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帝如何虐待政敵妻女:充當官妓子女代代為娼 | 陽光歷史

 

A-A+

永樂帝如何虐待政敵妻女:充當官妓子女代代為娼

2016年02月20日 宮廷野史 暫無評論 閱讀 323 次

  國人特別是北方人,在罵人的時候,一般常用「他媽的」或者「你老婆的」之類,別人回罵也概莫如是。罵人與回罵,多局限在一個「罵」字上,圖個嘴上痛快,真正越界去實踐的人卻少之又少,如果實踐了,則後果很嚴重。

  熟悉中國歷史的讀者,應該不會不知道宋太宗和南唐李後主的故事,宋太宗就是一個「你老婆的」實踐者,李後主的老婆小周後,被他完完全全、親力親為地「實踐」了個遍。而本文的主人公,明朝的永樂皇帝朱棣,則把「你老婆的」實踐無限擴大化:但凡政敵之妻女,一律送進教坊當「慰安婦」。

  發動「靖難之役」的時候,朱棣估計沒有罵人,因為他的對手是建文帝,他無法罵。罵「他媽的」,就等於罵自己的嫂子:建文帝的媽,是朱棣大哥朱標的老婆,兄弟感情不錯,不能罵;罵「你老婆的」,也不能罵,畢竟建文帝的老婆是朱棣的侄兒媳婦。

  朱棣不罵人,並不表示沒人罵他,建文帝身邊的一幫大臣罵的還是很厲害的。按照朱棣的性格,回罵是一定的,但時機選擇應該是在他登上龍椅之後。關於朱棣的回罵,你休想在史書裡找到,他是皇帝呀,誰敢寫?不過,從朱棣後來把建文帝諸臣的妻女罰去做「慰安婦」的行為來分析,他不光是回罵了,而且罵得很凶,用「咬牙切齒」來形容都不過分。

  在《南京法司所記》中有這樣的兩則記錄:「永樂十一年正月十一曰,教坊司於右順門口奏:齊泰姊及外甥媳婦,又黃子澄妹四個婦人,每一曰一夜,二十餘條漢子看守著,年少的都有身孕,除生子令做小龜子,又有三歲女子,奏請聖旨。奉欽依:由他。不的到長大便是個淫賤材兒!」「鐵鉉妻楊氏年三十五,送教坊司;茅大芳妻張氏年五十六,送教坊司。張氏病故,教坊司安政於奉天門奏。奉聖旨:吩咐上元縣抬出門去,著狗吃了。欽此。」都是以聖旨的形式下達的,也就是說,都是朱棣本人的意見。

  魯迅先生在《病後雜談》裡介紹說:「那時的教坊是怎樣的處所?罪人的妻女在那裡是並非靜候嫖客的,據永樂定法,還要他們『轉營』,這就是每座兵營裡都去幾天,目的是在使她們為多數男性所凌辱,生出『小龜子』和『淫賤材兒』來。」原來如此!

  四個女子,一天一夜要讓二十個男人折騰,過一陣子還要換地方,繼續被折騰,生下孩子還要繼續接班,這和「慰安婦」似乎沒什麼區別。史冊上僅僅說齊泰和黃子澄主張削藩,並沒寫他們如何罵朱棣,這種「你老婆的」實踐,在趙炎看來,有些莫須有了。

  另一個忠臣鐵鉉確實罵了朱棣的,而且是「罵不絕口」(《明史》)。從朱棣憤怒到把鐵鉉一寸一寸地凌遲,然後再投入油鍋中煎炸來看,鐵鉉的罵也是夠狠毒的了。所以,朱棣將鐵鉉的家族全部屠滅的時候,獨留下他的三十五歲的妻子和兩個女兒,送到「教坊」裡當婊子,讓一群大兵們代表自己實踐去「你老婆的」。

  最冤枉的是茅大芳,一介文士而已,根本沒有罵人,只是寫了一首詩,寄給淮南守將梅殷:「幽燕消息近如何,聞道將軍志不磨。縱有火龍翻地軸,莫教鐵騎過天河。關中事業蕭丞相,塞上功勳馬伏波。老我不才無補報,西風一度一悲歌。」希望梅殷像漢丞相蕭何、伏波將軍馬援那樣建功立業,憑淮河之險阻遏燕兵南下。連累五十六歲的老妻也被朱棣罰做「慰安婦」,死了都不安生,欽命:「著狗吃了」。

  有名氣的「罪臣」,史書一般都會寫下來,妻女做「慰安婦」的,也會做個交代;那些默默無名的,史書就不會客氣了,一組數字羅列了事:朱棣即位後,殺戮、清洗用了十一年的時間,第一批榜示的「奸臣」有四十四人,方孝孺一案即殺死八百七十三人,胡閏一案棄市二百一十七人,坐累死者數千人,被籍沒者數百家。所謂「籍沒」,代表的意思是,男子世世代代為奴,女子世世代代為娼(你老婆的),永不翻身。

  由於朱棣的極力實踐,建文忠臣的婦和女們結局都很慘,以士人之女、名門之後而淪為下賤,那下場要比一般家庭的女子更難承受,她們成為各類男人的性奴隸的結局是無法避免的。唯一載於史冊、倖免被玷污的女子,是胡閏的四歲女兒,她被發配於功臣家,漸漸長大,很明大義,每天用灶灰塗髒自己的臉,居然以此維持了清白之身,讓朱棣的「你老婆的」實踐泡湯了。趙炎認為,這個女子創造了歷史奇跡。

  朱棣死後,他兒子仁宗即位,當年立即下詔:「建文諸臣家屬在教坊司、錦衣衛、浣衣局及習匠、功臣家為奴者,悉宥為民。」這仁政行得太晚,建文諸臣的妻女已經受了二十年的非人凌辱,死的死,老的老,活著的利用價值也不大了,而這時生下的「小龜子」和「淫賤材兒」都已不知多少了,正好繼續做「慰安婦」。

  作者:趙炎,原題為:被永樂皇帝罰去「慰安」的女人們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