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初錦衣衛紀綱:竟看著「好友」解縉被活活凍死 | 陽光歷史

 

A-A+

明初錦衣衛紀綱:竟看著「好友」解縉被活活凍死

2018年01月29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89 次

紀綱殘忍至極,使出各種方法對待剛正不阿的文臣,但是他卻盡全力救了舊友。

紀綱病了,病於一種心思。這個心思就是篡權奪位。紀綱何以突然對皇位產生濃厚興趣呢?這要從永樂皇帝朱棣選立太子說起。

朱棣只有四個兒子,一個早夭,在剩下的三個皇子中,長子朱高熾和次子朱高煦較出色。朱高熾溫和厚道,皇帝喜之智,感覺他有仁君的風範。朱高煦性情堅頑,雄武凶悍,皇帝喜之勇。在仁與勇之間,永樂皇帝更傾向於勇。紀綱與朱高煦接觸較多,自然支持他掌權。

可是,儘管朱高熾肥胖虛弱,但這並不影響他堅定地活著。而且他的長子朱瞻基,雖然年紀小,卻見識廣,閱歷深,能文能武,不知不覺中,已成永樂皇帝的貼心小棉襖。這使朱高煦熬成老大的夢想,變得不確定起來。

有一天,紀綱有事要見朱棣,進宮後,看到皇帝和朱高熾在談論外交事務。朱高熾連呼吸都很困難,聊了一會,估計朱棣都受不了了,就命人把太子扶回去休息了。太子剛離開,內閣大學士解縉恰好到文華殿呈稟修撰《四庫全書》的事。解縉屬文官集團,一貫支持朱高熾,朱棣把對朱高熾的不滿發洩在解縉身上。解縉聽完,只不輕不重地說出三個字:「好聖孫!」言下之意,朱高熾不好,可他有個好兒子啊。皇帝頃刻如醍醐灌頂,咧開嘴樂起來。

紀綱猛然意識到,由於朱瞻基的長大,皇帝在儲君問題上已經變得難以捉摸,如果自己支持朱高煦的話,很容易背上插手皇帝家務事的罪名。他還意識到,朱高熾與朱高煦,二虎相爭,必有一傷,甚至兩傷,既然如此,大明王朝,花落己手,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這個偶然的瞬間,紀綱擦亮一顆稱帝之心。紀綱毅然決然地退出朱高煦集團,以中立的姿勢,行走在二者間。

公元1411年(永樂九年)6月的一個清晨,紀綱到詔獄檢查工作。沒過一個時辰,忽然接到一紙公文,說是要從刑部大牢轉過來一個犯人。此人竟是解縉。紀綱的印象裡,朱棣對解縉一度笑顏以對,現在翻臉,主要是解縉這人太顯擺,老是出風頭,拉幫結派。而且他太過坦蕩,不避嫌。他在被皇帝貶到廣西後,依然落拓如故,有一次要奏事,因沒電話,也沒電報,他徑奔南京而去。恰巧皇帝外出訪問,只有太子朱高熾在代理皇帝職,解縉便將要事啟奏朱高熾,然後自回廣西。等到皇帝回來後,朱高煦立刻進讒,說解縉專門找一個皇上不在家的時候,偷會太子,與太子計議大半天後,「徑歸,無人臣禮」。皇帝火冒三丈,解縉就被扔進詔獄大牢。

此時的紀綱在解縉的問題上,萌生出新的想法。他決定爭取解縉,解縉是他做帝王不可或缺的謀士。當務之急就是要保住解縉的性命。紀綱給解縉一間獨立的小套間,又命人小心伺候,無論正餐或夜宵,米要醇香,菜要新鮮,酒要甘洌。

紀綱拉攏解縉的方法是,以文會友,以情動人。他親自下牢獄,向解縉噓寒問暖。解縉乃文化圈領軍人物,起先,對紀綱不屑一顧。但紀綱不慍不怒,分寸拿捏得很好,並滔滔不絕地表達對解縉的崇敬。

幾天後,解縉就感動得唏噓不已。紀綱說,隨遇而安吧,既困於牢房,就先把牢房的日子過充實,別去惦記誰當皇帝,操那心幹啥!解縉表示接受他的建議。

紀綱在把解縉的獄中生活安排得妥妥帖帖之後,就開始嘗試利用各種方法把他搭救出去。這期間,朱高煦集團和朱高熾集團都在爭取紀綱。朱高煦集團以為,善待解縉是紀綱奉帝命所為,朱高熾集團則以為,善待解縉是紀綱仗義而為。因此,兩大集團都信任他,都想倚重他。紀綱卻始終堅持自己的原則,對兩大集團既不親近,也不疏遠。這使得兩大集團對他的拉攏更加激烈。而紀綱則利用這種拉攏,爆炸性地擴張勢力。兩年後,紀綱的勢力已發展到讓兩大集團引頸羨慕、而不敢稍加微詞的地步。

端午節這天,宮中舉行射柳活動。皇太孫朱瞻基屢射屢中,贏得觀眾的喝彩。朱棣喜得合不攏嘴,朱高煦則氣個半死。

當下半場比賽開始後,紀綱臨上場前,囑咐擔任裁判的錦衣衛鎮撫龐英,說他在射柳時,會故意射不中,龐英要用手把柳枝掰下來,然後宣佈他射中,借此來觀察,有誰敢站出來指正他。龐英會意,如約把柳枝掰下來,為紀綱歡呼。圍觀的王公大臣們,雖未歡呼,但也沒有表示異議,均無聲默認。

紀綱很得意,暗以為,自己距離執掌天子印的時間已經不遠。於是,更加頻繁地與解縉溝通治世之道,還精細具體地剖析、整理對政局的看法,同時尋找機會準備把解縉從牢裡救出去。在解縉度過漫長牢獄生活後,紀綱終於尋找到一個機會。

公元1415年(永樂十三年)正月十五,皇宮裡舉辦花燈會,朱棣率領群臣登上彩繪繁麗的奉天門城樓,觀賞勝景。不料,物燥風大,引發火災,負責巡查現場的錦衣衛都督馬旺,在帶領宮禁中的消防隊員緊急救火時,因火勢猛烈,被燒死在闌珊的花燈之中。

發生這樣的意外,因循慣例,皇帝要赦獄修省,便讓紀綱擬一份特赦犯人名單,紀綱把解縉的名字寫入名單中。

然而,出乎紀綱意料的是,幾天後,當他把名單呈給皇帝時,皇帝問:「縉猶在耶?」這句話中顯然含著一絲譴責之意。紀綱不敢多嘴,離開皇宮。紀綱想來想去,感覺解縉確實不可再留。並且解縉的那顆心還是繫著朱高熾的,壓根沒他紀綱什麼事。紀綱對解縉的感情,瞬間由愛轉變成恨。

紀綱正在咒罵著,忽聽來報,朱高煦親臨紀府。紀綱立刻明白,朱高煦一定是為皇帝的那句「縉猶在耶」而來。朱高煦進來後絕口不提解縉,只是與紀綱回顧起過去,追憶起祖輩打江山的不易;又展望了一下未來,意思是將來當了皇帝要與紀綱有福同享。紀綱默默地衡量了一下,眼下,朱高煦集團處於鼎盛時期,朱高熾聯盟依舊萎靡不振。他之所以還支撐著沒有倒下,是因為兒子朱瞻基頗受皇帝寵遇。但朱瞻基年小勢單,又能支持到何日呢? 想到這裡,紀綱半推半就地受下朱高煦的禮物。當夜,他就拎起酒壺去找解縉,共進最後的晚餐。

不多時,酒勁上來,下在酒裡的藥劑也毒性發作,解縉迷迷糊糊地栽倒在桌旁。解縉醉倒後,紀綱叫來幾個錦衣衛校尉,把解縉的衣服都扒光,一絲不掛,然後,把他抬到一個大雪堆裡去,用雪埋住身子,只露著腦袋。紀綱自己則站在一株綠萼梅下,津津有味地看著。47歲的解縉,就這樣被活活地凍死。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