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最大規模的面子工程:外國人來隋都吃飯免費 | 陽光歷史

 

A-A+

隋朝最大規模的面子工程:外國人來隋都吃飯免費

2016年03月08日 野史秘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12 次

  隋煬帝干了很多富有爭議的事情,最出名的莫過於開鑿大運河。

  在古今很多人眼中,開鑿大運河無疑是隋煬帝的專利。其實,有隋一代,最先想到開鑿運河的是老楊,最先落實為行動的也是他。

  開皇四年,隋文帝見「渭水大小無常,流淺沙深,常阻塞漕運」,就命人「自大興城西北引渭水,略循漢代漕渠故道而東,至潼關入黃河」,開鑿了一條「長三百餘里」的水渠。因為這條渠經過了渭口的廣通倉,所以定名為廣通渠。

  在開鑿之前,朝廷內外也有不同的聲音存在。然而,真等到渠鑿成了,大家都看到了好處,也都嘗到了甜頭。「自此漕運通利,關中賴之,故又稱富民渠」。一時間,朝野上下對老楊交口稱讚,鳥生魚湯地誇了個遍。

  當時還是晉王的沸羊羊楊廣看到父親羊村村長幹出了這樣的業績,心嚮往之。他不僅入了眼,而且入了耳、入了心。等到他當上了皇帝,就迫不及待地要入行了。

  由於人口激增,北方的糧食供給成了問題。政府報告顯示說是缺糧,但隋煬帝經過研究發現,缺糧只是個偽命題。糧食是夠的,問題是地區發展不平衡,南方米多人少,北方人多米少;偏偏陸路交通又不便,等南方的米運到,北方的人估計都餓死一茬兒了。所以,表面看來是缺糧,其實是缺交通。

  有木有解決辦法?當然有,陸路不便,咱走水路啊!可是,木有水路啊!簡單,建一條水路不就得了嘛!

  大業初年(公元605年),隋煬帝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要有渠。」於是就有了通濟渠。三年後,他又畫了一條線:「還要有渠。」又有了永濟渠。又過了兩年,隋煬帝又說了:「要有河」。這就有了江南河。大臣們湊過來一看,好嘛,成一條線了。這一條線就是享譽世界的大運河。

  一提到大運河,大家都會想到唐朝詩人皮日休的《汴河懷古》:「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教多。」其實,何止是唐朝人,今天的我們不一樣也賴著這千里通波嘛!

  這叫什麼?這叫功在後世。可是,如果我們問問生活在那個年頭的普通百姓,恐怕沒一個人說好。事兒是好事兒,可做事的方式不對,功在後世,罪卻在當代。

  開鑿大運河是前無古人的浩大工程,在那個年代只有動用巨大的人力才能辦到。開通濟渠時,隋煬帝無償征發「河南、淮北諸郡民,前後百餘萬」及「淮南民十餘萬」。等到永濟渠工程動工時,「發河北諸軍五百餘萬眾」尚且「丁男不供」,隋煬帝一拍腦門兒,把女人拉出來當男人使。

  通濟渠剛剛開好,隋煬帝就迫不及待地要去第二故鄉——江都(他曾在江都生活多年)轉轉。單是他乘坐的龍舟,就有近八十米之高,船上建有四層高的樓閣。隨行的船隻達六千艘,綿延近一百多公里,光縴夫就有八萬多人。方圓五百里以內「皆令獻食,極水陸珍奇」;吃不完,「將發之際,多棄埋之」。

  如此奢靡浪費,老百姓能樂意嘛!

  這還僅僅是大運河這一項工程。

  大業元年三月,洛陽新城工程破土動工,「每月役丁二百萬人」,第二年正月就竣工了。十個月的時間就建了一個相當於北京西城區那麼大的城。

  大業三年五月,「發河北十餘郡丁男鑿太行山」。愚公一瞅來了這麼多人,樂了,再一打聽,原來是這麼回事兒:皇帝要去并州,不想繞遠,So……

  僅僅過了兩個月,他又「敕發丁男百餘萬築長城」。老楊留給他的三大重臣——光祿大夫賀若弼、太常卿高熲和禮部尚書宇文弼——一致反對:陛下,別修了,歷史證明那玩意兒除了勞民傷財,關鍵時候能頂個鳥用?

  隋煬帝不聽,秦始皇能修,朕為啥不能修?僅用了二十天,工程完工。事後,高熲他們幾個私底下還在念叨這事兒。楊廣急眼了,以「誹謗朝政」為由將三人全部斬首,老癟犢子,再叨叨?第二年七月,又「發丁男二十餘萬築長城,自榆谷而東」。接著修,怎麼地?

  以上還僅僅是數得著的超大型工程,至於興修離宮別苑都算小事兒。東都要修顯仁宮,江都要修江都宮,晉陽要修晉陽宮,汾水要修汾陽宮,涿郡要修臨朔宮……這些行宮別苑都是一水兒的精裝修。

  從大業元年到大業六年,不到六年的時間,隋煬帝搞的工程數量超過了唐朝三百年的總和。唐朝沒搞大運河,他搞了;唐朝沒搞長城,他搞了;唐朝沒搞太行山,他也搞了。唐朝之所以沒搞這些工程,其實就是因為隋煬帝已經替他們搞好了。

  而這些大小工程都需要用到兩樣東西,人和錢。其實,錢也是從人身上來的。所以,各種不好最後都得由人民群眾來買單。讓你出錢又出力,漂亮媳婦娶回來了,入洞房的卻是隋煬帝,這事兒擱誰身上能高興?

  大業六年(公元610年)正月初一,東都宮門外爆發了一起小規模的群體性事件。一隊自稱彌勒佛的假僧侶,人數大約幾十人,搶奪衛兵武器,意圖衝擊政治中樞,未遂。此事雖小,但卻是《資治通鑒》記載的隋朝第一起民變,可謂後來隋末亂世之先聲。

  但隋煬帝並沒有重視,接著腦殘炫富,十四天後的元宵節,他盡集各國酋長及使者,「盛陳百戲」。參演藝人多達一萬八千人,「聲聞數十里,自昏達旦,燈火光燭天地。終月而罷,所費巨萬」。

  各國商賈要求在東都開展外貿。隋煬帝一口答應,並立即下令,要求全城商戶「整飾店肆,簷宇如一,盛設帷帳,珍貨充積,人物華盛」,連賣菜的都要鋪上龍鬚席。外商經過酒店飯館,店主必須得拉胳膊拽腿兒的請人家進來,餐畢不僅不收一文錢,還得拿出白雲大媽的架勢,高喊口號:「中國豐饒,酒食例不取直。」

  不曉得是不是連大隋的小姐們都得免費「招待「外賓?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