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希望統一中國的軍閥竟是他!20年代中國最強者 | 陽光歷史

 

A-A+

最有希望統一中國的軍閥竟是他!20年代中國最強者

2016年11月23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557 次

  1916年6月,袁世凱病亡,北洋軍閥集團分裂成直、奉、皖等派系。為掌控北京中央政權,各派逐鹿日漸激烈。

  1922年,是吳佩孚一生最風光的時候。這一年,吳佩孚在直皖戰爭中擊敗皖系,權傾中央。這一年,他被北洋政府授予將軍府孚威上將軍稱號,出任直、魯、豫三省巡閱使,駐軍於京漢路,是當時實力最強,控制地域最廣,最有希望統一中國的軍閥。也就是在這一年的9月8日,《時代》週刊破天荒地將吳佩孚作為封面人物刊登出來,稱他為「中國最強者」。

  吳佩孚生於1874年,字子玉,山東蓬萊人。

  1897年,駐紮在天津的淮軍聶士成部,因在四年前的中日甲午戰爭中傷亡慘重,奉命招兵,擴充隊伍。曾經在家鄉當過水師營學兵的吳佩孚,決定投筆從戎,到天津應徵入伍,從此踏上軍旅生涯。次年投淮軍。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他入選中日合組的偵探隊,被派任日方間諜,化裝成肩挑小販,冒險混入俄軍地盤刺探情報,立了軍功;因敢作敢為而被北洋軍閥頭子曹錕看上,兩年後,任北洋軍第三鎮第十一標第一營管帶,帶兵剿匪顯露才能,深受曹錕器重。宣統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暴發,吳佩孚跟隨第三鎮統制曹錕鎮壓山西革命軍,升為第三標標統(翌年改稱第三團,吳任團長),1914年升任第六旅旅長。

  袁稱帝期間,入川鎮壓護國軍,再獲嘉獎,被擢為師長。他因「深知袁氏躬行非義,必無善果」,勸曹錕一面與袁虛與委蛇,一面與反袁勢力暗通款曲,以待時局之變。

  袁世凱稱帝,爆發了護國運動。曹錕部被派往四川鎮壓蔡鍔的護國軍。此戰吳佩孚不僅取得了瀘州、納溪的勝利,而且又一次救了曹錕的性命:吳佩孚進攻納溪的護國軍時,曹錕被高洞場的護國軍圍困在峽谷中不足一里的範圍內,其所帶的人馬所剩無幾,生命危在旦夕。

  聞訊後第十六混成旅旅長馮玉祥曾建議以攻下納溪解曹錕之圍,吳佩孚不聽勸阻,率領幾十名騎兵冒死殺出重圍,直奔高洞場,將曹錕救出。曹錕感激萬分,誓與吳佩孚共進同退、不離不棄,並向袁世凱稟報了吳佩孚的功績,吳佩孚被授予陸軍中將。護國運動的風起雲湧,使袁世凱遭遇稱帝危機。

吳佩孚上《時代》雜誌封面

  對此,吳佩孚勸曹錕要審時度勢,極力主張採取「虛與委蛇,暗中聯絡各省」的一舉兩全之策。隨著反帝制運動的不斷高漲,袁世凱在位三個月不到便被迫宣佈取消帝制,不久一命嗚呼。

  袁世凱死後,張勳再次攪動北京政府政局,率辮子軍進京復辟,吳佩孚帶兵與張勳部戰於豐台、天壇,獲全勝。共和再造,但中華民國的國體的大經大法都已如同廢紙。段祺瑞領銜內閣,通電各省取消獨立服從中央,南方軍閥不服,孫中山利用南方軍閥發起「護法運動」,段祺瑞南征,「武力統一」,其中最精銳的就是吳佩孚的陸軍第三師。吳佩孚隨曹錕出師討伐南方,任前敵總指揮,在湖南嶽陽、長沙等地與護法軍作戰,連克重鎮,時稱「常勝將軍」。

  從當時的社會輿論來看,國人將國家統一的希望寄托在吳佩孚身上。因為:

  一、孫中山沒有自己的軍隊;

  二、雲南、廣西、廣東軍閥們各有各的打算。

  當時吳佩孚手裡兵強馬壯!

  為了籠絡吳佩孚,段祺瑞破格授予吳「孚威將軍」銜。但擔任代理總統的直系首領馮國璋與段祺瑞爭權奪利,吳佩孚附和馮國璋,與段祺瑞相對抗。在捷報頻傳之際,吳反而突然按兵不動。

  1918年 8月,吳佩孚息兵湖南衡陽,他發出通電,反對段祺瑞的武力統一政策,主張南北議和,所謂「罷兵主和」。

  湘省一戰,吳佩孚由主戰變成了主和,脫穎而出,其聲望遠遠超過自己的老上司曹錕,成為北洋軍閥的中心人物。「中國最強者」。

  1920年 5月,吳佩孚不聽段祺瑞的命令,自衡陽領兵北撤,隨後通電反對皖系「安福俱樂部」把持政權。兩個月後,直皖戰起,吳佩孚聯合奉系軍閥張作霖,大敗皖軍,段祺瑞政府倒台,直奉兩系軍閥共同控制北京政府。吳的通電遊戲使得徐世昌總統叮囑手下人:吳佩孚的態度不可不考慮。

  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吳佩孚被授予軍事指揮全權,代表直系以洛陽之師為主力迎戰張作霖。奉軍入關兵力12余萬人,大炮150門,機關鎗近200挺,大有「投鞭斷長江之流,走馬觀洛陽花」之勢。吳佩孚直接參戰的軍隊只有張作霖的一半,在兵力、裝備懸殊的情況下,作戰一個多月,奉軍損失軍費超過3千萬元,被打死、打傷、投降及逃亡人數高達10萬人,僅餘2萬多人逃出山海關。此次戰爭使吳佩孚的威望達到了頂點。

  1926年秋,國共合作的北伐戰爭開始。盤踞中原的「常勝將軍」吳佩孚糾集主力扼守湖北咸寧的汀泗橋,並上陣督戰,親手槍殺了幾名後退的官兵,然而吳抵擋不住革命洪流。兩個月後北伐軍攻克武昌,他的主力被殲,從此一蹶不振。他見大勢已去,在國內輾轉流亡。

  1939年12月2日,吳佩孚在吃飯時碎骨頭嵌在牙齒裡面,疼痛難忍。飯後,吳家請了一位叫伊籐的日本醫生來看病,伊籐為吳佩孚拔掉牙齒後,沒有消毒,導致了牙床發炎。

  不久吳佩孚又得了重感冒。吳的家人請了曹錕的私人醫生前來看病。服了這位醫生開的中藥,吳佩孚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惡化了。

  第二天,在請了多位中醫無果的情況下,吳家將德國醫院的德籍醫生史蒂福斯請來診治。史蒂福斯檢查後稱吳佩孚的白血球太少,情況很危急,需要轉移到德國醫院去輸血,動手術。但吳佩孚本人堅決反對輸血、開刀,所以,到了德國醫院後,也只是打針用藥。

  12月4日早晨,偽華北臨時政府治安部總長齊燮元、日本特務頭子川本大作帶了一名日本醫生——華北駐屯軍軍醫處長石田,前來要求為吳佩孚看病。但是由於吳佩孚拒絕日本醫生為自己看病,大家一籌莫展。齊燮元就詢問日本醫生,是否還有救。日本醫生表示,也許還可以治。沒料到手術刀開下去之後,吳佩孚就氣絕而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