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劉徹的皇后是誰?漢武帝劉徹有幾位皇后? | 陽光歷史

 

A-A+

漢武帝劉徹的皇后是誰?漢武帝劉徹有幾位皇后?

2015年10月06日 漢朝皇帝, 皇帝的女人們,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781 次

  漢武帝,乳名彘,大名劉徹,字通。他是西漢王朝的第七任皇帝,在中國的歷史上他以赫赫武功、文彩飛揚聞名。然而與他的傲世功業相對照的,卻是他的文臣武將們幾乎都難得善終。而這似乎是漢武一朝的宿命,因為在他的後宮裡,成為他妻子的女人,也一樣沒有誰能有好結果——青年早逝已是天降鴻福了。

  漢景帝元年(公元前156)七月初七日,在長安未央宮猗蘭殿,漢景帝劉啟的姬妾王娡為他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是王娡唯一的男孩,但在兄弟中卻排行第九。然而雖然排行靠後,但他的降生頗有點神話意味——據說王娡懷胎的時候,曾做了一個吞日的異夢,令劉啟大為驚喜,認為是極祥之兆,說明不但要生兒子,而且還要生一個不同凡響的兒子。

  這個兒子果然不同凡響,孕期剛一半,爺爺文帝就死了,因此當他出世時,他就成了劉啟當上皇帝後的第一個兒子。——這對劉啟來說,當然是錦上添花的喜訊,他很快就將王娡擢升為「美人」,成為當時後宮中僅次於皇后一級職稱中的一員,位比列侯,祿二千石。

  當然,這時候沒有誰會知道,這位王美人的九皇子能在十幾年後登上大漢皇帝的寶座。因為他不但排行靠後,而且母親的出身也不高明。

  ——美人王娡是陝西槐裡人,她在民間早已嫁過人,還與丈夫金王孫生下了一個女兒金俗。恰在此時,時為太子的劉啟在民間選美,王娡便在母親的攛掇下拋夫棄女前去應徵,結果入選,當上了劉啟的姬妾。但是她入太子宮後一連生了三個女兒沒有兒子,為了爭寵也為了給自己在丈夫心目中留個好名聲,她便向劉啟推薦自己的妹妹王息姁美貌過人。王息姁入宮後一連給劉啟生了四個兒子,雖然早在劉啟稱帝前便去世了,但是王氏姐妹的生育功績、以及王娡的「賢惠不妒」,足以讓劉啟唸唸在心。

  在劉徹四歲這年(公元152)的夏天,景帝劉啟封自己的長子劉榮為太子,劉徹則封為膠東親王。第二年,劉啟廢結髮妻子小薄氏,大漢王朝的皇后空缺。但是照常理,繼任的無疑應該是太子劉榮的生母栗姬。——總之,怎麼說,也沒誰覺得能有第二個女人有這資格。

  然而世事無絕對,事情偏偏就在最不可能的情況下發生了。

  使一切發生轉變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小皇子劉徹的第一樁婚姻。這樁婚姻的締結,使皇后位置易人、太子位置易人。——這樁婚姻的男主角,不用說是未來的漢武帝、現在的小皇子劉徹;而這樁婚姻的女主角,則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陳嬌皇后。

  而在漢武帝的生前身後,一共有過四位皇后,依序分別是:廢後陳嬌、戾太子母衛子夫、孝武皇后李夫人、昭帝母趙鉤弋。

  陳嬌出身顯貴。她的母親是漢景帝同胞長姐館陶公主劉嫖,她的父親則是堂邑侯陳午。堂邑侯這個封爵,起自漢高祖劉邦的大將陳嬰,陳午正是陳嬰之孫。因此,她和劉徹乃是中表之親。

  陳嬌是劉徹的表姐,而且還不只大一兩歲。在中國,一向有男比女大才合宜的聯婚傳統。(《禮記》: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越王勾踐令國中:男二十而娶,女十七而嫁;《後漢書》:男年二十至五十,女年十五至四十,皆以年齡相配)——總之,男方比女方稍大些總是最好不過的,後世一些地方娶大兒媳,其實只是想要給婆家找壯勞力,並不是當真為男女雙方考慮。

  當然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實際情況中因為愛情而女長男少也是完全應該。不過問題在於劉徹與陳嬌是包辦婚姻,問題就來了:為什麼堂堂皇子、堂堂侯小姐,會有違禮制,被包辦出一樁大妻子小丈夫的婚事?

  其實,在陳嬌之母館陶長公主最初的心思裡,最中意的乘龍快婿並不是尚不諳世事的小侄兒劉徹,而是大侄兒太子劉榮這位意氣風發的英俊少年。

  然而劉榮卻有一位性格出人意表的莽撞母親栗姬,她的存在使得一切都被徹底顛覆。

  館陶長公主劉嫖,作為竇太后的親生女兒、景帝劉啟的胞姐,自然是漢王朝當時最有影響力的女人之一。而在景帝劉啟的後宮裡,數不清的宮娥美女們都希望自己能夠被皇帝看中,從而脫離普通宮女身份進而成為妃嬪之一。因此,她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館陶長公主,紛紛向她贈送金錢禮物,希望她能夠為自己在皇帝面前加以推薦。而館陶長公主做為皇帝的胞姐,無論出於親情還是出於利害關係,她都非常樂於扮演這個一舉三得的角色——既討好皇帝弟弟,後宮得寵的妃嬪又欠了自己的大人情,還實實在在地賺了一大筆真金白銀。

  然而,館陶長公主的「三合一大計」,到了栗姬這裡卻無論如何過不了關。

  栗姬模樣出眾,而且一連為景帝生下了三個兒子之多,自然是景帝后宮中極得寵的一個,加上她的長子劉榮被封為太子,她本人離皇后寶座也僅有一步之遙,在後宮中的風頭更是一時無兩。然而作為皇帝的女人,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嫉妒,而且是毫不掩飾的嫉妒。她恨透了館陶長公主與「狐狸精」們沆瀣一氣的行徑,人前背後也不知道咒罵過多少回了。

  館陶長公主自然不是傻子,她身為女人,當然知道栗姬對自己不滿。但是她畢竟是竇太后的寶貝女兒,母親弟弟都對自己言聽計從,她心裡也沒怎麼把栗姬的怨氣當一回事。不過現在栗姬的兒子成了太子,館陶長公主也盤算起來。她打算把自己的寶貝女兒陳嬌嫁給劉榮做太子妃,這樣一來,不但能與未來皇后化敵為友親上加親,更能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以後的大漢國母,自己的榮華富貴就更是登峰造極牢不可破了。

  栗姬假如有王娡十分之一的腦子,她都該對館陶長公主的這個主意三呼萬歲——因為這樁婚姻能讓她與竇太后、景帝、長公主、梁孝王等人結下更深的關係,不但能讓她順利登上皇后之位,更能讓皇后之位牢固不移,自己不至於成為小薄皇后第二。

  可惜栗姬沒有這個腦子,她一門心思都鑽在沖天醋勁裡出不來了。面對館陶長公主的提親,她的反應是——這個劉嫖,也知道如今要來討好我了?好啊,害得我多守空房之後,還有臉借我兒子的光,讓她生的那個毛丫頭當太子妃當皇后?門兒都沒有!我跟她算總帳的機會總算來了!

  於是,她對館陶長公主倒提親的要求一口回絕,而且還擺著一副「准皇后」的架勢,狠狠地嘲弄了館陶長公主一番,可算是好好地出了一口惡氣。

  栗姬逞這一番迫不及待的口舌之快雖然痛快了一時,卻就此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家族揭開了死亡的序幕。

  館陶長公主長了這麼大,還從來沒碰過這樣滿鼻子的灰,更甭提對方居然還是個小小皇帝姬妾,連自己弟媳婦都還沒當上的小戶出身的女人。

  然而館陶長公主這樁倒提親是自己私下裡做的事情,所以雖受了氣也不能告訴母親弟弟。——但是氣就是氣,總要找個發洩的地方,而在景帝的後宮中,最善於迎合館陶長公主的,莫過於膠東王劉徹的母親王娡了。於是,她便將這樁事體,向王美人說了一遍。

  王娡聽了館陶公主的一番牢騷話,自然百般奉承:「阿嬌真是名如其人啊,像花朵兒一樣愛死人啦,栗姬可真是沒有眼光,您去提親她還不肯?我要是她呀,不用等公主姐姐您開口,自己就要早早去向您提親才是道理。」

  聽話聽音,館陶公主這樣的人精子,能不明白王美人的話外音麼?她轉念一想,東邊不亮西邊亮,反正我的女兒也不能嫁給普通臣子人家,栗姬這女人不識抬舉,王美人如此知情識趣,不如就把女兒許配給她的兒子吧!

  於是,館陶公主立即答道:「其實劉榮那小子有什麼好的,不就是多了個太子頭銜麼!真要論聰明伶俐,哪裡比得上膠東王啊!既然您看得上我家阿嬌,不如我就把她許配給膠東王吧!」

  王娡一聽,這個歡喜哪裡還說得出來!立即忙不迭地就應承了,順口又是一串甜言蜜語,哄得館陶公主心花怒放。就在館陶公主被奉承得暈乎乎的時候,王娡忽然長歎起來:「哎呀,只可惜我們彘兒只是個小小親王,我也只是個區區美人,不能給長公主您多多長臉呀,日後栗姬聽說我們結成親家,豈不是又要譏笑您了!」

  王娡的這把爛藥下得很到家,館陶長公主一聽便當場爆炸,更意識到了如果當真出現「栗皇后」、「栗太后」的話,自己不會有好果子吃。她越想越怕越想越氣,怒道:「就憑她栗姬,也想當皇后當太后為所欲為?我要讓她知道,得罪了我會是個什麼下場!」

  館陶公主說幹就幹,從此後,只要見到景帝,她就不停地在弟弟面前揭栗姬的短、不停地推薦新晉美女,在她的作用下,這些美女一時間受寵的程度遠遠超過了栗姬(這叫栗姬一怒,惠及大眾)。面對這樣的情形,自認為應該是後宮之首的栗姬怨氣更盛,醋勁愈發地洶湧,做出了很多失控到愚蠢的舉動來。

  館陶等的就是這個。她抓住栗姬的每一個疵漏,每天都向景帝做匯報。尤其對栗姬向寵姬們吐唾沫、派侍者詛咒她們這一點更是不放過。

  景帝這時早已被眾多新鮮美女迷得七顛八倒,怎麼能夠容忍年長色衰的栗姬詛咒自己的新寵呢!於是他也暗暗地對栗姬恨得不行,只是囿於栗姬乃太子之母,他還想隱忍一陣子再觀後效而已。

  然而栗姬根本不知道「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她仍然認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

  有一次,景帝生病了,纏綿反覆。由於在他之前西漢的幾任皇帝享壽大多不高,所以他不禁也多愁善感起來,想到自己萬一不起,自己的眾多兒女寵姬可該靠誰呢!由於太子是栗姬的兒子劉榮,所以他想來想去,還是對栗姬開了口:「你看,這滿宮中的孩子,雖然都是親王公主,其實都儘是幼子弱女。如果我這個做父親的有個三長兩短,我們的兒子繼了位,你成了太后,可一定要代我好生照料這些年幼的孩子們。」

  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景帝誤認自己命不久矣,這席話說得還是很不錯的。別說身在宮闈,就算是做普通人的妻子,丈夫到了這個份兒上,也該順情說兩句好話才是,最好再安慰一下老公:「當家的你可別這麼說,你這只是小病,哪能到那一步……我也不想當什麼太后,只要你長命百歲就好。」……實在聽了刺耳,不想答應也成,只管低著頭拿手絹擋著眼睛裝樣子抹眼淚就行了。

  可是栗姬不,再好的話從她的耳朵進到她的腦子,都會變味道——怎麼,這個沒良心的,直到要死了,還一個勁地記著那些小妖精和她們的小雜種?她立即毫不含糊地把臉拉長了,堅決不肯答應,那尊貴的腦袋就是不肯稍微點那麼一下,而且還恨恨地咒罵起來。

  景帝看到她這個樣子,心裡那個窩火就甭提了。不過雖然如此,他也仍然按捺著性子沒有發作。

  館陶公主覺得火候已到,便改「日進栗姬一讒」為「日進女婿一善」,不住地在景帝面前說膠東王劉徹的好話,直將他誇得天上有一地下無雙,他的母親更是賢冠群芳。景帝越聽越有道理,再回想王美人當初的吞日之夢,更是覺得栗姬劉榮不值得托付天下大事,這等重任應該讓王娡母子擔當才是正理。

  然而廢立太子畢竟是天下大事,景帝一時還拿不定主意。

  王娡察覺到了丈夫的心思,決定幫他做個了斷。她暗地裡派人去「曉諭」大臣,要他們關心國中有帝無後的大事,盡快上表請立太子之母為皇后。

  於是,負責禮儀的大行官便懵懵懂懂地上了套子。在朝會之上當眾向景帝進言:「常言道『子以母貴,母以子貴』,如今太子已定,其母卻尚未晉封,宜立為皇后,母儀天下。」

  這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景帝當場大怒:「這是我的家務事,輪得著你來管嗎!」當場便將倒霉的大行官打成現行、關進大牢,不久便砍了他的腦袋。他認為這一定是栗姬或太子劉榮勾結朝臣干的,因此趁勢也就將太子劉榮同案處理,廢為臨江王。

  栗姬這時早已因為丈夫的冷漠而恚恨成疾,臥床不起。兒子被廢的消息無疑是雪上加霜的惡性刺激,她在掙扎著發出一連串的詛咒之後,吐血身亡。

  景帝決定立新太子。選誰呢?自然是館陶長公主讚不絕口的九皇子嘍。可是他的排行實在太靠後,「立長」是怎麼也輪不著他的。因此景帝想到了「立嫡」。

  就在劉榮被廢三個月後,公元前150年四月乙巳日,景帝冊立王娡為他的第二任、也是最後一任皇后。十二天後的丁巳日,王皇后七歲的兒子劉徹成為皇太子。

  這不僅是王娡的勝利,更是館陶公主的勝利。現在躊躇滿志的她將要進行下一個步驟:讓自己的弟弟贊成自己的女兒陳嬌做太子妃。

  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陳嬌是小太子劉徹的表姐,從年齡來看,怎麼都不能算是最合適的對象。果然,館陶公主的這番「美意」剛露出點風兒,景帝便連連搖頭:「徹兒才七歲,如今就談婚事也太早了,何況陳嬌年長,又怎麼般配呢!」

  景帝的立場使得館陶公主和王娡都十分憂慮。館陶公主自然不甘心自己為他人作嫁,王娡在領教了栗姬母子的下場之後更不敢有違姑奶奶的心意。

  於是,在母親們折騰夠了之後,小主角劉徹和陳嬌終於開鑼登場了。

  就在某一個良辰吉日,館陶長公主將自己的寶貝女兒陳嬌帶進王皇后宮中和表弟劉徹一起玩耍,眼看著劉徹象牛皮糖一樣粘在表姐的身後,館陶公主便在孩子們遊戲的間隙笑著問侄兒:「你想不想娶個漂亮的媳婦呀?」

  不知道劉徹到底明不明白「媳婦」是個啥,總之他連連點頭。

  館陶公主便將皇后宮中的所有宮女都一個個地指給劉徹看,問他到底喜歡誰做自己的媳婦呢?結果劉徹卻將這群宮女都否定了,連連搖頭。

  然而當館陶公主的手最後指向陳嬌的時候,劉徹卻忽然笑著連連拍手,大聲說:「若得阿嬌為婦,我願蓋一座金宮殿給她來住。」

  館陶公主心花怒放,立即起身去找皇帝弟弟,將這個場面講給他聽。景帝自然不肯相信,於是這位長公主不容分說地將景帝拉了過來,讓他親自問自己的兒子。

  劉徹果然不負王皇后和館陶長公主的重望,毫不含糊地將方纔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景帝聽了之後也不禁嘖嘖稱奇,覺得這麼小的孩子就許下了這樣的鴻天大願,這樁婚事一定有天意注定。於是當場便應允了這樁婚事。

  因為這風光旖旎的一幕,劉徹有了他此生的第一位妻子陳嬌,與此同時,為中國增添了一段「金屋藏嬌」的著名典故。。

  我們如今已經很難確認陳嬌是什麼時候正式嫁給劉徹為太子妃的,只知道在劉徹十六歲登基為帝之前,她就早已經嫁過門並當了好幾年太子妃了。——這當然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這位未來皇后比丈夫年長好幾歲的情形。

  劉徹能得到皇帝之位,完全可以說是出自丈母娘館陶長公主的「手筆」,更何況奶奶竇太皇太后還在世,因此不用說,初登帝位的他對妻子兼表姐的陳嬌是言聽計從了。

  陳嬌當然更明白自己的背景雄厚,再說丈夫還是個孩童之時便以表弟的身份對自己這個表姐唯唯諾諾,何況他們也確實是自幼的夫妻,青梅竹馬,因此在她看來,劉徹是絕對不敢做出有違她心意的事來的。在小丈夫的面前,她神氣到了極點。

  陳嬌對丈夫的態度,很大程度上應該是出自母親館陶公主的言傳身教。

  劉嫖半輩子的心思,都花在攪和弟弟景帝后宮是非上頭,對於帝王見異思遷、妃嬪詭計百出、皇后地位其實極易動搖這一點,簡直是心裡太有數了。不用說,她肯定不止一次向女兒灌輸此宗旨:那就是後宮的女人們都是要不得的妖精,萬萬不能給她們任何接近皇帝的機會。

  陳嬌對母親的經驗之談當然奉為至理名言,並且不折不扣地將劉徹的太子宮乃至皇宮統統變成了館陶公主這一名言的試驗田。

  應該說,陳嬌初期還是相當成功的,很長的時間裡,她都是名符其實的皇后,除了她之外,劉徹幾乎沒有接近其它宮人的機會。陳嬌不但專寵,而且恃寵而驕,享受著極為奢侈的待遇,將劉徹管得嚴嚴實實。由於竇太皇太后還在世,館陶長公主也長袖善舞,劉徹作為一個尚未親政的皇帝,也不得不配合老婆的作風,對於滿宮美女,從不敢公然勾搭。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不知道為什麼,陳嬌和劉徹結婚多年,雖然獨佔了丈夫,卻一直沒有懷上過身孕。館陶長公主自然堅決不承認自己的女兒竟會不育,竇太皇太后本就因為劉徹竟敢妄想更改國策尊崇儒術而憤憤不已,也就理所應當地倒向了劉嫖和陳嬌的一方,那麼結論就出來了——皇后多年不育,後宮也沒有哪個嬪妃生養,那麼問題就肯定出在皇帝身上。

  這個結論可實在讓劉徹消受不起,更吃不消的就是隨著這個結論而來的:竇太皇太后要以「皇帝無子」的名義,在宗室親王中另立儲君了。更離譜的,是竇氏劉氏家族給選定的儲君,竟然是劉徹的叔父淮南王劉安,一個鬍子一大把的老傢伙,而這年劉徹僅有十八歲。這不但是明擺著要廢帝立新君,更把劉徹無兒無女直接跟「沒有生育能力」掛上了鉤,劉徹不但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更丟人現眼至極。

  還好,陳嬌的母親館陶長公主並不是蠢人,她很清楚假如侄兒成為廢帝,自己的女兒和自己將可能面對怎樣的境遇。因此她動員起所有的力量,自己更是竭盡全力去哄慰母親竇太皇太后。在一番努力之後,本已劍在弦上的危機終於被她化解了。

  然而經此一役,「無子」「無育」,便成了劉徹和陳嬌都不得不面對的現實難題。陳嬌想的自然是要更嚴密地控制丈夫,將所有的生育機會都留給自己;而劉徹想的卻是滿腦子的花花腸子,這不但是因為他疑心陳嬌不育,更重要的是好色之心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他一門心思地計畫另起爐灶。

  俗話說「江山代有才人出」。繼館陶公主給弟弟推薦美女鞏固地位之後,劉徹的姐姐平陽公主也有樣學樣,在做同樣的打算。更何況她推薦美女的理由比姑媽要「光明正大」得多:皇帝無子女,他現有的后妃都沒出息。

  平陽公主的丈夫是漢初名相曹參的曾孫曹壽,封平陽侯。由於弟媳陳嬌悍妒,平陽公主不便照搬姑媽的老辦法到後宮中去物色美女,她只能在丈夫的封地中搜尋,由於弟弟乃是堂堂帝王,她選中的都是出身良家的女子。然後再在家中加以訓練,希望能有合適的機會送到弟弟面前。

  而這個機會終於來了。

  大約是公元前一三九這年的三月初三上巳這天,劉徹按照慣例離開皇宮,到渭水之畔舉行「修禊」的開春祭典。在例行公事辦完了之後,他在返京的途中繞道前往平陽侯府,專程看望姐姐。

  平陽公主夫婦自然喜出望外,準備了豐盛的宴席,並且將自己精心培訓過的十餘名美女喚出來歌舞助興。這些女子不但是奉了主人的命令,自己也都盼望著能夠一步登天,個個都使出渾身解數,千嬌百媚地大獻慇勤。

  事與願違。劉徹雖然年僅十九歲,但是女人這樣毫不遮掩的火辣辣獻媚手段他卻是早就看得厭煩透了頂,因此他幾乎立刻就倒了胃口,對姐姐準備的這些美女不但毫不動心,而且還滿臉沒好氣。

  平陽公主眼看這個場面,心裡暗暗著急,顧不得那麼許多,只好讓自己的家婢歌女出場試試。

  而事情果然就峰迴路轉,這群出身卑微的奴婢剛進門,劉徹便已遠遠地盯上了了長髮黑亮的衛子夫,等到衛子夫歌喉宛轉唱出悅耳的曲子之後,幾杯酒下肚的他更是兩眼直放光。

  平陽公主看出了弟弟的心思,當劉徹起身說要去上洗手間的時候,她立刻心領神會地派衛子夫前去照顧。——兩人這一去就是半晌,當劉徹再次返回座位的時候,果然一掃方才被眾女糾纏時的晦氣相,而變得滿臉喜氣,還對姐姐的盛情款待深表謝意,一傢伙就送了平陽公主一千斤黃金。

  平陽公主自然知道這一千斤黃金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憑空砸下的,她立刻提出,要將衛子夫送入宮中服侍皇帝。劉徹立即「笑納」了這份禮物,並且將衛子夫帶上了自己的車駕。

  當衛子夫站在車邊惶恐不安的時候,平陽公主撫著她的背鼓勵道:「快去吧!此去皇宮,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好好吃飯養好身體。有朝一日富貴了,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才好。」

  然而滿懷期望的衛子夫剛進宮門就遇上了怒氣沖沖的陳嬌皇后。陳嬌早已得到了皇帝寵幸歌女的小道消息。丈夫離了自己的眼皮就敢生事已經讓她怒火中燒,而新出現的情敵更竟然是一個奴婢就更讓陳嬌難以忍受了。劉徹對衛子夫本來就不過是一時的新鮮,也就更談不上為她去開罪表姐與姑媽,因此他很痛快地就將衛子夫丟到了宮女群中,置之腦後。

  這一丟就是一年多的時間,衛子夫連劉徹的面都見不著。而我們可以想像,平陽公主絕不會是唯一一個拿女人當禮物送給劉徹的人。其它像衛子夫這樣,因為劉徹的一時興起而被主人當禮物送進宮來的女人數不勝數。當衛子夫明白自己的處境之後,她從天堂美夢中一下掉進冰水坑,四百多個日日夜夜,足夠她將希望變成絕望。

  終於,皇宮由於各色宮女多到人滿為患,不得不遣散一批了。已經完全絕望的衛子夫也流著眼淚加入了申請出宮的人群裡。

  本來遣散宮女這樣的小事,讓皇后或者宦官頭兒去處理也就足夠了,但是劉徹大約是怕陳嬌和她的親信趁機將美女趕走,因此他決定親自出馬。

  而機會就這樣第二次降臨在衛子夫身邊。當劉徹看到梨花帶雨的衛子夫時,不知怎地竟立即回想起了初次相遇的情景,對她萬分憐惜起來。為了避免再次被陳嬌皇后察覺,劉徹將衛子夫安置在上林苑居住,時常前去看望。

  而這一次的舊情復燃更帶給劉徹一個真正的「意外驚喜」:衛子夫竟然立即就懷上了身孕。這可太給劉徹長臉了,衛子夫在他眼裡也就頓時成了個活寶貝,身價倍增。

  盼子心切的劉徹,背著「難於生育」黑鍋的劉徹,對自己終於使女人懷上身孕的事情,自然要迫不及待地廣而告之一下。——這番廣而告之帶來的結果,自然是他背著老婆偷腥之事的東窗事發。

  陳嬌皇后得知消息,知道自己被騙了,她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樣晴天霹靂般的刺激,頓時大哭大鬧,痛罵劉徹欺騙了自己,更過分的是他居然甘被一個賤奴勾引,自甘墮落,簡直丟人現眼到了極點。

  劉徹這時的心思,早已經沒有放在阿嬌的身上。有道是「運來銅鐵生光,運去黃金蒙塵」,現在在他眼裡,陳嬌已經不再是第一等要緊的人了,從前她的撒氣弄性能夠得到他的一笑置之甚至百般撫慰的,而如今卻是怎麼看怎麼惹人討厭。他對表姐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低聲下氣,反而大怒斥喝:「你這麼多年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還有臉指責別人?丟人現眼的到底是誰?」罵完了,劉徹掉頭就走,連看都懶得多看陳嬌一眼。

  劉徹的反應大出陳嬌的意外,更讓她羞恨難耐。她萬萬沒有料到,小丈夫居然會對自己擺出這副模樣——那等於是在說,劉徹對衛子夫已經不僅僅是一時的貪新鮮,而是移情別戀。在眾多的宮女宦官面前,陳嬌覺得自己丟盡了臉面,她更不能接受丈夫竟然當真變了心,她簡直不想活了。

  於是,陳嬌便開始變著法子尋死。可是每一次都被高度警覺的侍叢給制止了。她怎麼也死不成。

  富貴中人尋死,憑的多是一股子猛勁,當最初的大悲大恨過去之後,陳嬌漸漸地接受了衛子夫的存在。然而令她灰心的是,在得知妻子幾次三番尋死未遂的消息之後,劉徹不但沒有任何補過的表示,反倒認為她是在裝模作樣給自己找麻煩,而更加地氣急敗壞。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可說的?陳嬌悲苦萬般,只能哭著去找自己的娘親館陶公主訴苦。

  館陶長公主得知事情的前因後果,當然也對女婿竟敢不知恩圖報負心薄悻的行徑氣憤之極。但是如今的劉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要果子吃的侄子了,他現在已是皇帝,何況他也有佳麗三千的權力。館陶公主便想要在勾引侄子的狐狸精身上下手。

  然而自從陳嬌出宮告狀那時起,劉徹便已經提高了警惕,將衛子夫遷到自己寢宮旁邊,不但對她隨時保護,更與她感情與日俱增。

  館陶公主於是決定改向衛子夫的家人開刀。

  衛子夫的母親是平陽公主府裡的女奴衛媼,衛媼的丈夫是誰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她所生的眾多兒女都跟她姓衛。衛子夫的哥哥名衛長君、姐姐名衛君孺,還有一個弟弟叫衛青——他是衛媼與平陽侯封邑小吏鄭季私通所生的,也是衛媼兒女中唯一確定生父的人——在一些史書裡,將衛媼稱為「侯妾」,如果這樣看來,衛子夫、衛長君、衛君孺就很有可能是平陽侯與衛姓婢女所生的孩子,只是由於得不到侯夫人的認可而母子都被迫為奴。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位「平陽侯」不太可能是平陽公主的丈夫曹壽,而可能是曹壽的父親第三任平陽侯。

  由於是私生子中的私生子,衛青被母親送到生父鄭季那裡養育。然而鄭太太卻對老公偷情的成果不能容忍,逼著衛青去放羊,做異母兄弟們的僕役。衛青終於受不了,找了個機會逃回了平陽府投奔母親。

  衛子夫的母親是平陽公主府裡的女奴衛媼,衛媼的丈夫是誰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她所生的眾多兒女都跟她姓衛。衛子夫的哥哥名衛長子(字長君)、長姐名衛君孺,二姐名衛少兒,還有弟弟衛步、衛廣。此外還有一個叫衛青的弟弟——他是衛媼與平陽侯封邑小吏鄭季私通所生的,也是衛媼兒女中唯一確定生父的人——在一些史書裡,將衛媼稱為「侯妾」,如果這樣看來,衛媼所生的兒女中,可能很有幾個是平陽侯與衛姓婢女所生的孩子,只是由於得不到侯夫人的認可而母子都被迫為奴。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位「平陽侯」不太可能是平陽公主的丈夫曹壽,而可能是曹壽的父親第三任平陽侯。

  由於是私生子中的私生子,衛青被母親送到生父鄭季那裡養育。然而鄭太太卻對老公偷情的成果不能容忍,逼著衛青去放羊,做異母兄弟們的僕役。衛青終於受不了,找了個機會逃回了平陽府投奔母親。這時的平陽侯府裡,已是平陽公主當家了。她看衛青長得一表人材,便讓他做自己出行儀仗裡的護駕騎奴。後來又派到上林苑的建章宮充役。

  而館陶公主首先盯上的,就是衛青。她派出親信很快就把毫無防備的衛青給抓了起來,打算把他一刀兩段。

  然而衛青在做騎奴的時候,交上了不少朋友,其中尤其以他的同事公孫敖最為突出。公孫敖得知好友被館陶公主綁架的消息,立即領著朋友們拚死劫獄,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將衛青救了出來。

  衛青的驚險遭遇,使得衛子夫惶恐之極,更使得正在熱乎勁頭上的劉徹怒髮衝冠。他立即決定,正式冊立衛子夫為「夫人」。同時,升衛長君、衛青為侍中(衛青另兼「建章監」,不久更升任大中大夫),衛步衛廣也在幾天時間內就得到了價值千金的賞賜。至於衛子夫的兩個姐姐也一樣得到了照應:衛君孺賜婚公孫賀(公孫賀官升太僕);衛少兒原本和平陽府家人霍仲孺有私情,但在生了一個兒子霍去病之後兩人卻決裂了,衛少兒又找了第二春——即漢初名臣陳平曾孫陳掌。漢武帝聽說之後,便下令陳掌迎娶衛少兒,並升陳掌為詹事。

  這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封賞,再明白不過地表示了漢武帝寵愛衛子夫的決心,更令陳嬌氣得死去活來。

  館陶長公主對侄兒這樣明火執仗向女兒示威的行為相當不滿,但是有鑒於上次捕殺衛青而大幫倒忙的教訓,她不敢再輕舉妄動。何況納妃也是制度規定,她也不好向母親竇太皇太后、弟媳王太后叨叨,只是那一肚皮的氣總得找個地方撒,想到衛子夫一家的晉身之階是平陽公主,她忍不住好幾次向侄女抱怨:「要不是劉徹娶了我的女兒阿嬌,我看在這情份上幫忙,這個皇帝輪得著他做嗎?現在他坐穩了皇位,就冷淡我的女兒,真是忘本!」

  平陽公主聽了姑媽的牢騷,辯解道:「皇帝並不是冷淡拋棄阿嬌,只是因為她不生育,這才轉向其它女子而已。」

  館陶長公主聽了侄女的話,想想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得抓住這根稻草,在女兒的生育能力方面努力。從此,館陶長公主四處求醫問藥、重賞厚賜,前後足足在醫生身上花費了九千萬錢之多。然而,不知道是醫生醫術平庸,還是劉徹已經太少光臨皇后宮,總之,都沒能讓陳嬌皇后懷上孩子。

  而就在陳嬌懷孕的希望一次次落空的同時,衛子夫卻在不停地為劉徹生孩子,前後生下了三個女兒:衛長公主、陽石公主、諸邑公主。她雖然一直生女兒,武帝對她仍然偏疼偏寵,大有不讓她生出兒子誓不罷休的勢頭。

  這樣的情形,比那些苦不堪言的中藥汁更讓陳嬌難以承受。於是她轉而乞靈於巫術。在眾多巫師中她選中了女巫楚服,希望能夠借助神靈的力量挽回丈夫的愛情。——楚服的巫術水平多高,事實俱在不用多說,但是她誘惑人心的本事肯定比她的巫術高出一大截。楚服不但為陳嬌舉行巫祭之禮,還把自己打扮成男子模樣與陳嬌同吃共寢。陷於絕望的陳嬌對她言聽計從,將她看成了自己各方面的撫慰和依靠。剛開始她倒還知道掩人耳目,但日子長了,她越來越離不開楚服,而得意忘形楚服和女徒弟們更忘了皇宮是什麼地界,一天天肆無忌憚起來。

  陳嬌的變化是那麼明顯,就連很少接近她的劉徹最後都感覺到了。於是東窗事發。

  元光五年(公元前一三○),漢武帝劉徹對女巫事件最後發作,他將這案子交給著名的酷吏張湯辦理,而且下令要窮究到底。

  這時,陳嬌的外祖母竇太皇太后已去世五年,館陶長公主失勢已久,局面已今時不同往日。張湯的追查雷厲風行,很快就有了結果。

  楚服被定下「為皇后巫蠱祠祭祝詛,大逆無道」的罪名,而輾轉牽連的小巫、以及皇后宮中知情不知情的宦官宮女三百餘人,一起被當街斬首。

  大殺一通之後,二十七歲劉徹於七月乙巳日頒下了廢後詔書:「皇后失序,惑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十幾年的夫妻情份,至此嘎然而止。

  這消息對館陶長公主來說不異是晴天霹靂,她害怕女兒惹下的大禍繼續牽扯下去,連忙趕進皇宮向自己一手扶立起來的皇帝侄兒下跪求饒。這時的劉徹還年輕心軟,想到從前的情份,承諾絕不追究姑媽和表兄一家,更表態會照辦當年「金屋藏嬌」的許願,阿嬌雖然不再是皇后,仍然享有和從前一樣奢侈的物質待遇。

  大鬆一口氣的館陶長公主對於侄兒的答覆已是感恩戴德,不敢多說便返回了侯府。

  雖然妻子帶回了口信,堂邑侯陳午卻始終對事情會如何演變擔驚受怕,他很快就病倒了。就在女兒陳嬌被廢的第二年,陳午就一病而死。

  陳嬌被廢兩年後,衛子夫終於為劉徹生下了長子劉據。高興不已的劉徹遂於元朔二年(公元前128)三月冊立衛子夫為嫡妻。空缺兩年的大漢皇后寶座有了新主人。

  丈夫死了沒多久,新寡的館陶長公主就和自己的養子董偃之間發生了不倫之戀。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這個漂亮小伙子身上,一門心思地想讓侄皇帝認可自己的第二春。何況如今新後已立,舊事重提不但於事無補,更會惹火侄子,自己得不償失。她根本無暇去關心女兒,一心只想著風流快活。

  武帝在這方面也和姑媽很有默契,姑侄感情一時間熱火朝天。而陳嬌卻在母親和丈夫的心領神會中,變得無人問津。

  然而,關在長門宮裡的陳嬌仍然對初婚時的旖旎溫情念念不忘,她癡心地盼望丈夫能夠有回心轉意的那一天。她聽說劉徹非常喜歡蜀郡司馬相如的文采,對他的辭賦都加以誦讀,於是便拿出黃金百斤送給司馬相如,請他為自己做一篇賦,希望能夠讓丈夫回憶舊情。重賞之下司馬相如果然妙筆生花,寫了一篇淒惻動人的名作《長門賦》出來。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伊予志之慢愚兮,懷貞愨之歡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廓獨潛而專精兮,天漂漂而疾風。登蘭台而遙望兮,神怳怳(音晃)而外淫。浮雲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飄風回而起閨兮,舉帷幄之襜襜(音摻)。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誾誾(音吟)。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嘯而長吟。翡翠協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下蘭台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兮,郁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而無窮。擠玉戶以撼金鋪兮,聲噌吰(音宏)而似鐘音。刻木蘭以為榱兮,飾文杏以為梁。羅豐茸之遊樹兮,離樓梧而相撐。施瑰木之欂(音博)櫨兮,委參差以槺(音康)梁。時彷彿以物類兮,像積石之將將。五色炫以相曜兮,爛耀耀而成光。致錯石之瓴甓兮,像玳瑁之文章。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組之連綱。撫柱楣以從容兮,覽曲台之央央。白鶴嗷以哀號兮,孤雌跱(音寺)於枯腸。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托於空堂。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案流徵以卻轉兮,聲幼眇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音昂)。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舒息悒而增欷兮,蹝(音徙)履起而彷徨。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愆(音謙)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床。摶芬若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茞(音采)香。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音狂)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

  據《長門賦序》稱,這首賦被劉徹看了之後,感動無比,雖然不能復立陳嬌為皇后,卻又重新與她舊情復燃,共效于飛之樂。

  然而這種給文字貼金的說法,根本經不起推敲,別說現在的我們看了覺得離譜,就是給史記作注的古人,都忍不住要大喝一聲:「作頌信有之也,復親幸之恐非實也!」

  就在陳嬌的母親和兄弟們荒淫揮霍、有失體統的同時,衛子夫的家人卻在不停地給衛子夫爭氣,逐漸成為大漢王朝的頂樑柱、執掌兵權。

  就在陳嬌被廢去皇后位的這年,劉徹徹封衛子夫的弟弟衛青為車騎將軍(衛長君這時已經去世了,衛步衛廣恐怕也一樣)、衛子夫的大姐夫公孫賀為輕車將軍、衛青的救命恩人公孫敖為騎將軍、衛尉李廣為驍騎將軍,各率萬騎出擊匈奴。——這場戰役中,公孫賀無功,公孫敖折騎七千,李廣全軍盡墨,自己在被匈奴俘虜之後逃脫,按軍都犯了死罪,以錢贖命為庶人。只有衛青嶄露頭角,斬敵七百餘人,直搗龍城(匈奴祭天祀祖之地),大破匈奴人銳氣,晉封關內侯。

  又過了一年,也就是衛子夫立為皇后的這年秋天,匈奴入侵漢境,殺遼西太守、破韓安國鎮守的漁陽,殺掠百姓共三千餘人。漢武帝重新起用李廣鎮守右北平(今遼寧省凌源西南),匈奴兵聽到消息便改由雁門關入攻。漢武帝便派衛青正面迎敵,李息從代郡夾擊,共斬敵數千人。衛青的軍事才能得到了進一步的證明。

  此後,衛青一發不可收拾,他前後出擊匈奴七次;所部斬敵五萬餘人;獲馬牛羊各類牲畜百萬餘頭;和匈奴單于正面交戰一次;先後驅逐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右賢王;收復河南地區(內蒙古河套地區),為漢朝的版圖增加了朔方郡、五原郡。他自己被封為長平侯、大將軍大司馬,前後受封共計一萬一千八百戶,三個兒子也分別被封為宜春侯、陰安侯、發乾侯,分別各領有一千三百戶封邑。衛青的部屬因戰功封侯者者九人,立將者十四人。

  衛子夫和衛青的外甥霍去病更是軍事史上的傳奇,他十八歲以剽姚校尉隨舅父兩次出征匈奴,率八百騎兵奔在大部隊前幾百里,以很小的損失殺敵二千零二十八人,殺死匈奴相國和當戶、單于祖父籍若侯產,活捉單于叔父羅姑比。封為驃騎將軍、冠軍侯。此後他四次以將軍身份出征匈奴,一直打過居延海、祁連山,共斬獲匈奴軍十一萬多人、得休屠王祭天金人。由於他重創昆邪王、休屠王所部,畏懼單于降罪的昆邪王遂殺休屠王,率部四萬餘人歸降,河西酒泉遂歸漢土,翰海以南再無匈奴王庭。霍去病因戰功,四次加封,直至食邑一萬五千一百戶。他的部屬封侯六人,為將兩人。只可惜將星早殞,元狩六年(前117)九月,二十四歲的驃騎將軍、大司馬就因病離開了人世。劉徹對霍去病的早逝深為感傷,派鐵甲軍為霍去病修成一座仿如祈連山模樣的大墓,上謚號為景桓侯,讓他的兒子霍嬗繼承爵位。霍嬗字子侯,還是一個小孩子,劉徹將他留在身邊撫養,希望他長大成人後也能成為象父親那樣的將領。然而六年後,尚未成人的霍嬗就夭折了,武帝哀傷之極,特給他上謚號為「哀」。

  如果說衛青霍去病當初能夠得到出征為將的機會,多少是沾了衛子夫這個皇后的光的話,那麼當衛青霍去病以不容置疑的實力和天份縱橫大漠、開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勳之後,便輪到衛子夫沾弟弟外甥的光了。隨著年齡的增長,衛子夫的美貌也隨時間的推移而失去光彩,更多的美女充實了劉徹的後宮,在這些女子當中,趙國王夫人為武帝生下了兒子齊王劉閎,尤其得寵。但是她出身低賤貧寒,娘家也沒有誰有能耐出人頭地。衛青的好友寧乘於是勸衛青:「你雖然立下大功,但是你的兒子們得到封侯仍然是靠衛皇后的情面。而如今皇帝寵愛王夫人,如果您能對王家有所表示,那麼對皇后也有好處。」衛青採納了寧乘的主意,從武帝的賞賜中拿出五百斤黃金送給了王夫人的家人。

  劉徹從王夫人處聽說了這件事,果然心花怒放,但是他知道以衛青耿直的性格,不太可能主動這樣做,便向他詢問。衛青毫不隱瞞地將來龍去脈告訴給了武帝。武帝對寧乘出了這樣一個惠及新寵的好主意十分高興,立即封他為東海都尉。同時更對衛子夫對家人的約束、衛青的謙恭刮目相看。於是,次年(元狩元年)四月丁卯,冊衛子夫所生的皇長子劉據為太子。

  雖然丈夫漸漸移情別戀,但這一年對衛子夫來說還是喜訊不斷的。繼兒子劉據成為太子之後,從前的主人、皇帝的胞姐平陽公主也主動提出要下嫁做自己的弟媳婦。

  平陽公主的丈夫曹壽早已去世,如今的平陽侯是她的兒子曹襄。當守寡多年的她想要再嫁,召集家臣門客來商議朝中列侯誰堪為配的時候,眾人都不約而同地推薦了長平侯衛青。平陽公主雖然早有此心,但是仍然覺得衛青曾是自己的家奴,怕如此下嫁會引來非議。眾人勸道:「如今衛青已是大將軍,而且姐姐是皇后,外甥是皇太子,自己成萬戶侯不算,連三個兒子都封了侯,連他外甥霍去病在內,一門五侯。這樣的人不嫁,還有誰值得嫁呢?」

  這話說得平陽公主連連點頭稱是,於是她立即將這個想法告訴衛子夫,請她轉告武帝賜婚。

  漢武帝對姐姐的想法大力贊成,而對於衛子夫姐弟來說,從前的主人主動表示願做衛家的媳婦,也是非常引以為榮的事情。於是一場浩大豪華的婚禮舉行了。史家對此深為感慨,道:「丈夫當時富貴,百惡滅除,光耀榮華,貧賤之時何足累之哉!」再往後,將自己嫁進衛家的平陽公主更進一步,讓自己的兒子平陽侯曹襄迎娶了衛子夫和劉徹的女兒衛長公主。

  衛氏家族的富貴榮華,到這時已經達到了最高潮,可以說是貴震天下。在此之前,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形,一個奴隸家庭,竟能在短短十幾年間演繹出這樣的神話。一時間,民間歌謠響徹雲霄:「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

  與此同時,寂寞的長門宮裡,廢後陳嬌仍然在年復一年地苦度歲月。在得知衛子夫的兒子成為太子之後,已經完全絕望的陳嬌又得到了母親館陶長公主病逝的消息。更令她痛不欲生的,是母親臨終時留給武帝的遺言——只是懇請能讓自己能和小情夫董偃合葬,根本就沒有一字半句提到十幾年未見面的女兒。

  在館陶長公主去世後數年,陳嬌的哥哥、堂邑侯陳季須淫亂,還和兄弟們手足相殘。武帝對表哥的行徑惱怒不已,於元鼎元年下令追查。陳季須畏罪自殺,堂邑侯的封爵就此撤銷。

  失去了所有指望和依靠的陳嬌此後又在長門宮內苦苦煎熬了四五年之久,在冷清中死於長門宮。此時的劉徹正在後宮的美女群中神魂顛倒,對娘家有大功的衛子夫尚且冷淡,何況是這位廢了二十年的前妻呢。不過或許看在表姐弟的情分上,他傳下命令,將廢後陳嬌以妃禮安葬於長安霸陵郎官亭東。

  自從七歲的兒子劉據封為太子之後,衛子夫的寢宮裡就已經很難看見劉徹的身影了。劉徹是中國歷史上出名的風流皇帝,元朔年間,他便開始廣選民間美女,掖庭名冊上三十歲以下的美女共計一萬八千名(他比唐明皇要善良那麼一點,三十歲以上的宮女一律出宮遣嫁)。而且此君眼光極其挑剔,只有不施脂粉仍然姿容絕倫的女子才能入眼。他對自己的挑剔和精力都極為自負,說自己「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無婦人」。為了有更多的名額可以容納自己的妃嬪,他將沿襲多年的後宮制度升為十級,而懷孕生育者的封爵則在皇后以下第四級起封(親王級的婕妤、列侯級的涇娥、關中侯級的容華、大上造部長級的充衣),在這樣誘人的地位富貴面前,所有的宮女和她們的家族都出盡法寶想要吸引皇帝的注意——在這樣爭奇鬥艷的花叢中,劉徹早已經把當年和衛子夫泣涕相憐的舊情忘到了九霄雲外。

  在衛子夫失寵之後,首先在群芳叢中冒尖的,當然是齊王的母親趙國王夫人。然而她在最為得寵的時候卻青年早逝。不久尚未成年的齊王也死去了。

  在王夫人去世之後,又一位美女進入了劉徹的視線。她就是中山國李夫人,武帝劉徹的第三位皇后。

  李夫人的出身比衛子夫還不如。衛子夫雖是女奴,身世卻還多少有些疑點,而且她也只在公主府內服役。而李夫人卻生在一個世代為歌舞藝人的家庭,從小被作為歌伎舞女培養。然而她的哥哥李延年卻使一切發生變化。

  李延年長於歌舞技藝,在這方面是個天才,每當他唱起新曲時,聽者都不由自主地被歌聲感動。他長得很不錯,犯法後被處以宮刑,入宮成為武帝的男寵。不久他發現自己侍侯的乃是一位好色的君王,於是便在這上頭動起了腦子。

  有一天,武帝又讓李延年歌舞助興,於是李延年不失時機地唱了一首自己新做的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武帝聽了之後不禁遐想連翩,歎息道:「這只是歌而已,難道世上真有這樣傾城傾國的佳人嗎?」

  於是,早已收受了李家大量賄賂的平陽公主立即在旁邊不失時機地報告:「李延年歌中所唱的美女,就是他自己的妹妹。」

  劉徹自然大喜過望,立即召見。一見之下心曠神怡,不但果然美得超乎想像,具有李延年所唱的那種清高絕世氣質,更聰明無比,還能歌善舞。劉徹立即將她納入後宮,一時間形影不離,令後宮女子妒忌無比。有一次武帝去李夫人宮中,偶然頭癢,便撥下李夫人的玉簪搔癢。這消息很快傳遍後宮,宮中女子一時以玉為簪成為風尚,以致於長宮城中玉價漲了一倍。想來大約是因為髮簪撥下,李夫人意態迷人,劉徹因此又讚了幾句或者留宿一宵。總之,帶攜玉石商人賺了一筆,而從此玉簪更在中國歷史上多了一個別名:「玉搔頭」。漢武帝大概覺得玉簪被宮女們用得濫了,為了突顯李夫人的與眾不同,便轉讓下令工匠用象牙給李夫人製作篦梳插在頭上。猜想大象可能也因此倒了一些霉吧!

  在這樣的情形下,李夫人很快就為劉徹生下了一個兒子劉髆(又名劉賀),封為昌邑哀王。

  然而好花不常開,生育不久李夫人便生了病。劉徹剛開始並沒有把她的病當一回事,然而沒有想到李夫人的病情很快加重,劉徹終於有些擔心,親自前往看望。

  聽說皇帝駕臨,李夫人立刻用被子將自己的臉蒙了起來,說:「我病得太久了,容貌憔悴不成模樣,不能再見皇帝。我死後,希望您能好好照顧我的兒子和兄弟們。」劉徹說:「你已是病到不治的地步,我此來也許是見最後一面,你當面托付後事,不是更好?」李夫人回答:「不整理儀容,不得見君父。我不敢有違聖人的教誨。」劉徹急道:「只要你肯再讓我見你一面,我就賜你千金,封你兄弟為高官。」李夫人拒絕執行:「封不封官全憑皇帝您的心意,並不在於見不見這一面。」她越是不願見,劉徹就越想見,可是不管他怎樣好說歹說,李夫人就是不見,而且逕自轉過身抽泣起來。

  舉眼天下,恐怕劉徹從來還沒有想過,世上會有哪個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敢違抗自己的意旨、不想見自己的面——而且是自己好言相求之下仍然不見的。他惱火之極,起身就走。

  入宮陪侍李夫人的李家姐妹們都被武帝劉徹氣恨恨的模樣嚇壞了,當武帝一走,她們立即七嘴八舌地責備李夫人:「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見皇帝一面囑托兄弟兒子呢!難道你恨他如今才來看望你呀?」李夫人歎息道:「我之所以不肯見皇上,正是為了要更好地托付兄弟兒子。我因為生得美貌,才能由微賤中得到皇帝的喜愛。世上以色事人者,色衰則愛馳,愛馳則恩絕情斷。皇帝喜歡我,完全是由於我的容貌。我重病之後,從前的美色盡失,如果真被皇帝看見我如今這個樣子,他只會厭惡唾棄我,就連從前留給他的好印象都會一掃而光,他哪裡還會肯回想舊情、照顧我的孩子和兄弟呢!」

  這一次探病之後不久,李夫人便夭逝了。她死在霍去病之前,享年也應該比霍去病更短,可能只有二十歲左右。如果是現在,這不過是大學未畢業的年齡,但是她留史書上這短短的幾句話,其中折射出的智慧堅忍及膽識,卻足以讓她成為歷史上最難以令人忘懷的女子之列。

  李夫人的冰雪聰明和清醒理智,在她去世後得到了事實的驗證。劉徹滿腦子都是她不可方物的迷人形象、以及自己將她「氣」得病中啼哭的過錯,李夫人不肯見面的事他已經完全不放在心上了。於是他傷感萬分,為了表示自己的情意,他下令為李夫人舉行皇后級別的葬禮,為她在自己的茂陵北選擇葬地。《三輔黃圖》記載這墓地的規格道:「東西五十步,南北六十步,高八丈。」

  這還不算完,劉徹仍然覺得沒有表達夠自己對李夫人的思念之情,又讓畫師畫了她的像,掛在甘泉宮裡時常追憶。

  畫像看得多了,劉徹越發思念不已。這時有一個齊國來的方士少翁自告奮勇,說自己能為武帝召李夫人的魂魄前來相見。

  於是在這天晚上,少翁擺下燈燭,在李夫人生前起居的地方設起帷帳,在帳前陳列酒肉祭品,又另設一帳讓武帝安坐其中,並要求他無論看到什麼都要保持風度,維持現場肅靜的狀況。然後他便舞弄起來。

  果然,片刻之後,武帝便彷彿遠遠地看見帷帳中出現了一個姣好的身影,恍惚便是李夫人的模樣。武帝眼看這身影在帷帳中時而安坐時而款款步行,自己卻只能遠遠地旁觀,終於按捺不住站起身來,可是剛剛站起,那帷帳中的身影便悄然消失,只剩下一片靜寂漆黑。

  武帝被這場面打動,傷感不已,作詩道:「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後來他又做了另一首悼念詞:「羅袂兮無聲,重墀兮生塵,虛房冷而寂寞,落葉依於寧扃,望彼美之女兮,安得感余心之未寧。」這首詞被命名為《落葉哀蟬曲》,武帝命令宮廷樂師將兩首詞都配樂為曲,讓宮女們在後宮中傳唱。

  有這麼一天,武帝在延涼室內休息。在夢中他看見李夫人出現,還將手中的一把蘅蕪香送給自己。當他猛然驚醒,吃驚地發現雖然只是一場春夢,那陣陣異香仍然留在衣枕之間,好幾個月都沒有消失。為了紀念,武帝便改延涼室為「遺芳夢室」。

  在宮女們吟唱的情歌聲和如此的奇境反覆刺激之後,劉徹對李夫人更是相思欲狂,不久寫下了一篇更為動人的賦:「美連娟以修嫮兮,命樔絕而不長。飾新宮以延貯兮,泯不歸乎故鄉。慘鬱鬱其蕪穢兮,隱處幽而懷傷。釋輿馬於山椒兮,奄修夜之不陽。托沉陰以壙久兮,惜蕃華之未央。念窮極之不還兮,惟幼眇之相羊。秋氣慘慘以淒淚兮,桂枝落而銷亡,神煢煢以遙思兮,精浮遊而出疆。托沈陰以壙久兮,惜蕃華之未央,念窮極之不還兮,惟幼眇之相羊。函菱荴以俟風兮,芳雜襲以彌章,的容與以猗靡兮,縹飄姚虖愈莊。燕淫衍而撫楹兮,連流視而娥揚,既激感而心逐兮,包紅顏而弗明。歡接狎以離別兮,宵寤夢之芒芒,忽遷化而不反兮,魄放逸以飛揚。何靈魂之紛紛兮,哀裴回以躊躇,勢路日以遠兮,遂荒忽而辭去。超兮西征,屑兮不見。浸淫敞恍,寂兮無音,思若流波,怛兮在心。

  亂曰:「佳俠函光,隕硃榮兮,嫉妒翕茸,將安程兮!方時隆盛,年夭傷兮,弟子增欷,洿沬悵兮。悲愁於邑,喧不可止兮。向不虛應,亦云已兮,嫶妍太息,歎稚子兮,懰慄不言,倚所恃兮。仁者不誓,豈約親兮?既往不來,申以信兮。去彼昭昭,就冥冥兮,既下新宮,不復故庭兮。嗚呼哀哉,想魂靈兮!」

  不過,司馬遷卻在他所著的《史記》中,說少翁為漢武帝所召的「佳人」並非李夫人,而是齊王的生母、同樣早逝的王夫人。

  《拾遺記》則說,漢武帝確實也召過李夫人之魂相見,但是他找的方士名叫董仲君。董仲君花了十年功夫,才在海外找到能夠讓魂魄依附的奇石,刻成李夫人的模樣放在輕紗帷幕之中,果然恍若李夫人再世。武帝非常高興,想要走近「李夫人」身邊,董仲君卻說那石頭上有奇毒,何況魂魄並非活人,因此只能遠看不能靠近。為了不讓武帝誤碰,董仲君很快便將這石像裂為九段。武帝大失所望又相思難耐,隨後便修築了夢靈台,用來祭祀李夫人。

  而民間更有這樣的說法,說武帝上了方士的大當,他隔著紗帳所看到的「魂魄」,與李夫人、王夫人都沒有關係,其實只不過是少翁等人的一場皮影戲表演而已。

  但是不管怎麼說吧,漢武帝劉徹對李夫人一往情深(當然也許只是李夫人死在了他最愛她的關鍵時刻),但是總之,他對李夫人輾轉多年都不曾淡忘,就連他晚年重用的名臣霍光都對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武帝去世之後,由於他生前絕大多數有名號的后妃都先後被他以罪謫死,而他身為皇帝,總不能光桿一個葬入帝陵吧!作為托孤重臣的霍光苦思冥想之後,終於靈光一閃,追封李夫人為「孝武皇后」,將她的靈位與武帝並列享受後人的祭祀。

  由於在死後當了皇后,李夫人墓被稱為「英陵」,又名「習仙台」。

  然而從李家姐妹責備她為何不見皇帝的場面可以推想,李夫人的兄弟姐妹們不但沒有她十分之一的冰雪聰明,更熱衷於功名利祿,很容易就沖暈頭腦,對帝王的喜怒無常以及感情世界沒有足夠的認識。

  在李夫人早逝之後,相思情切的劉徹晉封李夫人的哥哥李廣利為貳師將軍、李延年為協律都尉。

  武帝是雄才大略的帝王,由於他的富於進取和野心,中國得以拓土開疆。但是他有令人望而生畏的特徵:多疑。如果他覺得自己的王權受到了威脅的時候,他更能六親不認並且殺人如麻。

  在霍去病嶄露頭角之後,早已對衛青軍權過大產生疑慮的劉徹毫不猶豫地開始重用霍去病、借此遏制衛青的氣勢。而衛青對此毫無怨言,也許是少年時吃過太多的苦,他的性情和善,謙恭退讓,對武帝所做的任何決定都畢恭畢敬地接受。霍去病雖然年輕,性格豪邁有氣魄,敢作敢為,從不洩露別人說的話。劉徹對他非常喜愛,甚至達到了縱容的程度。

  然而,霍去病很早就去世了,這嚴重打擊了武帝,也攪亂了他的計畫。雖然衛青有軍事天才更有出兵必勝的運氣,武帝仍然不願再起用他,以至於在霍去病死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漢朝都沒有再次對匈奴用兵。

  霍去病死後的元鼎元年,衛青的兒子宜春侯因犯法被奪去封爵。元鼎五年九月,疑心病越來越重的漢武帝以「列侯獻黃金酎祭宗廟不如法」(其實只是助祭金的份量或成色不夠)為由,一口氣廢去一百多名列侯的封爵,其中又包括衛青的另兩個兒子陰安侯和發乾侯。雖然對衛青已經不如以往,但是畢竟人還在,而劉徹仍然對霍去病念念不忘,甚至還撫養他的兒子準備日後為將。衛子夫的皇后位置還是很穩。沒想到兩年後霍嬗夭折,又過了四年連衛青都去世了,雖然衛伉繼承了長平侯的爵位,但是那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衛子夫的姐夫公孫賀此時已經當上了丞相,衛子夫母子的地位仍然算得上穩固。

  然而禍不單行,征和元年的秋天,巫蠱之禍憑空而起。起因在於劉徹年老體弱,大白天看見刺客出現的幻象,又做了個被數千木人圍攻的惡夢。不久之後,衛子夫不爭氣的外甥公孫敬聲又犯了貪污罪。公孫賀為了保住兒子的性命,便請求以逮捕巨盜朱安世立功贖罪。朱安世被擒獲之後,為了報復便向上告公孫敬聲與表姐陽石公主私通,還說陽石與諸邑公主在後宮中行巫蠱之術。這份控告信正和劉徹的幻覺怪夢絲絲合縫,劉徹遂興起大獄,派司隸校尉江充追查。

  江充與郅都、張湯一樣,都是著名的酷吏。然而郅都雖名列酷吏,卻執法剛正不畏權貴而且為國保土有大功,號為「蒼鷹」;張湯則清廉自守,被朱買臣等人誣陷自殺後家產僅五百金,殮葬時有棺無槨(武帝得知後誅殺了朱買臣等人。而張湯家風嚴謹,其子張賀即為漢宣帝的媒人,撮合了宣帝與許平君的婚事。張賀死在宣帝即位之前,宣帝為報答他,追封其為恩德侯,其七歲孫為關內侯,其兄張安世亦封侯且前後加食邑達萬戶。張安世遂辭去官職並且勤儉度日,宣帝對他的親近遠超過輔政大臣霍光。此後張家繼續沿襲張湯的清廉謹慎作風,王莽篡漢時也不曾失去顯赫的地位,東漢光武帝劉秀時仍然晉封張湯後人為武始侯。張湯家族成為有漢一朝的獨一無二的人物)——然而江充是酷吏中的敗類,他由於與太子劉據結怨,而開始處心積慮要顛覆劉據的地位。武帝將巨盜朱安世的案子交到江充手裡,真是正中他的下懷。而在顛覆衛子夫劉據母子地位這件事上,江充更與貳師將軍李廣利是同道中人。

  在衛青去世後第三年(太初元年,即公元前104),漢武帝聽說西域大宛王國(今中亞費爾干納盆地,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分別擁有一部份)貳師城外有一種「汗血寶馬」,便派使者帶著巨額黃金前往購買。然而大宛國王拒絕出售,使者破口大罵。被激怒的國王便命令郁成王在邊境截殺了西漢使團,搶掉了所有的黃金。劉徹大怒如狂,正式起用李夫人的哥哥李廣利為貳師將軍遠征大宛。結果李廣利首戰大敗,只帶著十分之一二的殘兵逃了回來。劉徹想到從前衛青霍去病的戰無不勝,看著李廣利狼狽不堪的戰報更是怒不可遏,下令他及所部有敢踏進玉門關的一律殺無赦。隨後他繼續增兵,直到李廣利擊敗大宛國,大宛國臣民殺死國王求降、獻出三千餘匹汗血馬為止。

  李廣利前後兩戰,付出十萬士卒的性命,這其中大多數兵士並非死於戰事,而是死於李廣利不愛惜兵力,任意作踐下屬。然而劉徹裝聾作啞,仍然封李廣利為領八千戶的海西侯,對李氏兄弟重用無比。李延年不爭氣,竟然在皇宮中淫亂,不久被武帝誅殺。李廣利則有些心機,他將自己的女兒嫁給漢武帝兄長中山靖王劉勝之子劉屈犛做兒媳,為更好的機會鋪路。而現在他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

  在江充的「深入調查」之後,長安城乃至各郡國前後共有數萬人因巫蠱之事無辜被殺,到征和二年春夏之際,公孫賀一家連同陽石、諸邑公主,先後被殺。衛子夫失去了在王朝中最後一位有實力的親屬,還失去了兩個親生女兒。

  ——江充初戰告捷,他的「工作成果」使李廣利坐收漁利:他的兒女親家劉屈犛隨後被封為丞相。

  接下來江充繼續努力,將案情進一步擴大,一直查到皇后衛子夫和太子劉據的頭上。他將他們所居住的宮室挖得如同菜地,衛子夫和太子連放一張坐榻的平地都沒有。

  衛子夫畢竟是三十八年的皇后,劉據更是擁有理政之權的太子,他們都受不了江充肆無忌憚的羞辱。等到江充居然「挖」出「證據」的時候,他們更恍然大悟,明白了他的險惡用心。於是劉據要求面見父親申辯。然而這個再正常不過的請求卻被江充一口回絕。面對這樣的情形,衛子夫讓劉據向少傅石德求救,石德說:「自公孫丞相和兩位公主被殺之後到如今,形勢再明白不過,江充和他的後台老闆就是想要除掉你們母子。事已至此,只能逮捕江充一行,追查真相,免得他們去向皇帝胡言亂語,否則不堪設想。何況如今皇帝遠在淳化甘泉宮,江充不讓你去見皇帝,說不定還有更糟糕的原因——也許是要重演秦始皇駕崩、丞相和宦官秘不發喪,矯詔殺太子扶蘇,另立新帝的故事了。」

  儀和二年七月壬午日,皇后衛子夫與太子劉據在憤怒和恐懼中,聽從了石德的建議,派人假冒武帝的使者斬殺了江充。但是在混亂中卻沒能將江充的同黨一網擒拿,宦官蘇文逃之夭夭,快馬加鞭地跑去向武帝誣告皇后和太子謀反。

  武帝不相信那個一向膽小懦弱不像自己的兒子,居然能有這樣的膽子,又派了一個人趕往長安打聽底細。結果這位調查員膽小如鼠,連長安城門都不敢進去,瞎轉一圈之後便回來信口開河,說皇后和太子確實謀反,急著想當皇帝啊。

  於是震驚之下的武帝不再猶豫,立即派劉屈犛率軍去跟兒子決一死戰。衛子夫和劉據到此時已是騎虎難下,只能跟武帝動起刀兵。但是他們沒有兵符,只能持節調兵,但薑還是老的辣,武帝早已派人通知了精兵胡騎。劉據又持節前往監北軍調任安的軍隊,但是武帝已經更改了節杖的規格,在原來的赤節上加上了黃旄,任安也同樣拒絕了劉據的要求。調動不了正規軍,衛子夫和劉據只得釋放獄中囚犯、發動市民出來作戰。八天後,長安城內死者數萬人,劉據大敗,只帶著兩個隨同作戰的兒子從復盎門逃亡。

  獲勝的武帝劉徹一面派人追捕兒子,一面派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前往未央宮,向衛子夫宣佈詔令,收繳她的皇后璽綬,等待制裁。衛子夫已經無兒無女,更瞭解丈夫的無情,她拒絕再受任何羞辱,自殺身亡。——衛子夫的年齡史書沒有詳細的記載,假如她與負心漢劉徹同年的話,則死時已經六十六歲。

  衛子夫死後不久,亡命河南的劉據父子也在八月辛亥日死於追捕。劉據死後,被稱為「戾」太子。

  在衛子夫和劉據死後,衛氏家族盡數被滅,劉據的幕僚與眷屬也被殺光(只有一個數月大的嬰兒劉詢倖免於難),平陽公主的孫兒平陽侯曹宗也沒有倖免(漢哀帝時,不知怎地找到一個曹參七世孫曹本始,復封平陽侯,到班固作《漢書》的時候,新平陽曹氏已更替七代侯矣)。而與衛氏沾親帶故有交情的侯爵、將領,包括不肯出兵幫助劉據的任安(他曾經是衛青的門客),都被抄家殺頭,數以十萬計的人死於非命。在這場大混戰中為劉據出力的兵丁則舉族流放敦煌,這一路拖老帶少的顛沛流離,死人數目只會比十萬更多。

  自認為大功告成的蘇文心花怒放,找來另一名宦官姚定漢作幫手,將衛子夫的屍首拖到小空房裡,裝進一具平民使用的小棺材,胡亂埋到長安城南桐柏地方。

  「巫蠱之禍」的次年三月(公元前91),武帝再次任命李廣利為將軍,出征匈奴。出發之時,李廣利再次叮囑劉屈犛要加緊策立李夫人所生昌邑王為太子的事宜。

  然而劉屈犛的動作太過加緊,甚至又動用起了巫蠱之術,而這樣的消息居然都走漏了出去,被宦官郭穰得知並報告了武帝。得知消息的武帝立即加以追查,而看守漢高祖劉邦陵墓的田千秋更在此後不久上書武帝,說自己夢見一個白髮老者,堅持要他田某人上書皇帝,陳述戾太子劉據的冤屈。劉徹此時氣頭已過,恢復了冷靜,開始對衛子夫和劉據之死滿懷疑竇。在看到田千秋在奏章之後他的腦筋更深受觸動,認為這夢中老者定然是自己的祖宗劉邦顯靈。於是他任命田千秋為大鴻臚,又開始調查衛子夫和劉據謀反的前因後果。一查之下劉徹目瞪口呆,發覺此事背後的內幕黑底,李廣利劉屈犛有脫不了的干係。

  同年六月,劉屈氂被裝進廚車遊街,腰斬於東市,其妻也被斬首華陽街。田千秋被任命為丞相。

  此時李廣利正率軍追擊匈奴。劉氏被「巫蠱」所誅的消息很快傳遍軍中,他的部下密謀將他就地逮捕,他怕死心切,只得向匈奴投降。武帝聞訊大怒,更坐實了對他的懷疑,立即滅了李氏全族。

  而打頭陣誣蔑衛子夫皇后和太子劉據的江充蘇文更逃不過去。江充雖然早被劉據所殺,惱恨中的劉徹仍然將江氏滅族。蘇文是宦官一個無家可滅,便被活活燒死。

  漢武帝隨後隆重安葬劉據,並在他喪命之處興建「歸來望思」台、長安建起思子宮,希望能為劉據招魂追思。

  然而他好像忘卻了與自己做三十八年夫妻之久的衛子夫,沒有對她進行任何改葬追悼。這一段帝王與女奴的愛情傳奇,以最殘酷的方式徹底終結。

  在戾太子劉據喪命、齊王劉閎早夭之後,昌邑哀王劉髆在舅父叛逃之後不久也鬱鬱病死,武帝的繼承人只能在他剩下的三個兒子中選擇。

  在這其中,三子燕王劉旦和四子廣陵王劉胥都是另一位李夫人所生。按年齡燕王居長,於是他從封國內派出一位使者,試探性地向武帝上書請求返回都城侍奉父親。武帝大怒,認為有必要殺雞給猴看,遂將倒霉的使者一刀兩段。燕王沒了指望,那麼是不是就輪到廣陵王劉胥了?

  然而武帝另有安排。

  大約是在後元元年(公元前88)正月的一天,在甘泉宮中養病的武帝劉徹召來畫師,畫了一副《周公負成王》之圖拿給群臣觀看。眾人這才大悟,明白了武帝的心思是想要冊立最小的兒子劉弗陵。

  劉弗陵的母親姓趙,是齊國河間人,她的家境非常不幸,父親犯法被處以「宮刑」,做了宦官,任中黃門。這位不幸的男人可能還沒有等到女兒「出人頭地」,便已經和妻子一起早早死去。留下女兒隨著姑媽趙君姁在老家河間生活。

  在衛子夫皇后因「巫蠱之禍」而自殺之前兩三年,趙姑娘被武帝親自選入宮中。當時武帝巡行至河間,忽然有一個術士聲稱此地有祥雲瑞藹,顯示必有奇女生長於斯。武帝聽後立即下令就地尋訪,果然找到了這個美麗的少女。然而她雖然相貌美麗,卻從小患病,少進飲食,而且雙手緊握成拳,誰也沒法讓她伸展。武帝被她的美麗所傾倒,親自去嘗試為她掰拳。於是奇跡出現:這雙手很輕易地恢復成了健康的模樣,更奇怪的是在右手心裡還緊緊地握著一隻小小的玉鉤。

  劉徹對這個奇跡高興萬分,立即將她稱做「拳夫人」,納入後宮。拳夫人很快就懷上了身孕,太始三年(公元前94),她為六十四五歲的劉徹生下了最小的孩子劉弗陵,並因此進封為婕妤,號鉤弋夫人,小皇子也被稱為「鉤弋子」。

  趙鉤弋夫人所生的劉弗陵生具異征,足足在母親腹中穩呆了十四個月方才降世。這令武帝大喜過望:「我只聽說過堯帝是母親懷胎十四個月降生的,沒想到如今鉤弋夫人也為我生了一個懷胎十四月的兒子。」立即將趙鉤弋生子之處的宮門改名為「堯母門」。

  到劉徹七十歲這年,劉弗陵年僅五六歲,雖然年紀小,卻長得虎頭虎腦,不但健壯俊秀,而且聰明伶俐非比尋常。劉徹對這個比孫子還小的幼兒愛如珍寶,不停口地誇他討人喜歡,像很自己。再聯想到劉弗陵與眾不同的降生經歷,更下定決心要冊立這孩子做自己的繼承人。

  然而劉徹很快就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劉弗陵年紀太小而鉤弋夫人又太過年輕漂亮。他開始猜想鉤弋夫人成為皇太后之後會是怎樣一個情形。而他腦子裡頭一個想到的先輩樣範就是呂雉——劉徹一輩子將政治最陰暗的一面玩得滾瓜爛熟,他自己太諳熟此道,也就必定要將別人從最陰險的那一面開始琢磨。

  琢磨的結果於是就出來了,他認為鉤弋夫人繼續活著是一個危害,必須要想法子把她殺死。而且還要讓她背負著罪名而死,避免日後她的堂表兄弟們有入朝為官的可能。

  這個殘忍的主意很快便被劉徹付諸實施。

  漢武帝劉徹,可以說是老天專為「皇帝」這個位置而降生人世的,他是一位完全成功的帝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帝王」這兩個字增加份量。

  他既然會想到「主少母壯」,而狠心除掉正在得寵的鉤弋夫人,他也就能夠很容易地聯想到祖父文帝的出身——文帝只是高祖劉邦不得寵的薄姬所生,高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皇位傳給他,而世事變遷,最後他卻成了大漢皇帝。——當然嘍,劉徹在進行剪除大漢王朝出現呂雉第二的潛在危險時,也一樣會考慮到這一點(考慮到他對付功臣武將這些男人的態度,我們不必奇怪他為什麼從來不會想到女人中也有薄太后的榜樣)。

  於是,在處死繼承人劉弗陵生母鉤弋夫人的同時,劉徹也將自己其它兒女的生母都統統殺掉了——比鉤弋夫人更不幸的是,由於她們的兒子始終沒有做皇帝的福氣,她們雖然同樣是因為生下皇子而死,卻死得更無聲無息。而沒有生皇子只生公主的妃嬪就更是無辜。也許是為了不留下任何一個能夠充當劉弗陵養母的女人(小皇帝的養母當然也有可能被立為皇太后),所以就連公主們的母親,他也沒有輕易放過。

  我們已經不可能知道她們的名字,在史書上她們只留下了這樣淡淡的記載:「諸為武帝生子者,無男女,其母無不譴死。(《史記》)」「李姬生廣陵王胥、燕王旦也。(《漢書》)」「他姬子二人為燕王、廣陵王。其母無寵,以憂死。(《史記》)」

  她們都沒有任何罪過,她們所做的事情,只是為皇帝生下了後代而已。

  李夫人萬幸早死,否則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鉤弋夫人被殺的第二年(公元前87)二月,七十一歲的劉徹在五祚宮臥病不起。乙丑日,他正式冊立劉弗陵為太子。兩天後他離開了人世,入葬茂陵。

  隨後,七歲的劉弗陵即皇帝位,是為漢昭帝。

  漢昭帝追封母親為皇后、皇太后,發兵二萬為母親興建「雲陽陵」,遷三千戶守陵。遷葬之日異香十里,打開棺材看時,裡面沒有屍身,只有一隻絲鞋。

  昭帝隨後又追封外祖父為順成侯,遷陵戶二百。當初撫養鉤弋夫人的姑媽趙君姁還活著,得到了二百萬賞錢以及大宅奴婢。鉤弋夫人的表兄弟姐妹們雖然沒有誰晉爵陞官,卻也都得到了豐厚的賞賜。但是再多的賞賜,也已不能讓鉤弋夫人復生。

  到劉徹七十歲這年,劉弗陵年僅五六歲,雖然年紀小,卻長得虎頭虎腦,不但健壯俊秀,而且聰明伶俐非比尋常。劉徹對這個比孫子還小的幼兒愛如珍寶,不停口地誇他討人喜歡,像很自己。再聯想到劉弗陵與眾不同的降生經歷,更下定決心要冊立這孩子做自己的繼承人。

  然而劉徹很快就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劉弗陵年紀太小而鉤弋夫人又太過年輕漂亮。他開始猜想鉤弋夫人成為皇太后之後會是怎樣一個情形。而他腦子裡頭一個想到的先輩樣範就是呂雉——劉徹一輩子將政治最陰暗的一面玩得滾瓜爛熟,他自己太諳熟此道,也就必定要將別人從最陰險的那一面開始琢磨。

  琢磨的結果於是就出來了,他認為鉤弋夫人繼續活著是一個危害,必須要想法子把她殺死。而且還要讓她背負著罪名而死,避免日後她的堂表兄弟們有入朝為官的可能。

  這個殘忍的主意很快便被劉徹付諸實施。

  群臣看了《周公負文王圖》,都忍不住在心裡羨慕年輕的鉤弋夫人及她的家族將要一步登天。可是僅僅過了幾天,甘泉宮裡就發生了令他們震驚的一幕。

  劉徹忽然為一點小到不值一提的過錯對鉤弋夫人大發作起來。鉤弋夫人入宮幾年以來,聽到看到過許多姐妹們的遭遇,早已對老丈夫的翻臉無情有所瞭解,她立即知道自己很可能將要重蹈前人的覆轍,連忙撥下頭上的簪珥飾物,披頭散髮地向他磕頭求饒。然而劉徹毫不動容,厲聲對近侍群臣下令:「將她帶走,送掖庭獄問罪!」侍衛們立即執行命令,將鉤弋夫人連拖帶拉地拽下去。鉤弋夫人仍然想做最後的乞求,回頭望著武帝,希望他能夠在最後一刻念及舊情放自己一條生路。而武帝將她所有的希望都立即扼殺:「快走,你不能再活著。」

  這句話宣告了鉤弋夫人的最終命運,掖庭獄已經不需要浪費多餘的時間來審訊她,武帝的命令被立即執行。鉤弋夫人不明原因地暴死,等到天色一黑,她便被連夜就近埋在甘泉宮以南,而且小土墳上連墓碑都沒有樹立,僅僅是做了一個小標記。這一年,她的年齡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五歲。

  據說,就在一天當地暴風大作,飛砂揚塵,百姓們都為這位無辜的少婦感到悲傷。不久人們都傳說她的屍身在待葬的時候有異香撲鼻。

  武帝也知道自己這事做得太過狠毒,有一天便向身邊人詢問道:「人們對這件事有什麼樣的議論?」侍叢們不敢直言,只是婉轉地表達:「人們只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在冊立兒子之前,卻殺掉了他的母親?」武帝打鼻子裡哼出來:「我這樣的遠見,豈是你們這樣的蠢材能夠猜想得出來的?自古以來國家大亂,總是由於君主年少而其母年輕。你們沒聽說過呂後的事情嗎?」

  漢武帝劉徹,可以說是老天專為「皇帝」這個位置而降生人世的,他是一位完全成功的帝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帝王」這兩個字增加份量。

  他既然會想到「主少母壯」,而狠心除掉正在得寵的鉤弋夫人,他也就能夠很容易地聯想到祖父文帝的出身——文帝只是高祖劉邦不得寵的薄姬所生,高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皇位傳給他,而世事變遷,最後他卻成了大漢皇帝。——當然嘍,劉徹在進行剪除大漢王朝出現呂雉第二的潛在危險時,也一樣會考慮到這一點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