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軼事:文人幻想當俠客 被人拿假人頭騙走巨款 | 陽光歷史

 

A-A+

唐代軼事:文人幻想當俠客 被人拿假人頭騙走巨款

2016年05月29日 奇聞異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38 次

  俠客一直是一個令人嚮往的角色,無論是只忙著油鹽醬醋的普通百姓,還是才高八斗的文人墨客,都對武俠有一種深深的情懷。李白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盧照鄰的「挾彈飛鷹杜陵北,探丸借客渭橋西」,都用生動的筆墨描摹了一個理想的俠客形象:強大的戰鬥力和超現實的行動自由,讓人仰慕。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在澎湃的武俠理想之外,卻總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起因:

  現實生活不如意詩人幻想當俠客

  俠客夢,多少是對現實中一些缺陷的彌補,富有藝術創造力的詩人更是如此。

  唐朝的崔涯和張祜,詩名滿天下,例如張祜的「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天下誰人不知,哪個不曉?然而,他們的現實生活卻不怎麼令人滿意。張祜功名上不得志,使他開始嚮往俠客的自由和豪邁,更時時將自己想像成行走江湖的俠客。

  崔涯也是如此,他的俠客夢有具體的詩句為證:「太行嶺上三尺雪,崔涯袖中三尺鐵。一朝若遇有心人,出門便與妻兒別。」吹噓他袖子中的三尺鐵劍,銀光閃閃如同太行山上的冰雪。如果有人要他去行俠,他崔涯二話不說,馬上與妻兒道別,到江湖上行俠仗義去。

  然而,現實中的崔涯又是如何的呢?他似乎混得夠嗆。據《雲溪友議》記載,崔涯的老婆姓雍,其岳父是揚州總校官,他對女婿的不務正業、目中無人很不滿,有一回把女兒叫過來,很不客氣地說:「當爹的很後悔把你嫁給崔涯那小子,如今叫你改嫁也不太好,不如你乾脆削髮出家算了,不然我一劍斬殺你這個女兒。」崔涯一聽,嚇得魂飛魄散,也不見他拿出「袖中三尺鐵」出來跟岳父理論,而是低頭求饒,但狠心的岳父還是生生拆散了他們夫妻,崔涯是一點法子都沒有。

  崔涯和張祜這兩位混得不怎麼樣的哥們卻經常玩在一塊,行走江湖,任性喝酒,把自個兒想像成俠客。《桂苑叢談》稱他們「多遊江淮,常嗜酒,侮謔時輩,或乘飲興,即自稱俠」。久而久之,別人也把他們當俠客了,不知道是當真了呢,還是開玩笑的,反正這二位被擺上俠客的位子下不來了。但最終還是被捋下來了,是怎麼回事呢?

  騙局:

  拿假人頭騙巨款

  張祜和崔涯的俠客名聲已經聞於天下,時間一久,總會有「俠客」找上門來。當然,窮的時候沒人找,富的時候就開始有人打主意了。因此,一些經濟上比較富裕,但精神上又很空虛的人,身邊經常圍繞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張祜後來生活有所改善,積累了一些產業。結果,某日黃昏,有一個長得比較強壯,身穿俠客服,腰間繫著寶劍,一手拎著一個血淋淋包裹的人找上門來,一進門就問:「請問這是張俠士的府上嗎?」一開口就給張祜帶了頂俠士的高帽子。

  張祜老師可激動了,慌忙問啥事。那人說:「我有一個仇人,找了十年才找到,今天可算報了仇,這人的腦袋就在這袋子裡。」說完,他大剌剌地坐下,開口要酒喝。張祜好不容易碰上同類,趕緊招呼起來,好酒好肉地招待來人。這位報了仇的俠客酒飽飯足後,又伸手要錢:「離這三里左右的一個地方,住著我的一個恩人,我琢磨著要報答他,但手頭缺錢。張俠士您是個豪爽人,能不能借我十萬錢,讓我去完成這個心願,以後您要是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上刀山下火海,做牛做馬做雞狗,都要報答你。」

  這分明就是快意恩仇的節奏呀。這位兄弟把他張祜當俠客,張祜的表現若讓他失望了,可是會被江湖上的人笑話的。於是,「俠士」張祜點燃蠟燭,在家裡翻箱倒櫃找出十萬錢,豪爽地給了這位俠客。

  俠客收了錢,抹一抹嘴唇,說聲:我去了,您等會。

  結果這一去就不再來了,張祜一直等到天亮,那人卻連個影子也沒再出現。隨著朝日的升起,張祜老師的江湖豪俠情漸漸冷卻,法律意識開始復甦,忽然害怕起來:「這光天化日之下,留這麼顆人頭在我家,豈不是自找麻煩?」於是,他戰戰兢兢打算把首級埋了。但在埋掉之前,他還是忍不住打開來看了一下,結果這一看,令他哭笑不得,包裹裡哪是什麼人頭,分明是豕首。被人耍了一回,還損失了一筆巨款,張祜從此心灰意冷,「豪俠之氣,自此而喪矣」。

  在整個騙局事件中,張祜也算是咎由自取。首先要怪的是他的三觀,尤其是他法律意識淡薄。既然相信是人頭,那就趕快報官去,俠客固然值得欽佩,但也得守法呀,不守法那還能叫俠客嗎?何況大唐王朝也是一個講法制的朝代,這人頭能隨便留家裡嗎?這被騙的十萬錢姑且算是不尊重法律交的學費吧。

  其次,張詩人在經濟上也太缺乏防範意識了,既然對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俠客,那俠客還談什麼錢?談錢不就俗氣了嗎?不管什麼年頭,不管什麼時代,如果對方首先跟你談大志向、大理想,接下來便要你出錢,這十有八九是騙局,信不得。

  聽對方忽悠忽悠無所謂,但自己得把錢袋子捂緊了,只要財務不損失,對方再瞎吹也是口水而已。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