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軍名將趙登禹:武功超群赤手空拳打死過猛虎 | 陽光歷史

 

A-A+

西北軍名將趙登禹:武功超群赤手空拳打死過猛虎

2016年01月26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150 次

  令日寇聞風喪膽的趙登禹將軍身高一米九,勇猛異常,馮玉祥在《公祭徵文啟》中說他「軀幹修偉,負膂力,精技擊」。他生於1899年5月16日,山東省菏澤縣趙樓村人。十三歲時拜本縣武術高手朱鳳軍為師,後來精於拳術,善使大刀,能與十餘人對陣,可舉數百斤石磙。1914年十六歲時,聽曾在馮玉祥部當過兵的鄉親說,馮玉祥參加過辛亥革命,帶兵紀律嚴明,不擾百姓,遂與同村少年結伴,千里步行去陝西投奔馮軍。當時馮軍兵額已滿,趙登禹被安排在佟麟閣任連長的連隊裡當了一名「只管飯,不發餉」的副兵。

  趙登禹將軍行三,人們叫他「小三」,連馮先生(玉祥)也是這樣稱呼,將軍一死,大樹飄零,如果不從軍,趙登禹也會有這樣的一個媳婦叫「三嫂子」的,男耕女織,種豆壟畝,窮年夫妻相守,豐年釀酒相慶。灶下燒火,灶上蒸饃。確實,趙登禹如不投軍,他應不是個安分的農民,但他也是在上場下地趕廟會,到曹州城置買東西後抱子抱孫,於冬雪漂白的牛屋聽古琴墜子,在夏天生瘧疾拉肚子,到老了,在周圍村子發殯的時候,嗩吶響一點,號哭聲大一點而已。1914年,他剛滿16歲,和二哥趙登堯、同村好友趙學禮、趙全勝一起離家,一路爬山涉水,沿途討飯,不分晝夜奔行20多天趕到陝西潼關,找到了第十七混成旅的旅長馮玉祥。不料當時募兵期一過,軍中管事知道他們來自曹州,才勉強收留趙登禹當了個副兵。連長佟麟閣說:「你要知道,當副兵只管飯,不發軍餉。」

  從軍的第二早出操,那時天還將甫明,趙登禹由於腳大尺二,部隊沒有合適的鞋子,於是就只好趿拉著不跟腳的布鞋出操,偏巧,那天馮玉祥跟操,看到一米九的趙登禹趿拉著鞋子跑操,馮玉祥喝令隊伍停下,馬上讓趙登禹出列,詢問軍人怎可趿拉著鞋子出操?趙答曰:「鞋子小,腳吃虧。」馮玉祥問趙登禹:「哪裡人?」 趙答曰:「曹州」馮問:「爺們?可摔跤否?」趙登禹見是一老兵,就拱手出列。趙登禹在家時,跪拜紅拳師傅朱鳳軍練拳八年,單臂舉石磙,只手抓房簷,像猱猿樣輕捷攀爬屋脊如履平地。趙登禹不知今天讓他出列的是何等長官,但見黑黑高高的,穿著打扮似老兵,遂允應與馮玉祥比試摔交。馮玉祥也是一米九的大漢,當時帶領出操的連長佟麟閣嚇得怔怔呆在旁邊。人們還沒有看到馮玉祥如何近身,就一連三次被趙登禹扔到五步之外。第二天,趙登禹即被馮玉祥叫去,馮玉祥從匣子裡把自己備用鞋子拿出,讓趙登禹蹬上,大小合適。趙登禹連連摔倒馮玉祥,卻成了旅長馮玉祥的警衛,在馮的手下一直待了7年。

  1916年,馮玉祥駐軍河北廊坊一帶。一次部隊在山下練兵,突然從林間躥出一隻猛虎。當時戰士們正練徒手格鬥,只有連長佩帶匣子槍,倉皇間連長髮幾槍卻沒擊中要害,而虎已撲到近前。戰士們一下都驚呆了,尚不知如何對付這只凶獸,只見趙登禹大吼一聲,一個箭步縱出隊列,迎著撲來的猛虎,先是閃展騰挪,將那虎引誘得前爪撲空,閃身躍虎背,揮拳運氣便打。那虎痛嘯一聲,挺身直立,探頭甩尾,意欲將趙登禹甩脫,再反撲過來。不料趙登禹發聲喊,兩腿就像鉗子一般夾住虎肩,左手死死揪住虎腦門,照準虎腦門又是七八下重拳,打得那虎抽搐著軟癱下去,七竅流血,四腿蹬撓,顯見已經無力反抗,只是垂死掙扎。這時戰士們都圍上來幫忙,一陣拳打腳踢,將虎打死。馮玉祥聞知此事十分驚訝,親筆在打虎照上書寫「打虎將軍」四個字。

  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日軍總攻北平。在南苑背城一戰的趙登禹身中數彈,仍挺身力戰,雙腿被炸重傷。  從昏迷中甦醒的趙登禹對隨員說:「我不會好了,軍人戰死沙場原是本分,沒什麼悲傷的,只是老母年事已高,受不了驚慌。回去告訴她老人家,忠孝不能兩全,她兒子為國而死,也算對得起祖宗……」話音未盡便停止呼吸,終年三十九歲。(據《菏澤百年名人大觀—先驅英烈篇》)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