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為何流行如意:竟是為了方便隨時撓癢? | 陽光歷史

 

A-A+

揭秘古代為何流行如意:竟是為了方便隨時撓癢?

2017年05月20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96 次

  導讀:北宋釋道誠在《釋氏要覽》中記載:「如意,梵名阿那律,秦言如意。《指歸》雲,『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刻作人手指爪。柄可長三尺許,或脊有癢,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故曰『如意』。」

  本文摘自:中國網,作者:王國華,原題:《如意是個啥東西? 史上最華貴最雅致的癢癢撓》

  當年剛看到電視連續劇《甄嬛傳》的時候,我第一反應就是:靠譜。雖然故事是虛構的,但細節非常到位。比如:該劇中,王公大臣或者太后妃子之類的人,手裡常常拿著一柄東西。這柄東西不顯眼,但讀過歷史的人可以馬上分辨出來:那是「如意」。在古代,如意是一種全民普及的物品。王室公卿家裡肯定要有幾件如意,平民百姓家中亦常見。

  但在今天,知道「如意」這種東西的人不多了。那麼,如意到底是個什麼東東?它是怎麼來的?在中國古人的生活中起過什麼樣的作用?又是怎麼沒的?

  來歷

  你說是武器我瞅像權杖

  「如意」,又稱「握君」、「執友」或「談柄」。你若有機會到北京故宮,會看到形式各異的「如意」。其大致形狀就是一個柄,柄上安一個頭。這個形狀很像錘子!但如意的性質與錘子截然相反。同樣是刀,一個人手拿殺豬刀向你走來,你會看到滿臉煞氣;如果他拿的是水果刀,你就明白他是要削水果給你吃。同理,有人掂個錘子跟你聊天,你一定想著趕緊離開,若是他(她)拿著一把如意,彼此之間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如意的粗線條類似錘子,但比錘子嫵媚得多,其柄有扁有圓,或直或彎。

  魏晉南北朝時期,如意的形狀以柄首呈屈曲手掌式為主流。這種創造的構思,可以理解為人的意志的外延。而手形如意演變成卷雲形、靈芝形、心字形及團花形如意,是唐以後的事。富貴人家的如意,材質有金、有玉、有銀、有銅、有沉香木,貧寒人家就只能用用竹子和普通木頭了。

  如意的來歷,說法不一。

  有的說源自印度佛教。法師講經時,常手持如意一柄,記經文於上,以備遺忘,如同臣子覲見皇帝時手中捧著的笏板,今天下屬見上司時必拿的筆記本一樣。

  也有的說,如意最初是一種武器,或者是帶護手的短劍。喝酒碰杯,本為預防敵人在酒中下毒,借碰杯之機把酒灑到對方酒杯中一點,後來成了禮儀,如意大概也是如此,逐漸由武器變成了伴手物。

  不過,更多的人認為,如意是癢癢撓的變種。北宋釋道誠在《釋氏要覽》中記載:「如意,梵名阿那律,秦言如意。《指歸》雲,『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刻作人手指爪。柄可長三尺許,或脊有癢,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故曰『如意』。」開始是癢癢撓,後來不斷裝飾,改變花樣,稱呼也由通俗的「不求人」變成文雅的「如意」。這個說法,應該更可信。因為我國古時衛生習慣不同於現代,即使皇室條件優越些,也難保證天天洗浴,弄個「如意」在手裡,方便隨時搔癢。

  也有人認為,如意更像一柄權杖。掌權者揮斥方遒,手裡自然需要一柄道具。但羽扇或手杖的實用性太強,恰易掩蓋了道具的象徵意義,到了最後逐漸演變為沒有實際意義的如意。而對於平民百姓來說,手裡拿著一點東西,就像抓到了水中的稻草,或多或少總會產生一點安全感。

  為什麼「如意」消失了呢?我覺得,這與其材質和裝飾越來越藝術化,實用性越來越差有關。一種東西,多少總要有點用,如果一點用都沒有,即使再藝術,名稱再好聽,最終也要被淘汰。當然,衛生條件的改善或許也是「如意」出局的原因。

  說法

  頻頻入詩畫漸漸遠人間

  在古代,如果說油鹽醬醋是一種生活必需品,那麼如意則是另外一種生活必需品。日日相伴,難免不撥動詩人們的情懷,歌之詠之。自古以來,在詩歌中提到如意的,比比皆是。

  唐朝孟浩然在其《悼正弘禪師》中寫道:「池上青蓮宇,林間白馬泉。故人成異物,過客獨潸然。既禮新松塔,還尋舊石筵。平生竹如意,猶掛草堂前。」掛在草堂前面的,是禪師當年用過的「竹如意」,他的樸素和清貧,猶如「竹如意」一般,讓人留戀懷想。沒有這件竹如意,我們還拿什麼懷念他?

  古人山居,離不開柴扉野犬,而屋子裡的擺設,自然也少不了如意。李賀在《始為奉禮憶昌谷山居》中這樣描述:「掃斷馬蹄痕,衙回自閉門。長槍江米熟,小樹棗花春。向壁懸如意,當簾閱角巾。犬書曾去洛,鶴病悔遊秦。土甑封茶葉,山杯鎖竹根。不知船上月,誰棹滿溪雲?」李嘉祐的《題道虔上人竹房》與此如出一轍:「詩思禪心共竹閒,任他流水向人間。手持如意高窗裡,斜日沿江千萬山。」

  在更具悲憫情懷和平民意識的杜甫那裡,如意又具有了另外一番含義。他在《舍弟觀赴藍田取妻子到江陵,喜寄三首》中寫道:「汝迎妻子達荊州,消息真傳解我憂。鴻雁影來連峽內,鶺鴒飛急到沙頭。嶢關險路今虛遠,禹鑿寒江正穩流。朱紱即當隨彩鷁,青春不假報黃牛。馬度秦關雪正深,北來肌骨苦寒侵。他鄉就我生春色,故國移居見客心。剩欲提攜如意舞,喜多行坐白頭吟。巡簷索共梅花笑,冷蕊疏枝半不禁……」武夫仗劍,文人執筆,普通百姓高興起來,就只能拿著如意手舞足蹈。此時的如意,絕對不是可有可無的癢癢撓,而是不可或缺了。雙手空空地舞蹈,樣子實在太傻,非得有一柄如意不可。

  唐人吟詩,宋人作詞。在宋人的長短句中,如意仍屢屢出現。楊無咎的《水龍吟》中寫道:「當年誰種官梅,自開自落清無比。一朝驚見,危亭岑立,繁華叢裡。知是賢侯,有難兄弟,素書時寄。縱舞攜如意,吟搔短髮,無從訴、心中喜。卻對斜枝冷蕊。似於人、不勝風味。冰姿斜映,朱唇淺破,欣然會意。青子垂垂,翠陰密密,尤堪頻憩。待促歸禁近,邦人指點,作甘棠比。」他的「攜如意舞」跟杜甫相比,風花雪月的成分增添了許多。

  宋人陳允平也寫過一首《水龍吟》:「曉鶯啼醒春愁,粉香獨步千紅地。庭閒散縞,林空翦雪,鷗驚鶴避。妒月魂淒,行雲夢冷,溫柔鄉閉。漸黃昏院落,清明時候,東風裡、無情淚。織翠玲瓏葉底。倚闌人、玉龍休吹。殘妝微洗,芳心微露,昭陽睡起。恨結連環,舞停雙佩,水晶如意。倩蜂媒、聘取瓊花,細與向、尊前比。」這裡的如意,高貴得超凡脫俗,離煙火人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故事

  和珅送如意

  給嘉慶通風報信

  「如意」兩字,充滿著人們對美好的期盼與嚮往。也正因為這兩個字,如意成了可以隨時拿來送人的禮物。史載,滿洲舊俗,凡值年節,臣子們必進「如意」於朝,取「吉祥如意」之綵頭。而嘉慶皇帝即位後,曾發佈一道上諭,禁止王公大臣進奉「如意」。他說:「諸臣以為如意,在朕觀之轉不如意也。」原來,乾隆立嘉慶為太子時,和珅第一個得到消息,趕緊送了一柄「如意」給嘉慶通風報信。嘉慶即位後,擔心和珅將此事洩露給史官,萬一載入史冊,將為後人恥笑,遂下達禁奉之諭,是為釜底抽薪。而他的老爹乾隆剛剛去世,他便迫不及待地整肅和珅,不知是否與此也有關係?不過,《述庵秘錄》中載:「太后帝生辰三節,王大臣督撫等例進如意(督撫現任者有此制,開缺不能)及貢物,由內務府內監等遞進」,此處的「太后帝」指的是慈禧和光緒。看來,嘉慶的政策並沒有延續下去,他死以後,「如意」又成了必進之物。

  光緒選后妃

  手有如意心難如意

  光緒皇帝也有一則與如意有關的故事。據說,當年光緒選妃時是由慈禧包辦的。最後入選的五人分別為慈禧太后的弟弟、副都統桂祥的女兒,江西巡撫德馨的兩個女兒,禮部左侍郎長敘的兩個女兒。當時在場的太監唐冠卿事後有一份細緻的描述:「選後是在體和殿,事前準備了玉如意一柄,繡花荷包兩對,誰收到玉如意就是皇后,收到荷包為嬪妃。光緒手持玉如意來到德馨的長女面前,剛要交給,慈禧太后大聲說『皇帝!』並暗示光緒將玉如意交給桂祥的女兒。光緒無奈,只好照辦。慈禧強迫光緒選擇了並不喜歡的皇后,又擔心德馨的女兒,一旦選入嬪妃,必有奪寵之憂,於是不讓光緒自己再選,直接授意將荷包交給長敘的兩個女兒。」如意作為道具的功能,在這裡再度呈現。

  有時候,人都可以成為道具,何況如意呢?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