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江蘇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 陽光歷史

 

A-A+

[圖文]江蘇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2014年11月28日 古墓探秘, 漢朝皇帝, 考古發現-長篇 暫無評論 閱讀 339 次

江蘇盱眙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長葉形銅矛

 

江蘇盱眙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錯金銀銅鐓

盱眙千年漢墓的主人到底是誰?隨著對這座「地下宮殿」的鑽探考古進行過半,殘存的陵園門闕、級別較高的家族墓、精美的隨葬兵器等逐一浮現,墓主人的漢代諸侯王身份在考古人員的眼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殘存門闕展現昔日排場


目前,大雲山考古發掘與勘探正繼續進行中,通過對陵園外區域進行大量工作,考古人員在東牆外發現一條筆直的夯土道路,同時在東門外南北兩側勘探出大型夯土台基兩處,推測為東門外的闕台遺跡。所謂闕是我國一種傳統的古代建築物,古時候經常把闕作為帝王宮廷的代表。闕一般有台基、闕身、屋頂三部分。諸侯王陵園外的闕通常極少發現。儘管受到開山採石的破壞,部分夯土路基已被挖開,但道路的整體面貌十分清晰。據介紹,道路為正東西走向,寬30餘米,殘長約600米,順山頂呈緩坡向東延伸至山腳。從殘留的剖面看,路基夯土層明顯,每層約10到20厘米。闕台遺跡主要是殘存的門闕台基,現存為兩個獨立的土墩。台基均由夯土築成,大體呈長方形,緊靠陵園東門。


未遭盜掘的家族墓露真容


在早前的發掘中,陵園內東南區域曾被證明為建築區域,表土以下散見大量筒瓦、板瓦及瓦當等建築材料。記者昨日在現場看到,原本建築堆積隱藏下的一大型豎穴巖坑,經鑽探發現浮出水面,目前被編號為7號坑。跟中字形的1號墓不同,7號坑平面近似梯形,南北長26米,東西最寬處達18米。「一般侯一級的是甲字形墓葬,只有一條墓道,而中字形墓葬要王一級的才能享受,有前後兩條墓道。7號坑墓葬的這個變形可能也是有意為之吧。」規模龐大的大雲山墓園此前發掘出來的三座漢代大墓,歷史上都曾遭遇盜墓者的毒手。所幸7號坑內木槨保存基本完好,頂部向中心略微塌陷。


專家表示,其形制,以及墓道朝北等跡象表明,原先定性為陪葬坑的認定被推翻,而應該是一座家族墓。專家認為,應為墓主的晚輩,身份也很高,有可能是墓主的兒子。由於7號坑沒有被盜過,很有可能出土佐證墓主人身份的有力證據。


墓主疑云:


出土銅錢佐證墓主人身份?


本報此前報道過,墓主的身份疑雲曾集中在幾個人身上,荊王劉賈、吳王劉濞或他的父親劉仲、堂邑侯陳嬰秦,以及江都王劉非和劉建父子。儘管現在唯一能肯定的是墓主人一定是諸侯王一級的人物,由於尚未發現印章、帶有銘文的陪葬器物等實證,大雲山漢墓的墓主人身份暫時無法判定。不過,出土的一些陶瓷和銅錢也為抽絲剝繭墓主人的身份提供了研究證據。專家表示,考古的重要變化都會在陶瓷上體現出來,可以利用出土瓷器的形態做排除法。此外,墓中發現了漢文帝前元五年(公元前175年)始鑄的四銖半兩錢,而沒有發現漢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始鑄的五銖錢,為斷代提供了重要參考。如果墓葬真是處於這個時間段,那麼墓主是荊王劉賈(公元前196年被殺)、劉邦的哥哥劉仲(前193年抑鬱而終)的說法就遭遇排除,劉濞或劉非的可能性比較大。


但也有專家表示,根據史料記載,吳王劉濞因為七王之亂而被殺於異地,很難會有隆重歸葬。而劉邦二哥劉仲的可能性最大。不僅時代吻合,級別沒有問題,而且其子劉濞有足夠的財力為其建造奢華墓室。郃陽侯劉仲是漢高祖劉邦的二哥。因兒子劉濞封王,也被追諡為代頃王,劉濞當時的封地就在東陽一帶。


 


江蘇盱眙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暗花紋銅鈹

 

江蘇盱眙漢墓出土大量古兵器 墓主可能是劉邦二哥


 


7號坑正在清理現狀

文物探寶:


罕見暗花紋是如何形成的


隨著對一號墓清理的逐步深入,矛、戟、鈹、劍等一大批精美的兵器被陸續發掘出來。墓葬中隨葬用的兵器也同先前發現的金縷玉衣和玉棺一樣,極其精美珍貴。一號墓發掘出土的兵器分為實用器和明器兩種,種類有戟、矛、劍、鈹、錐、弩機、箭鏃、鎧甲等。


考古隊長李則斌向記者展示了其中一件銅鈹,帶刃的前端類似短劍,長約30厘米。雖然距今至少已有2100年,但其鈹尖和鋒刃沒有任何缺損,黑色的鈹身仍泛出幽暗的光芒。令人驚歎之處在於鈹身上的暗花紋,這些黑色卷雲紋清晰可見,用手撫摸卻絲毫感覺不到。暗花紋是指在極少數精緻的劍、戈、矛上所飾的菱形、米字形及火焰狀幾何裝飾,僅見於春秋戰國時期吳越地區所出兵器之上。由於發現量極少,加之目前技術上對暗花紋尚無法完全複製,這些花紋究竟是怎麼形成的,至今仍然是個謎。一種觀點認為暗花紋採用了合金熱擴散原理,即用錫基和金粉末塗兵器表面,經加熱使合金成分滲入兵器中,使塗敷部分成白色,未塗部分仍為銅黃色;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採用了硫化銅的工藝,花紋處含硫量高,硫化銅可防腐,這也許是兵器保存完好的原因之一。


漢代鉸鏈裝上竟還能用


此外,發掘出的兵器還有長葉形銅矛、寬葉形銅矛等。而原本裝飾在兵器邊緣的錯金銀銅鐓,整體錯金銀,紋飾以雲氣紋和動物紋為主題,由於保存較好,鐓體內尚留存有尚未腐爛的木頭。此外,3號坑、6號坑分別位於陵園北牆與西牆之外,坑內出土了大量明器類鐵戟、鐵劍、銅弩機、箭鏃、箭箙、盾牌等各類兵器。


由於此次採取的是邊發掘邊保護的做法,記者在工地附近的工作間裡看到,經過軟化、去銹等清理過程,原本銹蝕的兵器展現出昔日的光彩。除了工藝精湛的兵器,還發現了眾多玉器。有意思的是,一件銀製的合頁形制規整,與如今用在門上和櫃子上的鉸鏈差別不大,裝上竟還能用。看來精美和時尚,鑄造工藝先進是這批文物的特色。早先發現的一些玉棺貼片背後都刻有編號,專家告訴記者,這表明製作時是先有設計稿,再用編號的方法來確定每塊玉的位置,這樣將玉片粘貼在漆棺外側時,就不會弄亂。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