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洪秀全手下的太平天國名將到底是些什麼人 | 陽光歷史

 

A-A+

揭秘:洪秀全手下的太平天國名將到底是些什麼人

2014年12月22日 中外名將盤點, 人物簡介 暫無評論 閱讀 306 次

  導讀:1851年9月,太平軍奪取了他們的第一座城池永安州城(今蒙山縣)。在此停留的7個月裡,洪秀全完成了一系列的軍政建設,還封了5個王。東王楊秀清是個燒炭的山民;西王蕭朝貴是自耕農;南王馮雲山和洪秀全一樣,在鄉下讀過幾年私塾,可以算小知識分子;北王韋昌輝有幾家店舖和大片田地,翼王石達開出身於富貴之家,這兩人可以算士紳或地主。

  他們的出身不盡相同,學識有限倒算是共同點。據說,太平軍圍攻長沙時,左宗棠曾去拜見洪秀全,獻攻守建國之策,並勸天王尊崇儒教,放棄拜上帝會。因洪秀全不以為然,左某悄然離去,成為湘軍中平定太平天國的重要人物之一。忠王李秀成日後的自供詞一語破的:「天王不用讀書人。」

  知識分子常有自己的想法,頭腦不容易改造,自不能輕易信任。書生文士在天朝是不可能得志的。太平軍視為至寶的是孩子。每攻陷一座城市、路過一個鄉村,必定竭盡可能把他們帶走。孩子最天真無邪,加以訓練,將來就可以成為死士。天朝晚期的將領,許多都是被帶上路的孩子,例如英王陳玉成。


  至於普通將士,大多出身於苦寒之家。除了廣西山民,「所據之地,男子一律『隨營』,先動以甘言,再施以威劫。所謂甘言,即傳集百姓聽『講道理』,如有不從,定斬不留。」——史家郭廷以總結。湘軍的張德堅在《賊情匯纂》中記錄,太平軍擄人常常要「看手相」:如果掌心紅潤,手指上沒有老繭,「恆指為妖」。反之,「挖煤開礦人、沿江縴夫、船戶、碼頭挑腳、轎夫、鐵木匠作、艱苦手藝,皆終歲勤勞,未嘗溫飽,被擄服役,賊必善遇之。」

  清末革命團體光復會創始人之一陶成章認為,太平軍有中國民間秘密會社色彩。「非盡本於耶穌,而實有根於洪門之舊規而然也。」洪門又稱天地會。為了壯大其隊伍,太平軍曾大量收納會眾,尤其是天地會黨徒。不過洪秀全並不認同其「反清復明」的宗旨,「此種主張在康熙年間該會初創時,果然不錯的;但如今已過去二百年,我們可以仍說反清,但不可再說復明瞭。……如我們可以恢復漢族山河,當開創新朝。」

  太平軍號稱平等,其實分別心甚重。入上帝會的稱為兄弟。來自廣西的稱為「老兄弟」,享特殊待遇,後入會的稱為新兄弟,一般百姓則一律稱為「外小」。天王許諾「兄弟」們:「上到小天堂,凡一概同打江山功勳等臣,大則封丞相、檢點、指揮、將軍、侍衛,至小亦軍帥職,累代世襲,龍袍角帶在天朝。」按太平天國軍制,每軍置軍帥一,下轄一萬三千多人。「凡是拜上帝之家,房屋俱要放火燒了。寒家無食,故而從他。鄉下之人,不知遠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頭,後又有追兵。」他們走上的是一條不歸路。

  錢穆先生曾分析說:「農民騷動的主因,必由於吏治的不良,再促成之以饑荒。在官逼民反的實況下,回憶到民族的舊恨。這是清中葉以後變亂的共通現象。」「因一時一地的饑荒而激動變亂,要想乘機擴大延長,勢必採用一種流動的恐怖政策,裹脅良民,使他們無產可依,只有追隨著變亂的勢力;這便是所謂『流寇』。這一種變亂,騷擾區域愈大,虐殺愈烈,則裹脅愈多。」「饑荒可以促動農民,卻不能把農民組織起來,要臨時組織農民,便常賴於宗教。」「用邪教的煽惑起事,用流動的騷擾展開,這是安靜散漫的農民所以能走上長期叛變的兩條路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