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史上本是當皇帝的命卻非要當王爺是何人? | 陽光歷史

 

A-A+

唐朝史上本是當皇帝的命卻非要當王爺是何人?

2017年04月15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97 次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子是九五之尊,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然而皇帝之位只有一個,而皇帝的子嗣眾多,為了爭得皇位繼承權,明爭暗鬥、反目成仇,甚至兄弟相殘、兵戎相見。可偏偏就有這麼一位,本是當皇帝的命,而非要當王爺,他就是唐睿宗長子李成器(李憲)。

  自從武則天臨朝稱製成為一代女皇,宮廷幾位「女能人」便蠢蠢欲動心嚮往之,企圖做武則天第二,先有韋皇后,後有太平公主,一時間政局動盪不安。武則天末期,中宗李顯在大臣的幫助下重登皇位,但他卻不懂吃一塹長一智的道理,並未從他老爹高宗那裡吸取前車之鑒,依然重蹈覆轍。李顯放縱皇后韋氏參與朝政,而韋皇后是一個陰險狡詐、心狠手辣的女人,不僅行為不檢點,與武三思私通,對權力也充滿極度渴望,企圖與她的婆婆一樣也能當女皇。

  李顯也實在窩囊,無論是韋後要提拔自己的情夫黨羽,還是安樂公主拿著空白詔書讓他蓋章,他從來沒有拒絕過。這越發助長了韋皇后和安樂公主的囂張跋扈,竟然看著李顯越來越礙眼,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母女兩人聯手將中宗毒死企圖臨朝稱制。不過韋皇后顯然能力有限,空有野心缺少武則天的殺伐魄力,更沒有天命造化的照拂。就在她張牙舞爪得準備當皇帝時,相王李旦的三子李隆基打著「以相王安天下」的旗號,親率精兵殺進皇宮,將韋皇后及其叛黨誅滅,韋皇后的女皇夢就此破滅。

  不願做回皇帝的李旦只得二番當起了大唐皇帝(廟號還是睿宗)。睿宗李旦再次繼位後,太子之事又被提上日程,在太子之事上,李旦頗為猶豫不決,當時最有資格當太子的是長子李成器(李憲)和三子李隆基,按照中國嫡長繼承製的傳統,長子李成器自然是皇帝繼承的不二人選,況且早在16年前李旦第一次當皇帝時,年僅六歲的李成器就被已立為太子,後來隨著李旦皇帝被罷免的風波,李成器從皇太子變成了普通皇孫。

  李成器的性格很像他的父親李旦,性格溫和,在跟著父親被貶的日子裡,他小心翼翼,低眉順眼,大氣不敢出一口,夾著尾巴苟活了十幾年,現在是苦盡甘來,該是自己當皇帝挺起腰板做人的時候了,李旦對自己的長子也深為同情,打心眼裡希望自己的長子李成器能繼承皇位,但李旦經過這些年的摸爬滾打,深知李隆基在剷除韋後叛亂、幫自己奪皇位功不可沒,又積累了不少政治資本,深得眾人擁護。話說李隆基實在像極了他的曾祖父李世民,勇敢機智,能力出眾。其當下的境況與幾十年前李建成和李世民爭奪皇位何其相似,幾乎如出一轍,如若處理不當,「玄武門之變」的悲劇就會在大唐再一次上演。

  李旦能否像李淵一樣安然地當九年太上皇,安度自己的晚年,實在難以預料。就在李旦猶豫不決難下決心和大臣們各執己見爭執不休之際,李成器站了出來,宣佈將皇位讓給李隆基。於是上下嘩然,那麼他將皇位讓給三弟李隆基,是愚蠢至極還是絕頂聰明?

  我們不得不說,李成器的讓位理由實乃經典:「太子乃天下公器,非庸人所能為也。天下太平時可以按照立長原則,國難時刻,該立有功之人,倘若不如此,天下百姓不服,這就不是社稷之福了。」此番話說得眾臣無不五體投地,也讓他的父親李旦老淚縱橫,感動不已。這樣的回答勘稱精闢,翻譯成大白話意思就是:「我李成器不是傻帽般愚蠢至極,也不是當不了皇上,只是現在形勢不適合,若是太平盛世,我李成器也必是有為之君。」

  說實話這正是李成器審時度勢、明哲保身之舉。當時的形勢,李成器深知自己能力在其三弟李隆基之下,在剷除韋後叛亂、幫父親奪去皇位中功勞也沒有李隆基大。即便李成器當了皇上,可能皇位還未坐穩就會被拉下馬,腦袋能否保住還得看造化和李隆基的仁慈。而能將到手的最高權利拱手相讓,可見李成器的胸襟與魄力,是一個絕頂聰明之人。這不平凡的一讓,可以說是千古一讓,既讓出了兄弟和睦、手足情深,更讓出了開元之治、大唐盛世。

  不久,李旦將皇位傳給了李隆基,自己當上太上皇。李隆基繼位後是為唐玄宗,年後開元,他並沒有辜負父親兄長以及眾臣對他的期望,一上台便先發制人,滅了太平公主,並將依附太平公主的官員悉數罷免。在任期間他任用賢臣,懲治吏治,獎勵生產,勵精圖治,把大唐帶向了盛世,史稱「開元盛世」。

  李隆基也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人家兄長願意投桃,咱就得報李,人家願意讓出獨一無二的皇位,咱也不能獨享清福。因此,他對自己的兄長十分敬重,兄弟間也相處的十分親密。據史書上說,李隆基專門命人作了一床大被和長枕,與其兄長同寢。還命人將原在興慶坊的舊室改為興慶宮,在此宮周圍為其兄弟建造府邸,以便兄弟間更好的親密往來。李成器也經常為李隆基擺酒設宴,兄弟兩人一起狩獵、打馬球和鬥雞作樂。李成器愛音樂,對戲劇也頗有研究,他還曾指導過楊貴妃的音樂。

  李成器是一個聰明能認清形勢的人,他深知兄弟相處再好,也要謹遵君臣之道,不能有絲毫僭越。兄弟倆也很有默契,從來只談生活,不論政務,就這樣友好相處了近三十年。後來李成器病逝,李隆基悲慟不已,不僅按照帝王之禮厚葬李成器,還追封為「讓皇帝」。帝王之家兄弟間能如此友好相處,實在是歷史罕有。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