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王國的九大歷史謎團:西夏究竟是被誰滅的? | 陽光歷史

 

A-A+

西夏王國的九大歷史謎團:西夏究竟是被誰滅的?

2015年12月27日 歷史謎團 暫無評論 閱讀 1,018 次

  導讀:西夏是中國歷史上由黨項人在中國西部建立的一個政權。唐朝中和元年(公元881年),拓跋思恭佔據夏州(今陝北地區的橫山縣),封定難節度使、夏國公,世代割據相襲。1038年,李元昊建國時便以夏為國號,稱「大夏」。又因其在西方,宋人稱之為「西夏」。下面就去瞭解一下吧。

  1、西夏立國時間有多久?

  自元昊1032年建都稱帝至最後一位皇帝目見1226年投降蒙古,西夏王國屹立了195年,其間共有10位皇帝臨朝聽政。西夏是以黨項羌人為統治民族建立起來的政權,與其他少數民族建立的政權相比,我們就會發現——西夏是歷時最長的!拓跋氏建立的北魏政權存在了171年,算得上是長的了。南北朝、五代十國時期的少數民族政權,或者幾年,或者幾十年,像走馬燈似的,都只能是歷史的匆匆過客。女真貴族建立的金朝,入主中原後,經歷了120年。元世祖建立的元朝,只有98年。如果把成吉思汗創建的蒙古汗國連在一起,總共才163年。

  2、黨項人的由來?

  西夏人不同於黨項人,因為西夏是一個黨項人居統治地位的多民族國家,國內不止有黨項人,也有漢人、吐蕃人、回鶻人等,例如皇帝秉常與干順時期的大小梁太后就是漢人。唐玄宗將他們安置在慶州(今甘肅慶陽一帶),並派兵駐守管轄。安史之亂爆發後,唐政府撤回了沿邊軍隊,於是吐蕃趁勢奪取了西域各地。黨項人沒有了唐王朝的保護,散居在鹽州和慶州一帶,由於與吐蕃鄰接,他們還經常和吐蕃一起聯合騷擾唐邊界。唐代宗時期,在郭子儀的建議下,代宗將黨項人遷到銀州與夏州一帶。通過這兩次大遷徙,黨項人終於得到了一個相對安定的環境,他們在此休養生息,力量不斷壯大,終於在兩百多年後建立了西夏政權。

  3、婦女能頂半邊天

  西夏有獨立的女兵部隊,叫「麻魁」,她們身體強壯,也與男兵一樣深入戰爭的第一線。同時期的北宋沒有女兵,但他們對西夏的女兵並不手軟,宋軍斬殺西夏女兵也可報軍功。西夏的幾位皇太后也特別能打。諒祚的母親沒藏太后曾多次指揮大的戰役,干順的母親梁太后也是一個能征善戰的女統帥。干順即位之初,北宋看到干順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童,以為可以一舉掃平西夏,於是率領十萬大軍,分五路浩浩蕩蕩進攻西夏。在梁太后的指揮下,西夏成功地將宋軍遏止在西夏統治中心以外。其實無論輸贏,這些皇后們身先士卒的勇氣都是可嘉的。

  4、愛到深處可以死

  黨項人的感情濃烈,他們表達愛情的方式也很激烈。當青年男女相愛到感情極深的時候,他們不是舉行婚禮,而是奇怪地跑到山上一齊自殺,認為這才是「男女之樂」。家裡人也不悲傷,把他們的屍體找到後,用彩綢包好,外層再用氈裹紮,殺牛設祭。然後立一個數丈高的木架,將二人的屍體放在上面,傳為飛昇上天。男女兩方家族在下面擊鼓飲酒,盡日而散。

  5、有仇必報

  黨項人愛得深,也恨得切,如果和別人結下了樑子,那這個仇是非報不可的。在大仇未報之前,他們蓬頭垢面,不穿鞋子不吃肉,表示不殺仇人就不過正常人的生活。但黨項社會有一種傳統習慣——不趁人之危。仇家如果有凶喪之事,就會停止攻伐。如果因為自己勢力弱小,不能報仇,就動員家中婦女到仇家去放火,焚燒對方的房屋。黨項人把與女人鬥毆視為不吉祥的徵兆,所以,仇家任婦女放火,而自己人都要躲避開。漢族有「有仇不報非丈夫」的俗語,西夏諺語裡說:「吃十袋美果也得報仇,有十個女兒不算有後」,意思大概一樣。

  6、不止是遊牧

  黨項人最初是個遊牧民族,但在隋唐時代與漢族融合之後,也學習漢族的農業種植技術,開始開鑿水渠,種植水稻、小麥、豆類等多種作物。據《宋史》記載,西夏大安七年,北宋五路大軍伐夏。十一月,大軍攻到靈州(今寧夏靈武市)城下,靈州城周全是冬灌後的稻田,一片泥濘。宋軍只好駐紮在田埂上。西夏軍決開水渠,水漫大宋軍營,宋軍凍死者不計其數,八萬七千宋軍潰散下來的只有一萬三千人。這足以說明西夏水稻的種植面積之大。西夏國內並沒有鐵礦,但其鑄劍水平卻在中原地區之上。夏國劍被譽為「天下第一劍」,在兵器中舉世無雙,連宋朝的皇帝都以佩戴西夏劍為榮。

  7、西夏被誰滅的?

  使西夏王國走向滅亡的是成吉思汗率領的蒙古鐵騎。自公元1203年至1226年,成吉思汗先後對西夏發動了六次進攻,且來勢一次比一次兇猛。西夏皇帝率領全國軍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保衛戰,最終因彈盡糧絕且遭遇強烈地震而無奈投降。蒙古鐵騎雖然最終攻破了西夏,但也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兵將死傷無數,成吉思汗本人也在伐夏過程中死去。所以蒙古兵佔領了西夏都城後,屠城以洩憤。而且元朝作為宋、遼、夏、金的後朝,僅修了《宋史》、《遼史》、《金史》,卻不給西夏修史,也可見仇恨之深。

  8、黨項人的歸宿

  黨項人在抗蒙戰爭中的殊死鬥爭令蒙古統治者心存餘悸,為了防止他們捲土重來,蒙古統治者下令將黨項人分散遷往各地,以分化他們的民族情感。於是,黨項人紛紛離開故土,流散各地。在與其他民族的共同生活中,黨項人被逐漸同化,融入其他民族之中。當然,民族消亡也並不是值得遺憾的事,他們本就來源於中華民族,現在百川歸海,又重新融入了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西夏滅亡後,有一支人數較多的黨項人為了躲避蒙古人的屠殺集體逃亡到這裡,定居下來。雖然相對獨立,但幾百年間,他們也已經被其他民族同化,他們並沒有本民族的文字,他們所說的羌語是否就是黨項人所說的語言,還有待進一步的證實。

  9、西夏文字

  西夏的開國皇帝元昊在建國之初請大臣野利仁榮創製了一套文字,用以記載黨項人自己的語言,元昊以國書的形式昭告全國,規定西夏國內的所有文件都要用西夏字書寫。在統治者的提倡下,西夏字得到了極大的繁榮與廣泛的使用。從使用的對象看,已經出土的西夏文物表明,西夏字不但被用在國家的藝文誥牒上,也用在普通老百姓之間所立的契約及私人信件上。從使用時間看,西夏字直到西夏滅亡五百年後的明朝中後期,還有黨項的後裔在使用。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