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宋朝史上范仲淹在軍事上有何特別建樹? | 陽光歷史

 

A-A+

揭秘:宋朝史上范仲淹在軍事上有何特別建樹?

2016年12月11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29 次

  范仲淹雖為一代文士,卻從小就喜歡談論軍事。宋朝時,西北黨項族對宋是時附時反。到了該族首領元昊掌權時,他就不再甘心臣服於大宋王朝了。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元昊起兵造反。范仲淹再次被召入朝,恢復了他以前擔任過的天章閣待制。若僅只是天章閣待制,那麼這是個閒官。事實上,這次召范仲淹入朝,就是要利用他的軍事才能對付元昊,因此同時讓他兼知永州軍,後來又改任陝西都轉運使。他得知延州(今陝西延安)一帶關防失守,便自告奮勇去守邊,宋仁宗就委他為戶部郎中兼知延州。范仲淹未到任前,此地按官階高低決定帶兵之多少,如總管領兵一萬,鈐轄領兵五千,都監領兵三千。敵人來犯則官小者先帶兵迎敵,至於這迎敵的將官是否勝任,那是不管的。針對這不合理的情況,范仲淹明確地指出:選擇迎敵的將領不考慮他們的本事,只按官職大小來排定出兵的先後,這就是打敗仗的原因。他到任後,將州兵集中起來,共得一萬八千人,再一分為六,每位將領帶兵三千加以訓練。

  敵人來犯,則根據進犯之敵的多少派兵迎敵。第二年的正月間,皇帝下詔要范仲淹主動出擊,范仲淹沒有盲從,而是依據延州的現實情況,提出了正確的應對之策。范仲淹向皇帝報告說:正月間正是塞外十分寒冷的時候,大雪茫茫,此時出兵,我們的軍隊難以隱蔽,容易暴露。等到春暖之時,這個時候敵人馬瘦人饑,我們出兵容易取勝。他進一步獻策道:鄜州(今陝西富縣)、延州靠近西夏,是羌人必由之路。希望能暫時按兵不動,讓他以恩信對之招撫,若貿然動兵,已和羌人建立的交往可能會斷絕,那麼,這一片地方的安定就會遙遙無期了。他建議可先攻取綏、宥等地,佔據要害之處,屯兵營田,如此,茶山、橫山等地的老百姓就會扶老攜幼來歸附了。宋仁宗聽取了他的這些建議。果然,當地羌、漢各族百姓都安定下來了。

  范仲淹為將,號令明白,賞罰分明,愛撫士卒。邊境有警,他和時任樞密副使的富弼一道領兵禦敵。皇上賞其黃金百兩。范仲淹並沒有將這筆財富佔為己有,而是全部分給了隨他出征的將士。

  在軍事上,范仲淹與另一文人軍事家韓琦齊名,時稱「韓范」。但在與敵對陣時,范仲淹能審時度勢,根據實際情況決定用兵策略。一次他和韓琦一道領兵到了前線,韓琦決定立即分兵五路進攻,范仲淹駐守慶州城,認為不應立即進攻。那時任秦州通判兼經略判官的尹洙奉韓琦之命,到慶州來約范仲淹一道出兵。范仲淹對尹洙說:我軍剛打了敗仗,怎麼能率兵深入呢?以現在敵我雙方的實情來看,若立即開戰,我軍只會戰敗,因此,現在不是和敵人作戰的時候。尹洙聽了,歎惜道:您不及韓公啊。韓公說:用兵應當將勝負置之度外。現在看來您處事過於謹慎,這就是您不及韓公的地方啊。范仲淹回答說:大軍一動,就關係著千萬人的生命,若置勝負於度外,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能如此打仗。尹洙說不動范仲淹,只得回去交差。韓琦不聽范仲淹的建議,率兵出擊,結果遭到元昊的伏擊,全師陷沒,大將任福戰死。韓琦領著殘兵敗將返回時,那些攔在韓琦馬前號啕大哭的陣亡將士的父兄妻兒,就有幾千人之多。這些人拿著陣亡者穿過的衣服,燒著冥幣哭道:你們跟隨招討使出征,如今招討使回來了,你們卻不幸戰死了。你們的魂魄若認識路,能跟著招討使回來嗎?痛哭之聲震天動地。韓琦也悲痛流淚難以行進。范仲淹得知長歎道:這種時候,是很難將勝負置之度外的啊!

  范仲淹主政過邠州、延州、涇州和慶州四地,這些地方與西北少數民族比鄰。因他治理有方,百姓們能安居樂業,因此,他深受這些地方百姓的愛戴。特別是羌人,對他非常尊敬。由於范仲淹是以龍圖閣學士身份出任這些地方的行政長官的,羌人便尊稱他為「龍圖老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