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名妓到名廚:解析秦淮一代歌女最華麗的轉身 | 陽光歷史

 

A-A+

從名妓到名廚:解析秦淮一代歌女最華麗的轉身

2017年06月08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84 次

  導讀:秦淮名妓,即金陵秦淮河畔的名妓。而秦淮河曾是明末清初名滿天下的「紅燈區」,美女如雲,佳麗三千,人人千般旖旎,個個萬種風情。其中最有名是八位絕色女子,她們無不天生麗質、才藝出眾,又堪稱立身高潔、領導風尚的典範,世人便送了一個響亮的名字——秦淮八艷。然而,隨著時光的推移,這八位姑娘如今早已風流雲散,化作「美麗的走影」,融進歷史的一片絢爛的霞光之中。

  古往今來,妓女從良,最難得到天遂人願的歸宿,「秦淮八艷」也沒逃脫這個不幸的歷史規律。當然,也曾經有不少誤入風塵的女子極力擺脫這個歷史規律的束縛,但可惜得是,「彩雲易散,霽月難逢」,過不了幾天,就算到了盡頭,不是重新「回鍋」,就是含憤自殺。最有名的莫過於怒沉百寶箱的杜十娘了。秦淮名妓之一的董小宛算是其中的幸運兒,從良之後,跟了一位有情有義的好男人,兩口子恩恩愛愛,卿卿我我,整整地過了九年的幸福生活。

  董小宛,名白,字小宛,號青蓮,金陵人士。她很小就下海做了秦淮歌妓,而且持有「南京教坊司樂籍」。當時持有這個證件的人就是「公務員」,董小宛端的就是類似現代所說的「鐵飯碗」。董小宛的名與號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聰明靈秀、神姿艷發、窈窕嬋娟,為秦淮舊院第一流人物,又稱「針神曲聖」,位列中國古代十大名廚,曾「自西湖遠遊於黃山白岳之間」。清初著名文人吳梅村題董白小像詩,對她遊歷黃山作了描述:「鈿轂春澆斗畫裙,捲簾都道不如君。白門移得絲絲柳,黃海歸來步步雲。」性好清靜,每到幽林遠壑,就眷戀不捨,因厭棄喧鬧奢靡,獨居蘇州半塘達六年之久。

  「病眼看花愁思深,幽窗獨坐撫瑤琴。黃鸝亦似知人意,柳外時時弄好音。」從這首董小宛首題為《綠窗偶成》的小詩可以看出,董小宛不僅是色藝雙全的美女,而且是個好動不好靜的才女。因此,她不願意安坐青樓招商引客,而是時常陪著客人外出遊玩。其時,董小宛醉心於山水之間。在旖旎風光的襯托下,她也容易湧動柔情,而真心真意地給人以嬌媚之笑。因此,她三番五次地受人之邀,遊太湖、登黃山、泛舟西湖,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就在董小宛離開秦淮河不久,卻有一公子慕名到秦淮河去尋訪她,那位公子就是江南才子冒辟疆。冒辟疆,名襄,江左如皋人士。文采風流,盛於一時。但他也沾染了一般豪門子弟的浪漫風習。一方面,他年少氣盛,顧盼自雄,主持清議,矯激抗俗,喜談經世大務,懷抱報國壯志;另一方面,又留戀青溪白石之勝,名姬駿馬之遊,過著招蜂惹蝶的公子哥兒的生活。冒辟疆最早從方以智那裡聽說秦淮佳麗之中有位才色雙絕的董小宛。吳應箕、侯方域也都向辟疆嘖嘖稱道小宛。而董小宛也時時在名流宴集間,聽人說起冒辟疆,知道復社中有這樣一位負氣節而又風流自喜的高名才子。

  崇禎十二年鄉試落第,冒辟疆聽說小宛住在半塘,但多次訪尋,都是失之交臂。終於在三年後的春天,冒辟疆在到南京鄉試歸來途中,見到了臥在病榻上的董小宛。於是,便他們二人開始了才子佳人的浪漫交往。但是在與冒辟疆的愛戀嫁娶中,董小宛處處主動,煥發出嚮往自由、尋覓真情的個性光彩;而冒辟疆事事舉步躊躇,顯露出一個大家公子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格弱點。不久鄉試揭榜,冒辟疆再次落第。這時他已過而立之年,既然仕途難成,便索性打定主意歸鄉隱居。董小宛對他的決定由衷地贊同,她早就嚮往那種布衣素食、朝夕相依的平淡生活。什麼夫貴妻榮,在她看來都不過是過眼雲煙。在當時「江南三大家」之一的錢謙益和柳如是的幫助下,董小宛走上贖身從良之路,成為了冒辟疆的小妾。這時已是崇偵十五年隆冬季節,冒辟疆與董小宛頂風冒雪趕往如皋。一路上,他們不願意放棄觀光賞景的好機會,走走停停,尋幽訪勝,直到第二年初春才到達如皋的冒家。

  冒家十分通情達理,順利地接受了董小宛這位青樓出身的侍妾。因為他們相信冒辟疆的眼光。這時冒辟疆的父親已從襄陽辭官歸家,一家人歡聚一堂,共享天倫之樂。冒辟疆的原配妻子秦氏體弱多病,董小宛便毫無怨言地承擔起理家主事的擔子來,恭敬柔順地侍奉公婆及大婦,悉心照料秦氏所生二男一女。此時的董小宛雖說是偏房小妾,但也算終身有了依靠。她籠絡丈夫的手段幾乎來自天性,尤其要駕馭冒辟疆這樣的花花公子,就難上加難。作為小妾,可施展的餘地並不大,但董小宛自由看家本領,那就是一手絕佳的烹調手藝。吃好喝好,自然能勾住男人的嘴,管住男人的胃,攬住男人的心。

  俗話說,女人會作飯,就能拴住了男人的心。董小宛天生就是「美廚名師」的材料。據說,她「口輕」,不待見肥美甘甜的吃食。便用一小壺芥茶溫淘米飯,隨後,就著兩小碟水菜香豉細嚼慢咽。偏偏冒辟疆「口重」,最喜歡甜食、海味和臘肉熏腸。怎麼辦?乖巧伶俐的董小宛立刻換口味,挖空心思替丈夫緩解口腹之慾。她還精心製作花露,採擷新鮮花蕊,將花汁滲融到香露中。這樣製出的花露入口噴鼻,世上少有。酒後,用白瓷杯盛出幾十種花露,聊以消渴。另外,她親手醃製鹹菜,黃者如金,綠者如翠。她做的火肉有松柏之味,風魚有麂鹿之味,醉蛤如桃花,松蝦如龍鬚,油鯧如鱘魚,烘兔酥雞如餅餌……可謂花樣百出,不一而足。

  董小宛還醉心於研究食譜,就像清初著名文人袁子才一樣,把解讒的經驗編纂成一部香滿天下的《隨園食單》。董小宛可是有心人,既總結理論,也玩真格的,聽說哪兒有新鮮風味,必定跑去討教。現在人們常吃的「虎皮肉」,又叫「走油肉」,就是她的手藝,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名字叫「董肉」。董小宛還是製作糖點的高手。早在秦淮河畔之時,她就曾用芝麻、炒麵、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為原料製成酥糖,切成長五分、寬三分、厚一分的方塊。這種甜點,外黃內酥,甜而不膩,人們稱為「董糖」,如今,揚州的名點灌香董糖、卷酥董糖以及如皋水明樓牌「董糖」,都是款待四海賓朋的土特產。

  董小宛最愛晚菊。有個朋友送給冒辟疆幾盆名為「剪桃紅」的菊花,花繁而厚,葉碧如染,濃條婀娜。小宛見到「剪桃紅」,非常喜愛,特意將花放在床邊。每天晚上,高燒綠燭,用白色屏風圍起三面,放一張小椅子在花間,調整好菊花,讓菊影具有參橫妙麗之態,然後身入花間,使人在菊中,菊與人都在影中,此情此景,淡秀如畫。在董小宛的生命最後時刻,她還叫冒辟疆把「剪桃紅」搬到床前給她看枝葉是否茂盛,可有蟲害。董小宛和冒辟疆都喜歡靜坐聞香。小宛最珍愛東莞人視為絕品的「女兒香」。她「隔紗燃香」,講究品香時的風味與情調。這很像當下的「小資」,喝一碗豆花,也要鋪開餐巾,播放爛漫的古典音樂。他們兩口子就這麼牛氣,往清幽的屋子裡一坐,紗幃低垂,門戶半掩,在明月清風中,靜享絲絲縷縷,沁人心脾的沉香。有這樣的幸福生活,董小宛自然是心滿意足。

  不想正當他們沉浸在幸福生活之中的時候,冒辟疆突然病了兩次。一次是胃病下血,水米不進,董小宛在酷暑中熬藥煎湯,緊伴枕邊照料了六十個晝夜;第二次是背上生疽,疼痛難忍,不能仰臥,小宛就夜夜抱著丈夫,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安寢,自己則坐著睡了整整一百天。冒辟疆說自己一生的清福都在和小宛共處的九年中享盡。

  艱難的生活中,飲食已是難飽,董小宛的身體又十分虛弱,加上照顧辟疆連續幾場大病,使得她身體頃刻間垮了下來,連續二十多天喝不進一口水。由於體質已極度虧虛,冒家多方請來名醫診治,終難湊效。順治八年,即公元1651年正月初二,在冒辟疆通徹心扉的哀哭聲中,董小宛不幸仙逝,年僅二是八歲。臨終之時,她手中緊握著冒辟疆鐫有「比翼」、「連理」四字的那對金釧。冒家上下恍惚傷痛,葬之於如皋影梅庵,歷代文人多有憑弔。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