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 | 陽光歷史

 

A-A+

[多圖]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

2016年09月13日 歷史排行榜 暫無評論 閱讀 259 次

經典戰例之一:高炮部隊擊落F-51型飛機


時間:1949年12月27日 地點:寧波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1949年11月11日空軍司令部正式成立後,即抓緊時間組建空軍部隊,圖為人民空軍新組建的殲擊機部隊


1949年12月27日8時許,國民黨空軍出動美制F—51型機和B—25型機各2架,以3000米的飛行高度,從兩個方向直飛寧波靈橋。當距我炮群6000米時,高炮13團第1、3營對準目標猛烈開炮,當即擊落F—51型機1架、擊傷B—25型機1架。


這是高射炮兵部隊首次擊落F—51型機。這次戰鬥極大地鼓舞了防空部隊的士氣。


F—51型機機長9.82米,翼展11.28米,是單台液冷活塞式發動機飛機,全重5500公斤。主要用於對地面支援和威力偵察,可作超低空掃射和大角度俯衝投彈。最大時速720公里,巡航時速390公里。實用升限10144米。帶副油箱時最大航程3300公里不帶副油箱時1560公里。帶副油箱時活動半徑1500公里,不帶副油箱時680公里。續航時間4—8小時30分,載彈量908公斤。


我防空部隊在國土防空作戰中共擊落國民黨空軍美制該型機3架。1950年3月3日和1952年3月22日,高炮3團、532團在廣州和汕頭地區分別擊落P—51型機和F—51型機各1架。


經典戰例之二:擊落美制B-24型戰略轟炸機


時間:1950年2月6日 地點:上海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1950年3月12日,高射炮兵第1師在武漢成立


全國解放初期,國民黨空軍乘我城市防空力量薄弱之隙,於1950年2月6日午,出動B—24、B—25轟炸機和P—51、P—38戰鬥機共17架,對我國最大的城市上海進行了轟炸。對此,中央軍委極為重視,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城市防空,並根據國民黨空軍可能繼續擴大轟炸範圍的情況,要求各防空部隊提高警惕,充分做好殲敵準備。


5月11日夜,國民黨空軍的3架轟炸機再次侵襲上海。駐守在該地區的高射炮兵部隊與其他防空部隊緊密配合,協同作戰,當即將其中1架B—24型機擊落於浦東塘橋鎮。


B—24型機是美國聯合飛機公司1939年生產的戰略轟炸機。同年底首次試飛。1941年開始裝備美國陸軍航空隊。爾後「援給」國民黨空軍。該型機機長20.47米,機高5.48米,翼展33.5米,裝有4台1200馬力的「R—1830—65」型發動機,全重29283公斤。主要用於執行戰略轟炸、空中加油和運輸等任務。最大時速482公里,巡航時速345公里,實用升限8500米,最大航程3378公里,載彈量3995公斤。


1950年5月11日的戰鬥,是我防空部隊在國土防空作戰中擊落的唯一一架國民黨空軍美制B—24型戰略轟炸機


經典戰例之三:首次擊落敵機的「一·二九」空戰


時間:1951年1月29日 地點:定州以西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首次擊落敵機的李漢同志


1951年1月29日,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年輕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第一次擊落了敵機。


敵機來襲


這天下午1時34分,志願軍空軍司令部設置在前方的雷達站,發現有一批敵機在定州、安州上空5000米的高度上盤旋活動,企圖封鎖與襲擊安州火車站和清川江大橋。


二十八大隊奉命出擊。大隊長李漢率領吳奇、宋亞民、孫悅昆、李憲剛、魏夢雲、趙明、褚福田等飛行健兒,在友空軍掩護下,駕著8架戰鷹,閃電般飛向戰區。

狹路相逢

先敵發現目標,是空戰勝利的重要環節。我空中健兒一面駕機疾飛猛進,一面極力搜尋著敵機。1時40分,我機飛臨定州以西戰區,4號機孫悅昆突然報告:「左前方發現目標!」大家順著他報告的方位仔細看去,果然有16架F——84型敵機在活動。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時候,只要空中指揮員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像猛虎下山一樣撲向敵機。但李漢沒有貿然行事。他從前次戰鬥中吸取了經驗教訓:對付狡猾的美國空中強盜,既要敢打敢拚,敢於勝利,也要在每一個具體戰鬥中,慎重行事,講究戰術,方能取得更大的勝利。

我編隊迅速利用陽光隱蔽,迂迴至敵左後上方,佔據高度優勢,居高臨下,順著陽光,看清了敵人的部署。原來16架敵機分為6000米和5000米上下兩層,每層8架,都是4機在前,左右側後各有雙機掩護。根據這一情況,李漢立即下決心:「待敵機到達我右下方的時候,集中兵力攻擊其最上層,以奇取勝,打它個措手不及!」當敵機剛剛接近海岸線,李漢突然發出了攻擊命令:「投副油箱!二中隊掩護,一中隊攻擊!」並隨即率領一中隊右轉120度,一推機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上層8架敵機猛壓過去。

首次擊落

敵人見我來勢迅猛,銳不可當,慌忙轉彎擺脫。李漢緊跟著左轉的4架敵機,繞了一個半環形的曲線,正好從左後方咬住了敵人的3號機,穩穩地套進了光環,待逼近至400米時,狠狠地按動了炮鈕,眼見敵機冒煙起火,掉進了大海。當李漢攻擊時,敵兩對擔任掩護的雙機,先後從左右上方企圖襲擊李漢,我僚機組迅速分頭攔擊,將敵驅散。與此同時,位於下層的8架敵機,也從我帶隊長機後方鑽了出來。一直在高空監視敵機活動的副大隊長李憲剛見此情形,立即帶領魏夢雲、趙明和褚福田從高空飛撲而下,一陣猛烈的炮火,把8架敵機打散。李漢在率隊追擊中,又擊傷敵機1架。戰鬥到此勝利結束。我二十八大隊帶著擊落擊傷美機各1架,自己無一損傷的戰績,安全返航。

這一勝利,標誌著人民空軍在戰鬥中成長的道路上邁出了可喜的一步,也為人民空軍的戰史寫下了光榮的第一頁。

經典戰例之四:轟炸大小和島


時間:1951年11月30日 地點:鴨綠江口外朝鮮西海面的大、小和島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在抗美援朝作戰中,志願軍空軍用拉-11型活塞式殲擊機擊落擊傷美空軍F-86型噴氣式戰鬥機7架




位於鴨綠江口外朝鮮西海面的大、小和島,是美國侵略者的一個重要前哨陣地。在這兩個島上及其附近的椴島、炭島一帶,盤踞著陸海空軍情報機關人員1200餘人,經常騷擾朝鮮北部西海岸地區,並派遣特務潛入陸地進行破壞。島上設有雷達、對空情報台和竊聽裝備,日夜搜尋與偵聽中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情報,給美機空戰和轟炸活動提供保障。為了殲滅島上的美國特務武裝,拔除島上的情報機構,消除中、朝軍隊的側後威脅,1951年10月底,志願軍總部決定以志願軍空軍第二、三、八、十師各一部配合志願軍第五十軍所屬部隊攻佔這些島嶼。


初戰告捷

11月1日,志願軍空軍首長向各參戰部隊下達了作戰命令。11月2日,志願軍空軍出動飛機執行航空照相偵察任務。當日上午,第三師七團二大隊起飛米格-15型飛機4架,由副大隊長汪永樓率領,經車輦館至椴島、小和島、大和島進行照相偵察。當日中午,第二師四團起飛拉-11型飛機4架,由大隊長徐懷堂率領,對上述島嶼進行了第二次照相偵察。這兩次航空照相偵察,查明了島上的部署和工事情況,為地面部隊登陸作戰提供了可靠情報。

11月5日夜,地面部隊攻佔了椴島。為鞏固登陸戰果,11月6日下午,志願軍空軍第八師二十二團二大隊杜-2型轟炸機9架,各帶炸彈多顆,由大隊長韓明陽、副大隊長夏萬平、中隊長馬丕顯、王靜和飛行員唐洪章、宋志德、王光斗、趙金池、薛廣山駕駛,從瀋陽於洪屯機場起飛,對大和島進行轟炸。第二師四團一、二大隊出動拉—11型殲擊機16架,由副團長張華率領,從鳳城機場起飛,與轟炸機會合後,擔任直接護航。第三師七團出動米格—15型殲擊機24架,在宣川西南身彌島上空負責警戒,掩護轟炸部隊執行任務。這次作戰由於行動突然,各機種配合默契,未遭美機攔阻,轟炸機把全部炸彈投向大和島上的目標,勝利地完成了任務。

活塞式轟炸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

經過緊張的戰鬥準備,志願軍第五十軍決定於11月30日攻佔大、小和島。為了掃清外圍,11月29日23時15分,第十師二十八團派出10架杜—2型轟炸機夜間出動,由遼陽機場起飛,攜帶足夠的炸彈和照明彈,在大隊長姚長川、副團長王恩澤率領下,採用單機連續跟進的隊形,對大、小和島附近海面的軍艦進行了轟炸。執行任務10個機組的飛行員依次是:姚長川、白雲、俞秉柱、王忠、李宇、王恩澤、周正、張國祥、李增發、楊志華。這是志願軍空軍轟炸部隊第一次在夜間執行戰鬥任務。由於缺乏經驗,沒有炸中目標,但把在那裡活動的幾艘美國和南朝鮮的艦艇嚇跑了,為登陸部隊奪取大、小和島創造了有利條件。

11月30日下午,擔任主攻任務的志願軍地面部隊,在前沿島嶼上做好了渡海作戰的準備,只待配合他們作戰的轟炸機群採取行動,就發起總攻。14時20分,第八師二十四團一大隊大隊長高月明、副大隊長李源一、中隊長柳文瑞、邢高科,飛行員畢武斌、楊大芳、張浮琰、宋鳳聲、梁志堅等人,駕著9架杜—2型轟炸機,由瀋陽於洪機場起飛,攜帶63顆爆破殺傷彈、18顆燃燒彈,以中隊「品」字、大隊縱隊隊形,經奉集堡出航。由於起飛後提前轉彎,加上速度較大,編隊按預定時間提前5分鐘進入航線起點,超過了預定會合點2—3分鐘才與擔任直接護航的第二師四團團長徐兆文率領的16架拉—11型殲擊機會合,編成聯合機群,向大和島上空飛去。

當聯合機群經龍巖浦剛飛入海面上空時,突然遭到美空軍30多架F—86型戰鬥機的偷襲,轟炸機編隊三中隊的宋鳳聲機組、梁志堅機組的飛機當即被擊落。此時,擔任掩護任務的第三師米格—15型殲擊機,仍在按原計畫向身彌島上空飛行,不能起到支援掩護作用,形勢十分險惡。在這緊急關頭,傳來了地面指揮員第八師師長吳愷的命令:「堅決前進,完成任務!」聯合機群在帶隊長機高月明的率領下,一面組織火力反擊美機,一面衝破攔阻奮勇飛向目標。轟炸機編隊發揚革命的大無畏精神,且戰且進,每架飛機的射擊員、通信員都向美機開了炮。二中隊張浮琰機組的飛機,兩台發動機先後被擊中起火,烈火和濃煙鑽進了座艙,張浮琰頑強地駕駛飛機跟上編隊,終因飛機失去操縱墜入海中,壯烈犧牲。三中隊通信長劉紹基面部負傷,鮮血直流,仍然抱著機槍對準美機猛射,將一架美機擊落。他開創了以活塞式轟炸機擊落F—86型噴氣式戰鬥機的範例。

攻佔大、小和島

這時,轟炸機編隊已被擊落3架,其餘6架中有5架負傷,但在帶隊長機高月明堅定沉著的指揮下,始終保持隊形,繼續前進。美機又撲了上來,飛行員畢武斌駕駛的飛機在將要到達目標時被敵擊中起火,他抱著堅決完成任務的決心,駕著熊熊燃燒的飛機,將炸彈投向島上目標,後飛機墜海,機組成員全部犧牲。其餘戰友們於15時21分到達目標上空,把全部炸彈傾瀉在大和島上,使美國和南朝鮮軍特務部隊的駐地變成一片火海。

轟炸機的勇士們頑強地抗擊美機一次又一次地兇猛攻擊,擔任直接護航的拉—11殲擊機上的勇士們也個個奮力拚殺。位於轟炸機後方的由徐兆文、於長富、徐懷堂、趙旭、王延洲、周振東、何岳新、周宗漢組成的攻擊隊,和位於轟炸機兩側的由錢煥章、王敏、王天保、俞敦蘭、劉卓生、染兆樹、王勇、陳良平組成的直接掩護隊,緊密配合,英勇拚搏,他們利用活塞式殲擊機轉彎靈活的性能及其3門炮的強大火力,在轟炸機編隊周圍1000米的範圍內,一面與美機格鬥,一面掩護轟炸機前進,直至轟炸機到達目標上空。空戰極為激烈,大多數飛行員都攻擊5次,少數飛行員攻擊2次。副大隊長王天保眼明手快,瞄準美機頻頻開炮,接連擊落F—86型飛機1架,擊傷3架。大隊長徐懷堂擊落F—86型飛機1架,中隊長王勇、劉卓生各擊傷F—86型飛機1架。美國空軍大肆吹噓的F—86型「佩刀式」噴氣飛機,被志願軍空軍老式的拉—11型活塞式飛機接連擊落擊傷。這是空戰史上的壯舉。

在志願軍空軍完成轟炸任務後,志願軍第五十軍攻島部隊於當晚乘船疾駛,迅速登岸,一舉攻佔大、小和島,徹底搗毀了美國特務的巢穴。


經典戰例之五:擊落美國B-29型中型轟炸機


時間:1952年9月20日 地點:上海崇明島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美國B-29型轟炸機


1952年9月20日5時36分,我雷達兵部隊在上海東南133公里處發現1架美國B-29型轟炸機,高度1500米,直逼上海市。


空軍擔負該地區防空任務的第2殲擊航空兵師獲悉情報後,即令6團飛行員何中道和李永年,分別駕駛米格-15型殲擊機升空作戰。當飛至崇明島上空,距美機4公里時,美機首先開火射擊。何、李雙機急轉彎繞到美機尾後對其進行攻擊。從高度1500米一直打到200米,先後開炮4次,將美機擊落,墜入海中。


這是空軍殲擊航空兵自1950年下半年開始獨立執行國土防空作戰任務以來,擊落的第1架美國飛機。也是空戰取得的首次戰果。


B-29型機是美國波音公司生產的中型轟炸機,1942年9月首次試飛。該型機機長30.17米,機高9米,翼展43米,裝有4台2200馬力的「R-3350-79」型發動機,全重62425公斤。最大時速585公里,巡航時速366公里,實用升限9750米,最大航程6757公里,活動半徑2400-3360公里,續航時間15-20小時,載彈量9080公斤。主要用於執行戰略轟炸和遠程轟炸任務,還可以作反潛、偵察和空中加油機使用。


1952年9月20日戰鬥,是我防空部隊在國土防空作戰中擊落的唯一1架美國B-29型中型轟炸機。


經典戰例之六:夜殲美電子偵察機


時間:1956年8月22日 地點:上海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張文逸,1929年10月生,陝西省朝邑縣人。1949年4月入伍,1954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飛行員、中隊長、團領航主任、師副參謀長、副師長、師長、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空軍武官、軍區空軍副參謀長、參謀長等職。


1956年8月22日夜。


上海海關大樓大鐘敲過11響之後,南京路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在漸漸地熄滅,黃浦江上來往如梭的船艇也慢慢地沿岸碇泊下來,沸騰的大上海,變得寂靜而又安寧。


然而此時,擔負上海地區防空任務的航空兵、高射炮兵、雷達兵和探照燈部隊的指戰員,正百倍警惕地注視著黑茫茫的夜空,隨時準備殲滅侵犯我領空的敵機。


上海,是當時我國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市面最繁華的大都市,也是美國和國民黨空軍偵察侵擾的重點。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美國和國民黨空軍對上海地區的侵犯就沒有停止過。在遭我殲擊航空兵和防空部隊的沉重打擊後,他們在戰術上作了一些改變,主要是由白天改為黑夜,入侵方式也多為貼海進入。特別是美國飛機大多採取臨海飛行,每當我飛行員駕機升空攔截時,美機便立馬向公海飛去,致使我機幾次都撲空。


23時17分,我警惕的雷達發現一架美P4M-1Q電子偵察機,正貼著海面向我長江口上空飛來。


「嗚——嗚——」,航空兵某團指揮所裡傳出急促的戰鬥警報。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美軍P4M-1Q電子偵察機


一等戰鬥準備!

剎那間,聳立在山丘上的雷達天線轉動起來;跑道兩旁串珠似的跑道燈立刻光芒迸射;各種戰勤保障車輛飛快地到達自己的崗位;擔任戰備值班任務的團領航主任張文逸,從戰備值班室的床上一躍而起,迅速穿好飛行裝具,跑到起飛線,跨進飛機座艙……

張文逸坐在飛機座艙裡,抑制不住戰前的興奮,凝神屏息地等待著指揮員出擊的命令。

5分鐘過去了,10分鐘過去了,20分鐘過去了,張文逸還沒有聽到指揮員的聲音。

寂靜,一片寂靜。張文逸再次檢查儀表和通訊設備,一切正常。這出擊前等待進攻命令的滋味實在難受。張文逸此時急得心裡發癢。

張文逸曾參加過抗美援朝空戰,飛行技術在全團堪稱一流,特別是近年來苦練夜航技術,多次考核都取得優秀成績,加上他愛動腦子,在訓練上和研究克敵制勝辦法上,常有驚人之語,是團裡有名的「智多星」。就在兩個月前——1956年6月22日夜,一架美國P2V型海上偵察機到我領海外沿上空向我恣意挑釁,張文逸奉命起飛,一直跟蹤監視了20多分鐘,只是為了嚴格遵守我國的外交政策,才沒有開炮擊落它。後來美機見無機可乘,在公海上轉了幾圈,便灰溜溜地回去了。張文逸返航後,心裡一直憋著氣,眼巴巴地望著敵機在祖國大門外兜來兜去,可就是不能打。事情過去才兩個月,美國飛機又來挑釁,他怎麼能按捺得住心頭的怒火呢?

而此時的指揮所裡,每個人的目光都緊盯著標圖員手中移動著的藍色鉛筆的筆尖。彎彎曲曲的藍線直奔上海方向。大家的目光又不約而同地對向指揮員,好像都在說:「下命令起飛吧!」

可指揮員站在那紋絲未動。他知道,這次戰鬥不僅是一場嚴重的軍事鬥爭,也是一場複雜的政治鬥爭。現在美機剛剛侵入我領海上空,不能過早出擊而落空,要有理、有節,一定要把敵機擊落在我領海領土內。

果不出所料,標圖板上的藍線又轉向東海,美機又飛回公海上空了。

這是美機近來慣用的戰術,想以此來迷惑和麻痺我們,但對我高度警惕的空地勤人員,已行不通了。指戰員們繼續注視著美機的一舉一動。

敵機入侵

23時54分10秒,美機突然改變航向,由公海侵入我領海上空,直向我浙江定海、寧波地區飛來。到56分,美機已侵入我領海上空8公里。祖國神聖的領空決不容侵犯!

「起飛!」指揮員堅定地發出命令。

張文逸接令後,駕駛米格-17Φ飛機,快速滑向跑道,騰空而起,直向敵機撲去。

張文逸熟練地操縱著飛機,爬升到了指定的高度。改平飛機、對正航向後,他又習慣性地檢查了一遍機艙內的設備,儀表顯示,飛機各類設備運轉正常,武器電門在戰鬥狀態。檢查完畢,他目光迅速移向座艙外。憑著積累和掌握的氣象知識,張文逸觀察了一下空中的天氣情況。當時,天空的雲比較多,雲的高度大約有6000米,很薄,淡淡地飄在空中,密度不算大,月光可以透過雲層,水平能見度有5公里。在這種氣象條件下,張文逸已經訓練了多次,他非常有信心殲滅來犯之敵。

戰機已經進入海上。在銀色月光裡,空中的一片片薄雲從頭頂掠過,腳下是一望無際的海水泛著粼粼波光。張文逸駕機穿梭在海天之間,耳機裡不時傳來地面指揮所的引導口令聲,他抑制住激動的心情,不斷修正著航向,準確地向地面指揮所報告著自己的飛行狀態,目光機警地搜尋著前方空域。

智勇取勝

隨著地面指揮所的正確引導,張文逸感到離敵機越來越近了。0時17分20秒,在上海東南方向衢山島附近海面上空,張文逸藉著月光,隱隱約約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飛機正大搖大擺地向我內陸竄去。由於夜間光線暗,距離比較遠,一下子很難判斷是敵機。張文逸柔和地調整著油門,向前上方的飛機靠近。在距離400~300米,間隔500~700米的時候,終於看清了飛機的機徽。沒錯,是敵機。張文逸立即用暗語向地面指揮員報告,指揮員馬上命令:「向敵機再靠近些,要三炮齊射,打,狠狠地打!」

張文逸按照多次演練的戰術,迅速地向左壓坡度,調整著跟蹤動作,他把速度控制在400~420小時/公里,將自己的飛機修正的正好對準敵機的尾部,大約距離敵機600米的時候,張文逸用力按下發射按鈕,只見炮彈的彈道如閃電般的從敵機的上方滑過。第一次沒打著,此時敵機已發現被攻擊了,拚命地想逃跑。「想跑,沒那麼容易!」張文逸冷靜地控制著飛機,眼睛死死盯著敵機,輕輕地推了推油門,繼續向敵機逼近。在距離400米時,張文逸又一次地按動炮鈕,炮彈閃著紅光,直向敵機撲去。這次敵機可沒那麼幸運了,一發發炮彈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機身上,只見敵機左右搖擺了幾下,又向前方落荒逃去。

此時,張文逸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敵機打下來」。由於距敵機太近,再次進入攻擊有撞機的危險,他麻利地壓桿、蹬舵、開加力,從敵機右下方脫離後重新佔位。當張文逸駕機轉至與敵機間隔約2000米時,發現敵機左翼根部中彈後已經燃起了一團小火。他立即向右機動,轉至敵機下後方。敵機想憑借先進的機動性能,逃脫張文逸的追擊,不時地增速減速,左右機動。張文逸早已識破敵機的把戲,他沉著地操縱著飛機,繼續死死地「咬」住敵機不放。在距離敵機400米時,張文逸的飛機正好對著敵機的機腹,他輕輕地向後一拉駕駛桿,修正好方位,穩穩地瞄準敵機,手指猛地按下了炮鈕。在夜色中,炮彈噴射而出,一串串炮彈像支支火箭,向敵機射去。剎那間,只聽「轟」的一聲,敵機凌空「開花」,搖搖晃晃地墜落到我衢山島東南領海內。

「敵機被打掉了!敵機被打掉了!」張文逸一面激動地向地面指揮所報告,一面迅速脫離。他看著敵機墜海後,又在空中盤旋了一周,才駕駛戰鷹勝利返航。23日0時46分,飛機安全著陸。雖然已經是深夜,但機場內卻變成了一片慶祝勝利和迎接英雄歸來的海洋。

經典戰例之七:殲-5大戰F-86


時間:1960年2月16日 地點:福建、粵東沿海地區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被人民空軍擊落的敵F-86型飛機 


1960年2月16日,台灣海峽及福建、粵東地區天氣晴朗。16時許,駐台南機場的國民黨空軍第一大隊,出動4架F-86,其中兩架攜帶著「響尾蛇」空空飛彈,由特技飛行表演小組「雷虎」小組長帶隊,航向280度、高度10000米,大搖大擺地直奔福建、粵東沿海地區,擬對該地區空中偵察挑釁。


駐福建地區的空軍某部早有防備,隨即以8架殲-5型飛機升空迎戰。F-86型飛機的最大速度、實用升限等主要戰術技術性能與我殲-5型飛機差不多,同屬亞音速飛機,但F-86攜帶「響尾蛇」空空飛彈之後,在武器裝備方面則優於我殲-5。F-86飛機剛進入大陸上空,我殲-5飛機在指揮所的指揮引導下大速向其逼近,對其進行攔截。F-86飛機飛行員發現我殲-5飛機向其靠近,採取以雙機左右分開的戰術,企圖誘我殲-5飛機就範,繞至其尾後,施以飛彈攻擊。

對於F-86的這一招,我飛行員及時察覺,其花招未得逞,位於殲-5編隊中間的大隊長王子民,眼疾手快,見兩架F-86飛機正從他的左下方朝其轉彎咬尾,他以牙還牙,當即施以金蟬脫殼的戰術,猛然逆對方來向作急上升轉彎,擺脫出一定的間隔、距離之後,緊接著又向右反扣過去,轉瞬之間,變被動為主動,變防守擺脫為進攻,咬住其中一架攜帶「響尾蛇」飛彈的F-86型飛機。

對方對我殲-5飛行員的這一奇招,不曾預料,一時不知所措,未來得及作減速和機動處置,已衝到殲-5飛機前面,這對攜帶飛彈的F-86型飛機來說是非常不利的。F-86飛行員見勢不妙,趕緊將「響尾蛇」飛彈發射出去,企圖減輕負荷以利逃生。可我殲-5飛行員哪肯輕易放跑入竄挑釁之F-86?王子民駕駛戰鷹緊緊咬住這架飛機不放,拉了一圈又一圈,對方上升他上升,對方下降他下降,上下翻滾,從高度10000米追到1000米,經過一番激烈的格鬥,王子民駕駛的殲-5先後兩次開炮,將這架F-86飛機擊傷。其後,F-86奪路逃逸,我殲-5飛機全部安全返航。


經典戰例之八:第一次擊落U-2間諜飛機


時間:1962年9月9日 地點:江西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1962年9月至1967年9月,空軍地空飛彈部隊共擊落國民黨空軍U-2型高空偵察機5架,這是在北京軍事博物館展出的其中4架U-2型飛機殘骸


這裡回憶的是發生在37年前的一件神秘的重大軍事事件。


一條爆炸性新聞


1962年9月9日。星期日。初秋的北京,暑氣漸消,清風徐來,景色宜人。這天早飯後,我到報社值班室去值班。我8時整到了值班室。從夜間值班員手裡接過值班任務後,我像往日值班一樣,習慣地將幾天來的各省市的報紙拿過來,一份一份地瀏覽。8時25分,電話叮鈴鈴地響了起來。我拿起耳機,還未來得及「喂」一聲,便聽到耳機裡傳來急促而堅定的聲音:「我是作戰部值班室。你是空軍報社值班室嗎?」我回答:「是的,有什麼事請講。」對方的聲音:「江西方向剛才打下了一架U—2飛機。劉(亞樓)司令馬上要到作戰現場。你們馬上派一名文字記者和一名攝影記者到西郊機場去上飛機。劉司令已經上了飛機,你們20分鐘以內一定要趕到!」我本想向對方表示一定按時到達,但沒等我張口,電話已經斷了。聞聽打下U—2飛機,如雷貫耳,我一下子從座椅蹦了起來,又興奮又緊張。「20分鐘以內一定要趕到西郊機場!」這分明是一道死命令,絕對不容稍有延誤。馬上就得行動!


20分鐘趕到西郊機場,難度很大。從空軍指揮機關駐地乘車到西郊機場,平時這段路行程就需要20分鐘左右。現在即使路上時間減少一半,也只剩下10分鐘的找人時間。而今天又趕巧是星期天,人們都上街的上街,辦事的辦事,找人很不容易。根據這極短的時間,我心裡盤算:最要緊的事是首先要向汽車隊叫好一輛車,並要立即開到辦公大樓門前待命;其次是要找到兩名記者,尤其要找到攝影記者;文字記者萬一找不到,我可以頂替。至於報告報社領導,放在後面再說,萬一來不及也就只好「先斬後奏」了。

按照這個考慮,我立刻抓起電話,向汽車隊要好了汽車。接著我又打電話到攝影記者照耀同志住的宿舍樓,剛通就有人接。一位鄰居接過電話說照耀同志出去了。我又趕緊接連打電話到營門值班室、軍人服務社和理髮室等處尋找照耀同志,可都說沒有見到他。這可麻煩了!急得我頭上立時冒出一陣大汗。這樣重要的採訪任務如果沒有搞到攝影圖片該是多麼大的損失!尤其這是作戰部門下達的緊急任務,如果不能準確完成,報社將難以向空軍首長交待。找不到攝影記者,我又打電話找文字記者,同樣找不到。這時,我一看手錶,還差10分鐘飛機就要起飛。不能再找人了,我得馬上趕到機場去!

於是,我抓起工作包,往裡面塞了兩疊稿紙,提著便往樓下跑。跑到樓下總值班室窗口外面,我對總值班員說:「江西打下了飛機,我馬上要到西郊機場乘飛機了,請你告訴報社領導另派人接替我值班。」

我衝出大門,迅速跨進停在門口的吉普車。「快!快快!」我一邊催促司機快開,一邊看著手錶的指針,真是心急如焚。從空軍指揮機關到西郊機場,那時的道路很不好,路窄彎多,加上星期天行人、車輛又比平時多,汽車跑起來很困難。開車的是一位老戰士,技術很好,他一路上不停地按著喇叭,將車開得飛快,時有飄飛的感覺。可是我仍嫌跑得不夠快,因為眼看「20分鐘」快用完了。又是緊張,又是擔心,滿身大汗,心也崩崩地跳著。

吉普車飛一般地衝進了機場大門,又直朝停機坪開去。我一眼便看到,停機坪上正有一架子爵號專機停在那裡,已處於起動狀態,發著嗡嗡的響聲。機艙的大門敞開著,但除了飛機旁邊站著的幾位機場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外,一個乘飛機的人也不見。汽車停下,我下了車,還沒等我張口,機場一位負責同志即迎過來說:「你快上!全部到齊了,只等你。飛機馬上就要起飛。」我向他們揮手打了個招呼,便徑直登上了飛機。還沒等我坐下,飛機便開始滑出。這時我看了看手錶,8點45分,一分沒耽誤,准點到達!

飛機很快滑入跑道,接著便騰空而起。我在靠後面的一個座位上坐下,緊張的情緒漸漸平靜了些。環顧一下機艙,我這才發現空軍的劉司令員和主管作戰的曹裡懷副司令員、主管地面部隊的成鈞副司令員,總參謀部作戰部王向榮部長等領導同志都在飛機上,加上機關工作人員,機艙坐得滿滿的。人們的表情興奮、凝重。這個龐大的軍事陣容顯示出這次擊落美蔣U—2高空間諜飛機之戰的不同尋常。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首都各大報紙紛紛報道擊落U-2飛機的勝利





「堅決打下U—2!」


「堅決打下U—2!」這是空軍首長和參戰部隊指戰員共同的決心。但要打下U—2飛機又談何容易!

U—2飛機是50年代後期至60年代中期,美國最先進的高空偵察機,其特點是:飛得特別高,高度達2.3萬千米以上,比最先進的戰鬥機高出4000米左右;飛行時間特別長,其續航時間8小時以上,一次起飛可以沿我國海岸線連續飛三四個來回;電子設備特別先進,在任何氣象條件下它都可以照常拍攝下地面軍事目標。世界上沒有任何戰鬥機和高射炮能夠打得下它,堪稱空中霸王!

這種高空偵察機是由設計者美國洛克希德飛機公司總設計師凱萊·約翰孫取名的。約翰孫把這種飛機叫做「實利2號」(Utility—2)。美帝國主義把它的空中飛賊命名為「實利」,表明他是要用這種間諜飛機大量竊取他國軍事情報,以便在他發動的侵略戰爭中大撈一把「實利」。這就是U—2飛機名稱的來歷。

自第一個U—2間諜飛機中隊設立於1956年1月,停駐在美國內華達州的一個空軍基地後,即由美國全國航空顧問委員會直接指揮,為了掩人耳目,名之曰「第一臨時氣象實驗中隊」。同年5月,美國全國顧問委員會宣佈把他的「氣象實驗」活動擴大到歐洲,派遣U—2飛機入駐在美國和德國領土上的美國空軍基地。與此同時,還在土耳其亞達那附近和日本東京附近設置了U—2間諜飛機活動基地。這就是說,從這時起,美國開始利用U—2飛機進行全球性的偵察間諜活動。當時,以日本為基地的U—2飛機共有6架,借口在日本進行「氣象實驗」,把其飛行的範圍擴大,向北深入到鄂霍次克海,向南及於黃海,包括中國大陸沿海。那時,一般人都相信U—2飛機真的是搞「氣象實驗」,但各國軍事首腦和情報機構都無不對其詭秘的行蹤備加注視,高度警惕。

美帝國主義自從1950年霸佔我國領土台灣後,一直在派遣其偵察飛機侵入我國大陸沿海一帶。為了遏制美蔣的軍事挑釁活動,我人民解放軍空軍防空部隊不斷加強防空力量,曾於1959年10月7日擊落蔣匪幫RB—57D型高空偵察機一架,於1961年8月2日擊落蔣匪幫RF—101高空偵察機一架,於同年11月6日擊落P—2V夜間偵察機一架。接二連三的空戰勝利,有力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但是敵人並不因此罷休,在台灣方面60年代初期蔣介石叫喊要「反攻大陸」,台灣海峽戰雲密佈的嚴峻軍事鬥爭形勢下,原有幾種偵察機均遭失敗厄運之後,又投入了最優良的U—2高空偵察飛機。由於U—2飛機飛行高度一般都在2萬米以上,故一般的戰鬥機、高射炮對它都無能為力。前蘇聯1961年在遠東地區所擊落的一架U—2偵察機,便是用地空飛彈打下來的。為了使防空部隊有效地對付U—2飛機,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在當時國家財政十分緊張,人民生活極度困難的情況下,毅然決定引進並裝備了第一支地對空飛彈部隊——代號543部隊。這支特種部隊從組建之日起,便「隱姓埋名」,全體幹部戰士嚴格限制與外界直接聯繫。一律穿便裝,長年隱蔽在人煙稀少的荒山峽谷,對外的名稱是「地質勘探大隊」。這支神出鬼沒的部隊不負黨中央、中央軍委和全國人民的期望,終於在1962年9月9日這天上午,第一次在江西向塘地區上空,以3發飛彈一舉擊落美制U—2間諜飛機一架。勝利來之不易,人們歡欣鼓舞的心情自不待言。

我呢?此時正心事重重,更是顧不上興奮,因為沒有找到攝影記者,心裡一直在犯愁弄不到照片資料可怎麼辦。這時,空司科研部的王處長隔座向我打招呼。我把沒有找到攝影記者的苦惱告訴了他,請他幫助想想辦法。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說:「我帶了相機,我可以幫你照。」我一聽,高興地連聲說道:「這太好了,太好了。你可真是救了我的駕呀!」

他說:「不過照相機不太好,可能照片質量不太行。」

飢不擇食,慌不擇路。我說:「那不要緊,只要能照出來就行。」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1959年10月7日,國民黨空軍RB-57D型高空偵察機1架竄入北京通縣上空進行偵察活動,被空軍地空飛彈某營擊落。這是地空飛彈部隊首次擊落敵機,開創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飛彈擊落敵機的先例

揭開飛行員不跳傘之謎

兩個多小時的飛行之後,飛機到達了目的地——江西向塘機場。飛機降落後,從低溫的機艙裡乍下飛機只感到一陣熱浪撲面而來。這時的江西還是夏天般的炎熱。我想掏出手絹擦一擦臉上的汗水。這才發現,原來我匆忙中除了文件包以外,換洗衣服、毛巾牙刷,甚至連一塊手絹都沒有帶來。一時買不到,只好忍受,別無他法。

已是中午時分。但首長們下了飛機顧不上吃飯,便直接乘車奔向敵機墜毀地點察看現場。敵機墜毀在一片稻田里,大大小小的殘骸散落了好幾平方公里的範圍。根據殘骸的狀態,專家們判定,敵機是左機翼和機尾被飛彈擊中,飛機失去控制而撞地爆炸。在一塊有水的稻田里,看到了敵機飛行員墜地時砸出的一個深坑。飛行員已死亡。在南昌一家醫院裡看到了飛行員的屍體。在離飛行員墜地地點約50米處發現了飛機的座椅,其一半深陷在稻田的泥裡。根據這一情況,專家們分析:敵機是在2.2萬多米的高空被擊中的,假若不是飛機前部被擊中或飛行員被直接擊中,飛行員是完全有機會跳傘的;但是,這名飛行員並沒有能夠跳傘。專家們仔細檢查座椅後發現,飛機座椅底部根本沒有裝備用於彈射座椅和飛行員的「炮彈」,因而飛行員無法跳出座艙。座椅下面不裝「炮彈」這是十分罕見的。為什麼不裝備彈射「炮彈」呢?專家們當場向大家作出解釋:美國和台灣的軍方為了保守U—2偵察機的一切機密,不准飛行員在飛機被擊落後還繼續存活,以免被俘之後洩露機密。

U—2飛機飛行員都是經過嚴格挑選和特殊訓練的。台灣蔣介石集團為了替美國搜集我國大陸沿海的軍事情報,於1960年下半年專門挑選了一批校級軍銜的飛行員派往美國接受U—2飛機駕駛訓練,併購進兩架U—2飛機,在台灣桃園基地成立第35飛行中隊。這個中隊名義上直屬蔣軍空軍情報署,實際上作戰、訓練全由美國人員負責。飛行員的待遇高於一般飛行員一二倍。但人人都必須宣誓效忠「黨國」。可是,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黨國」對他們竟是如此的殘酷、狠毒!

當天晚上,新華社播發了擊落U—2間諜飛機的重要消息。

就是這樣一條短短的深藏奧秘的消息,卻像一次原子彈爆炸一樣,震動了全國和全世界。我國政府「就美國主使U—2間諜飛機侵犯我國事件向美國政府提出最強烈抗議」。首都各界舉行盛大集會慶祝我軍擊落U—2飛機的重大勝利!周恩來總理和賀龍副總理、陳毅副總理,羅瑞卿、彭真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出席了大會。全國各省市都召開了群眾大會。與此同時,世界許多國家的政府和社會輿論都以各種方式揭露和譴責美國甘迺迪政府的戰爭政策。

但在當時和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人們並不知道我軍已有了地對空飛彈部隊,更不知道這架U—2飛機是被我軍的飛彈部隊擊落的。


經典戰例之九:首殲「鬼怪式」


時間:1967年4月24日 地點:廣西某地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首次以亞聲速飛機擊落「鬼怪式」飛機的飛行員宋義民。宋義民,1938年7月生,陝西省渭南縣人。1956年8月入伍,1960年12月入黨。歷任飛行員、中隊長、副大隊長、大隊長、副團長、團長、師副參謀長、基地參謀長助理等職。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967年4月24日擊落入侵我領空的美F-4B戰鬥機,開創了我亞聲速飛機擊落美超聲速飛機的先例。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兩架美國最先進、也是當時世界最先進的F-4「鬼怪式」戰鬥機,被我人民空軍一舉擊落,葬身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上。


「鬼怪」 來襲


四月二十四日這天,廣西某地陽光明媚。在空軍航空兵某機場飛行員戰鬥值班休息室裡,飛行員們正在研究打F-4的戰術。中隊長宋義民說:「F-4又名『鬼怪式』,英文的意思是一種令人恐懼的東西。最大速度可達音速的二點三倍,有先進的機載雷達,能帶四至六枚麻雀Ⅰ或響尾蛇空對空飛彈。近兩年來,F-4已先後侵入我國海南島、雲南馬關地區挑釁,偷襲我機。我們要接受兄弟部隊的經驗教訓,既要敢於以劣勝優,又要在戰術上重視它。要隱蔽奇襲,想辦法和F-4纏在一起,進行短兵相接的近戰格鬥。」


突然,「叮叮叮……」指揮所與休息室的直通電話急促地響了。指揮所命令宋義民等四機進入一等。飛行員奔向各自的飛機。隨著一發綠色信號彈升起,四架飛機象離弦的利箭,吼叫著騰空而起,直往東南戰區飛去……

短兵相接

「01,敵F-4兩架侵入我國領空,已被我高炮部隊擊落一架,另一架正在你右前方二十五公里,繼續向我境內飛行。航向一百六十度、高度二千米、速度一千公里,準備戰鬥。」地面指揮員向飛行員發出了命令。宋義民立即指揮戰友調整空中戰鬥隊形,組織搜尋警戒。情況顯示板上、螢光屏上敵機的航跡在不斷地向我境內延伸。突然,二號機趙廣江大聲報告「右前方發現一架敵機。」指揮員拿起話筒:「跟上去,狠狠打!」隨即一號機、三號機、四號機都發現了目標,在長機宋義民的指揮下,三架飛機加大油門一齊向敵機撲去。

F-4有先進的機載雷達,可以搜尋和跟蹤飛機前半球一百二十度範圍內的空中目標,探測距離最遠可達八十餘公里,但由於我機採取了大速度大角度快速接敵的戰術,在我機靠近之前,它並未發現我機。當剛剛被我地面高炮打得驚魂未定的F-4飛機駕駛員發現我機時,我機已左右夾擊將其團團包圍,使之陷入欲反擊不成,欲加速逃跑已來不及的困難境地。敵機並不甘心束手就擒,一面猛收油門減小速度,一面作小角度上升轉彎,企圖使我機在大速度追擊中處置不及衝到他的前面,爾後乘機對我實施飛彈攻擊。敵人的這一花招及時被我飛行員識破了。敵減速我減速,敵上升我上升,始終緊追不捨。敵機見這招不成,於是使盡全身解數妄圖伺機逃跑,一是拚命作小角度大速度蛇形機動,破壞我機的跟蹤瞄準;二是下降高度鑽山溝,從高度兩千下降至一千二百米,緊貼山頭飛行,向我國境外逃跑。

三分鐘結束戰鬥

我四架飛機密切配合,緊追不放。兩個飛行員抓住機會先後七次向敵開炮,把敵人打得驚恐萬狀。宋義民乘敵機轉彎的瞬間,瞄準敵機一記猛烈射擊,打得敵機當即著火,拖著一股濃煙墜入了北部灣。

「打掉了!打掉了!」宋義民興奮地向地面報告。從兩架「鬼怪式」飛機侵入我國國境到被我全部擊落,前後僅三分鐘,這是多麼快的戰鬥節奏!


 


輝煌軍史:盤點中國空軍九大經典戰例(組圖)


 


宋義民和戰友一同進行協同演練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