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古代戰爭史上的四次屠俘事件:長平之戰居首 | 陽光歷史

 

A-A+

盤點古代戰爭史上的四次屠俘事件:長平之戰居首

2017年10月0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60 次

  殺俘虜的歷史 自古至今,對於戰爭的參與者來說,他們的命運無非有三種,即勝利凱旋者、戰死者和被俘者。對於戰爭的勝利者而言,戰爭的結束意味著幸福與榮耀的到來;對於戰爭的陣亡者而言,勝負已經沒有意義,他們的一切其實早在生命逝去的那一刻就已經融為戰爭的一部分;但對於那些戰爭中的俘虜而言,戰鬥的結束也許標誌著苦難的開始,從他們在戰場上被迫放下武器的那一刻起,他們的生命就被畫上了人生的另一種符號——等待他們的不是鮮花,也不是榮耀,而是無休止的肉體折磨和精神屈辱,甚至是比陣亡更為悲慘的死亡。戰俘的種種境遇可以說是人類戰爭史上最悲慘的一面。自從有戰爭以來,戰俘的血淚歷史就沒有結束過。在中國古代的歷史上大規模的殘殺俘虜的事件主要有四次:

  第一是秦將白起在長平「坑趙卒四十萬」,

  白起坑殺四十萬趙軍 戰國時期,諸侯爭霸,戰亂不休,出現了戰國七雄爭衡天下的混亂局面。其中地處關中的秦國,經過商鞅變法成為七雄中最強大的國家。秦國的國勢強大起來之後,就開始進攻自己的鄰國,對外擴張。    公元前269年,秦派大將胡陽率精兵數萬越韓境上黨進攻趙國的閼與,反被趙奢所統領的趙軍精銳突騎所擊敗。公元前268年起,秦國首先出兵攻打魏國,迫使魏國歸附了秦國。接著秦國又出兵攻打韓國,韓桓惠王聞訊異常恐懼,派使者入秦向秦國請和,表示願意割讓上黨郡給秦國。但是韓國的上黨太守馮亭卻不願意獻地入秦,拒絕執行王命,為了促成韓、趙兩國聯合抗秦,他想將上黨十七縣獻與趙國。趙國統治集團內部,關於是否受地問題發生分歧,以平陽君趙豹為首的主和派認為馮亭獻上黨是引秦趙相爭的嫁禍之計,不可受地。以平原君趙勝為首的強硬派認為不戰得上黨十七縣,控山西形勝之地機不可失,趙應迅速接收上黨以防被秦國佔先。趙孝成王採納平原君之議,派兵接收上黨。趙國虎口奪食置秦國霸權於不顧,深深激怒了強秦。悲壯慘烈的秦趙長平大戰,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拉開了帷幕。趙王貪利受地,引起了秦國的極大憤怒。公元前261年初,秦國進行全國總動員,發傾國之師攻趙。秦軍兵分兩路,一路出宜陽攻韓國堠氏以防韓魏援趙,用以掩護大軍側翼。

     秦軍主力由左庶長王乾率領出安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取上黨。由於實力懸殊,上黨陷落,韓趙上黨軍民退守趙境長平。秦軍主力迅速向長平推進。趙國見情況危急,緊急征發大軍由老將廉頗統率星夜馳援長平。秦趙兩國重兵集團之間的歷史性大決戰,由此展開。長平之戰,戰爭規模空前。秦國是當時軍事上最為強大的國家,秦軍有奮擊之士百萬,車千乘,騎萬匹。趙國有帶甲之士六十萬,車千乘、騎萬匹,秦趙雙方總共投入百萬以上的軍隊。到公元前260年春,戰爭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趙軍副將統率的前鋒部隊,在長平以南與秦軍激戰,全軍覆沒。趙軍幾次出戰都以戰敗結束。鑒於這種情況,老將廉頗及時改變了戰略方針,決心轉攻為守,率趙軍主力四十五萬退守長平以北,成囤居之勢,依托有利地形,築壘堅守,避不出戰。廉頗的這一手段起了作用,秦軍的進攻勢頭被抑制了,兩軍在長平一帶相持不決。在趙國邊境相持,趙軍給養充足,而秦軍則是勞師遠征,長久相持則大大的不利。四月至七月,王乾率秦軍猛攻趙軍營壘。雙方激烈交戰,秦趙兩軍均損失慘重。趙軍前後六名尉官陣亡,丟失了兩處要地,至七月,趙軍西營壘被秦軍攻佔。在數戰不利的形勢下,趙軍憑借地形,繼續堅壘不戰。秦軍在之前的攻堅戰中,死傷大半,攻勢也逐漸減弱。雙方在戰場上,逐漸進入相持階段。為了打破這種不利的局面,秦國實施了離間計,派人攜帶重金前往趙國的都城邯鄲,收買趙王左右的權臣,離間趙王與廉頗之間的關係。這些權臣在收受了秦國的賄賂之後,開始四處散佈流言:說廉頗固守防禦,只守不攻,是因為要討好秦軍,以尋機投降秦國。秦軍最害怕的不是廉頗,而是趙國的大將趙括。糊塗透頂的趙王本來就認為廉頗怯戰,聽到這些流言之後,改變了主意,將廉頗從前線調回,任命趙括接替廉頗做了趙軍的統帥。趙括是趙國名將趙奢的兒子,只知道誇誇其談,紙上談兵,而沒有實戰經驗。他到了長平後,馬上改變廉頗的只守不攻、以逸待勞的戰略防禦方針,積極籌劃戰略進攻,企圖一舉而勝,奪回上黨,好向趙王邀功。秦王見離間計得逞,立即任命驍勇善戰的大將白起代替王乾出任秦軍統帥。為了避免引起趙軍的警惕,秦王命軍中對此嚴守秘密。白起針對趙括沒有實戰經驗、魯莽輕敵的弱點,採取後退誘敵、圍困聚殲的作戰方針,對兵力作了周密的部署。 趙軍大將戰死,喪失統帥,內無糧草,外無救兵,突圍無望,在絕望之中,軍心崩潰,四十萬趙軍在萬般無奈之下,集體放下武器向秦軍投降。趙軍投降秦國之後,由於人數實在太多,秦將白起怕投降的趙軍日後一旦反叛難以鎮壓,便心生殺機。除了讓其中年少體弱的240人回到趙國以外,其餘的40萬趙卒全部被坑殺於長平之外。40萬個生命就這樣在瞬間消逝,這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最令人心酸的一幕。但是,悲慘的歷史並沒有因為這40萬生靈的鮮血而停下固執的腳步,僅僅幾十年之後,同樣的慘劇又上演了。

  第二是楚霸王項羽坑投降秦軍二十萬。

  項羽坑殺秦降卒二十萬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秦將章邯在鎮壓了陳勝、吳廣起義之後,又打敗項梁領導的反秦武裝,攻破邯鄲。趙王歇和張耳也被秦將王離率領的20萬秦軍圍困於巨鹿。同時秦將章邯也率軍20萬屯於巨鹿南數里的棘原,修築甬道為圍城的秦軍輸送糧草。趙將陳余率軍數萬屯於巨鹿之北,但由於兵力懸殊,不敢前往救援。為解救巨鹿之圍,楚懷王派出兩路兵馬,一路軍隊前往巨鹿解趙國之圍,以宋義為主帥,項羽為副帥,另一支軍隊進攻關中,以劉邦為主帥,並許諾說誰先攻下關中,就封誰為關中王。項羽進攻秦軍之前,雖已有十幾路諸侯軍抵達巨鹿前來救援,但都懾於秦軍威力,只是屯兵於外圍,不敢出戰。當楚軍進攻秦軍的時候,各路諸侯軍仍閉門不出,各個將領只是從營壘上觀望。項羽率領全部楚軍渡過河水,下令全軍破釜沉舟,每人攜帶三日口糧,以示決一死戰之心。楚軍以一當十,奮勇死戰,九戰九捷,大敗章邯軍,齊、燕等各路援軍亦衝出營壘助戰,俘王離,殺其副將,解巨鹿之圍。後來,項羽日夜兼程渡三戶津(古漳水渡口,今河北滋縣西南),斷秦軍歸路,大敗秦軍。章邯進退無路,率軍20萬請降。秦軍主力遂告覆滅。但不久之後,項羽擔心秦朝降軍生變,便把20萬的降兵活埋了。這是中國歷史上發生的第二次大規模的屠殺俘虜的事件。

  第三是唐朝名將薛仁貴活埋鐵勒軍十三萬。

  薛仁貴活埋鐵勒軍十三萬 中國歷史上第三次大規模的屠殺俘虜的事件發生在唐朝時期,即薛仁貴活埋鐵勒軍的事件。薛仁貴(公元614年~683年)名禮,絳州龍門人(今山西河津),天生神力,勇武過人。    貞觀末年,唐太宗親征遼東,薛仁貴成為張士貴的部下。貞觀十九年(公元645年),唐太宗李世民御駕親征,直指高麗。唐軍到了安地,一位郎將被高麗軍隊團團圍住,情勢危急,薛仁貴飛馬上前,立斬敵將,將人頭懸掛於馬鞍上,一舉震懾敵軍。唐軍四面合圍,勢不可擋,高麗軍隊潰散奔逃,折兵2萬。唐太宗提升薛仁貴為右領軍郎將,讓他守衛玄武門。    高宗顯慶四年(公元659年),薛仁貴與梁建方、契苾何力一道,與高麗軍隊激戰於橫山(今遼寧遼陽附近華表山),薛仁貴一馬當先,箭無虛發,敵人無不應弦而倒,在隨後的石城之戰中,一位高麗神箭手連殺唐軍十餘人,薛仁貴怒髮衝冠,一人一騎,風馳電掣,撲向神箭手,立馬將敵人生擒,嚇呆了的敵人竟來不及拉開弓弦。顯慶五年(公元660年),契丹阿僕固聯合奚族共同反唐,薛仁貴和辛文陵在黑山大敗契丹,活捉了阿僕固及一干首領,將他們押到東都。    龍朔元年(公元661年),鐵勒酋長比粟毒夥同其他部落起兵犯境,唐高宗任命鄭仁泰為鐵勒道行軍大總管,薛仁貴為鐵勒道行軍副大總管,出兵討伐思結、拔也固、僕骨、同羅四部。當時鐵勒九姓擁兵十幾萬,憑借天山之地利,企圖與大唐雄師一決勝負。他們派出數十位驍勇騎士出馬挑戰,眨眼間,就被薛仁貴三箭射死三人,膽寒之下,鐵勒人下馬投降,放棄了抵抗。為了消除後患,薛仁貴命令部下將13萬已經投降的鐵勒人就地坑殺,製造了中國歷史上駭人聽聞的殺降暴行。鐵勒人害怕了,拚命逃竄,薛仁貴追擊到漠北,擒獲了葉護三兄弟。鐵勒九姓衰落了,薛仁貴成了天上下凡的殺星,大唐敵人眼中的凶神惡煞。

  第四是拓跋珪活埋投降燕兵五萬。

  拓跋珪活埋投降五萬燕兵 歷史上第四次大規模屠殺俘虜的事件發生在道武帝拓跋珪時期,拓跋珪率兵攻燕時,近五萬燕軍兵敗被俘。魏王拓跋珪挑選了有才的燕臣後,想對被俘的四五萬燕軍派發衣糧遺還。中部大人王建勸道:「燕國強大,現傾國而來攻打我們,我們僥倖大勝,不如都把這些人活埋掉,燕國就空虛易取了。」拓跋珪聽此言有理,就把近五萬燕兵全部活埋。這個數字為中國歷史上活埋敵軍的第四名。    古語云「殺降不祥」,歷史上的這些殺降者的下場都不是很好,白起最後被秦王迫逼自刎,項羽自殺於垓下,道武帝拓跋珪被兒子殺死,唯獨薛仁貴於七十之年善終。時至近代,戰俘們的命運才開始有所改變,後來通過的《日內瓦公約》,其中還專門規定了一些旨在保護戰俘的條文。《日內瓦公約》規定,戰俘享受多方面的權利和待遇,其要點如下:衝突各方對戰俘應予以人道待遇,不得基於任何原因或標準進行歧視,不得殺戮、殘害、虐待和施以酷刑;不得將其拘押於生命安全缺乏保障的地帶;不得作為人質;不得損害其個人尊嚴(包括受到恫嚇或被觀眾好奇地煩擾),特別是不能進行侮辱和降低身份;不得作為報復的對象;不得因個人行為受到集體懲罰;衝突停止後不得拖延將其釋放;等等。該公約被認為是國際主義人道法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約束戰爭和衝突狀態下敵對雙方行為規則的權威法律文件。但條約永遠只是寫在紙上的,現實中的戰俘處境依然遠不樂觀。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