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皇帝夢為何83天破滅?袁世凱怎麼下台的 | 陽光歷史

 

A-A+

袁世凱皇帝夢為何83天破滅?袁世凱怎麼下台的

2017年01月05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376 次

 袁世凱,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因此人稱「袁項城」。袁世凱早年發跡於朝鮮,歸國後在天津小站訓練新軍。辛亥革命期間,袁世凱通電支持共和,逼迫清朝皇帝溥儀退位,以和平的方式推翻清朝,成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的寶座。1913年,他鎮壓二次革命,同年當選為首任中華民國大總統。1915年12月,袁世凱宣佈建立帝制,自稱皇帝,改國號為中華帝國,建元洪憲,史稱「洪憲帝制」。此舉遭到全國軍民的強烈反對,引發護國運動,袁世凱不得不在做了83天皇帝之後宣佈取消帝制。1916年6月6日因病不治而亡,歸葬於河南安陽。

  那麼,袁世凱是怎樣登上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的寶座的?又是怎樣復辟帝制的?他的皇帝夢為什麼僅僅過了83天就破滅了?華麗的皇帝龍袍為何轉眼之間變成為催命送終的壽衣了呢?

  1859年,中國正處於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袁世凱出生於河南項城的一個官僚世家。和大部分讀書子弟一樣,他也擺脫不了世俗的影響,功名利祿就是他的人生目標,可惜考了兩次科舉都沒中。不過,袁世凱的父親有一個好友名叫吳長慶,當時正擔任赫赫有名的淮軍統領,於是袁世凱立即找到了父親的這位好友。在吳長慶的通融下,袁世凱在「慶軍」的營務處當上了會辦。

  1882年朝鮮發生壬午軍亂,朝鮮高宗李熙之父興宣大院君李是應利用軍隊嘩變,成功奪權;朝鮮「事大黨」與大院君有隙,於是請求清廷出兵平亂。由於當時朝鮮與清朝有宗藩關係,吳長慶領兵前往鎮壓。於是袁世凱便跟隨吳長慶的部隊東渡朝鮮。這時候的袁世凱在清軍裡已經做出了一點小小的成績了,李鴻章奏舉袁世凱任駐漢城清軍總理營務處,會辦朝鮮防務。於是23歲的袁世凱便以「通商大臣暨朝鮮總督」身份駐藩屬國朝鮮,並以道員升用,加三品銜,協助朝鮮訓練新軍並控制稅務。而僅僅過了一年,1883年,就升為浙江溫處道。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的前夕,在朝鮮做了10年官的袁世凱回到了天津。第二年,清朝政府在甲午戰爭慘敗中認識到了新式陸軍的重要性,於是榮祿、李鴻藻奏派袁世凱到天津,擴練駐紮在天津小站的新建陸軍。正是這次任命,奠定了袁世凱一生事業的基礎。在這裡他培植了一批後來成為民國風雲人物的親信徐世昌、段祺瑞、馮國璋、王世珍、曹錕、張勳等。

  到達天津小站後,袁世凱積極行動起來。一天,張之洞到小站視察,他發現部隊中到處瀰漫著對袁世凱的個人迷信的氛圍,每個士兵都把袁世凱比作「衣食父母」,而且部隊的營房裡到處都掛著袁世凱的肖像,張之洞驚訝之餘,更是大為不解。

  袁世凱得意洋洋地向張之洞炫耀說練兵的事,表面上看很複雜,其實也很簡單,只要能讓士兵「絕對服從命令」就行了。而讓士兵絕對服從的手段就是,袁世凱經常派人到各營演說,向士兵灌輸自己是所有士兵的衣食父母、大家都是他養活之類的鬼話。

  袁世凱籠絡人心的手段也相當驚人。當時,他的手下有個叫阮忠樞的親信,喜歡上了青樓的一個妓女,於是準備買回來做老婆,結果讓袁世凱知道了這件事,認為沒面子的袁世凱將這個下屬狗血噴頭地痛罵了一頓。

  但過了一段時間,袁世凱卻秘密派人將那個妓女贖了出來,然後收拾了一座華麗的房子,讓這個妓女入住,並將這座房子送給阮忠樞。從此這個下屬對袁世凱更加忠實效勞,甚至在袁世凱稱帝失敗,落到了國人皆日可殺的地步的時候,阮忠樞還在四處活動讓袁世凱留任大總統。

  從袁世凱甲午戰爭前回國,到他被派遣到天津小站操練新式陸軍之間還發生了一件大事,可以這樣說,沒有這件事,可能就沒有袁世凱的新式陸軍,也可以說就沒有他的飛黃騰達,以及後來的民國大總統,乃至所謂「中華帝國」的皇帝了。這件大事就是戊戌變法。

  1898年4月23日,主張變法的光緒帝頒布《明定國是詔》,戊戌變法正式開始。但是由於變法涉及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嚴重危害了頑固守舊勢力的利益,因而遭到了頑固勢力的強烈反對和阻撓。這些頑固勢力中就包括大清朝的實際最高統治者慈禧太后。隨著變法的深入,光緒帝和慈禧太后之間的矛盾也逐漸激化,並且形勢進一步惡化,山雨欲來風滿樓,守舊勢力開始預謀政變了。有所察覺的光緒帝頒密詔給維新派,要維新派籌商對策。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維新派的核心人物決定實行兵變,包圍頤和園,迫使慈禧太后交權。但他們既沒有軍隊也沒有軍權。這時候他們想到了袁世凱。

  1882年朝鮮發生壬午軍亂,朝鮮高宗李熙之父興宣大院君李是應利用軍隊嘩變,成功奪權;朝鮮「事大黨」與大院君有隙,於是請求清廷出兵平亂。由於當時朝鮮與清朝有宗藩關係,吳長慶領兵前往鎮壓。於是袁世凱便跟隨吳長慶的部隊東渡朝鮮。這時候的袁世凱在清軍裡已經做出了一點小小的成績了,李鴻章奏舉袁世凱任駐漢城清軍總理營務處,會辦朝鮮防務。於是23歲的袁世凱便以「通商大臣暨朝鮮總督」身份駐藩屬國朝鮮,並以道員升用,加三品銜,協助朝鮮訓練新軍並控制稅務。而僅僅過了一年,1883年,就升為浙江溫處道。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的前夕,在朝鮮做了10年官的袁世凱回到了天津。第二年,清朝政府在甲午戰爭慘敗中認識到了新式陸軍的重要性,於是榮祿、李鴻藻奏派袁世凱到天津,擴練駐紮在天津小站的新建陸軍。正是這次任命,奠定了袁世凱一生事業的基礎。在這裡他培植了一批後來成為民國風雲人物的親信徐世昌、段祺瑞、馮國璋、王世珍、曹錕、張勳等。

  到達天津小站後,袁世凱積極行動起來。一天,張之洞到小站視察,他發現部隊中到處瀰漫著對袁世凱的個人迷信的氛圍,每個士兵都把袁世凱比作「衣食父母」,而且部隊的營房裡到處都掛著袁世凱的肖像,張之洞驚訝之餘,更是大為不解。

  袁世凱得意洋洋地向張之洞炫耀說練兵的事,表面上看很複雜,其實也很簡單,只要能讓士兵「絕對服從命令」就行了。而讓士兵絕對服從的手段就是,袁世凱經常派人到各營演說,向士兵灌輸自己是所有士兵的衣食父母、大家都是他養活之類的鬼話。

  袁世凱籠絡人心的手段也相當驚人。當時,他的手下有個叫阮忠樞的親信,喜歡上了青樓的一個妓女,於是準備買回來做老婆,結果讓袁世凱知道了這件事,認為沒面子的袁世凱將這個下屬狗血噴頭地痛罵了一頓。

  但過了一段時間,袁世凱卻秘密派人將那個妓女贖了出來,然後收拾了一座華麗的房子,讓這個妓女入住,並將這座房子送給阮忠樞。從此這個下屬對袁世凱更加忠實效勞,甚至在袁世凱稱帝失敗,落到了國人皆日可殺的地步的時候,阮忠樞還在四處活動讓袁世凱留任大總統。

  從袁世凱甲午戰爭前回國,到他被派遣到天津小站操練新式陸軍之間還發生了一件大事,可以這樣說,沒有這件事,可能就沒有袁世凱的新式陸軍,也可以說就沒有他的飛黃騰達,以及後來的民國大總統,乃至所謂「中華帝國」的皇帝了。這件大事就是戊戌變法。

  1898年4月23日,主張變法的光緒帝頒布《明定國是詔》,戊戌變法正式開始。但是由於變法涉及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嚴重危害了頑固守舊勢力的利益,因而遭到了頑固勢力的強烈反對和阻撓。這些頑固勢力中就包括大清朝的實際最高統治者慈禧太后。隨著變法的深入,光緒帝和慈禧太后之間的矛盾也逐漸激化,並且形勢進一步惡化,山雨欲來風滿樓,守舊勢力開始預謀政變了。有所察覺的光緒帝頒密詔給維新派,要維新派籌商對策。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維新派的核心人物決定實行兵變,包圍頤和園,迫使慈禧太后交權。但他們既沒有軍隊也沒有軍權。這時候他們想到了袁世凱。

  經過多年的韜光養晦,特別是天津小站的練兵,袁世凱的羽翼日益豐滿。其實在變法剛剛開始的時候,善於鑽營的袁世凱為了飛黃騰達,就開始和主張維新的重要人物有了密切的交往。其實,袁世凱並不是那種熱衷於維新的人,這只不過是他的投機行為而已。表現出傾向於變法、積極推動變法的熱忱,只不過是為了藉機為自己政治前途撈上一把。

  為了獲得維新派的信任,袁世凱採取了一些行動。比如,1895年,主張變法的康有為等人,想給光緒帝上書,但苦於無法見到皇帝。這時候,袁世凱見機行事,主動幫忙到督辦軍務處,請求當時手握重權的榮祿代遞。雖然被榮祿拒絕,但他已經被維新派看成了知己。而袁世凱也從投機中獲得了好處,他的職務之所以能夠越級提升,主要就是維新黨康有為等在光緒帝面前大力舉薦才得以實現的。

  此刻,維新派也需要袁世凱的支持,因為袁世凱手中握有重兵,維新派是要借助袁世凱的兵力,實現戊戌變法的成功;而袁世凱則想通過維新派的薦舉,讓自己官運亨通,飛黃騰達。

  當時,光緒皇帝的維新變法是得到慈禧的恩准的,袁世凱認為自己支持光緒帝一舉兩得,對自己沒什麼不利。他通過維新派的薦舉,越級提升,而維新派內部議論的機密事,也不避著袁。袁世凱對戊戌變法假惺惺的關心,贏得了維新志士的信任,因此,在變法危急時才敢把重任托付於他。

  但袁世凱作為一個在官場裡混了多年的投機者,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清楚,維新勢力與守舊勢力鬥爭的雙方一邊是皇帝,一邊是太后,兩方面他都得罪不起。而且,隨著雙方鬥爭的加劇,袁世凱也越來越提心吊膽,因為他的立場傾向不僅關係到自己的職務,甚至關係到他的身家性命,稍微出現一點問題,他的小命可能都難保。

  這時候袁世凱覺得光緒帝和維新派的力量遠遠不是慈禧太后和頑固派的對手,經過權衡,他決定投靠後黨走陞官之路。因此,當譚嗣同只身前往袁世凱的寓所法華寺,托以出兵相救的重任,說服袁舉兵殺榮祿,包圍頤和園,對慈禧太后則或囚或殺時,袁世凱為了保全自己,他用假話哄走了譚嗣同,最終出賣了維新派,直接導致了慈禧太后發動政變,光緒帝也因此被囚。隨後,守舊勢力大肆搜捕維新人士,康有為、梁啟超逃亡日本,譚嗣同等「戊戌六君子」遇害。變法運動最終失敗。

  當時社會上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六君子,頭顱送。袁項城,頂子紅。賣同黨,邀奇功。康與梁,在夢中。不知他,是梟雄。無疑,這是對袁世凱為了陞官而出賣維新派的諷刺。不過諷刺歸諷刺,袁世凱還是因告密有功,從此便以慈禧太后和榮祿為靠山,走上了飛黃騰達的捷徑。

  維新變法運動失敗後,慈禧太后對袁世凱十分重視,次年,袁世凱就被升任為工部右侍郎兼山東巡撫,僅僅幾年功夫又被從直隸按察使提到直隸總督、外務部尚書。到了1905年北洋六鎮編練成軍,除第一鎮系由清朝貴族鐵良統領的旗兵外,其餘均為袁世凱小站練兵時的親信所控制。

  為了擴充勢力,袁世凱在訓練新式陸軍的過程中,大力發展工礦企業、修築鐵路、創辦巡警、整頓地方政權以及開辦新式學堂等,形成了一個以他為首的龐大的北洋軍事政治集團,無形中,對清朝上層的貴族集團構成了潛在的威脅。

  袁世凱的威脅越來越大,慈禧也開始對這個善於投機、手握重兵的一代梟雄產生了懷疑。於是,她斷然地做出了一項決定,把北洋軍段祺瑞的第六鎮全部調出北京,然後把陸軍部尚書鐵良統轄的第一鎮調進來接防。當時,段祺瑞其實是袁世凱安插在北京的心腹,袁世凱的狼子野心由此可見一斑。

  1906年,袁世凱被迫辭去了所有官職,並將自己統治的北洋一、三、五、六鎮交陸軍部管轄;次年,被調離北洋,到京任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1909年,又被攝政王載灃罷免一切職務,回河南老家養病。袁世凱因為功高蓋主,跌落到了人生的谷底,不過沒有多久他又發跡了。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了,這讓搖搖欲墜的清朝政府雪上加霜,無奈的清政府只好重新起用袁世凱,任命袁世凱為欽差大臣,節制湖北前線陸海軍;接著,又任命其為內閣總理大臣,指揮北洋軍隊攻佔漢口後,回京組閣。

  武昌起義爆發後,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堅持要清朝皇帝退位,擁有重兵的袁世凱就成了革命黨爭取的對象。革命黨人的想法也正中袁世凱的下懷,在擔任清政府官員的數年間,袁世凱就有當皇帝的想法,可是有心無膽。因此,對於革命黨投來的橄欖枝,袁世凱便以出任大總統為條件,表示效忠共和。緊接著,袁世凱審時度勢,逼迫宣統退位,策劃兵變,拒絕去南京就任,最終留在了北京成立了北京政府。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遇刺身亡後,久懷篡權野心的袁世凱自然非常高興。於是,他加快了篡權的步伐。10月6日,國會在軍警壓力下,被迫選出袁世凱為中華民國的第一任大總統。當袁世凱上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立即下令解散國民黨,並收繳國民黨議員證書,這距他上任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可謂是雷厲風行。

  因為解散了國民黨,導致國會因人數不足而無法開會。僅僅過了兩個月,袁世凱又下令解散國會,同時廢止了《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並於5月推出新的《中華民國約法》,改內閣制為總統制。之後再修改總統選舉法,使總統可無限期連任,新任總統也由在任總統指派。

  由於大權在握,袁世凱的皇帝夢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不過,他很清楚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做法會遭到很多人的聲討。這時他身邊的親信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為了讓其父相信輿論擁戴他稱帝,袁世凱的大兒子竟然特地印刷了假的《順天時報》。

  《順天時報》是一份由日本人辦的中文報紙,讀《順天時報》早已成了袁世凱的生活習慣。因為這份報紙是日本人辦的,因此並不忌諱政治敏感話題,相反,它更是對「反對帝制復辟」情有獨鍾。

  為了避免報紙動搖袁世凱當皇帝的信心,袁世凱的兒子親自出了幾萬塊銀元購買了印刷設備,然後按照《順天時報》的固定格式,把反對帝制的文章改成擁護帝制的,印刷以後送進父親官邸。擁護袁世凱稱帝的人並不止他的兒子一人,袁世凱身旁的親信為了各自的私人目的,無不慫恿袁世凱復辟稱帝。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支持袁世凱復辟。此時,黎元洪選擇了沉默;徐世昌、段祺瑞、馮國璋等他手下的得力大將都表示反對或持保留態度;特別是梁啟超,逐漸看清袁世凱的本質,更是在後來發表《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一文,對袁世凱意欲復辟帝制的行為予以抨擊,並與雲南將領蔡鍔密謀反袁。

  然而,這些都沒有阻止袁世凱復辟稱帝的決心。袁世凱一意孤行,將他的登基大典定在了1916年的元旦。袁世凱沒想到的是,就在他籌劃著登基的時候,如火如荼的護國起義爆發了。洪憲帝制一出台,便遭到全國上下的唾罵和聲討,在家鄉被罵為漢奸,他先前的好友梁啟超更是稱其為「下賤無恥、蠕蠕而動的嬖人」。

  1915年12月23日,雲南護國軍起義,雖然護國軍的力量還不足以打敗袁世凱,卻促使貴州、廣西、陝西、浙江等省先後獨立。更讓袁世凱失望的是,他親手栽培的得力助手段祺瑞和馮國璋,卻在他最需要他們的時候,背叛了他:段祺瑞早在袁世凱籌劃著復辟的時候,就聰明地辭去總長的職務,以生病為借口離開;而馮國璋,當時任江蘇將軍,坐鎮南京,因為他離袁世凱較遠,因此不必擔心,而是擁兵觀望;而袁世凱的國務卿徐世昌也在勸說袁世凱不要稱帝無效的情況下,辭職而去了。

  在護國軍的進攻和全國人民的聲討下,袁世凱被迫於1916年3月22日取消帝制,次日廢除洪憲年號,這個做了僅僅83天的皇帝就這樣黯然下台了。同年6月6日,在這個國人看來順順當當的日子裡,袁世凱卻一命嗚呼離開了這個風雲多變的人世了。當袁世凱在全國人民的叫罵和聲討中悲涼地死去的時候,他還不忘記對這個曾經被他稱為「曠代逸才」的人喊上一聲「楊度誤我!」

  從復辟帝制到取消帝制,袁世凱的皇帝夢僅僅做了83天就煙消雲散了。皇帝的龍袍雖然雍容華貴,結果卻便成為了袁世凱催命送終的壽衣!袁世凱身居高位,手握重兵,卻一意孤行,讓自己的權欲惡性膨脹,走上一條逐漸背棄憲政共和原則,逆天而行復辟帝制之路。他的這種違背歷史,逆天而行的行為,只不過是一段出場華麗、結局悲涼的黃粱美夢而已。最終必然導致自己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