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訪蘇歷史解密:敵特曾欲炸毀火車專列 | 陽光歷史

 

A-A+

毛澤東訪蘇歷史解密:敵特曾欲炸毀火車專列

2016年03月09日 歷史真相 暫無評論 閱讀 92 次

共和國警衛是一群特殊的人群,他們肩負保衛領導人的重要使命,除了要有精明的頭腦和過硬的本領,還要隨時做好準備付出自己的生命。《共和國警衛紀實》一書(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作者孫國)擷取了共和國保衛戰線發生的重大事件,如開國大典時的內衛工作、黑水剿匪、押解萬名犯人大轉移、保衛APEC會議等,真實記錄了諸多重大歷史事件背後鮮為人知的警衛工作。本版內容摘自該書。



千里護衛毛澤東訪蘇



一、前車之鑒,不可不引以為戒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七十誕辰,毛主席決定率代表團前往祝壽,並就兩黨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商討和簽訂有關條約、協定等。



毛主席臨行前,斯大林又電告:「保衛工作要做好,千萬不要大意。」



保衛毛主席出訪安全,成了當時重中之重的重大問題。周恩來打電話,找來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和副部長楊奇清。這些天為了安排毛主席出訪,羅瑞卿和楊奇清忙著部署和安排主席專列的保衛方案,已經好幾天沒有睡覺了。保衛毛主席訪蘇,這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次重大的外事活動,保衛毛主席的安全關係著國家的安危和穩定。對毛主席訪蘇可能出現的情況,他們已經制定了完善的措施,但仍然不敢大意。按計畫毛主席一行出訪所經過的地區,大多為新解放區,土改鎮反工作尚未進行,鐵路雖然全部接收過來了,但內部人員有待清理,我黨對專列保衛尚缺乏經驗,鐵路保衛工作也尚在建設中。而且,沿途有眾多的國民黨武裝特務出沒活動,加上可能出現的裡應外合,危險性絕不可低估。



周恩來對他倆說:「主席馬上就要動身了,公安部隊要全力以赴保證毛主席的絕對安全。」



在這之前,為了毛主席出訪的安全,公安部隊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組織公安部隊對沿途匪患進行了清剿,特別是東三省境內,清剿工作已經搞了幾個回合。



周恩來說:「對毛主席的安全保衛我們一定要做到一絲不苟,不能有絲毫大意,我們面對的是窮凶極惡的敵人,各種困難都要估計到,帝國主義曾以暗殺共產黨領袖來破壞世界革命運動,義大利共產黨書記陶裡亞蒂、日本共產黨書記德田球一曾先後遇刺。」談了一會兒,周恩來說:「敵特已經將主席訪問蘇聯的情況報告了台灣保密局,中央擔心敵對勢力利用我們的出訪搞突然襲擊。因此,為了保證這次出訪的安全,中央軍委已經命令在主席出訪期間,全軍進入一級戰備。」



羅瑞卿問周恩來:「主席出訪的日子定了沒有?」



周恩來說:「現在還沒有最後定,一旦定下來,我會立刻通知你們。不過,這次重大行動屬最高機密,無關人員一個也不要告訴,一定要嚴格保密。」



周恩來沉思了片刻又說:「沒有特殊情況,你們兩位要將主席送到滿洲裡,密切注意沿途情況,及時向我報告。正常情況,每4個小時報告一次,特殊情況隨時報告。」



羅瑞卿說:「我們已經對沿線鐵路警衛的部隊進行了嚴格審查、調整和清理,參加警衛的公安部隊都是政治上絕對可靠的;同時要求各級黨團,不允許留一個可疑分子;沿線各值班幹部都經過黨委的逐個審查,政治上絕對可靠;同時要求各級黨委的負責幹部深入基層,堅守崗位,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



周恩來聽後說:「這一點很重要,要發動群眾,不要搞孤立主義。」



羅瑞卿說:「專列我們已經全面進行了檢修,並派部隊工兵用雷達探測有無易燃易爆物品。然後實行封閉,派部隊24小時警衛,凡上車人員必須持有特別通行證。」



周恩來說:「一點兒都馬虎不得,就這樣辦。」最後對他們二人說:「第一,要嚴格保密。鐵道部和公安部都要為專列設代號,公安部的代號為李德勝,鐵道部為專列規定為9002。第二,為做到高度保密,各地黨政負責幹部,一般不進站迎送,除非主席特別召見。從北京出發,中央領導同志也不進站送行。保衛工作由你們公安部統一指揮,鐵路內部一律由鐵道部公安局全權負責並隨時向公安部請示報告。各項準備工作要趕快就緒,專列盡快進入待命狀態,保證命令一下,10分鐘內即可開進車站。」



1949年12月6日,北京被一場大雪裝扮得銀裝素裹。毛主席身穿一身銀灰色中山裝,頭戴呢帽,外罩一件大衣,在站台上神采奕奕地和送行的人員話別。上午8時,毛主席坐著新中國第一列代號為9002的專列駛出西直門火車站。列車吐著團團的白煙,在凜冽的朔風中風馳電掣般往北駛去。車頭上懸掛著金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在陽光下閃耀著奪目的光輝。



為確保毛主席的安全,公安部隊司令員羅瑞卿親自隨車警衛毛主席。接到護送毛主席訪問任務後,羅瑞卿既緊張又感到光榮。黨中央將護送的任務交給公安部隊,是對這支部隊的充分信任。這支部隊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長,但以對黨和領袖的忠誠,以高度的責任心,謹慎細緻地護衛了黨中央、毛主席進駐北京,參加了警衛第一次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和開國大典。為了保證這次出訪的絕對安全,主席沿途經過的地方已經全部實行戒嚴。公安中央縱隊派出了一部分部隊,在北京至天津鐵路沿線佈置了警戒哨兵。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和縱隊司令員吳烈一起坐壓道車,護送毛主席專列到天津。



吳烈從土地革命時期就在保衛戰線上工作過,曾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總前委和國家保衛局保衛大隊的大隊長,在延安時期任中央警衛團團長兼政委,並兼任延安衛戍區司令員,對保衛工作很有一套。但這一次他仍然絲毫不敢大意,外面天氣很冷,為了看清鐵路路面,吳烈叫司機打開了車窗,凜冽的寒風凍得臉生疼,他認真細緻地觀看著鐵路的路況,不放過任何可疑物。前車之鑒,不可不引以為戒。1926年,日本關東軍為了建立「大東亞共榮」,決定用武力對付奉系軍閥張作霖,他們得出的結論是:「中國軍隊是頭目和嘍囉的關係,只要幹掉頭目,其嘍囉便會四散。」於是擬定在張作霖從北京回瀋陽的途中炸死他。由於事先得知張作霖所乘火車是蔚藍色的鋼鐵車,車身堅固,便在鐵路上連續安裝了三個炸藥包。因為這個顏色的車輛晚上很難辨認出來,他們又在交叉的地方安裝了探照燈。6月4日凌晨,張作霖所乘的火車來到時,他們用電鈕引爆炸藥,當場炸毀了列車,張作霖不治身亡。這個歷史的經驗和教訓應該借鑒。

二、劉居英說,謝天謝地,總算沒有出事



專列風馳電掣般地行進著,公安部隊沿鐵路早已經開始警衛執勤,一雙雙警惕的眼睛,密切巡視著四面八方,專列上的服務員則都是從中央警衛部隊一一挑選的。專列一共三節,前面是前驅車和警衛人員,後面是備用車。司機是一位經過戰爭考驗、經驗豐富的老英雄,車開得又快又穩。肩負著保衛毛主席出訪安全重任的羅瑞卿、楊奇清和同往的鐵道部部長滕代遠、鐵道部公安局長馮紀等人,每到一站都要下車檢查一次,及時與前方交流情況。為了保證毛主席的正常工作,羅瑞卿下令火車以每小時80公里的速度行駛。



毛主席的旅途生活並不單調,從某種意義上說,不亞於一次重大的軍事行動。下午5時,專列緩緩地停靠在山海關附近車站站台上。毛主席走出車廂休息。雪已經停了,羅瑞卿和滕代遠等人陪同毛主席走下火車。



望著那氣勢磅礡的「天下第一關」五個大字,毛主席深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對隨行的人員說:「你們看,天下第一關何等雄偉,歷史上的秦始皇、漢武帝、曹操、唐太宗等,都在這裡留下了足跡。我們就要出關了,到此豈有不下車之理。」



毛主席走到警衛列車的公安戰士身邊說:「你們辛苦了。」



之後,毛主席又沿著鐵道兩邊走了一會兒,雪後乍晴,厚厚的積雪上留下了毛主席寬大的腳印,抬頭望著茫茫一片的山巒,出神地凝思起來。



滕代遠緊隨著毛主席左右護衛。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毛主席中途休息都有嚴格的規定,每一次停車時間都很短。毛主席見他不停地看表,收回思緒對他說:「是不是時間到了?」



滕代遠回答道:「我們已經下車20分鐘了,是不是該走了?」



「你是保護大臣,這一次一切都聽你的。」毛主席深吸了一口煙,扔掉煙蒂風趣地回答,說完,便徑直來到車上。主席上車坐好後,羅瑞卿就下達了專列繼續行駛的指令。



12月6日,東北鐵路總局局長餘光生到達滿洲裡進行部署。滿洲裡車站是毛主席在國內的最後一站,在這裡毛主席要停留一下。東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崗等黨政領導也陸續到達,視察準備接送主席的情況。



12月9日上午9時,專列停靠在滿洲裡車站站台南側線路上。站台上迎接毛主席的有先期到達安排迎送事項的中央有關方面的負責人,中共中央東北局、東北人民政府有關負責人,鐵路部門有關負責人等。歡迎的人群中還有來自蘇聯的外交部副部長拉夫倫捷夫和交際司副司長馬特維也夫、七塔州蘇維埃主席烏洛夫以及外貝加爾軍區負責人等。在主席下車的地方,公安部隊戰士荷槍實彈警衛著主席,警衛的密度幾乎達到了兩步一崗,任何人沒有特別通行證都無法通過公安軍組成的鐵牆。



一會兒工夫,上車會見的幾位中蘇負責同志陪同毛主席走下車,來到站台上。毛主席精神飽滿,面色紅潤,頭戴高頂皮帽,身穿大衣,笑容滿面地向歡迎的人們揮手致意。在東北鐵路總局局長餘光生、滿洲裡車站站長徐良晨引導下,毛主席一行進入車站貴賓室。



貴賓室是一座平房,離主席停車的地方並不遠。室內擺放著一張精緻的條桌,桌子上鋪著綠色呢料檯布,條桌兩側擺放著十幾把皮椅,桌子上放有煙茶水果。毛主席坐下後,聽取了東北鐵路總局局長餘光生關於換坐列車出境的安排匯報。



毛主席聽完匯報後說:「你們安排得很周密,按你們的計畫進行,坐火車就要聽從你們指揮。」



餘光生把滿洲裡車站站長徐良晨介紹給毛主席。毛主席問:「全站有多少人?任務有多大?」



餘光生先就總的情況作了匯報後,徐良晨用具體數字作了補充說:「每天平均有9~10對列車的工作量。」



毛主席關切地問:「有什麼問題嗎?」



徐良晨說:「主要問題是寬軌來車少,大批積壓了中國貨。」



毛主席語重心長地說:「滿洲裡車站是我國東北的一個大門,是重要口岸,一定要管理好。天氣這麼冷,設備條件差,任務又繁重,大家辛苦了,代我向職工們問好。」



大約一刻鐘,羅瑞卿進來,告訴毛主席發車的時間到了。毛主席只吸了一支煙,便站起來。在徐良晨站長和蘇方站長等人引導下走出貴賓室,來到候車室北面寬軌一側。蘇聯鐵軌比我方的鐵軌要寬9厘米,進出的列車都要在這裡換軌。公安部隊兩步一崗五步一哨,站成兩排背對著毛主席。許多人都夢想親眼目睹一下偉人的風采,現在只要轉一下身就可以見到毛主席,但為了主席的安全沒有一個人這樣做,為此留下了一生的遺憾。



這裡停著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專用列車,是派來專程迎接毛主席的。列車服務員都是蘇聯人,唯有餐車配有中國廚師,為的是給毛主席一行做中餐。蘇聯外交部副部長拉夫倫捷夫等陪同毛主席登車,並為毛主席安排好座位。然後,拉夫倫捷夫、烏洛夫等又下車對送行的人們說:「請中國同志放心,我們保證一路照顧好毛主席。」



專列徐徐開動,離開了滿洲裡向蘇聯境內駛去。



毛主席訪問蘇聯,整個鐵路沿線像一根神經樞紐,動一發而牽全身。車上和沿途警衛的公安部隊幹部戰士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身上擔子的份量,前方的人緊張,後方的人員也不輕鬆。東北鐵路公安部隊副司令員劉居英,比跟主席車的羅瑞卿壓力還大。主席出國,安全問題非常重要,主席和斯大林一樣不願意坐飛機,從前門坐上火車到滿洲裡,鐵路上一切都屬於他指揮和調度。



中央開會部署他也去參加了。中央的態度非常明確,這就是必須做到萬無一失,不能出現任何差錯。他負責鐵路列車的調度,為了防止敵人的破壞,車輛不斷進行調度,一共五輛車,主席的車一般不放在列車中間,那樣目標比較大,一般情況就放在第二或第四的位置。毛主席的車到達蘇聯境內,劉居英得知後,對著主席列車的方向鞠躬說:「謝天謝地,阿彌陀佛,總算沒有出事。」

歷史塵封解密:「第二個皇姑屯事件」計畫泡湯



為了保證絕對不出問題,沿途公安部隊都是幾個人守一個扳道叉,主席的車沒過前,扳道叉都鎖著,主席的車過去後才把扳道叉啟開。除了加強專列的警衛外,他們曾在一個很小的車站內將五輛車來回調整了十幾次後,甚至自己也弄不清楚主席在哪輛車上了。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敵人知道主席的車輛位置而搞破壞。在一個小車站將車輛調來調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1949年12月16日中午,毛澤東乘坐的專列來到莫斯科的北車站。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莫洛托夫、蘇聯元帥布爾加寧在車站迎接毛主席,他們知道毛主席在路上感冒了,身體不適,臨時取消了在車站隆重的歡迎儀式。因天冷,一切從簡,只有一個儀仗隊舉行迎接禮,只要繞行一圈就可以。如願意發表談話,可以把發言稿子給報社發表。歡迎儀式後,毛主席來到斯大林的第二別墅下榻,這裡是斯大林衛國戰爭時期的住所,有一個很大的地下指揮部。



斯大林當天晚上會見了毛主席,關心地問:「路上還安全吧?」



毛主席說:「我的老朋友蔣介石很關心我的此次之行,他肯定要給我點小動作,不過我們已經採取了嚴密的防範措施。」



12月21日,毛主席參加了斯大林七十誕辰祝壽大會。他代表中國黨和政府及5億人民,向斯大林致了賀詞,他的賀詞引起了全場如雷的掌聲。在毛主席發表賀詞之後,斯大林馬上和他握手,把大會團結熱烈的氣氛推向高潮。為斯大林祝壽的活動非常成功,爾後便開始進行《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簽訂工作。毛主席考慮此項工作以政府總理名義較為合適,便指示國內以周恩來總理為首的政府代表團趕來蘇聯,參加中蘇會談並簽訂條約。



1950年1月20日,周恩來總理率領我國政府代表團到達莫斯科。2月14日,《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訂。



毛主席這次訪蘇取得了圓滿成功,增進了他同斯大林的瞭解和友誼,加強了中蘇兩國在平等互利基礎上的團結合作。



1950年2月17日,毛主席、周總理結束了對蘇聯的訪問,啟程回國。2月26日,安全抵達滿洲裡車站。



50年過去了,歷史塵封的東西大多已經解密,關於毛主席訪問蘇聯前後,敵人破壞和暗殺的許多檔案已經公開了。從解密的檔案中,可以看出敵特制訂了詳細的暗殺計畫,台灣選派最有經驗的行動特務,要在列車運行中將毛主席暗殺。毛人鳳命令:「通知情報總署,按計畫執行。赴大陸人員準時到達目的地。東北地下技術縱隊採取A、B、C三套方案:第一,從兩翼圍追堵截毛澤東的專列,控制制高點,採取突然襲擊;第二,大規模破壞東三省鐵路重要部位;第三,炸毀長春14號鐵路涵洞,在哈爾濱雙城鐵路集中埋設炸藥,將車炸毀。」交待完後,毛人鳳對美國顧問布萊德說:「炸了毛澤東的專列,就是第二個皇姑屯事件。」布萊德興奮地說:「豈止是第二個皇姑屯事件,它的意義不亞於一場戰爭。日本人為你們做出了樣子,現在就看你們的了。」



這件事情關係重大,毛人鳳做出部署後立即報告給蔣介石。蔣介石咬了咬牙說:毛澤東訪蘇,是針對我們的,如果他們簽訂了友好條約,我們的條約往哪裡擺,難道一點兒約束力也沒有了嗎?不管蘇聯的態度如何,你們要先發制人,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這次毛澤東訪問,絕不能讓毛澤東活著訪問蘇聯成為事實。



國民黨特務為了暗害毛主席,曾經在大興安嶺隧道放過炸藥。



大興安嶺隧道是1903年才建造完成的,也是通往蘇聯的必經之路,一旦被炸,毛主席和鐵路列車都將被埋在長長的隧道中。為了確保隧道萬無一失,保證毛主席的專列安全通過,當時增加了很多公安部隊的戰士,在隧道兩邊不停地巡邏。毛主席經過大興安嶺隧道時,陳全有負責勤務。大興安嶺那年特冷,為了保證毛主席的列車安全通過,他們在大興安嶺隧道的兩端掛上棉被,防止因為太冷,隧道頂壁的水滴落下來結冰而將鐵軌凍結,妨礙列車通過,他那時就負責每天將棉被懸掛和摘下。毛主席專列經過的那天,巡邏隊發現了鐵路上的一塊巨石,就在清除搬運時,山上打來冷槍,有一個戰士被打傷。部隊立即組織人員對敵特進行圍堵,經過激烈的戰鬥,最後擊斃了三名敵特。在鐵軌上,公安部隊還發現了美國製造的微型地雷。經過公安幹警的努力,敵人的陰謀破產,毛主席的專列安全通過大興安嶺隧道。蔣介石得知後非常氣憤,打電話找來毛人鳳,責令他不惜一切代價,將毛主席的車炸毀。



毛主席的列車一路不停長途奔馳。為了保證主席休息,決定在哈爾濱市休息一下。省公安總隊奉命負責保衛安全,省公安部隊政委王化成具體指揮這次保衛任務。



第二天列車繼續按計畫行駛。列車從哈爾濱市開出,王化成也是在列車出發前的五分鐘才知道。



列車到了長春,謝富治和羅瑞卿到車站去接毛主席。在大興安嶺隧道炸毛主席專列的計畫落空後,國民黨又密令潛伏在長春的特務於子洋執行暗殺計畫。於子洋是國民黨中統局的特務,長春解放後潛伏下來,為了掩護,他在長春市勝利大街租用了一棟兩層小樓,糾集金曉科等十幾人,組成了一個潛伏組。於子洋與混入鐵路內部的特務劉金鵬密謀,在四平路投放炸藥、在道岔處放置大石塊的方法企圖顛覆列車,加害毛主席。為了實施這一計畫,劉金鵬還在鐵路內部發展了苗延年、南雲海等多人,以便計畫實施時協同行動。這一重大的情況被公安局獲知,市委書記劉業雄要求嚴密監視,定時破案,吉林公安局調兵遣將,在毛主席回程臨近時刻,將這批特務一網打盡。



在毛主席回來之前,公安部隊一舉將毛人鳳在北京潛伏的電台抓獲。至此,敵人企圖破壞毛主席訪問蘇聯的暗殺陰謀徹底破產。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