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長孫無忌是怎麼的人 歷史如何評價長孫無忌 | 陽光歷史

 

A-A+

宰相長孫無忌是怎麼的人 歷史如何評價長孫無忌

2018年05月22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44 次

  長孫無忌(594年-659年),字輔機,河南洛陽人,唐初宰相、外戚,隋朝右驍衛將軍長孫晟之子,母親高氏為漢族(北齊樂安王高勱之女),文德皇后同母兄。

  長孫無忌出身於河南長孫氏,自幼被舅父高士廉撫養成人,與唐太宗是布衣之交,後又結為姻親。唐高祖起兵後,無忌前往投奔,並隨太宗征戰,成為其心腹謀臣,後參與策劃玄武門事變。

  貞觀年間,無忌歷任左武侯大將軍、吏部尚書、尚書右僕射、司空、司徒、侍中、中書令,封趙國公,在凌煙閣功臣中位列第一。他在立儲之爭時支持高宗,後被任為顧命大臣,授太尉、同中書門下三品。

  永徽年間,長孫無忌在《貞觀律》基礎上主持修訂《唐律疏議》,後反對高宗立武則天為皇后。顯慶四年(659年),無忌被許敬宗誣陷,削爵流放黔州,最終自縊而死。上元年間平反。

15.jpg

  歷史如何評價長孫無忌

  總評

  長孫無忌歷仕三朝,做宰相三十多年,有文武之才,為唐初有名的政治家。他身為貴戚,權重而不專,對唐皇室忠心耿耿,盡智盡力,為唐朝的典章制度的制定作出了貢獻。

  歷代評價

  李世民:1無忌聰明鑒悟,雅有武略。2昔黃帝得力牧而為五帝先,夏禹得咎繇而為三王祖,齊桓得管仲而為五伯長。朕自居藩邸,公為腹心,遂得廓清宇內,君臨天下。3司空、齊國公無忌等,並策名運始,功參締構,義貫休戚,效彰夷險,嘉庸懿績,簡於朕心。4無忌善避嫌疑,應對敏速,求之古人,亦當無比;而總兵攻戰,非所長也。5無忌盡忠於我,我有天下,多是此人力。

  李恪:長孫無忌竊弄威權,構陷良善,宗社有靈,當族滅不久!

  許敬宗:1無忌與先朝謀取天下,眾人服其智,作宰相三十年,百姓畏其威,可謂威能服物,智能動眾。 2無忌今之奸雄,王莽、司馬懿之流也。

  呂溫:1昔者舜以九官致理,周以十亂反正,高皇以三傑祚漢,光武以二十八將中興,若夫錯綜勳賢,牢籠今古,雄四代而高視者,其唯聖唐乎?……長孫趙公,舉大義,除二凶,安宗廟,定社稷,以振我丕赫無疆之休,此則周公之匡救也。2趙國之先,發祥朔土。乃祖乃父,受天之祜。有女而聖,為天下母;有子而賢,為唐室輔。聖賢同氣,千載一睹。丕顯趙公,允文允武。克忠克仁,實有大勳。高祖受命,太宗歸尊。翼翼乾乾,恪居於藩。群孽亂嗣,爭窺神器,鴻業將墜。公揭大義,一匡天地。人到於今,家受其賜。帝將傳聖,爰有顧命。汝忠汝誠,莫與汝京。為我聖子,守唐太平。公相高宗,有太宗遺風。刑措財豐,八荒來同,和氣大融。妖星襲月,禍起中宮。公將正之,以王帝躬,力屈群邪,誠阻天聰。黜非其尤,令問無窮。

  劉昫:1無忌戚里右族,英冠人傑,定立儲闈,力安社稷,勳庸茂著,終始不渝。及黜廢中宮,竟不阿旨,報先帝之顧托,為敬宗之誣構。嗟乎!忠信獲罪,今古不免;無名受戮,族滅何辜!主暗臣奸,足貽後代。2趙公右戚,兩朝宣力。功成不去,竟逢鬼域。
3無忌、遂良銜不協之素,致千載之冤。永徽中,無忌、遂良忠而獲罪,人皆哀之。殊不知誣陷劉洎、吳王恪於前,枉害道宗於後,天網不漏,不得其死也宜哉!
4太宗諸子,吳王恪、濮王泰最賢。皆以才高辯悟,為長孫無忌忌嫉,離間父子,遽為豺狼,而無忌破家,非陰禍之報歟?

  宋祁:1無忌與遂良悉心奉國,以天下安危自任,故永徽之政有貞觀風。帝亦賓禮老臣,拱己以聽。綱紀設張,此兩人維持之也。2高宗之不君,可與為治邪?內牽嬖陰,外劫讒言,以無忌之親,遂良之忠,皆顧命大臣,一旦誅斥,忍而不省。反天之剛,撓陽之明,卒使牝咮鳴辰,祚移後家,可不哀哉!天以女戎間唐而興,雖義士仁人抗之以死,決不可支。然瑗、濟、義琰、儀四子可謂知所守矣。噫,使長孫不逐江夏、害吳王,褚不譖死劉洎,其盛德可少訾乎!

  曾鞏:當房、杜之時,所與共事則長孫無忌、岑文本,主諫諍則魏鄭公、王珪,振綱維則戴胄、劉洎,持憲法則張元素、孫伏伽,用兵征伐則李勣、李靖,長民守土則李大亮。其餘為卿大夫,各任其事,則馬周、溫彥博、杜正倫、張行成、李綱、虞世南、褚遂良之徒,不可勝數。

  張唐英:無忌其後卒被流竄死於黔南,天下以為冤,然而亦疑其誣殺吳王恪之報應也。

  范祖禹:1君臣以道相與,以義相正者也。故先王以群臣為友,有朋友之義,非徒以上下之分相使而已。太宗欲聞過於無忌,而無忌納諂以悅之。君好直而臣不忠,其罪大矣。[53]
2高宗欲廢後而立妾,故官無忌妾子,又重賂以悅之,誘之以利,非德賞也。而無忌受其官與賜,豈未之思乎?夫大臣欲以義正君,而先沒於利,不足以為重矣。無忌苟辭其官、反其賜而不受,使其君知大臣之不可誘以利,亦足以格其非心而益見憚矣。無忌不知出此,卒使武後怨其受賜而不助己,奸臣得以入其謀,高宗無足譏焉,惜乎無忌之不學也!

11.jpg

  張燧:長孫無忌、褚遂良之死,世鹹悲之。余以為二子均有死道。夫吳王恪,太宗愛子也,太宗立高宗為太子,又欲立恪。無忌以舉棋不定為諷,似矣。而其後也,竟以房遺愛獄誣構吳王,陷之重辟。劉洎,太宗直臣也,洎性疏致禍,理固應耳,而罪不至死。遂良誣以「伊霍」一語,必欲斃之,雖馬周強諍不少解。夫此二子者,所謂太宗心膂臣也,一殺其愛子,一貽其主以殺直臣之名。由此觀之,武氏之禍,猶為晚也。

  丁耀亢:無忌以內戚佐太宗有天下,稱元勳焉。死於陰人之手,不亦枉乎?至其誣恪一事,足以感動天帝,而後知古來英雄之死,別有陰報,不必為之扼腕也。故曰:大輿多塵,君子有以慎其終矣。

  王夫之:1長孫無忌曰:「太子仁恕,實守文之德。」此佞者之辯也。太宗不能折之,遽立治而不改,唐幾以亡。仁恕者,君德之極致,以取天下而有餘,況守文乎?無忌惡知仁恕哉!不明不可以為仁,不忠不可以為恕。……故仁恕者,君子之大德,非中人以下所能居之不疑者也。高宗竟以此而不庇其妻子,不保其世臣,殃及子孫,禍延宗社。長孫無忌惡足以知仁恕哉?挾仁恕之名以欺太宗,而太宗受其罔,故曰佞者之辯也。
2夫長孫無忌之決於誅殺,固非挾私以爭權,蓋亦衛高宗而使安其位爾。乃衛高宗而不恤唐之宗社,則私於其出,無忌之惡也。原其所自失,其太宗之自貽乎!承乾廢,魏王絀,太宗既知恪之可以守國也,則如光武之立明帝,自決於衷,而不當與無忌謀。如以高宗為嫡子而分不可紊,則抑自決於衷,而尤不當與無忌謀。疑而未決,則在廷自有可參大議之臣,如德宗之於李泌,宋仁宗之於韓琦,資其識以成其斷。唯無忌者,高宗之元舅也,而可與辨高宗與恪之廢立乎?房玄齡、褚遂良之贊立高宗,義之正也;太宗之疑於立恪,道之權也;無忌之固請立高宗,情之私也。挾私而終之以戕殺,無忌之惡稔,而太宗不灼見而早防之,不保其子,不亦宜乎!

  龔煒:唐武氏之亂,成於徐世勣「陛下家事」一言,而其原實由於長孫無忌之私其甥。當承乾之廢,無忌等力贊晉王,太宗尋悔之,欲更立吳王恪。夫再易太子,誠非美事;然為宗社大計,又不得以常理論。雉奴懦恪類己,知子莫若父矣。無忌以恪非長孫氏出,力諫而止。高宗立,遂有聚□之恥。未幾,而遂有□攘之禍。無忌早已不保其身,世勣亦一傳而覆其宗。人臣一念之私,凶於爾國,害於爾家,可懼哉!

  蔡東藩:長孫無忌、褚遂良,不能進諫於入宮之時,徒欲勸阻於廢後之際,先幾已昧,後悔曷追?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