彭德懷輕蔑地說:「打吧,打死了更好,我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嘛,還吃什麼飯,留著你們多吃一點吧。國民黨、蔣介石、日本鬼子、美帝國主義,他們都沒有把我打倒,反而是他們自己失敗了,想不到你們這些得到了幸福生活的孩子們卻要將我打倒了,我到死也想不通,你們怎麼要來打倒我!」


一陣皮帶抽打的聲音,彭德懷的衣服上立刻被抽破了幾個洞。


彭德懷怒目圓睜,對抽打的人說:「好啊,以後有你們的好下場!」


那夥人一邊打,一邊說:「我看你才沒有好下場。」


彭德懷反駁道:「為什麼說我沒有好下場?這幾十年了,還說我沒有好下場。我又沒有打人罵人害人,對人民搞法西斯專政。」


那夥人打累了也沒有讓彭德懷屈服,就生氣地說:「彭德懷,我們對你這樣的反黨分子就是要實行專政,只准你規規矩矩,不許你亂說亂動。」


彭德懷說:「你們這是什麼無產階級專政,什麼列寧主義。人家要發言,你們不讓人家發言,就把人家關起來,還用鞭子抽,這就是你們的無產階級專政、列寧主義嗎?革命成功了,我們的後代卻變成這個樣子了,這是黨內出了壞人,把我們的後代教育壞了!」


那夥人見無法制服彭德懷,就大罵:「你個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身上的反骨還挺硬的,今天不把你斗倒,就不放你回去!」


彭德懷將頭一昂,大聲地說:「我是修正主義分子、是反革命分子,那有什麼好的,還放我回去幹什麼?要槍斃就槍斃,要怎麼就怎麼,為什麼不處理!」


韓愛晶一夥惱羞成怒,再次對彭德懷實行拳打腳踢。


彭德懷被他們的打人行為激怒了,向後退了一步,成馬襠步,雙拳緊握,如同在戰場上拼刺刀一樣,大聲叫著:「真要打,那就一個對一個,我不看你們是革命小將,早就打倒你們幾個人跑了。要是你們的後台出來,我就真要讓他嘗嘗這拳頭,嘗嘗被人打的痛苦,一拳打他個鼻子出血。」


那夥人一看,面前這位見過血與火的元帥,真要同他們「拼刺刀」,嚇得連連後退,一邊喊道:「你這個反革命,你這個反革命……」



1966年12月27日,彭德懷同志被「揪」回北京。





彭德懷收起拳頭,對這夥人說道:「還是那句話,要文鬥不要武鬥,我彭德懷不怕你們那一套,我手下殺死過多少日本鬼子,還怕你們那些人嗎?我光明正大,不怕你們審問,不過審問也得講道理,誰對誰錯都得有個真理,你們年紀還輕,不瞭解歷史,不能怪你們,但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什麼反黨集團!?我是反錯誤路線。我又沒跑,又沒自殺,是什麼反革命?撤了我國防部長,等於殺了我的頭。什麼社會主義,拿我彭德懷當帝國主義。」


彭德懷沒有想到,那夥人再一次向他撲過來,仗著人多,他們將彭德懷按倒在地,接著就是一頓毒打。


就這樣,在這場批判中,年已七旬的彭德懷,被「打翻在地」七次,遍體鱗傷,慘不忍睹。


當時在場的北京衛戍區警衛戰士於次日向「中央文革」寫了一個報告:


昨天北航開了三四十人的小會鬥彭德懷。會上打了彭德懷,打倒七次。前額打破了,肺部有些內傷。明天還要鬥。


問韓愛晶為什麼武鬥,他說中央文革小組講「不要武鬥,但對群眾不要限制過多(意不大武鬥即可)」,並說(周)總理的「五不」指示是過時的,中央文革是最新指示。


7月19日到22日,北京衛戍區對於彭德懷的監護記錄中寫道:


彭德懷自19日參加鬥爭會後,食宿大大減少,精神很苦悶……進室後就躺在床上休息,胸部疼痛,呼吸困難,不斷發出哎喲、哎喲的聲音,當晚未吃飯,不能吐痰。讓他寫材料時說:「我現在不能寫。」我們說,那不行。他又說:「寫不了,要不殺頭算了。」到22日精神稍好,起來後有點發牢騷,不斷出長氣……爾後躺在床上,但一夜未睡好。


20日說:「今天胸部疼的面積擴大,而且又重了些,從床上起來很疼,也非常困難,起時需要哨兵拉一下,不然的話就起不來。」經醫生檢查胸部左右兩側第五根和第十根肋骨骨折,脈搏和血壓都有增加。


7月22日,衛戍區又向上反映,彭德懷被毆打後「胸部疼痛,呼吸困難,痰吐不出來,不吃飯,不起床。據醫生初步檢查(未透視),可能有些內傷」。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