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中「處」處的玄機:兩處音意都不同不能混淆 | 陽光歷史

 

A-A+

詩歌中「處」處的玄機:兩處音意都不同不能混淆

2017年04月19日 詩詞名句 暫無評論 閱讀 98 次

  「處」有兩個讀音:一是讀chǔ,意思是居住、置身在某地、安排;再一個是讀chu。「處」讀chu時,通釋:地方,是表示方位的。可是在古代詩詞中,「處」除了表示方位外,還可以表示時間,譯為「時」。

  李白《秋浦歌》:「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何處」就是「何時」,自然是說:從什麼時候有了白髮,而絕不是說,從什麼地方得來的白髮。

  李白《對酒憶賀監》:「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巾。」「金龜換酒處」就是:金龜換酒時。

  韓愈《早春》:「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一年春好處」明顯說的是時間,就是:一年春好時。

  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遙知的不可能是某山某地,而是時間。「登高處」應譯為:登高的時候;不可譯成:登高的地方。

  王灣《次北固山下》:「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鄉書何處達」,不是「鄉書」到達什麼地方,而是說鄉書什麼時候能到達。

  五代牛希濟《生查子》:「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處處憐芳草」意思是常常憐芳草,而不是到什麼地方都憐芳草。

  蘇軾《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年年腸斷處」就是年年斷腸的時候。

  柳永《雨霖鈴》:「留戀處,蘭舟催發。」「留戀處」,就是難捨難分的時候。「處」就是「時候」,並不是「地方」。

  僅以上各例就說明,在古詩詞中讀chu的「處」,在多數情況下是表示位置的,但絕不可一概而論,有許多場合是表示時間的。現代漢語的「處處」就是「各個地方」,僅是表示方位的,所以,很容易以今解古。

  家喻戶曉的孟浩然的《春曉》中的「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許多人以為處處聞啼鳥,就是聽到到處是鳥叫聲。其實,正確的解釋應該是,時時聽到鳥叫聲。

  詩人「不覺曉」,是因為「夜來風雨聲」干擾了睡眠。夜裡沒有睡好,想睡個早覺又沒睡成的原因是「處處聞啼鳥」,鳥叫聲使他沒能好好睡個早覺。「聞啼鳥」是「聞」,是聽到的。「花落知多少」,是詩人的推測,這說明詩人雖然已經醒了,但是並沒有外出,甚至沒有起床。這個時候,窗外的世界是通過聽覺感知的,而不是通過視覺看到的。沒有出門的人,只是靠「聞」,是很難分辨啼鳥是分佈各處還是集中於一樹的。因為詩人只是聽到「啼鳥」時時不斷,而不是知道「啼鳥」的分佈情況,所以,「處處聞啼鳥」的「處處」,應該解釋為「時時」,而不可解釋成「到處」。「處處聞啼鳥」,實為鳥聲不絕之意。

  急切想要欣賞春景的詩人,因為「夜」,因為「風雨」,而沒能投入春之中。拂曉了,風雨停了,人卻上來了困勁兒。是瞇一陣兒,還是出去看春?詩人處於矛盾之中。

  「再睡一會兒吧」,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再躺一會兒吧」,嘰嘰喳喳……啼鳥用一陣一陣的春之聲,撩撥著詩人,讓他想到「花落知多少」,讓他按捺不住。《春曉》寫的是春對詩人的勾引,詩人禁不住春的誘惑,而不是看春、賞春。

  後來孟浩然肯定是出門了,肯定是投入春的懷中了,但是,詩已結束,那些全不寫了。頌春的詩許許多多,多是對春的直接描繪,孟浩然則只寫了聽春、想春,於是就高了別人一頭。若是將「處處聞啼鳥」依常人之解,釋為「聽到到處都是鳥叫聲」,將只是聽到的解釋成了全面的聽看結合,那就等於是讓詩人進入了屋外的春天,那樣就轉回了通俗的窠臼,多了直白,失了含蓄。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