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國民黨潰敗逃亡之後女兵女眷失蹤之謎 | 陽光歷史

 

A-A+

揭秘:國民黨潰敗逃亡之後女兵女眷失蹤之謎

2016年03月1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766 次

  這是「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在大陸最後一個據點的覆滅。」——紀實文學作品《夢落月城》中這樣寫道。

  這是世界戰爭史上最為罕見的一幕,這也是國民黨大逃亡中女兵及女眷鮮為人知、最可憐的一幕……

  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西昌戰役的尾聲中,包括女兵及女眷在內的國民黨潰軍近三萬人逃散到了全國各地。但是,由於戰役打響的那一帶山區,還處於奴隸社會的彝族各個部落也介入其中,因此將國民黨潰軍推向了人生的絕境,尤其是女人。

  在國民黨潰軍的那次大逃亡過程中,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被彝人部落剝光了衣服,即使是內衣內褲也不留一件。他們跑起來只能躲躲藏藏,但還是擺脫不了其悲慘的命運。沒辦法,女人也和男人一樣為了保住性命,只好裸奔於山野之中。

  《夢落月城》的作者陳宇在採訪當地的當事人時得知,在一片長滿黃連刺叢的山窪裡,有目擊者看到至少有五十多名婦女遭到了幾百個土匪的輪姦。還有不少被發狂的土匪將女人「吃了葡萄」(咬下乳頭),黃連刺叢中,橫七豎八地躺著一片血肉模糊的女屍。她們,一些可憐的女人就這樣悲慘離奇地「失蹤」了。這只是發生在山窪的一個場景,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因為裸奔中的女人是最容易暴露出她們「弱點」的最顯眼的亮點。

  而少數沒有致死的女兵或是女眷卻「幸運」地被附近的土匪搶去做了老婆;也有些被土匪擄走,多次蹂躪後給轉賣掉了;還有的被奴隸主搶走做了奴隸(當地奴隸主叫他們「娃子」)。在那時,當地的奴隸制度下,女奴是非常搶手的,她們要比男奴高出一倍的價錢。因為女奴所「創造」的價值遠比男奴高得多,女奴是能循環利用,再生出小奴隸的。所以,那些奴隸主們不去搶不花分文就「走」上門的「女奴」,還等什麼呢?當然,首先女兵與女眷就成了他們刀下的羔羊。有很多不堪忍受奴役的人想逃跑,卻被狠心的奴隸主砍下了手腳,割掉了眼睛、耳朵、舌根等等,終身致殘。

  在西昌戰役之後,至少在六年後的民主改革深入到奴隸山寨的時候,那些已被奴隸主轉賣了幾次,或是已生下幾個孩子的所謂的「女奴」雖然跳出了奴隸的火坑,但再也難以離開奴隸主為她們選擇的男奴配偶和與他們共同生下的孩子,她們中的大多數人也認了命,便永遠地「失蹤」留在了那兒的大山裡。

  直到新社會讓她們過上幸福生活後,她們也不願意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以及曾經的軍官丈夫和孩子的名字,更不願離開大山去尋找他們。原因是恐怕自己這段不堪的歷史會連累了前夫和孩子。就這樣,那些可憐的女兵與女眷也就心甘情願地「失蹤」在使她們傷痕纍纍的那個大山裡了。

  她們感謝共產黨、解放軍和工作隊,讓其逃離了苦海;憎恨奴隸社會和愚昧落後的奴隸制度,痛恨殘忍野蠻的奴隸主,也憎恨國民黨的無能。她們當中,有許多人的兩個乳頭都被性虐待狂者咬去「吃了葡萄」,早已乾癟的乳房上刻滿了牙痕。她們早已羞透了心,而且是死過無數次,並遭受了一切非人遭遇的人——女人。這也是她們不願透露親人姓名的主要原因之一。儘管她們還活著,但卻「真正」地「失蹤」了。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特殊的地域裡,西昌戰役中的一大批女兵及軍人家眷,分別以不同的方式「失蹤」在了大涼山那片神秘、而又時刻能喚起她們痛苦回憶的山石中。她們本是滿身珠光寶氣、享受著榮華富貴的官太太,抑或是嬌生慣養的軍官家的千金小姐,或是國民黨內有名有姓,心安理得吃著國家軍餉的驕傲軍花。也許在大逃亡之前,她們還做著各種去天堂台灣的美夢。然而,當新中國的號角吹響的時候,卻使其夢落月城,噩夢連連……不論是她們因哪種原由進入大山的,都再也出不來了——死了的,活著的,從此都「失蹤」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早被社會遺忘了。

  也許再過若干年後,她們的名字,或說是「娃子」,連同軀體一起都風化在了大山裡,那將是一個永不為人所知的未解之迷。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