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做太子時間最長的皇帝——唐順宗李誦簡介 | 陽光歷史

 

A-A+

歷史上做太子時間最長的皇帝——唐順宗李誦簡介

2018年12月04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66 次

  史上皇位的候選人是太子,據說在歷史上做太子時間最長的皇帝就是唐順宗李誦,唐順宗李誦是一個既有雄心又有才幹的人,可惜才華沒有得到施展,做了26年的太子,等到登上皇帝寶座的時候,不到200天就被逼退位了,雖然死得這麼突然,但是他一手操控的“永貞革新”運動,給後世留下了深遠的影響。一起看下文唐順宗李誦詳細的簡介。

  君權體制下,太子是個非常特殊的角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地位顯赫,身份尷尬,既是皇帝的寵兒,又是皇帝的憂患,如果擺不正位置,表現得太過鋒芒,皇帝說你不講政治,目中無君,甚至猜忌你圖謀不軌,搶班奪權;那些覬覦儲君之位的兄弟們也會伺機使壞水,下絆子,明爭暗鬥,趁火打劫,無不想取而代之。上有皇帝壓著,外有兄弟盯著,稍有不慎,觸犯天威,輕則受責、被廢,重則囚禁、被殺。總之,太子這差事最難干。

唐順宗李誦4.jpg

  當太子,除了處處留心,加倍小心,還要做好論持久戰的準備。當三五年太子,咬咬牙也就過去了;當幾十年太子,身體能否扛得住,地位能否保得住,要看其造化。歷史上,當太子超過二十年的不在少數,有的身子弱,沒能熬過皇帝,如南梁蕭統、明朝朱標;有的因為受到猜忌,遭到構陷,不是被殺就是被廢,如西漢劉據、唐朝李瑛、清朝胤礽。與他們相比,唐朝李誦做了二十六年太子最終修成正果,成為歷史上做太子時間最長的皇帝。

  李誦(761—806),唐德宗長子。大歷十四年(779)十二月,唐德宗詔立李誦為太子。李誦頗具文采,喜歡各種技藝學術,擅長隸書,每逢唐德宗做詩賜給臣屬,必由李誦書寫。李誦的武功不錯,而且能處亂不驚。建中四年(783)十一月,唐德宗因“涇原兵變”出逃奉天(今陝西乾縣),李誦“執弓矢居左右”(《舊唐書》)。面對叛軍的圍逼,李誦“身先禁旅,乘城拒戰”(《新唐書》),帶領將士取得了奉天保衛戰的勝利。

  雖然文武雙全,聲望很高,但李誦的太子生涯並非一帆風順。發生在貞元三年(787)八月的郜國公主之獄,就險些把他推向滅頂的深淵。郜國公主是唐肅宗之女,她的女兒蕭氏是李誦的太子妃。丈夫死後,郜國公主仗著地位特殊,不僅與外臣私通,與朝臣暗中往來,甚至行巫蠱之術。唐德宗聞訊後,懷疑李誦從中生事,於是萌生了改立太子的念頭,“幾廢者屢矣”(《新唐書》),幸虧老臣李泌據理力爭,才使李誦的太子之位得以保全。

  此後,原本就小心翼翼的李誦更加謹慎。唐德宗執政後期,整頓朝政的宏圖大志已成泡影,只得步步妥協退讓。政治上的失意,使唐德宗自甘墮落,朝廷上下奢侈享樂、得過且過的風氣日盛一日。有一次,朝廷在魚藻宮舉辦宴會,絲竹間發,鶯歌燕舞,唐德宗歡喜異常,不禁回頭問李誦“今日何如”,今天這氣氛不錯吧?對於唐德宗的荒淫行經,李誦引用《詩經》中“好樂無荒”(《新唐書》)一句來回答,雖未直言以對,卻也暗露不滿。

  為太子期間,李誦親身經歷了藩鎮叛亂的混亂和烽火,耳聞目睹了朝廷大臣的傾軋與攻訐,在政治上逐漸走上了成熟。二十六年中,李誦只對一件政事發表過意見,即阻止唐德宗任用奸猾之徒裴延齡、韋渠牟為宰相。李誦“每候顏色,陳其不可”,在唐德宗心情好的時候,從容論爭,指出這二人不能重用。最終,裴、韋“二人者卒不得用”(《新唐書》),故韓愈對李誦有“居儲位二十(余)年,天下陰受其賜”(《舊唐書》)之贊。

  作為太子,作為大唐帝國的日後掌舵人,李誦對當時的國家、朝廷狀況憂心如焚。李誦雖然暗中關注朝政,經常私下裡與心腹之人談論國事,但對諸多弊政卻無能為力。有話不敢說,有抱負不能施展,多年提心吊膽的儲君生活,使李誦精神壓抑,心理憂鬱,身體狀況也很不樂觀。貞元二十年(804)七月,憂國憂民的李誦突患中風病,癱瘓在床,口不能言,遍訪名醫無效。貞元二十一年(805)正月,唐德宗去世,李誦即位,是為唐順宗。

  李誦即位後,雖然臥病在床,但還是立即起用了王伾和王叔文,以及柳宗元、劉禹錫等人改革弊政。早在唐德宗時,宦官就常以皇宮採集物品為名,對人民進行掠奪,稱為“宮市”;一些地方官員為了討好皇帝,有的每月向皇帝進奉錢財,有的每日進奉一次,藉以搜刮民脂民膏,民怨極大。李誦革新的第一把火,就是下令廢除“宮市”,取消“月進”、“日進”,杜絕內外奢侈腐朽之風,並減免了兩稅之外的一切苛捐雜稅,減輕人民負擔。

  早在做太子的時候,李誦對藩鎮割據,特別是宦官專權的禍害已有深刻的認識。為此,李誦選拔老將范希朝、韓泰掌管禁軍,並籌劃奪取宦官的兵權。限制宦官、藩鎮的措施,遭到了宦官集團和藩鎮勢力的聯合反對。當時,李誦的中風病已經很嚴重,“疾久不愈”,而且“失音,不能決事,常居宮中施簾幃”(《資治通鑒》),許多革新的詔令都是通過內侍太監和后妃向外臣傳達,然後再頒發。這樣,就為俱文珍等權閹提供了反攻的借口。

  當年八月,以俱文珍為首的宦官聯合朝廷守舊派官員陰謀策動宮廷政變,打算擁立太子,廢黜李誦,以打擊革新派。與此同時,不少節度使也紛紛上表朝廷攻擊王叔文等人,與俱文珍等宦官內外呼應,陰謀廢立。在一片反對聲中,李誦不得不讓太子李純監國,不久又被迫禪位太子,自稱太上皇帝。元和元年(806)正月,李誦被李純尊為“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成為第一個初次加七字尊號的唐朝皇帝。不久,李誦病死,享年四十六歲。

  李誦做了二十六年太子,快熬出頭時偏偏得了病,當皇帝不足八個月就被搞下台,可謂人生悲催,命運多舛。然而,李誦卻是一個既有雄心又有才幹的皇帝,在短短的八個月中,他貶斥貪官,廢除宮市,停止鹽鐵進錢和地方進奉,並試圖收回宦官兵權,對唐朝影響巨大,其政績可圈可點,其膽略可歌可泣。韓愈稱讚他“性寬仁有斷,……寢疾踐祚,……而能傳政元良,克昌運祚”,並用一個“賢”概括了其短暫而偉大的執政生涯。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