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燕開國皇帝慕容德:史上唯一被地震嚇死的皇帝 | 陽光歷史

 

A-A+

南燕開國皇帝慕容德:史上唯一被地震嚇死的皇帝

2016年11月03日 奇聞異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92 次

  地震,這種來自地下的神秘力量,在古代往往被看作是神靈震怒,是上天對執政者的警示和懲罰,「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漢書》)。董仲舒的這套「災害天譴論」,著實讓那些代表上天來管理子民的所謂天子,也就是皇帝,吃了不少苦頭。在這種迷信輿論下,每當有災害特別是地震發生,皇帝們多半會坐立不安,內心忐忑。意志堅強的,搞個大赦天下,弄個自我批評,抵擋一下諫臣們的唇槍舌劍,也就順利過關了;心理脆弱的,或戰戰兢兢,或精神恐懼,嚴重的甚至會像東晉十六國時期的慕容德那樣一命嗚呼。

  在歷史上,慕容德稱得上是一位極具傳奇色彩的皇帝。他是未有戰場敗績的皇帝之一,是年逾六旬才登基的皇帝之一,是墓葬至今未被發現的皇帝之一。除此之外,他的離奇死亡更是一則空前絕後的奇聞。關於慕容德的死,《資治通鑒》稱「戊午,備德引見群臣於東陽殿,……俄而地震,百僚驚恐,備德亦不自安,還宮。是夜,疾篤,瞑不能言。……尋卒」;《十六國春秋·南燕錄》也稱「引見群臣於東陽殿,……俄而震起,百寮驚越,德亦不安,還宮疾甚,……是夕薨於顯安宮」。在現有的文獻記載中,慕容德是唯一一位被地震嚇死的皇帝。

  慕容德(336—405),字玄明,鮮卑人,慕容垂之弟,南燕開國皇帝。嚴格意義上說,南燕是從後燕分裂而來。慕容德能夠草創政權,還得從北魏那次大舉進犯後燕說起。晉太元二十一年(396)八月,拓跋珪率四十萬大軍,兵分三路,對後燕的中山、信都、鄴城發動猛烈攻勢。慕容德雖然取得了鄴城保衛戰大捷,但信都和中山卻被北魏攻陷,國君慕容寶逃跑,後燕政權嚴重受創。晉隆安二年(398)正月,慕容德從鄴城移師至滑台(今河南滑縣)代行帝制,「依燕元故事,稱元年,大赦境內殊死已下,置百官」(《晉書》),史稱南燕。

  滑台處於平原地帶,一馬平川,四通八達,地少人稀,加上「北通大魏,西接強秦」(《晉書》),南臨東晉,三面俱為強敵,南燕腹背受敵,很難立足。晉隆安三年(399)三月,慕容德與前秦對攻之際,不料後院起火,滑台在內奸的策應下被北魏佔領,南燕面臨著遷都的重大抉擇。尚書潘聰力排眾議,建議慕容德將目光投向廣固(今山東青州),「青齊沃壤,號曰東秦,土方二千,戶余十萬,四塞之固,負海之饒,可謂用武之國。三齊英傑,蓄志以待,孰不思得明主以立尺寸之功!廣固者,曹嶷之所營,山川阻峻,足為帝王之都」(《晉書》)。

  慕容德接納了潘聰的建議,放棄滑台,穿越黃河,定兗州,拔琅琊,占莒城,克廣固,成功控制了山東全境。晉隆安四年(400)八月,慕容德在廣固城登基稱帝,大赦天下,更名備德,改元建平,南燕也由此成為幾千年來唯一一個在山東境內建都的王朝。雖然年近古稀,但慕容德壯心不已,他禮賢下士,聽納忠言,發展教育,賞罰分明,盡情展示治國之才。此外,慕容德還特別重視軍隊建設,「講武於城西,步兵三十七萬,車一萬七千乘,鐵騎五萬三千,周亙山澤,旌旗瀰漫,鉦鼓之聲,振動天地」(《晉書》),使南燕雄踞於齊魯。

  然而,就在南燕國力蒸蒸日上之時,慕容德的身體卻出現了重大變故。晉元興元年(404)二月,桓玄被劉裕打敗,江南大亂。慕容德聞訊,立刻調兵遣將,準備攻取江南,可後來卻因為突然生病而放棄。對此,《資治通鑒》稱「南燕主備德聞桓玄敗,命北地王鍾等將兵欲取江南,會備德有疾而止」;《晉書》也稱「俄聞桓玄敗,德以慕容鎮為前鋒,慕容鍾為大都督,配以步卒二萬,騎五千,剋期將發,而德寢疾,於是罷兵」。慕容德一直對江南虎視眈眈,不久前還揚言要「飲馬長江,懸旌隴阪」(《晉書》)。看來,慕容德確實病得不輕。

  慕容德生的什麼病,為什麼突然生病,《資治通鑒》和《晉書》均沒有提及,而據《十六國春秋》記載,晉元興元年(404)二月,廣固城附近發生了一次地震,「二月,夜,地震,在棲之雞皆驚攪飛散」(《南燕錄》)。從史籍記載來看,這次地震很輕微,不過讓那些正在睡覺的雞「驚攪飛散」而已,難怪正史會將這次地震忽略。然而,慕容德卻非常緊張,想到當時盛行的「災害天譴論」,想到去年四月境內爆發的王始叛亂,「泰山賊王始聚眾數萬,自稱太平皇帝,署置公卿」(《資治通鑒》),慕容德不能不把這次地震看作是上天對他的譴告。

  作為馬上皇帝,慕容德有其威武、雄壯的一面,也有其脆弱、憂慮、傷感的一面。這種內心深處的東西,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常常讓慕容德難以控制,不能自拔,而且年齡越大,反應就越強烈。如,登高遠望鼎足山(按:齊國君主陵墓),他發出了「古無不死」的長歎,且「愴然有終焉之志」(《晉書》);受命在外的杜弘被強盜殺害,他「聞而悲之」(《晉書》);聽到母親去世的噩耗,他當著眾人的面「號慟,吐血」(《晉書》);見到失散多年的侄子慕容超,他「慟哭,悲不自勝」(《資治通鑒》)。在歷代帝王中,像慕容德這般敏感的人,實屬罕見。

  對外界事物如此敏感的一個人,一旦遇到老天爺震怒,一旦遇到神靈譴告,一旦發生預示執政者存在嚴重過失的地震,哪怕是一次只能讓雞「驚攪飛散」的輕微震動,慕容德的那根敏感神經如何不緊張,他又如何不恐懼,不生病呢?所以,地震過後,慕容德「疾動經旬,幾於不振」(《南燕錄》)。動,即地震,地動;疾動,即因為地動而染疾。這次地震,讓慕容德受了不少苦頭,直到三月份,有人用偏方拿白酒內服外揉,慕容德才緩過勁來,「以白酒解之,乃廖」(《南燕錄》)。因此,慕容德才不得不放棄那次進兵江南的絕好戰機。

  從此以後,慕容德沉寂了不少。晉義熙元年(405)九月,南燕境內又發生了一件怪事,確切的說,是廣固城附近一條名為女水的小河突然枯竭了,這讓慕容德心裡很不痛快。據《水經注》記載,廣固城「四周絕澗,岨水深隍」,城西為淄水(今淄河),城東為濁水(今北陽河),淄水和濁水之間,有一條很不起眼的小河,這條小河發源於鼎足山下的晏蛾兒墓,故名女水。放在時下,河流枯竭是一種常見的自然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在古代,由於人們得不到科學解釋,常常把它與政治聯繫在一起,所以女水便成了一條詭秘之河。

  《齊記補》稱「女水,東海龍女隱於此。……將還,作此水,甚有神焉。化隆則水生,政薄則津竭」;《太平御覽》也稱「齊人諺曰:世治則女水流,世亂則女水竭」。慕容德「博觀群書」,曾專門向晏謨請教「齊之山川丘陵,賢哲舊事」(《晉書》)。所以,對於女水,慕容德耳熟能詳。此外,慕容家族最初為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雖然已經遷至農耕地區,但他們潛意識中對水的崇拜心理,也很容易把河流的枯竭視為政權衰亡的先兆。兩種因素交織影響下,慕容德再次病倒,「汝(女)水竭,南燕主備德惡之,俄而寢疾」(《資治通鑒》)。

  慕容德的地盤是山東,是孔子的故鄉,是儒家思想的發源地和盛行地。稱帝這幾年來,慕容德一直被孔子那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道德倫理所困擾。因為女水枯竭而生病,不能不說是其良心受到譴責的一次體現。慕容德向來以德著稱,「此兒易生,似鄭莊公,長必有大德」(《南燕錄》),而他為了種種讖語應驗而拋棄故主,另起爐灶,分裂後燕。這種與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的篡逆行為,致使他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壓力。

  到了九月,慕容德的病情似乎有所好轉,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引見群臣於東陽殿」(《資治通鑒》)。這次廷議的主要內容,就是立慕容超為太子。然而,恰恰在這個非常關鍵、非常敏感的特殊時間,廣固城再次發生地震。這次地震,明顯要比上次強烈,上次是雞「驚攪飛散」,而這次卻讓「百僚驚恐」(《資治通鑒》),「百寮驚越」(《南燕錄》)。對此,《青州大事年表》對此次地震也有相同記載。生病之人最怕驚嚇,何況慕容德是一個極其敏感且尚在病中的老人。所以,地震發生後,慕容德就嚇得說不出話來,當天晚上就死了,享年七十歲。

  慕容德在位五年,廟號世祖,謚號獻武皇帝。慕容德死後,沒有經過小殮和大殮,當天夜裡就匆匆潛葬在了某一處山谷之中。對此,《資治通鑒》稱「為十餘棺,夜,分出四門,潛瘞山谷」;《晉書》也稱「乃夜為十餘棺,分出四門,潛葬山谷,竟不知其屍之所在」。當時,南燕官方發言人稱,慕容德葬在東陽陵(青州境內),經後人證實,這裡埋葬的不過是一口空棺材而已。一千六百年後,有學者稱慕容德葬在青州附近的山谷,也有學者稱慕容德葬在臨淄的鼎足山,但均沒有過硬的依據。慕容德究竟葬在哪裡,迄今仍沒有定論。(劉秉光)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