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僧玄奘“御弟聖僧”的身份究竟從何而來? | 陽光歷史

 

A-A+

解密:唐僧玄奘“御弟聖僧”的身份究竟從何而來?

2018年05月18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35 次

  吳承恩的巨著《西遊記》,是由玄奘去印度取經的故事神化而來的,但玄奘與高昌國王麴文泰結拜為兄弟的這段真事,吳承恩卻隻字沒提。玄奘在他的著作《大唐西域記》裡也沒提及,實在是讓人有點遺憾。

  後來,高僧慧立所著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倒是不忘舊事,真實以待,記下了這段感人的往事。

  玄奘16歲開始在寺院當了小沙彌。公元627年,他在長安結識了來自印度的和尚波蜜多羅,萌生了西去印度求學的念頭。當時,唐朝剛剛立國,與西突厥關係緊張,玄奘一路西行,最艱難的日子是從西安到伊吾這段路,而真正受到最大禮遇,卻是在高昌國。

  去高昌國時,玄奘法師已經是一位學識淵博、譽滿京城的佛學大師。他到了伊吾後,原定的路線是去巴裡坤,走絲綢之路的北道。誰知,高昌王麴文泰聽到了這個消息,立即派使臣連夜趕路,一定要請玄奘改變計畫,到高昌來。玄奘接受了麴文泰的一番盛情,前往高昌國。

  那天,已是深夜,麴文泰和他的臣下們手持蠟燭,站在城門迎候。如此熱情、隆重的迎接儀式,使玄奘心裡暖乎乎的。

  玄奘被安排在一間重閣寶帳中住下。麴文泰左右令候,親自張羅,將起居食飲一一安排停當,便離開了。過了一會兒,麴文泰的王妃帶著十多個侍女,又來拜見。第二天早上,還沒等他起床,麴文泰又攜王妃及大臣們,在帳下等候拜見。

12153534_997094.jpg

  麴文泰如此慇勤款待,就是想請玄奘長期住下來,受高昌民眾的供養。這怎麼可能呢?玄奘自有一番西行取經的大志,目標宏遠,他堅決不肯。情急之下,麴文泰將他軟禁在宮中。玄奘毫不屈從,以絕食表明自己的態度:自己西行取經的大業,是任何人、任何事情也阻擋不了的。

  可是,在麴文泰眼裡,玄奘絕食是鬧著玩。他每天親自托起餐盤,連說帶哄,想請玄奘進食,可連續三天三夜,玄奘硬是沒吃一粒米,沒喝一口水。第四天,玄奘又餓又渴,已是氣息漸斷漸續,麴文泰見狀感到非常愧疚,趕忙跪下叩頭說:「法師,你要西行,你就去吧,我再也不會阻攔你了。現在,只求你吃點東西。」

  聽了這話,玄奘還是擔心麴文泰耍花招,便讓他對天發誓。麴文泰照辦了,並請求玄奘在佛的面前與他結為生死兄弟。於是,麴文泰在他母親的主持下,舉行了盛大的禮儀,與玄奘結為兄弟。

  麴文泰的一片真情實意,感動了玄奘。他決定留下來一個月,在這裡傳教講經。

  玄奘在高昌國講經的日子,高昌國的佛事達到了最興盛的時期。玄奘手持《仁王般若經》,每天講經說法時,高昌王麴文泰都手持香爐親自迎候,並跪下為階,讓玄奘踩在他的身上就座。上千名僧人,聽經吟誦,佛號高蕩,讓佛教的香煙濃濃地瀰漫在高昌國上空。

  玄奘離開高昌時,天氣開始冷了,麴文泰寫了24封致西域各國的通行文書,還贈送了馬匹和25名僕役和大量的衣物、錢財,組織萬眾夾隊成排,舉目歡送。麴文泰依依不捨,揮淚送別。為了玄奘的安全,他還讓殿中侍御史護送他到很遠很遠。忠厚仁義的玄奘,也是戀戀不捨,他答應取經回來的時候,一定再到高昌國看望麴文泰。

  西行路上,玄奘以高昌王弟的身份,一路受到了西域各國的優待。他寫信給麴文泰說:「決交河之水,比澤非多,舉蔥嶺之山,方恩豈重。」

  玄奘西行印度取經,前後17年,行程5萬多里路,歷經130多個國家,終成一代高僧。玄奘從印度學成回來後,本來可以不走沙漠,從海道返回唐朝,但他心裡一直惦念著麴文泰,仍取道北路,翻雪山,涉流沙,回歸中原,履行他們之間當年的約定。遺憾的是,當玄奘法師走到于闐國的時候,聽說高昌王國歸屬大唐而為西州,麴文泰已經死了,長眠於九泉。他暗拭淚水,彷彿聞到了高昌國上空還未散去的硝煙戰火,只好從于闐直接回到了西安。

  吳承恩的巨著《西遊記》,是由玄奘去印度取經的故事神化而來的,但玄奘與高昌國王麴文泰結拜為兄弟的這段真事,吳承恩卻隻字沒提。玄奘在他的著作《大唐西域記》裡也沒提及,實在是讓人有點遺憾。

  後來,高僧慧立所著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倒是不忘舊事,真實以待,記下了這段感人的往事。

  玄奘16歲開始在寺院當了小沙彌。公元627年,他在長安結識了來自印度的和尚波蜜多羅,萌生了西去印度求學的念頭。當時,唐朝剛剛立國,與西突厥關係緊張,玄奘一路西行,最艱難的日子是從西安到伊吾這段路,而真正受到最大禮遇,卻是在高昌國。

  去高昌國時,玄奘法師已經是一位學識淵博、譽滿京城的佛學大師。他到了伊吾後,原定的路線是去巴裡坤,走絲綢之路的北道。誰知,高昌王麴文泰聽到了這個消息,立即派使臣連夜趕路,一定要請玄奘改變計畫,到高昌來。玄奘接受了麴文泰的一番盛情,前往高昌國。

  那天,已是深夜,麴文泰和他的臣下們手持蠟燭,站在城門迎候。如此熱情、隆重的迎接儀式,使玄奘心裡暖乎乎的。

  玄奘被安排在一間重閣寶帳中住下。麴文泰左右令候,親自張羅,將起居食飲一一安排停當,便離開了。過了一會兒,麴文泰的王妃帶著十多個侍女,又來拜見。第二天早上,還沒等他起床,麴文泰又攜王妃及大臣們,在帳下等候拜見。

12153534_997094.jpg

  麴文泰如此慇勤款待,就是想請玄奘長期住下來,受高昌民眾的供養。這怎麼可能呢?玄奘自有一番西行取經的大志,目標宏遠,他堅決不肯。情急之下,麴文泰將他軟禁在宮中。玄奘毫不屈從,以絕食表明自己的態度:自己西行取經的大業,是任何人、任何事情也阻擋不了的。

  可是,在麴文泰眼裡,玄奘絕食是鬧著玩。他每天親自托起餐盤,連說帶哄,想請玄奘進食,可連續三天三夜,玄奘硬是沒吃一粒米,沒喝一口水。第四天,玄奘又餓又渴,已是氣息漸斷漸續,麴文泰見狀感到非常愧疚,趕忙跪下叩頭說:「法師,你要西行,你就去吧,我再也不會阻攔你了。現在,只求你吃點東西。」

  聽了這話,玄奘還是擔心麴文泰耍花招,便讓他對天發誓。麴文泰照辦了,並請求玄奘在佛的面前與他結為生死兄弟。於是,麴文泰在他母親的主持下,舉行了盛大的禮儀,與玄奘結為兄弟。

  麴文泰的一片真情實意,感動了玄奘。他決定留下來一個月,在這裡傳教講經。

  玄奘在高昌國講經的日子,高昌國的佛事達到了最興盛的時期。玄奘手持《仁王般若經》,每天講經說法時,高昌王麴文泰都手持香爐親自迎候,並跪下為階,讓玄奘踩在他的身上就座。上千名僧人,聽經吟誦,佛號高蕩,讓佛教的香煙濃濃地瀰漫在高昌國上空。

  玄奘離開高昌時,天氣開始冷了,麴文泰寫了24封致西域各國的通行文書,還贈送了馬匹和25名僕役和大量的衣物、錢財,組織萬眾夾隊成排,舉目歡送。麴文泰依依不捨,揮淚送別。為了玄奘的安全,他還讓殿中侍御史護送他到很遠很遠。忠厚仁義的玄奘,也是戀戀不捨,他答應取經回來的時候,一定再到高昌國看望麴文泰。

  西行路上,玄奘以高昌王弟的身份,一路受到了西域各國的優待。他寫信給麴文泰說:「決交河之水,比澤非多,舉蔥嶺之山,方恩豈重。」

  玄奘西行印度取經,前後17年,行程5萬多里路,歷經130多個國家,終成一代高僧。玄奘從印度學成回來後,本來可以不走沙漠,從海道返回唐朝,但他心裡一直惦念著麴文泰,仍取道北路,翻雪山,涉流沙,回歸中原,履行他們之間當年的約定。遺憾的是,當玄奘法師走到于闐國的時候,聽說高昌王國歸屬大唐而為西州,麴文泰已經死了,長眠於九泉。他暗拭淚水,彷彿聞到了高昌國上空還未散去的硝煙戰火,只好從于闐直接回到了西安。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