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回憶常德會戰:士兵犧牲時都抓著敵人 | 陽光歷史

 

A-A+

親歷者回憶常德會戰:士兵犧牲時都抓著敵人

2017年04月12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60 次

         親歷者回憶

  「殉國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團」

  82歲的李超是當年駐防常德的國軍第七十四軍第五十七師的機槍手。

  「大約是11月下旬的一天,我們奉命進入碉堡陣地和散兵壕防禦工事阻擊敵人。只聽班長衝我喊了一聲『打!』機槍噴出火舌,衝在前面的幾個鬼子頓時倒下了。鬼子瘋狂反撲,我握機槍的手都震麻了,後來覺得手掌黏糊糊的,一看是血——是跳動的槍身把我的手掌震裂了。」

  「11月24日晨6時,日軍向劉家橋進發。一營副營長李少軒帶一個班,前去增援守軍。彈藥耗盡後,大家與日軍展開了白刃戰,李少軒在肉搏中與敵同歸於盡,全班只有3人生還。我們後撤時看到那些殉國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團。」

  李超說:「28日中午,一股日寇從馬木橋方向攻入常德城,我們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開了刺刀。師部除師長留下負責指揮和聯絡,其他40多人全部與敵肉搏。這次戰鬥,我們殺死了100多個日軍……」

  「我留下是拚命了,你快走」——少將團長誓死守城

  親歷常德保衛戰的57師老兵吳榮凱 血戰16晝夜,全師8000官兵犧牲殆盡.死守一周後,57師只剩兩三百人。1943年12月3日凌晨,少將團長柴意新帶著29個人留在了城裡,余程萬帶領104人突圍求援。

  德山是在11月23日失守的。188團逃跑之後,剩下的169團8連就守不住了,圍攻而來的日軍已增至數千人,而守軍只有100多人了。此時,169團7連、9連在和日軍多次的交火後,兩連合在一起也不到100人了。「不能這麼打,我們的任務是守城。」團長柴意新讓吳榮凱傳達命令,撤退到東門外的矮堡。「這也是個兩得兩失的陣地,柴團長帶著一個預備連奪回,又丟失,又奪回。」就在來回爭奪東門前的制高點時,24日,5000多日軍已經擁到了169團的陣地上。6日,敵人從北門、東門進來了。「守東門的營長被炸死了,柴團長讓高副團長留守東門,自己帶著一部撤退到了西圍牆。」吳榮凱說,鬼子雖然進來了,但每一條街道都讓他們前進得那麼艱難。「連續打了一個星期,子彈幾乎打完了,戰士們削尖竹竿當武器,有的戰士被敵人圍住後,就拉響了手榴彈。」老人的眼淚掉了下來,那是他不想回首的場景。

  就這樣,柴意新帶著29個人留在了城裡,此時,已經不再需要書記官傳達軍情了,他把吳榮凱推到第171團杜鼎全團長面前,讓杜團長一定要把吳榮凱帶出去。「我哭著求柴團長把我留下,他就生氣地說,我留下是拚命了啊,你還年輕不能留下,走吧!」這是吳榮凱最後一次聽到柴團長的指令。1943年12月9日,吳榮凱隨趕到的援軍光復常德城,在打掃戰場清理戰友的遺體時發現了身中4彈的柴意新,他的全身軍服已經被鮮血滲透。「他說我年輕,他那時也才30出頭,剛剛結婚7個多月。」留在城內的29名戰士也全部戰死了。柴意新後被追授為中將。

  「月光下,鬼子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

  79歲的劉志青,當時在七十四軍五十一師一五二團迫擊炮連任觀測員。「當時我們在陣地堅守了7天7夜,與敵人反覆展開拉鋸戰,鬼子就是沒能攻上來。」

  劉志青說,在經歷多日反覆的拉鋸戰後,大家都非常疲憊。「一天拂曉,人困馬乏,大家都在陣地上睡著了。我突然聽到前面20米處有一陣『呼、呼』的聲音,抬頭一看,月光下,一片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一群鬼子弓著腰正悄悄向我們陣地摸過來。」

  「我想完了,因為我們在二線,敵人肯定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了。我便抓起身旁的手榴彈,向敵群連續扔出了好幾顆,10多名鬼子被炸死。爆炸聲驚醒了沉睡中的步兵,他們一躍而起,與敵展開激戰,山上山下立刻槍聲大作。」劉志青說,當時炮兵失去了戰鬥力,只能拆炮後退到二線,但由於發現敵人太晚了,炮身被日軍搶走。

  「第二營奮勇衝鋒,日軍很快被擊潰。我們追過3個山頭才發現第二班的炮身。」至今仍然讓劉志青自豪的是,「從我們進入陣地到常德會戰結束,鬼子也未能攻下我們的陣地!」

  「我們用竹標槍連續刺死12個鬼子」

  79歲的顧華江,曾任國軍七十四軍五十七師一七0團衛生員。「11月18日晨,常德臨澧縣郊的河灘打響了第一槍,師長發出命令,誓與陣地同存亡。當時,我和幾個勤務小兵被抽調出來,集中到衛生隊學看護。戰鬥開始後,不斷有傷員送來。」

  「11月28日,日軍向北門陣地發射了兩枚窒息性毒氣彈,防守陣地的兩個排官兵窒息而死。11月29日上午,一架飛機在常德上空盤旋了兩周後,向我們包紮所投下一大包東西。我們以為是炸彈,但很久不見爆炸,就冒險打開,大夥兒一看都樂了,原來是4大包子彈。真是雪中送炭,師長開玩笑說:這可比十萬大洋都重要啊!」

  「從29日開始,全城轉入激烈的巷道戰,我一七0團堅守上下南門,弟兄們整整一天都沒來得及吃飯。我上去給他們送水時,有一個兄弟還沒喝完水,就看見敵人往上衝,他手裡沒有槍,只有手榴彈。他等敵人離我們約20米左右時,拉斷兩根導火線,衝了上去,與四五個鬼子同歸於盡。」

  「12月1日,我軍終因力量懸殊,防區越來越小。從那天起,我們白天護理傷兵,晚上防守城垛。當時手無寸鐵,大家靈機一動,拆出擔架竹竿,將一頭削尖,製成竹標槍。一天深夜,我們發現敵人順著3架雲梯爬城,我們幾個人守在城垛上,來一個就用竹標槍刺一個,鬼子們哇哇叫著跌落下去,大多摔死。結果我們連續刺死了12個鬼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