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校園鬼故事:可以借你的臉用一用嗎 | 陽光歷史

 

A-A+

[圖文]校園鬼故事:可以借你的臉用一用嗎

2015年01月13日 真實恐怖事件 暫無評論 閱讀 101 次


 


  設計院的資料室新來一個女大學生,叫小薇。


  資料室原本是三個人,現在多了小薇,是四個人了。除了小薇外,資料室裡還有一個女孩子,叫小麗,在這裡工作剛滿一年。巧的是,小薇正好也和小麗同住一個宿舍。


  資料室的另外兩個人是中年婦女,小薇和小麗叫她倆張大姐和劉大姐。


  資料室的隔壁是檔案室,檔案室的小靜是小薇的學姐,也來了有兩年了。因為是一個學校的,小薇和小靜很快成了好朋友。


  小麗和小薇在一起工作,又住在同一個宿舍,關係也還不錯。她們的宿舍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小麗先來的,當然住的是大房間,小薇就住在小的房間裡。客廳裡有電視,是共用的,小麗每晚坐在廳裡把電視從頭看到尾,小薇卻很少看電視,偶爾看一看,也是看著小麗把電視調來調去,從不做聲。


  小靜、小麗和小薇的關係都不錯,但是小靜和小麗她們倆人卻只有見面點頭的關係。


  小薇長得非常漂亮。


  在大學的時候,小薇就是男孩子追求的對象,現在,設計院中沒有成家的那幫單身漢,有事沒事就往資料室鑽。甚至有膽大的,還偷偷在小薇的宿舍門口放鮮花。但是小薇生性內向,不愛說話,見了男孩子更是低頭不語了。時間久了,那幫單身漢都覺得小薇不易接近,慢慢就少來追她了。


  其實,小薇不願意太接近那幫單身漢,她怕談戀愛,這裡還有其他的原因。這是個秘密,這個秘密卻只有小靜才知道:小薇小的時候被燙傷過,她的右肩一直到右胸的乳房,有一大片燙傷的痕跡。小薇為此有些自卑。


  能到設計院來工作,小薇覺得真是很幸運了。這裡工資又高,工作又穩定,環境也很好,雖然遠離自己的家鄉,小薇也不介意。


  小薇每天早早來到辦公室,掃掃地,打瓶開水,常常把自己分內的事做完後還幫著其他人做事。


  資料室裡的兩個大姐可喜歡小薇了。


  一天,資料室的張大姐和劉大姐閒得沒事,東家長西家短地在聊天,說著說著不知怎麼就說到了小薇。


  張大姐說:「小薇呀,長得漂亮,人又勤快,以後誰娶了她,可真是福氣!」


  劉大姐也不由得接口說:「就是!哎,哪像有些人,人又懶又潑不說,還那麼醜,以後誰瞎眼找了她,可就……」劉大姐話還沒說完,張大姐就點了點她的背後,劉大姐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後邊的小麗,閉了口不再說了。


  小麗把倆人的議論聽得一清二楚,她知道劉大姐說的「有的人」是指她,不由狠狠地用筆在紙上畫著,眼中閃過一道怨毒的光。


  小麗的身材和小薇差不多,也是高挑挑的,甚至比小薇還要豐滿一點,只是一張臉卻長得難看,見了的人沒有敢說恭維的話的。小麗一直最恨別人說她醜,何況還拿身邊的人和她來做比較? 自從到設計院上班後,小薇覺得自己的生活習慣有些改變。


  以前她在學校裡,雖然晚上不出去玩,也是很晚睡覺的,因為她常常抱著書看到深夜。現在她覺得自己好像成了瞌睡蟲,每天很早就睡覺,借來的書都做枕頭了。特別是有些週末的晚上,她一吃完飯就想睡覺,而且頭一碰到枕頭人就睡著了。


  一次,小薇向小靜說起她的瞌睡,小靜不由得笑她:「你一定是瞌睡鬼投胎的!」


  小薇卻笑不出來。她心裡一直都有一種很怪異的感覺,但是一時之間她卻說不上來,也不知道該不該對小靜說。


  這個週末,小薇像以往一樣,一放下飯碗就覺得困。她不想那麼早就睡覺,於是走到客廳裡去看電視。吃完飯的小麗也在客廳看電視,小薇坐在小麗邊上。


  不知過了多久,小薇覺得有人在推她,睜眼一看,是小麗。


  「去房間裡睡吧,小心著涼。」原來小薇在客廳裡睡著了。


  小薇迷迷糊糊地走進自己的房間,往床上一躺。她在黑暗中勉力地睜著雙眼,她覺得自己的瞌睡真是很奇怪,可是她想不出道理來,只有和瞌睡做著抗爭。終於她還是沒有抗過瞌睡的侵襲,眼皮一點一點重起來,不一會兒就睡去了。


  一陣寒意襲來,小薇不由得醒來。她突然看見她的床前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正用手對著她的臉,雙手用力在抓著,彷彿要在空氣中抓下一些什麼似的!


  小薇感覺好恐怖,她卻渾身無力,也發不出聲音。


  她看見她床前的那個人,忽然之間手裡多了一個什麼東西,像是一個面具或相似的什麼似的。那個人把手裡的東西向著她自己的面上貼去,貼上之後,還用手輕輕在臉上按了一按。然後那個人就轉身向外走去。


  在那一瞬間,小薇忽然恐懼地發起抖來。在那個人轉身的那一剎那,就著從窗戶外邊射進來的燈光,小薇看見一張她非常熟悉的臉!


  那正是她每天對著鏡子時都可以看到的一張臉!她自己的臉!


  星期一上班的時候,資料室比平時都顯得熱鬧,不時有年輕的小伙子來找資料。


  小薇忙著幫他們查找資料。


  一個叫陳曉剛的小伙子進來查資料時,趁資料室的人不注意,偷偷地問小薇:「你上週五的晚上是不是去櫻吧跳舞了?」


  小薇愣了一下:「沒有啊,我是不會跳舞的。」


  「是不是啊?」陳曉剛一臉懷疑地看著小薇,「可是,小宋他們非說上週五在櫻吧跳舞時看見你了。」


  「看見我的魂了!」小薇笑著說,「那天晚上我好早就睡覺了呢!


  「啊?」陳曉剛打了個冷顫,「小宋說他還和你跳了支舞呢!」


  小薇也跟著打了個冷顫,她忽然想到週五晚上她夢中的一切,夢中那個和她長得一樣的人,用力地在她的臉上抓著什麼,那是怎麼回事呢?


  小薇一個人發了一會兒呆,陳曉剛什麼時候走的她也不知道。


  中午去食堂吃飯時,小薇看見陳曉剛和小宋他們幾個人在說著什麼,邊說還邊看小薇,小薇被弄得挺不自在。


  其中一個小薇叫不上名字的小伙子大聲地說:「是不是在單位裡扮純情啊?」


  小薇知道那是在說給自己聽的,不由臉上一紅,低著頭走了。


  晚上小薇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她怎麼也想不明白週五晚上那些事是不是做夢。


  小薇把這件事說給小靜聽,小靜不以為然地說:「一定是他們認錯人了,天下有長得像的人也不奇怪啊!」


  小薇想想也是,於是不再理那班無聊的年輕人了。


  小薇依舊是每天很早就睡覺了。


  又是一個週末。


  小薇又早早地睡覺了。


  夜裡,小薇覺得微微有點冷,她不由得拉了拉被角。就在那時候,小薇忽然看見她的窗戶前站著一個女人。


  窗外有燈光照進來。


  小薇揉了揉眼坐了起來,她在想她是不是還在做夢。


  小薇正在想著她是不是做夢的時候,窗口那個女孩轉過了頭來,她衝著小薇淡淡一笑,笑裡有種說不出的諷刺。


  小薇不由得尖叫了起來。


  小薇看見了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


  小薇覺得恐怖極了,她不知道有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怎麼會在半夜裡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裡。


  那女孩走到小薇的身邊,手裡拿著個鏡子,她把鏡子放在小薇的面前,小薇不由得尖叫起來。


  資料室的小麗瘋了。


  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小薇。


  小麗被送去了精神病院,資料室又分來了一個新畢業的女大學生。


  小薇已經不像剛來時那樣勤快和討人喜歡了,而且她不久就和設計院的那個帥哥小宋談戀愛了。


  小靜去了一趟精神病院看小麗,她喊小薇一起去,小薇好像很勉強才和她一起去。


  精神病院的醫生說小麗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但是她好像有些失憶,對自己的家人還有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


  小靜和小薇到病房去看小麗。


  小麗一見到小薇就撲了上來,她狠狠地用雙手掐住小薇的頸子,小薇被掐得臉色發青,邊上的小靜和醫生忙上前去拉小麗,但小麗雙手出奇地有力。


  後來醫生又叫來幾個男護士,才把小麗掐住小薇的手掰開。


  小麗還不停地掙扎。


  一個男護士在掰小麗的手時,一不小心把小麗的衣袖扯爛了,小靜驚奇地看到小麗的右肩上有一片燙傷的痕跡。


  小靜看看穿著吊帶裙的小薇,小薇的右臂上一片光滑。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