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官員奴僕:權臣嚴嵩家奴敢於藐視朝廷官員 | 陽光歷史

 

A-A+

明朝的官員奴僕:權臣嚴嵩家奴敢於藐視朝廷官員

2017年03月03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85 次

  在封建制度下,明清時期出現了一批豪奴悍僕,屬於一種奴隸制殘餘的畸異現象。

  一些原本掙扎於社會底層的奴僕,竟然依附豪門權貴,倚勢橫行,招權納賄,不僅縉紳爭與交權,甚至相通姻好,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李樹政

  1 藐視朝廷官員的嚴嵩家奴

  《明史》載,嘉靖年間,首輔嚴嵩柄政二十年,操縱國事,吞沒軍餉。其子世蕃貪虐索賄,賣官鬻爵。嚴氏父子不僅權焰熏天,連其家僕亦仰仗主子權勢,為非作歹。

  嚴嵩的心腹家奴嚴年(一作嚴永年),署號「鶴城」。不但招權納賄,而且與朝中官互與贈詩文,敬若賓主。史稱「其奴嚴年最黠惡,士大夫競稱萼山先生者也」。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御史鄒應龍上疏彈劾嚴世蕃,數其通賄賂行諸不法狀。同年五月,嚴嵩致仕歸里,嚴世蕃謫赴雷州衛,嚴年亦被「錮獄退贓」。

  清人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載,嚴世蕃未到雷州,至南雄而返,並在老家大興土木,修建館舍。「會袁州推官郭諫臣以公事過嵩裡,工匠千餘,方治園亭,其僕為督。」面對袁州府負責勘問刑獄的官員,督工的嚴家奴僕「箕踞不起」,大不敬。當有役工用瓦礫拋擲戲弄郭諫臣時,其不加制止,甚至囂張地叫嚷:京城衙門長官、六科要員、監察御史排隊等候在主人門前,吆喝一聲,誰人敢動!這算哪根蔥?

  結果,郭諫臣據實揭發,上報御史林潤。林潤上疏,彈劾嚴世蕃自罪謫之後「愈肆凶頑」,數嚴氏父子諸暴橫狀。其中,奏疏提及:「雖豪僕嚴年、謀客彭孔,家資亦稱億萬。民窮盜起,職此之由」。儘管豪奴嚴年的貪贓未詳,亦可知為數不少。

  2 關係網嚴密的張居正僕人

  明神宗朱翊鈞即位後,首輔張居正怙權十年。其心腹家僕遊七,名守禮,署號「楚濱」,仗勢用事,貪贓弄權,頗作威福。連朝中大員、邊帥,以及宮中太監,皆尊稱其為「楚濱先生」。《明史》稱,「蒼頭遊七入貲為官,勳戚文武之臣多與往還,通姻好。七具衣冠報謁,列於士大夫」。

  明代沈德符《萬曆野獲編》載,遊七禍藏機心,一方面用賂遺錢財來買官為幕職,「至冠進賢」,改換自身地位;另一方面,與朝中大臣「因修僚婿之好」。當時,都給事李選,娶遊七妾之妹為側室;另一給事李宗魯,亦娶遊七妾之姑。可謂苦心經營其關係網,營私謀利。

  張居正死後二年,遭削奪,並籍沒其家。遊七也難逃厄運,亦被言官彈劾下獄。不過,沈德符在書中十分訝異,遊七「其後與徐爵同論斬。爵死已久,聞七尚至今在獄中。當其盛時,無恥者自屈節交之耳」。

  此外,張居正在位時,「清郵傳」被作為其一大政績。在《萬曆十五年》一書中,作者黃仁宇指出:清理整頓官方驛站,「務使真正有公事的人,才受驛站接待。凡家屬旅行,或以私藉公,需索驛站者,查出後立加嚴懲。但是,張家的僕人甚至親友的僕人卻可以任意向地方官需索車馬船隻,並及於扛抬行李的伕役」。在嚴厲整飭之下,偏偏張家奴僕恣意妄為,究竟張居正屬毫不知情,抑或包庇縱容?也就不得而知了。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