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紅軍長征從來沒中過埋伏?紅軍的行軍策略 | 陽光歷史

 

A-A+

為什麼紅軍長征從來沒中過埋伏?紅軍的行軍策略

2016年04月23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13 次

  在萬里長征途中,紅軍時時受敵重兵圍追堵截,卻未中過一次埋伏,在國民黨軍設置的包圍圈中都能準確地找到空隙鑽出,這主要是依靠電台偵察及時掌握了準確的情報。當年紅軍電台有一條基本要求:「人在密碼在,人亡密碼亡。」遇到危急關頭,首先砸電台毀電碼。機要人員都會毀掉一切機密,直至犧牲也不洩露。紅軍長征的先頭部隊中,有一批偵察兵,抓舌頭、化裝探路立下了大功,不過這類偵察一般只具有戰術價值,很難瞭解到敵軍高層計畫和整體部署。在長征途中不間斷地偵破國民黨的密碼,才是紅軍偵察工作最出色之處。1929年,周恩來便在上海秘密組建無線電人員培訓班,並委託蘇聯幫助訓練了一批電台工作人員。他們打入國民黨高層和特務機關內,智取了敵核心部門的一些密碼本,不僅以此譯出許多重要情報,還掌握了其編碼規律。

  進入上世紀30年代,中央在蘇聯和國內培訓的電訊人員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紅軍中,他們結合學到的技術和獲取的敵情,又結合實踐刻苦鑽研,終於掌握了破譯敵人密電碼的獨特方式,紅軍從1931年的第二次反「圍剿」開始,便開始截獲破譯國民黨軍的電碼,使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在指揮第二、第三次反「圍剿」時對敵情瞭如指掌。長征開始後,敵我雙方的軍隊都在時時運動之中。由於當時國內沒有建立有線電話網,蔣介石對國民黨軍各軍、各師下達命令主要通過無線電報發送。此刻,紅軍的電碼破譯活動達到了最高潮,敵軍的電令大多數都能截獲,破譯成功率幾乎達到百分之百。

  除此之外,我們的隊伍相隔千里仍能保持接力配合也是我們的出色之處。中央紅軍(一方面軍)開始長征後的半年間,大部隊白天行軍,電台人員只好收起機器跟隨行動,路上無法進行工作。此時,紅四方面軍的電台還在川陝蘇區的固定位置,於是在白天負責截收敵台信號,並將其破譯出來。天黑後,一方面軍的電台到達宿營地,四方面軍的電台馬上把截獲內容發給一方面軍。接著,一方面軍的電台在夜間工作,截收國民黨軍夜間的電報通信。一、四方面軍相隔數千里仍保持著接力式的相互配合,才確保了在長征中幾乎不間斷、無遺漏地截收敵軍的全部電報。

  後來紅四方面軍從四川西部長征北上,白天電台停機行軍,又是一方面軍的電台截收破譯敵軍電碼,再通知四方面軍的電台。當中央紅軍長征時,紅六軍團有一部電台,先後由一、四方面軍的電台同其保持聯絡,也能分享到情報。在長江以北活動的紅二十五軍沒有電台,中共中央到達陝北前,他們同中央聯絡要靠交通員,走一次需要幾個月,溝通信息非常困難。毛澤東到達陝北後,見到由紅二十五軍和陝北紅軍合編的紅十五軍團首長徐海東,馬上分配給他一部電台,這樣各支主力紅軍都有了電台,都可以保障電訊聯繫並對敵實施偵察。

  在紅軍長征乃至整個中國革命戰爭中,共產黨對國民黨的內情大都能細緻掌握,國民黨對共產黨的行動卻基本茫然不知。毛澤東稱讚長征時擔任軍委二局局長的曾希聖說,曾希聖同志是搞「玻璃杯」的,我們和蔣介石打仗,好像玻璃杯裡壓寶,看得準、贏得了。在電訊保密問題上,充分體現出國民黨當局的效率低下。1931年4月,中共中央負責保衛工作的顧順章被捕叛變,國民黨特務頭子徐恩曾知道了自己的秘書錢壯飛是共產黨,而且已破譯了他身上的密電碼。徐恩曾卻害怕蔣介石追究他用人失察,多年間一直和同僚們串通一氣,共同隱瞞密電碼已被破譯一事。蔣介石從在大陸失敗一直至1975年病死,都不知道這件事的真相。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