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順宗死因之謎:短命皇帝唐順宗是被人殺死的嗎 | 陽光歷史

 

A-A+

唐順宗死因之謎:短命皇帝唐順宗是被人殺死的嗎

2016年02月23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345 次

  唐順宗是被殺死的嗎?

  唐順宗當上皇帝不久就讓位給皇太子,自稱是太上皇。此後不久,又莫名其妙地突然死了。死的前一天,憲宗對外宣佈順宗病重,一天後就駕崩了,這使人覺得順宗的死像演戲一樣。有人提出透過一些筆記和詩文看本質,順宗是被憲宗和宦官們害死的。也有人不同意,認為順宗是正常病死的,順宗和憲宗關係融洽,根本沒有被憲宗殺害的可能。

  唐憲宗元和元年(806年)正月十九日,唐順宗去世。這是一個短命的皇帝,在位僅八個月,為宦官俱文珍所迫退位,傳位給太子李純,自稱太上皇,死時僅46歲。

  唐順宗的死因,根據《舊唐書》、《資治通鑒》等書的記載是病死的,長期以來人們沒有懷疑。20世紀60年代,史學界經過對正史和筆記小說的研究,在這個問題上有了突破,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順宗是被殺而死的。

  卞孝萱先生在其《劉禹錫年譜》一書中首先提出了順宗被殺的觀點。他認為順宗死得太突然,是一個歷史上的疑案。此後他在《劉禹錫年譜》、《劉禹錫評傳》等書中重申了他的觀點。

  卞孝萱先生認為唐順宗李誦是唐德宗的長子,在被立為太子後,德宗還曾想要廢掉他,其原因是德宗身邊的宦官們想立舒王李誼。貞元二十一年(785年),德宗病,想與李誦見一面而不可能。這時的德宗還沒有病重到臥床不起的程度,卻受到了宦官和在身旁侍醫藥的舒王的阻撓。德宗升天後,宦官們認為「東宮疾恙方甚」,「內中商量,所立未定」。大臣衛次公馬上發表自己看法:「皇太子雖有病,但他是嫡長子,內外系心。如果實在不得已,就立皇太孫廣陵王。」其他大臣跟著呼應,宦官們的陰謀就只能作罷。順宗即位後,曾經採取了一系列抑制宦官勢力的措施,使宦官們對他恨之入骨,他們遂決定廢順宗、另立皇帝。由於前兩次廢立未成,舒王李誼不是德宗的親生兒子,名分不正,遭到反對,這次宦官們選定了李淳。他們在永貞元年(805年)三月立李淳為太子,改名純,七月讓他主理軍國政事,八月李純即位為皇帝,順宗為太上皇。表面上看,立李純是順宗的旨意,實際上是宦官逼迫順宗這樣做的。當時起了最大作用的幾個宦官是劉光奇、俱文珍、薛盈珍、西門大夫等。

  順宗讓位不久,就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怪事。有個叫羅令則的山人,「妄構異說,凡數百言,皆廢立之事」。被有關官員鞫得奸狀後,憲宗將羅令則一夥全部杖死。羅令則等人想擁立的皇帝從史書記載來看,是舒王李誼。憲宗上台後,李誼實際上成了憲宗和宦官們政治上的贅疣。現今有人拿李誼作號召,興風作浪,正好被憲宗藉機拔掉。這時的太上皇也同樣是政治上的贅疣,舒王不明不白死後,太上皇就不能平安無事了。元和元年(806年)春正月癸未,「詔以太上皇舊恙愆和,親侍藥膳」。但至甲申,太上皇就崩於興慶宮,「遷殯於太極殿,發喪」。憲宗向全國公佈太上皇的病情,這在唐朝歷史上罕見的。癸未才公佈太上皇病情,甲申就宣告太上皇死了,簡直是在演戲一般。推測太上皇不是死於甲申,而是死於癸未。憲宗與宦官們秘喪一日,故意先公佈太上皇病情,以此來掩蓋太上皇被害的真相。搶先公佈太上皇病情的做法是欲蓋彌彰,恰恰暴露出憲宗和宦官們做賊心虛,暴露出太上皇之死十分可疑。

  李諒(復言)是王叔文政治革新集團成員,順宗時為度支巡官、左拾遺,憲宗時被貶為澄城縣令,後為彭城令。他有部小說叫《續幽怪錄》,內中有一篇為《辛公平上仙》,裡面的人名皆系假托,如辛公平為心公平,皆有寓意。在這部小說中,李復言用「傳奇」表達了順宗被殺的隱事,以抒其悲憤。他得知了順宗被宦官殺害的真相,作為永貞革新的參與者,他義不容辭地記載了順宗被害的隱事。

  卞孝萱先生認為唐順宗李誦是唐德宗的長子,在被立為太子後,德宗還曾想要廢掉他,其原因是德宗身邊的宦官們想立舒王李誼。貞元二十一年(785年),德宗病,想與李誦見一面而不可能。這時的德宗還沒有病重到臥床不起的程度,卻受到了宦官和在身旁侍醫藥的舒王的阻撓。德宗升天後,宦官們認為「東宮疾恙方甚」,「內中商量,所立未定」。大臣衛次公馬上發表自己看法:「皇太子雖有病,但他是嫡長子,內外系心。如果實在不得已,就立皇太孫廣陵王。」其他大臣跟著呼應,宦官們的陰謀就只能作罷。順宗即位後,曾經採取了一系列抑制宦官勢力的措施,使宦官們對他恨之入骨,他們遂決定廢順宗、另立皇帝。由於前兩次廢立未成,舒王李誼不是德宗的親生兒子,名分不正,遭到反對,這次宦官們選定了李淳。他們在永貞元年(805年)三月立李淳為太子,改名純,七月讓他主理軍國政事,八月李純即位為皇帝,順宗為太上皇。表面上看,立李純是順宗的旨意,實際上是宦官逼迫順宗這樣做的。當時起了最大作用的幾個宦官是劉光奇、俱文珍、薛盈珍、西門大夫等。

  順宗讓位不久,就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怪事。有個叫羅令則的山人,「妄構異說,凡數百言,皆廢立之事」。被有關官員鞫得奸狀後,憲宗將羅令則一夥全部杖死。羅令則等人想擁立的皇帝從史書記載來看,是舒王李誼。憲宗上台後,李誼實際上成了憲宗和宦官們政治上的贅疣。現今有人拿李誼作號召,興風作浪,正好被憲宗藉機拔掉。這時的太上皇也同樣是政治上的贅疣,舒王不明不白死後,太上皇就不能平安無事了。元和元年(806年)春正月癸未,「詔以太上皇舊恙愆和,親侍藥膳」。但至甲申,太上皇就崩於興慶宮,「遷殯於太極殿,發喪」。憲宗向全國公佈太上皇的病情,這在唐朝歷史上罕見的。癸未才公佈太上皇病情,甲申就宣告太上皇死了,簡直是在演戲一般。推測太上皇不是死於甲申,而是死於癸未。憲宗與宦官們秘喪一日,故意先公佈太上皇病情,以此來掩蓋太上皇被害的真相。搶先公佈太上皇病情的做法是欲蓋彌彰,恰恰暴露出憲宗和宦官們做賊心虛,暴露出太上皇之死十分可疑。

  李諒(復言)是王叔文政治革新集團成員,順宗時為度支巡官、左拾遺,憲宗時被貶為澄城縣令,後為彭城令。他有部小說叫《續幽怪錄》,內中有一篇為《辛公平上仙》,裡面的人名皆系假托,如辛公平為心公平,皆有寓意。在這部小說中,李復言用「傳奇」表達了順宗被殺的隱事,以抒其悲憤。他得知了順宗被宦官殺害的真相,作為永貞革新的參與者,他義不容辭地記載了順宗被害的隱事。

  這個新穎的觀點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章士釗在《柳文指要》中大為讚賞,說:「順宗絕對出於幽崩。憲宗當時受制於群奄,己欲不為商臣,亦不可得。此事公文書內,絕無遺跡可查。李復言之《續幽怪錄》成為絕可信賴之孤證。」他認為不管殺順宗的是誰,其主謀其實就是憲宗,因此他認為順宗被殺是「永貞逆案」。

  吳汝煜不但贊同上述觀點,而且認為憲宗和順宗早就不和,宮廷鬥爭的殘酷性及李氏父子之間本來就不融洽的關係,決定了憲宗殺順宗是有可能的。此外,劉禹錫的《武陵書懷五十韻》的小序中,引用了《義陵記》的「項籍殺義帝於郴」和「今吾王何罪乃見殺」等。不過是借端托寓,影射順宗被殺。劉禹錫抑制不住悲痛的感情,在詩的結尾透露了消息:「南合無灞岸,旦夕上高原。」上句從王粲的《七哀詩》「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長安」化出,暗示「望長安」之意,下句用《漢書·蘇武傳》的一個典故:「蘇武聽說漢武帝死了,南向號哭,嘔血,一連數月都是如此。」這裡暗指劉禹錫自己悲悼順宗的心情與蘇武哭臨漢武帝相同。可以這樣說,《武陵書懷》是一篇比《續幽怪錄》中《辛公平上仙》更為直接地反映了順宗被殺事件的重要史料。劉禹錫是這一宮廷內幕的最早揭露者。

  上述觀點受到了一些人的質疑。張鐵夫認為《辛公平上仙》不是王叔文集團的李諒(復言)所撰。他認為《續幽怪錄》一書中,編者一會兒自稱李生,一會兒又自稱是復言。按照古人名卑字尊的傳統,稱人用字,以示尊崇;稱己用名,以示謙卑。自稱李生、復言,都是表示謙卑的意思。可見復言是李生的名,而不是他的字。《續幽怪錄》的編者李復言,與王叔文集團的李諒,是名、字不同的兩個人。從編者的本意來看,《辛公平上仙》不是影射順宗被殺。在《續幽怪錄》中,記述的都是一些關於神仙道術、因果報應、宿命前定的奇事異聞,其來源都是道聽途說、捕風捉影的,根本不值一談,編者主要用來宣傳善惡報應、安分知命的思想,從而又具有一種懲惡勸善、警戒世人、輔佐教化的思想傾向和社會作用。《辛公平上仙》的本意,也是用來箴勸、警戒的,而非比喻和影射。

  《武陵書懷》的結尾二韻是:「就日秦京遠,臨風楚奏煩。南登無灞岸,旦夕上高原。」意為:心向君王卻離京師遙遠,對風興感逐臣的奏書言煩。慾望長安卻無灞陵岸可登,早晚只好踏上這平原的高處了。這二韻是一個整體,結合起來看,它表達的是元和大赦之後,劉禹錫對憲宗皇帝的殷切期望,能移京郊為官的迫切心情。根據這首詩得出順宗被殺的結論,一個明顯和重要的失誤是忽略了該詩以二韻為一個小節,表達一個完整意思這個基本事實,而將二韻割裂開來,遂望文生義,別出心裁。詩的小序中提到「項籍殺義帝於郴」,義帝影射的不是順宗而是王叔文。因為義帝之出身、立用、被逐乃至被殺害,與王叔文事類同。更重要的一點是義帝屬無罪被殺,王叔文也是無罪被殺。王叔文於劉禹錫有知遇提拔之恩,對他的無罪被殺,劉禹錫自然是極其沉痛和悲憤的。這種心情,表現在詩篇中,便是為王叔文和自己鳴冤叫屈。從「繼明懸日月」等來看,順宗當時還活著,由於劉禹錫在武陵,聽到順宗死的消息應該更晚。既然順宗當時還活著,將《書懷》作為順宗被殺的證據,是講不通的。

  持這種觀點者認為,當時宮廷鬥爭的結局,不是憲宗殺害了順宗,而是憲宗和順宗聯合驅逐和殺害了王叔文。改革中,由於王叔文集團竭力阻撓宦官俱文珍立太子的做法,讓原本站在王叔文背後的順宗站到了皇太子這一邊。這時的順宗與皇太子的關係是志同道合、融洽無間的。而二王由於反對立太子,順宗開始對他們不信任和疏遠,改革的敗端也就出現了。改革的過程中,王叔文張揚威福,獨斷專行,樹植黨羽,排斥異己,引起了朝廷內外的強烈反對,也導致了順宗的厭惡和不滿,終於命令憲宗「伸遠不仁之害」,將其逐出朝廷,置於死地。順宗是堅定、明確地站在皇太子一邊的,憲宗對順宗也是愛敬雙奉、忠孝兩全的。說順宗被憲宗逼宮,最後被害死,既無客觀上的可能,更無主觀上的必要,是沒有事實根據的。順宗被殺說者將王叔文集團和皇太子集團的鬥爭誤認為是順宗與憲宗的鬥爭,是混淆了兩件不同甚至相反的歷史事實。柳宗元和劉禹錫都有詩文批評順宗和憲宗,這也從反面說明憲宗和順宗是志同道合、關係融洽、沒有隔閡的。

  順宗到底是怎麼死的?為什麼他死得這樣突然?如果根據史書上說他是病死的,這多少是會讓人產生懷疑的。但如果說他是被殺死的,也有一些事實解釋不通。看來順宗的死因仍是一個難以解開的謎案。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