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陽公主情史:揭高陽公主和辯機和尚的悲劇愛情 | 陽光歷史

 

A-A+

高陽公主情史:揭高陽公主和辯機和尚的悲劇愛情

2016年03月13日 宮廷野史 暫無評論 閱讀 2,337 次

  高陽公主是唐太宗的第十七個女兒,是在初唐一貫的開放民風之中成長起來的金枝玉葉。據史學家考證,唐太宗有胡人血統,連眼珠子都是藍的。想必高陽公主的血液之中,也像她父親一樣,流淌著胡人粗獷的野性,好比一朵初綻的紅艷玫瑰,熱烈奔放,又艷又刺,正合唐太宗的心意,成為他眾多女兒中的最愛。

  他們都是逼婚受害者

  將最愛的女兒嫁給誰呢?

  唐太宗把目光對準了凌煙閣大功臣房玄齡的兒子,門當戶對,政治聯姻的因素不消說,只說一點,房玄齡給三個兒子分別取名叫房遺直、房遺愛、房遺則,可見家教是比較嚴厲的,那麼教出的兒子一定品學兼優。

  高陽公主不是有點野嗎?正好,找一位道德楷模感化一下她。

  這樣,高陽公主與房遺愛結婚了。

  然而,房遺愛不合公主的胃口;公主,也不合房遺愛的心意。

  史上記載房遺愛「誕率無學,有武力」,不知道房玄齡是不是對這個二兒子遺愛過多,才不那麼嚴格地要求他。他不愛學習,就讓他玩吧,玩到孔武有力的程度也不錯,如果社會治安不好,還可以增加女人的安全感。

  但是,高陽公主的身份,決定了她是一個很有安全感的女人,老爸就是自己最大的保護傘。而且熱烈狂野的女人,一般不喜歡相同類型的男子,那種文質彬彬的書生類型倒有可能獲得她們的青睞。

  很多人為高陽公主叫屈,說她嫁的不是老公,嫁的是政治和家世。

  其實,換個角度,高陽公主也不是房遺愛所喜歡的類型,但他敢拒絕吧?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他也算得上「逼婚」的受害者。

  一見鍾情小和尚

  十六歲的高陽公主新婚生活很不快樂。

  遊獵成了公主打發時光、排遣心緒的最好方式。早春的三月,公主的領地在長安郊外,那時萬物復甦,草長鶯飛,陽光燦爛,公主面容平靜,竭力用出遊的興奮壓抑著心中的煩憂,夫婿房遺愛則不斷彎弓射獵,不無誇張地顯示武力。然而,公主對這些了無興趣,房遺愛則現出一副無奈而討好的樣子。

  突然之間,一座草屋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帶著好奇和無聊,公主走進了草屋。草屋之中,一位年輕的和尚正在安靜地讀書。

  一位美艷的少婦,雍容而華貴,彷彿美女菩薩從天而降,使得郊外的春光更加明媚。

  想像這位叫做辯機的和尚當時的表情,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最初,肯定是猝不及防的驚訝,像閃電般被公主的美驚呆了,如遭電擊,不敢再看第二眼。從未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女人的這個男人,臉上竟然泛起桃花般的羞澀。這種羞澀,以及那雙明澈的眼睛,像春風一樣吹過公主的心,讓她的心也「草長鶯飛」起來。

  《新唐書》上說:「公主與遺愛獵,見(辯機)而悅之,具帳其廬,與之亂。」有人據這一段文字推想,公主隨丈夫打獵的時候看上了辯機,當場將帳子等床具搬到草屋(寺廟),而她的丈夫則十分識相地退下,不僅恭順地戴了「綠帽子」,還斥退了隨從,主動為老婆「放哨」。

  很多人為高陽公主叫屈,說她嫁的不是老公,嫁的是政治和家世。

  其實,換個角度,高陽公主也不是房遺愛所喜歡的類型,但他敢拒絕吧?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他也算得上「逼婚」的受害者。

  一見鍾情小和尚

  十六歲的高陽公主新婚生活很不快樂。

  遊獵成了公主打發時光、排遣心緒的最好方式。早春的三月,公主的領地在長安郊外,那時萬物復甦,草長鶯飛,陽光燦爛,公主面容平靜,竭力用出遊的興奮壓抑著心中的煩憂,夫婿房遺愛則不斷彎弓射獵,不無誇張地顯示武力。然而,公主對這些了無興趣,房遺愛則現出一副無奈而討好的樣子。

  突然之間,一座草屋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帶著好奇和無聊,公主走進了草屋。草屋之中,一位年輕的和尚正在安靜地讀書。

  一位美艷的少婦,雍容而華貴,彷彿美女菩薩從天而降,使得郊外的春光更加明媚。

  想像這位叫做辯機的和尚當時的表情,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最初,肯定是猝不及防的驚訝,像閃電般被公主的美驚呆了,如遭電擊,不敢再看第二眼。從未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女人的這個男人,臉上竟然泛起桃花般的羞澀。這種羞澀,以及那雙明澈的眼睛,像春風一樣吹過公主的心,讓她的心也「草長鶯飛」起來。

  《新唐書》上說:「公主與遺愛獵,見(辯機)而悅之,具帳其廬,與之亂。」有人據這一段文字推想,公主隨丈夫打獵的時候看上了辯機,當場將帳子等床具搬到草屋(寺廟),而她的丈夫則十分識相地退下,不僅恭順地戴了「綠帽子」,還斥退了隨從,主動為老婆「放哨」。

  高陽公主無論如何任性刁蠻,也不會張狂放浪到這種無所顧忌、急不可耐的地步,她與辯機一見鍾情之後,應該還有一個短暫的互相瞭解的過程。

  對高陽公主來說,辯機正合了她十六歲芳心中白馬王子的形象,年輕英俊,更主要的是學識一流,談吐高雅,見識廣博,別有一種脫離凡俗的風流。因為這辯機只比高陽公主大五六歲,十五歲就剃髮出家,是著名法師道岳的弟子,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俊朗才子。

  其次,辯機的僧人身份,對頑劣不馴的高陽公主也是一種另類的吸引。看《西遊記》裡的妖精勾引唐僧,唐僧越是一本正經地拒絕,妖精們越是覺得唐僧憨實得可愛,非要把他俘獲不可。高陽公主藐視和尚不近女色的清規戒律,最初,她或許是想在這個帥和尚身上進行獵艷的實驗,看辯機是否能抵抗得住情色誘惑,以驗證自身的魅力指數。

  公主與和尚,這貌似很香艷的組合,在歷朝歷代確實罕見。是什麼原因使地位相差懸殊的男女跨越了那一道鴻溝?又是怎樣的動力使兩個具有特殊身份的男女如膠似漆長達八九年之久?

  幽會製造一場劫難

  對辯機來說,高陽公主的闖入,是他人生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劫難。

  當然,最初,辯機不可能預測到這一點。一向循規蹈矩、志在修行的他,這時候面對一項新鮮而刺激的挑戰,公主撩撥著他生命中最原始的力量,然而,僧人的身份與多年的修行,又不斷提醒著他:那是一道深淵,只要跨越,就沒有回頭路。

  理性與慾望痛苦地糾結,勝負難分,也是一種折磨。而這時候,公主的身份,也是一道不可迴避的壓力。

  對於這一場高級別的艷遇,如果拒絕,會是怎樣一種難堪的局面?何況公主有情,美艷非凡……他已無處可逃,無可抗力。

  高陽公主與辯機開始了幽會。這是一場女人的獵艷與男人的艷遇,甚至也是女人和男人的初戀,很難得也很有趣。

  公主與辯機的好日子一直維持了六年之久,這期間,公主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所以,剛剛二十六歲的辯機和尚,才有機會成為著名高僧玄奘法師(唐僧和尚的原型)的譯經助手之一。

  玄奘法師手下的譯經助手,都是從全國精心挑選的,僅僅二十多位,辯機是最年輕的。由於才華出眾,辯機又被玄奘看中,入選最核心的九名譯經團成員,而在這九名成員之中,辯機又是最優秀的。

  沒有想到,一個前途遠大的有為青年,會毀在一個不起眼的蟊賊手裡。

  有一天,御史破案,抓住了一個小偷,按慣例要核對贓物。在贓物中,突然發現了一隻金寶神枕,這可不是一般的枕頭,是皇宮的專用品。連忙審問枕頭的來歷,小偷一口供出是在辯機和尚的房裡偷來的。

  辯機被提堂審問,面對質詢,他既沒有為自己辯解,也沒有找什麼借口,坦然承認這只枕頭是高陽公主送給自己的禮物。

  天子的千金又是有夫之婦,偷情的對象竟是和尚!

  如果那時候媒體發達,這種事件一定會被稱為「枕頭門」。高陽公主的婚外情,很長時間內都將會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談資。

  辯機高估公主能量

  辯機為什麼要招供呢?難道,他不知道招供之後的可怕後果嗎?「姦情」敗露後,這位「傑出青年」不但身敗名

  裂,死得難看,而且對公主也是致命的。

  想來想去,辯機的招供有三種可能:

  一、只是出於僧人誠實的本性,他無法說服自己說謊;

  二、突然被審,他的住處可能藏有更多公主贈物,這些物品大多和金寶神枕一樣,是御用之物,他不招供,這些物品也會被大量搜出,他無法再遮掩下去;

  三、他高估了公主的能量,幻想公主能夠動用手中權力和關係網,救他一命,將此事化小,小事化了。

  除非,高陽公主是後來的武則天,才救得了辯機。

  高陽公主不是,辯機當然在劫難逃。

  按大唐律法,「諸盜御寶者,絞。」唐太宗知道這事後相當震怒,判處辯機相當於絞刑的刑罰:腰斬。

  如果辯機可以請律師的話,可以做無罪辯護,更不當處以極刑:辯機並沒有偷御寶,御寶是公主送的,要判死刑的是那個小偷才對。

  要說辯機不對的地方,就是有傷風化,違背僧人戒律,受一下輿論譴責就完事了。

  唐太宗以獨裁權力干預辯機案後,為了顯示父皇的權威,還沒忘記給高陽公主以殺雞儆猴的嚴厲警告:將她身邊的奴婢殺了十幾個。從此,高陽公主在唐太宗那裡就完全失寵了。

  想來想去,辯機的招供有三種可能:

  一、只是出於僧人誠實的本性,他無法說服自己說謊;

  二、突然被審,他的住處可能藏有更多公主贈物,這些物品大多和金寶神枕一樣,是御用之物,他不招供,這些物品也會被大量搜出,他無法再遮掩下去;

  三、他高估了公主的能量,幻想公主能夠動用手中權力和關係網,救他一命,將此事化小,小事化了。

  除非,高陽公主是後來的武則天,才救得了辯機。

  高陽公主不是,辯機當然在劫難逃。

  按大唐律法,「諸盜御寶者,絞。」唐太宗知道這事後相當震怒,判處辯機相當於絞刑的刑罰:腰斬。

  如果辯機可以請律師的話,可以做無罪辯護,更不當處以極刑:辯機並沒有偷御寶,御寶是公主送的,要判死刑的是那個小偷才對。

  要說辯機不對的地方,就是有傷風化,違背僧人戒律,受一下輿論譴責就完事了。

  唐太宗以獨裁權力干預辯機案後,為了顯示父皇的權威,還沒忘記給高陽公主以殺雞儆猴的嚴厲警告:將她身邊的奴婢殺了十幾個。從此,高陽公主在唐太宗那裡就完全失寵了。

  破罐破摔式抗爭

  高陽公主是一個敢愛敢恨的人。

  幾個月後,唐太宗駕崩,高陽公主一滴淚也沒流,臉上也看不出半點哀容,就像別人的父親死了一樣。她恨父皇入骨,因為他腰斬了她的情郎,也腰斬了她的愛情。從這以後,她開始勾搭上一些和尚道士,真正放浪起來。

  比如一個叫惠弘的和尚,有一種能夠看到鬼神的「特異功能」,高陽公主對此很感興趣,一來二往,就和這位和尚好上了;還有一個叫智勖的和尚,很會算命,也成為高陽公主的裙下之臣;道士李晃,擅長醫術,也順利地進入高陽公主的情人名單,被她包養起來。

  雖然,高陽公主後來的私生活非常不檢點,但我並不認為她是一個濫情主義或者肉慾主義者,她之所以這樣做,很大成分是破罐破摔,以另一種方式反抗嘲笑的眼光。我一直相信,辯機與她之間,是一場金風玉露美麗邂逅的愛情,而非滿足本能慾望的苟合。

  一份刻骨銘心的愛情,被外力無情腰斬,當一切已經無法挽回時,個人最好的抗議方式,就是這種將「濫情」進行到底。高陽公主後來的情人不是和尚就是道士,一方面表明了她對和尚情人辯機的懷念——辯機死了,她很空虛,找個替代品暫且慰藉一下自己;另一方面,一貫張揚任性的她,還有向輿論和世俗叫板的倔強:我就是要找和尚做情人,看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延伸閱讀

  古代女子偷情為何帶枕頭?

  古代小說詩詞中總是會出現這樣的描寫,女子與情郎偷情,卻要帶上自己的枕頭。古代男女幽會偷情的緋聞事件經常可見諸史料,但是人們仔細翻閱這些史料後就會發現,古代的女子不論是大家閨秀,還是皇室公主,她們之中的一些人經常是帶著自己的枕頭前往與情人幽會偷情的。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形呢?細細分析一下,無外乎有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大原因:鴛鴦枕上枕鴛鴦,古代男女尋歡作樂的實用之物。王實甫的《西廂記》中,相府小姐崔鶯鶯與張生夜半幽會時就帶著一個叫做鴛鴦枕的枕頭。

  第二大原因:玲瓏枕枕上留香,古代風流才女的浪漫之作。三國時的曹植與洛神甄妃。

  第三大原因:金寶神枕贈神童,古代女子饋送如意郎君的情愛信物。高陽與辯機故事令人唏噓。

  一隻枕頭,演繹出如此多的風流軼事,不禁令人感慨萬千。但是要說古代女子幽會偷情時自帶枕頭的真正原因,不論是鴛鴦枕上易得好夢也好,還是枕上留香,留下愛情見證也罷,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古代一對男女幽會偷情之時,那都必須要有芙蓉帳、鴛鴦枕、桃花被這些必需的用品,而枕頭是最便於攜帶的物品。

  高陽的金寶神枕就和萊溫斯基的藍裙子一樣,是恩愛的痕跡,卻是災難的因由。後宮的風雲,左右著前廷的戰事,而多少玄機,都是在枕邊進行。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