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十五歲就臨朝聽政的美女皇太后是誰? | 陽光歷史

 

A-A+

揭秘:二十五歲就臨朝聽政的美女皇太后是誰?

2016年07月09日 后宮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04 次

  導讀:少子劉隆此時才生下一百天,還在宮外寄養,當下抱入宮裡立為天子,是為殤帝。鄧綏以皇太后的身份臨朝聽政,當時她年僅二十五歲。

  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鄧綏是東漢護羌校尉鄧訓的女兒,前太傅高密侯鄧禹的孫女,她的母親陰氏是光烈皇后陰麗華的侄女。鄧綏五歲時已知書達禮。年邁的祖母對鄧綏很是鍾愛,一次親自為她剪髮,因年高目昏,剪刀誤傷到她的前額,血頓時就淌下來。鄧綏卻忍痛不說,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直到剪髮完畢,旁人見她額上流血,驚問她為何忍耐不說。鄧綏答說:「不是不知痛,實在因為太夫人是因為喜歡我才給我剪髮,如果喊痛,轉傷老人初意,所以只好隱忍!」五歲的幼女,就能體貼別人至此。

  鄧綏六歲時便能寫篆書,十二歲時可以背誦和講解《詩經》及《論語》,她經常提一些很難的問題請教兄長們,而諸兄長也答不出來。鄧綏志在典籍,不問當時女子應熟悉的居家之事。母親陰氏委婉地勸她說:「你不學女紅針黹,專心文學,難道想做女博士麼?」聰明的鄧綏體會母親的意思,於是白天學習女紅,夜裡讀典籍,家人戲稱她為「諸生」。父親鄧訓對她也另眼相看,事無大小,都聽聽她的意見。

  鄧綏十三歲時,其父因病去世。當時漢和帝劉肇漸漸長大,到了大婚的年齡。後宮裡面已選入數人,其中前執金吾陰識的曾孫女入宮最早。陰識是漢光武帝皇后陰麗華的兄長,外戚陰家是東漢的名門望族。陰女年少聰慧,知書識字,善解人意,面貌也極為秀美動人,因此一選入掖庭,即被和帝寵幸,受封為貴人,永元八年再立為皇后。鄧綏與陰後同時入選,門閥不亞於陰家,姿色卻比陰後更美。但鄧綏因守喪而暫時不能入宮。

  她日夜哭念父親,三年不吃鹽菜,以致姿容憔悴得別人都認不出。鄧綏曾幾次夢見自己用手捫天,還仰起頭,舐飲著青天上的石鐘乳。醒後與家人說,家人都覺得奇怪,便問占夢者主何預兆,占夢者說上古時堯帝也曾夢見過登天,夏帝成湯也曾夢中仰頭吮天,這是帝王的吉夢。當他看見鄧綏的長相時,不由得極口誇獎,說那是成湯之相,吉不可言,只可惜是個女孩。家人聽說後,都私相慶賀,不過對外未敢明言。太傅鄧禹在世時,常自歎說:「我統兵百萬,未曾妄殺一人,後世鄧氏家族必興!」鄧綏的叔父鄧陔也說:「我聽說活千人者,子孫有封,兄長鄧訓生前修石臼河,每年不知保全了多少河工的性命,天道若有知,鄧家陰德所積,必有後福。」

  六千粉黛皆失色

  三年後守孝期滿,鄧綏除去了喪服,日常生活漸漸走向正軌。這時她十六歲,出落得越發明艷不可方物,她性格嫻靜,身材修長,肌膚若雪,秀骨姍姍,絕異於眾,見過她的人皆疑為仙女。宮中再一次將她選入,六千後宮粉黛,一時間被鄧綏比得失去了顏色。

  鄧綏十三歲時,其父因病去世。當時漢和帝劉肇漸漸長大,到了大婚的年齡。後宮裡面已選入數人,其中前執金吾陰識的曾孫女入宮最早。陰識是漢光武帝皇后陰麗華的兄長,外戚陰家是東漢的名門望族。陰女年少聰慧,知書識字,善解人意,面貌也極為秀美動人,因此一選入掖庭,即被和帝寵幸,受封為貴人,永元八年再立為皇后。鄧綏與陰後同時入選,門閥不亞於陰家,姿色卻比陰後更美。但鄧綏因守喪而暫時不能入宮。

  她日夜哭念父親,三年不吃鹽菜,以致姿容憔悴得別人都認不出。鄧綏曾幾次夢見自己用手捫天,還仰起頭,舐飲著青天上的石鐘乳。醒後與家人說,家人都覺得奇怪,便問占夢者主何預兆,占夢者說上古時堯帝也曾夢見過登天,夏帝成湯也曾夢中仰頭吮天,這是帝王的吉夢。當他看見鄧綏的長相時,不由得極口誇獎,說那是成湯之相,吉不可言,只可惜是個女孩。家人聽說後,都私相慶賀,不過對外未敢明言。太傅鄧禹在世時,常自歎說:「我統兵百萬,未曾妄殺一人,後世鄧氏家族必興!」鄧綏的叔父鄧陔也說:「我聽說活千人者,子孫有封,兄長鄧訓生前修石臼河,每年不知保全了多少河工的性命,天道若有知,鄧家陰德所積,必有後福。」

  六千粉黛皆失色

  三年後守孝期滿,鄧綏除去了喪服,日常生活漸漸走向正軌。這時她十六歲,出落得越發明艷不可方物,她性格嫻靜,身材修長,肌膚若雪,秀骨姍姍,絕異於眾,見過她的人皆疑為仙女。宮中再一次將她選入,六千後宮粉黛,一時間被鄧綏比得失去了顏色。

  和帝年輕好色,一見鄧綏的姿容,早已三魂被勾去了七魄,當晚即共入寢室,帳幃內魚水偕歡,嬌羞之態別有風情,兩人如膠似漆,片刻不忍分離。第二天鄧綏就被冊封為貴妃。

  然而鄧綏並不恃寵而驕,為人處世謹慎依舊,舉動皆有法度。她平時進謁陰後,必定小心伺候,謙損自抑,如履薄冰。對與她地位相等的嬪妃都很謙遜照顧,就是對侍女隸役,也都沒有一點架子。因此宮裡的人對鄧綏都有好感,只有皇后陰氏一個人因嫉妒而暗中將她視為仇敵。

  並不恃寵而驕

  鄧綏偶然患了感冒,病情越來越重,和帝忙令鄧氏家屬前來探望,並且破例允許他們自由往來,不限時日。鄧綏卻屢次勸諫和帝說:「宮禁至重,而使外捨久在內省,上令陛下有幸私之譏,下使賤妾獲不知足之謗。上下交損,誠不願也!」和帝不禁讚歎說:「他人以得見親屬為榮,今貴人反以為憂,深自抑損,真是難得啊!」由此和帝對她越加寵幸,甚至超過了正宮的陰後。

  不久鄧綏病好,並不因和帝的寵幸而有所矜張。每當六宮宴會的時候,諸嬪妃都攀比修飾,簪珥光彩照人,衣衫鮮明一新,只有鄧綏淡妝淺抹,卻自有高雅的氣質。她平時穿的衣服,若偶爾與陰後同一種顏色,便立刻換掉;有時與陰後同時進見和帝,她不敢與陰後並行,只是在側面坐下。每次和帝有所問,她必定等陰後先說完才簡短地開口,不敢與陰後同時說話。和帝認為鄧綏勞心曲體,便歎息說:「如此謹慎用心,修德之勞,實在是太難為她。」

  陰後不能生育,鄧綏也久未懷孕,後宮雖間或有生子的嬪妃,但孩子皆早早夭殤。鄧綏雖獨佔和帝枕席,但為了和帝有子嗣,她屢次謊稱自己有病,讓和帝去其他嬪妃那裡過夜。陰後對鄧綏妒恨日深,她的外祖母鄧朱常出入宮掖,陰後悄悄與鄧朱計議,讓巫祝咒死鄧綏以洩恨。

  陰後被廢

  不料和帝忽然抱病垂危,陰後私下恚恨地對左右說:「我若得志,不使鄧氏再有遺類!」宮人多對鄧綏心存好感,於是將陰後的密語轉告給她,鄧綏流淚說:「我竭誠盡心侍奉皇后,卻是這樣的結局,不如先自引裁,上可報帝恩,中亦解宗族之禍,下不致為人彘,雖死也得瞑目了!」(人彘就是漢初戚夫人被呂後砍掉四肢之事)說著,她便欲喝毒藥自盡。當時一個宮女趙玉在旁,慌忙攔住,且哄她說和帝病已快痊癒,鄧綏這才打消了自殺的念頭。不久和帝果然漸漸好了,陰後的密言也傳入和帝耳中,於是他愈加憎惡陰後。

  和帝察覺到陰皇后妒恨鄧綏,便隨時加以提防。永元十四年,有人告發陰後與外祖母鄧朱暗行巫蠱,私下咒詛宮廷。和帝令逮捕鄧朱以及她的兩個兒子鄧奉、鄧毅,陰後弟陰軼、陰輔、陰敞,嚴刑拷訊之下,承認了巫蠱咒詛之事。和帝早已與陰後不和,見此再不願顧及舊情,立刻便廢去皇后陰氏,令她徙居桐宮。陰後無法只得繳出璽綬,幽居於寂寞的冷宮。不久其父陰綱畏罪喝毒藥自盡,她的弟弟陰輔死在獄中,外祖母鄧朱也受刑過重斃命。家屬多被流放日南比景縣荒蠻之地,只剩了陰後淒惶孤冷,每日只知以淚洗面,過不多時愁病而死。和帝以一口棺木將陰後草草收殮,當天抬出宮外,葬在荒野裡。

  鄧綏起初聽說陰後被廢,曾上書勸阻。群臣請續立皇后,和帝說:「皇后之尊,與朕同體,承宗廟,母天下,豈易哉!唯鄧貴人德冠後廷,乃可當之!」這些話被鄧綏聽到,連忙上書辭謝,讓與後位於周、馮等嬪妃,但和帝最終冊立了鄧綏為皇后。當時地方的貢物,競求珍麗奢侈,鄧綏做了皇后,禁絕地方的貢物,每年只供紙墨而已。和帝每次欲想封爵鄧氏家族,鄧綏便哀請謙讓,因此她的兄長鄧騭始終僅是一個虎賁中郎將的小官。

  鄧綏臨朝聽政 年僅二十五

  三年以後,和帝身體不適,病情逐日沉重,最後因病去世,只有二十七歲。當時儲君未立,後宮生子多早殤。宮中被視為凶地,遇有嬪妃生育,就讓乳媼將生下的孩子抱出宮外寄養於民間。和帝死後,群臣還不知道皇子的下落,帝位的繼承成了問題。鄧後知道後宮生的孩子,遺存有兩個,長子劉勝天生殘疾,智力低下,不便迎立。少子劉隆此時才生下一百天,還在宮外寄養,當下抱入宮裡立為天子,是為殤帝。鄧綏以皇太后的身份臨朝聽政,當時她年僅二十五歲。

  鄧後接連下詔大赦天下,又削減宮內日常的費用,她自己朝晚只一肉一飯。郡國進貢的東西全部減半,賣掉上林苑所養的鷹犬。後宮多餘的侍女,以及宗戚因獲罪而淪落為官婢的一律出宮婚嫁。這一年連月下雨,許多郡國患了水災,鄧後就減免租稅,各處祭祀全部罷免。

  兩年後的秋天,殤帝因感冒風寒而倉猝夭折,年僅兩歲。鄧後與兄長車騎將軍鄧騭在禁中商定立清河王的兒子劉祜為帝,是為安帝。安帝才十三歲,不能親政,仍由鄧太后臨朝聽制。

  鄧綏施行仁政

  元興二年夏,京師大旱,不見一點雨。鄧後親自去洛陽寺審察冤獄。有個死囚因被誣殺人屈打成招,見到鄧後,他畏懼官吏不敢喊冤,鄧後即將離去,那個囚犯舉頭想說又不敢說。鄧後便詳細問他所犯之罪,於是為他昭了雪,並立刻將洛陽令下獄抵罪。結果,她的車駕還未回到皇宮,天上就下起了大雨,百姓們說這是鄧太后的賢仁感動了上蒼。

  光陰恍惚易過,轉眼安帝已二十二歲,才冊立貴妃閻氏為皇后。元初七年,立皇子劉保為太子。劉保為後宮李氏所生,安帝本想立李氏為後,因閻氏與鄧後戚誼相關,只好讓她做了皇后。閻後素性妒忌,將李氏用毒酒鴆死,只留下了劉保。因鄧後的關係,誰也不敢追問。安帝想等閻後生下男孩後立為太子,但閻後肚子不爭氣,五六年都沒有動靜。無奈只好立劉保為太子。

  鄧後向來對鄧氏家族子弟訓誡較嚴,但這時聲勢已是顯耀天下,宮廷內外都對鄧家子弟曲意趨承。安帝年齡也漸漸大了,鄧太后卻沒有還政的意思。司空周章多次上書,要鄧後將政權交還安帝,鄧後置之不理。於是周章便聯絡親信謀變,但事情洩露,周章畏罪自殺。自此鄧後提高了警惕,臣下的奏疏中,凡有提到要她歸政者,便嚴加懲處。郎中杜根,上書請鄧後歸政。

  鄧後大怒,令將杜根裝在大布袋子裡用杖打死,然後棄屍城外。杜根命大未死,漸漸復甦,但他仍然裝死僵臥,直到三天後眼眶中生了蛆,檢查的人完全放心離去,他才逃奔宜城山中,隱姓埋名以避難。平原郡吏成翊世也奏請太后歸政,被坐罪系獄。越騎校尉鄧康,屢勸太后恬退深宮,鄧太后不從,鄧康托病不朝。太后心中不悅,便派侍婢女去探視,婢女由康家選入宮中,已服侍太后多年,當時老年的內侍,多稱中大人,所以侍婢奉命看望鄧康,通名時以中大人自稱。鄧康召侍婢入內,厲聲呵叱:「你出自我家,敢自稱中大人麼?」侍婢無端受辱,回宮便說鄧康心存怨望,詐稱有疾。鄧太后不禁大怒,將鄧康罷免官職,削絕屬籍。

  鄧後向來對鄧氏家族子弟訓誡較嚴,但這時聲勢已是顯耀天下,宮廷內外都對鄧家子弟曲意趨承。安帝年齡也漸漸大了,鄧太后卻沒有還政的意思。司空周章多次上書,要鄧後將政權交還安帝,鄧後置之不理。於是周章便聯絡親信謀變,但事情洩露,周章畏罪自殺。自此鄧後提高了警惕,臣下的奏疏中,凡有提到要她歸政者,便嚴加懲處。郎中杜根,上書請鄧後歸政。

  鄧後大怒,令將杜根裝在大布袋子裡用杖打死,然後棄屍城外。杜根命大未死,漸漸復甦,但他仍然裝死僵臥,直到三天後眼眶中生了蛆,檢查的人完全放心離去,他才逃奔宜城山中,隱姓埋名以避難。平原郡吏成翊世也奏請太后歸政,被坐罪系獄。越騎校尉鄧康,屢勸太后恬退深宮,鄧太后不從,鄧康托病不朝。太后心中不悅,便派侍婢女去探視,婢女由康家選入宮中,已服侍太后多年,當時老年的內侍,多稱中大人,所以侍婢奉命看望鄧康,通名時以中大人自稱。鄧康召侍婢入內,厲聲呵叱:「你出自我家,敢自稱中大人麼?」侍婢無端受辱,回宮便說鄧康心存怨望,詐稱有疾。鄧太后不禁大怒,將鄧康罷免官職,削絕屬籍。

  鄧綏病重

  永寧二年二月,鄧後身體不適,竟至吐血,可她還勉強起床,乘輦出殿視朝。到了春天三月,鄧太后病勢日重一日,不久去世,時年四十一歲,臨朝聽制有二十年。鄧綏死後,安帝才得以親政。尊謚鄧綏為和熹皇后,與和帝合葬在慎陵。

  安帝小時候很聰明,因此鄧太后立他為帝。等安帝長大後,反而沒有了幼年時的機警,與鄧太后漸漸有了隔閡。安帝的乳母王聖見鄧後久不歸政,懷疑鄧後有廢置安帝的意圖。如今鄧後去世,乳母王聖向安帝誣告說:「鄧後在日,暗中與鄧悝、鄧弘、鄧及尚書鄧訪欲謀害陛下,立平原王劉德為君。臣等欲告陛下,奈其貴寵,禁不敢言。願陛下聖明詳察,遠斥奸臣,以為後世法。」安帝大怒,傳旨收捕鄧悝、鄧弘、鄧的兒子(他們三個已經去世了),以大逆不道罪撤官為民,並迫令自殺,家屬流徙遠方。

  接著鄧騭被罷官,資財田宅全部充公,鄧騭和兒子鄧鳳絕食而死。鄧騭的從弟河南尹鄧豹、舞陽侯鄧遵、鄧暢都畏罪自殺。鄧氏子弟被迫自殺的有七人。自從鄧綏臨朝聽制以來,連年遭遇水旱,少數民族入侵,國內盜賊蜂起,政局幾乎搖搖欲墜。多虧鄧綏知人善任,她每次聽到百姓飢餓流亡便通宵不眠,自己的衣飾飲食能減就減,因此漢政權得以渡過難關。

  鄧綏平時同情體諒他人,廢後陰氏的家屬被和帝流放。鄧綏將他們全部赦歸,還賜給資財五百萬。只是她臨朝日久,不肯還政於安帝,致使家族終不免悲劇的下場。鄧後一死,安帝親政,東漢局勢便急轉直下,進入宦官專權的末路。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