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美國交通攝像頭引發安全爭議 | 陽光歷史

 

A-A+

[圖文]美國交通攝像頭引發安全爭議

2016年01月03日 科學探秘-長篇 暫無評論 閱讀 207 次

去年11月,伊利諾伊州紹姆堡鎮(Schaumburg)在Woodfield購物廣場安裝了一個攝像頭錄下闖紅燈的車輛,然後利用腳本作為發傳票的依據。結果令人震驚。僅僅三個月的時間,該鎮開出的罰單就達到了100萬美元。


但是,被執法人員──他們主要誘捕那些右轉彎之前遭遇紅燈、但卻沒有完全停下來的車輛──逮到的司機們異常憤怒。許多人揚言說,除非攝像頭被拆除,否則就不會再去Woodfield購物廣場。今年1月份,紹姆堡鎮決定不再監控十字路口右轉彎的車輛。


一度還是個稀罕物,如今交通攝像頭已在全美大行其道。它們不僅僅只是捕捉闖紅燈的司機。最新的科技還包括可以監控高速公路的攝像頭,能夠現場抓住超速者,以及紅外線牌照讀取機──能夠捉住經常違反罰單和稅單的司機。






車輛行駛在通往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公路上,此處設有超速監控攝像頭。攝像頭會測量過往機動車的速度,然後拍下車牌,以便市政相關部門向超速司機郵寄罰單。


許多司機指控執法當局使用間諜戰術誘捕毫無疑慮的公民,他們開始還擊,其使用的工具從鶴嘴鋤到妨礙攝像頭工作的聖誕老人等,應有盡有。他們針對執法部門的監控發起了一場特殊的科技戰,其手段已經超越了常見的雷達監測器和民用波段收音機,而是使用噴霧劑把駕駛牌照弄得模糊不清,在互聯網上公開攝像頭的位置圖並提供五花八門的反擊策略等等。


市政府和州政府都表示,交通攝像頭有助於提高安全意識,它們還可以在經濟緊張時期帶來額外的收入,可謂一舉兩得。但是,批評人士援引有關研究結果表示,交通攝像頭實際上會導致更多的追尾事故,原因是司機在看到提醒他們附近有攝像頭的標識後通常會緊急剎車。其他人對此感到憤怒則是因為,這些攝像頭大多由贏利性企業運營,每個攝像頭每月通常會給他們帶來大約5,000美元的收入。


亞利桑那州皮奧裡亞的電氣工程師瑞恩·丹克(Ryan Denke)表示,我們是把執法的權力放在了第三方的手中。他已經發起了一個名為Photoradarscam.com的網站來抗議州政府部署的超速攝像頭。丹克先生說,他尚未因為這些攝像頭而收到罰單。


對交通攝像頭的抗議並不新鮮,但是隨著政府試圖增加攝像頭的數量,它們似乎也在日囂塵上。供應商估計,目前美國境內大概有超過3,000個針對闖紅燈和超速行為的攝像頭,比一年前的2,500台有所增加。美國公路安全保險協會(The Insurance Institute for Highway Safety)表示,截至去年末,美國有345個地區在使用紅燈攝像頭,而2007年和2006年,這個數字分別為243和155個。


亞利桑那州的交通攝像頭供應商American Traffic Solutions Inc.最近表示,該公司已經安裝了其第1,000台攝像頭,並獲得了在140個城鎮安裝500台攝像頭的合約。其競爭對手Redflex Holdings Ltd.表示,截至2008年底,該公司已有1,494台攝像頭在21個州運行,並預計到今年年底,這個數字將超過1,700台。


市政當局正在佈署越來越聰明的「陷阱」。上個月,為了收回欠稅,康涅狄格州新不列顛(New Britain)市議會批准購買一台價值17,000美元、名為「車牌獵手」(Plate Hunter)的紅外線攝像頭。只要安裝在警車上,紅外線攝像頭就可以自動讀取每輛路過車輛的牌照,一旦車主沒有繳納交通罰單或者拖欠車輛稅,紅外線攝像頭還會提示執法警官。這樣,警方就可以讓此類車輛靠邊停車並扣押下來。


新不列顛市的這個舉措也是受到了鄰近的紐哈芬市(New Haven)的啟發。去年,紐哈芬市安裝了四台交通攝像頭,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就有280萬美元入帳。紐哈芬市還把牌照讀取機安裝在了拖車上。它們現在在大街小巷搜尋尚未付停車費或者車輛財產稅的司機的汽車。紐哈芬市稅務局庫提切羅(C.J. Cuticello)表示,去年,該市車輛稅的繳納率為91%,比起使用這項技術之前的77%-79%的水平大大提高。




 

 

   密西西比州傑克遜一個十字路口提醒司機,此路口設有攝像頭,可能會拍下違反交通規則的行為。


這一切並非一帆風順。庫提切羅先生回憶說,有一次他試圖把一位欠款536美元的女士的汽車拖走,那位女士把他擊倒後,跳入車內,疾馳而去。後來,這位女士因肇事逃逸而被捕。


市政當局大多堅稱,雖然收入是交通違規傳訊的一項不錯的副產品,但是法律的本意旨在改善公共安全和減少交通事故。


不過,上個月出版的《法律和經濟學刊》(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的一項研究表示,正如許多駕駛人員長期以來懷疑的那樣,政府使用交通罰單作為獲得收入的一種方式。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的托馬斯·加勒特(Thomas Garrett)、小石城(Little Rock)阿肯色州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的加裡·瓦格納(Gary Wagner)對北卡來羅那州96個城鎮14年的交通罰單數據進行勒研究。他們發現,每當地方政府收入下降的時候,來年警方開出的罰單就會增加。北卡來羅那州警察長官協會(Association of Chiefs of Police)沒有回應記者尋求置評的電話。


紹姆堡鎮的托管人喬治·敦漢姆(George Dunham)表示,在購物廣場安裝紅燈攝像頭「和收入無關──沒人會相信,但事實的確如此。」另一方面,他表示,隨著燃油稅和銷售稅不斷下滑,拆除攝像頭對紹姆堡鎮1.7億美元的預算有很大的負面影響。


在高速公路上安裝攝像頭捕捉超速者的做法在歐洲已甚為普遍,但在美國才剛剛興起。去年6月份,亞利桑那州將在公路上安裝超速攝像頭的條款納入到預算議案中,並預計大約9,000萬美元的罰單將有助於平衡其整體預算。


11月份,州政府警方開始在鳳凰城(Phoenix)附近的公路上安裝交通攝像頭。12月份,一位巡警在格蘭岱爾市(Glendale)逮捕了一名正在使用鶴嘴鋤襲擊攝像頭的男子。還有一次,也是12月份,一群打扮成聖誕老人的男子繞著坦佩(Tempe),將包裝華麗的盒子放在了幾個交通攝像頭前面,阻礙其監控路況。他們還將自己的「英勇行為」上傳到了YouTube上,迄今為止瀏覽量已經超過222,000次。


亞利桑那州州眾議員山姆·克倫普(Sam Crump)已經推出一項旨在拆除交通攝像頭的議案,他表示,交通攝像頭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被批准的預算花招」。


與此同時,交通攝像頭還在不斷推出當中,自去年9月份以來,已經發出超過20萬張違規通知。它們會對超速11英里以上的車輛拍照,也會同時對駕駛司機拍照。


一些初創企業家則試圖幫助反對交通攝像頭的人士進行反擊。賓夕法尼亞州哈里斯堡(Harrisburg)的Phantom Plate Inc.的產品包括售價每罐29.99美元的Photoblocker噴霧劑,以及用於掩蓋牌照的塑膠薄膜Photoshield。兩種產品均承諾可以反射交通攝像頭的閃光,使拍出的照片無法清楚顯示牌照號碼。不過,加利福尼亞州通過了一項法律,禁止使用噴霧劑和牌照塗層,今年年初開始生效。


此外,Trapster.com提供一款免費的iPhone應用軟體,司機可以使用其手機將交通攝像頭或者超速陷阱標識在谷歌(Google)地圖上。新增攝像頭位置的信息被傳輸到Trapster的中央電腦上,然後再被加到地圖上。


其它反攝像頭的網站則建議司機收到被告知交通違規的郵件後,仔細檢查裡面的圖片。他們表示,如果面部影像比較模糊,司機通常可以在法庭上成功辯解警方並未獲得有關他們身份的正面確認資料。


有關研究在交通攝像頭是否真能改進公共安全的問題上結論不一。一些研究顯示,它們甚至可能增加追尾事故,原因是司機在看到攝像頭位置提示後,通常會緊急剎車。2005年聯邦公路管理局(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對六個城市紅燈攝像頭的研究得出結論稱,由於司機闖紅燈的次數減少,因此側面碰撞事故就會減少,這就抵消了更多追尾事故引發的成本增加。那麼,總體而言,交通攝像頭能夠帶來「一定的」經濟利益。


去年7月份,全美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發佈的交通事故原因調查發現,2%的交通事故是由於超速,2%是源於闖紅燈。其它幾大事故原因包括離道駕駛,疲憊駕駛,跨越中心車道線等等。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