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日寇吹響安魂曲的中國間諜:唐生明將軍 | 陽光歷史

 

A-A+

為日寇吹響安魂曲的中國間諜:唐生明將軍

2017年09月08日 中外名將盤點,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24 次

  唐生明將軍是國民黨中將,也可能是世界上軍銜最高的間諜。他有一段鮮為人知的傳奇經歷,就是他在抗戰時期奉蔣介石之命到汪偽政權中充當臥底。他大智若愚,出色地完成了任務,策反了很多大漢奸,借日本人之手毒死了汪偽特務頭子李士群,獲得了很多重要的情報。他在狼窩裡進行的無硝煙的戰鬥比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的橫刀立馬、運籌帷幄的戰鬥更為艱巨,意義甚至更為重大。

  縱橫捭闔的社交家

  唐生明將軍,1906年生於湖南東安縣,號季澧,乃唐生智將軍四弟。1930年任第四集團軍第八軍副軍長、代理軍長。1931年任軍事參議院中將參議。1935年任軍事委員會中將參謀。抗日戰爭初期,任長沙警備司令部副司令、代理司令。1938年春調離長沙,與常德、桃源警備司令酆悌對調。

  他英俊瀟灑,精明幹練,善於交際,在民國時期的各種政治勢力中都有朋友。他先後做過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學生,與陳賡友情甚篤。他與毛澤東自1920年就開始保持友誼。當時他在湖南一師附小唸書,毛任該校主事,兩人同床而眠一年有餘,毛澤東秋收起義時缺乏彈藥,他率一個連從漢口坐火車到瀏陽文家市,送給起義部隊"漢陽造"步槍三百多枝、子彈近萬發。

  他畢業於黃埔軍校,蔣介石是校長,對他頗為器重,蔣宋在上海結婚時,他曾送來豐厚賀禮。他與軍統頭子戴笠完全打成一片,不分彼此。他出手大方,擔任常桃(常德和桃源)警備區司令的時候,曾經送給戴笠一個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警衛連,戴笠一直想讓他加入軍統,助其一臂之力,他總是婉言謝絕。他與汪精衛很熟悉,他的大哥唐生智在汪精衛投敵之前,與汪一直是政治盟友,唐生明多次參加他倆策動的反蔣活動。

  戴笠甘當鋪路石

  抗戰初期,他先擔任長沙警備代理司令,後於1938年初調任常桃警備司令兼湖南第二區保安司令。一幹兩年多,覺得英雄無用武之地,這時戴笠給他發來一份電報,說蔣介石要他去重慶,有重大任務。唐生明交接了手頭的事務,便帶著戴笠的情婦張素貞(唐生明夫人、電影明星徐來的秘書),趕赴桂林。蔣介石已經派了專機在機場等候。

  他剛到重慶,戴笠就驅車把他和張素貞接到曾家巖公館。此次見面,戴笠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高興。唐生明追問他,"校長"有什麼任務,戴笠故意兜圈子,海闊天空地神侃。唐生明知道戴笠信中一定有鬼,連番追問。戴笠仍然守口如瓶,只是問他想不想過得好一點?

  就這麼扯了兩個晚上,戴笠才說到正題。他用極其慎重地對唐生明說:"有一個很特殊、很重要的任務,校長同我講過多次,覺得只有你能勝任。我們在南京和上海的組織大部分被敵人破壞了,校長認為那裡比任何地方都重要,一定要有人去。但是合適的人不容易找,校長想來想去,還是想到了你。這麼偉大的領袖,日理萬機,還想得到你,真不簡單!"他一上來就給唐生明戴了一頂高帽子。

  唐生明正在思考該如何答話,戴笠就接著說了:"校長說你很能幹。以前武漢討伐廣西的時候,你拉過來不少桂系部隊,立了大功。後來你離開湖南去廣西,校長不怪你,知道你是受了何鍵的壓迫。校長很瞭解你,一直很重視你。校長知道你來了,本來是要立即召見你的,但為了讓你有很好的思想準備,要我先把事情跟你講清楚。校長考慮得真是周到啊!"

  唐生明表示事關重大,要考慮一下。戴笠一口答應。平時唐生明有什麼事,拿不定主意,總是找唐生明商量。戴笠知道主戰的唐生智絕對不會同意弟弟去當"漢奸",就天天纏著唐生明談。最後到了拍胸脯,用"良心"和交情作保證的份上,唐生明只得答應:"行!我去!但是有一個條件。我絕不加入軍統,也不做你的手下。"戴笠喜出望外,完全接受這個條件。他說:"我們之間可以一直保持和過去一樣的朋友關係。只要你肯去,我在上海和南京的兩個區,你都可以指揮,但是不一定要你領導。我那邊的人,你不必和他們往來,當然方便的時候,還請你照顧他們。我決不讓他們找你的麻煩。"

  隨後,他打了一個電話給蔣介石侍從室,要他們安排時間。不一會,侍從室的電話回了過來,蔣介石決定在第二天上午9點召見唐生明。此時已是唐生明到重慶的第四天下午,為了勸唐生明同意到汪偽臥底,戴笠花了接近5天時間。

  "親密接觸" 蔣介石

  第2天一早,戴笠就帶著唐生明趕往上清寺蔣介石官邸。蔣介石讓唐生明一個人進去,戴笠在侍從室等候。一見面,蔣介石開口就是三個字:"你很好!"頓時讓唐生明受寵若驚。蔣介石又親切地詢問了唐生明這幾天的情況,唐生明恭恭敬敬地一一作答。噓寒問暖之後,蔣介石話鋒一轉:"我曉得你很能幹,所以像讓你去上海。這個任務關係重大,我想來想去,在我的學生當中,你最合適。我是你的校長,你是我的學生,你要聽我的話,現在正是你為國家出力的時候。"

  唐生明見"校長"已經明確地交代了任務,而且還表揚了自己,知道此事已無法避免,便假意推脫了一下:"校長,您過獎了。我怕自己做得不好,請您三思。"蔣介石知道這是客套話,便說:"季澧,你放心,孟瀟(唐生智別號)那邊我會打電話給他說的。至於老伯母那邊嘛,我和夫人可以送一張照片,讓她放心的。"

  了不得了!校長稱學生的字,實在太屈尊了,委員長還要親自送照片,這時無上榮譽。唐生明不便推辭,也不敢推辭了。

  臨走時,蔣介石說:"這樣很好!以後需要錢用,直接跟戴笠說,就行了。缺什麼東西,也跟他講。那邊你認識的人多,只管放手去做。一切責任歸我負,你要相信我,校長不會害自己的學生。"

  和蔣介石見面的第三天,蔣介石又邀請唐生明和戴笠到官邸赴家宴,吃飯的只有蔣介石、宋美齡和他們兩個。在晚宴中,蔣介石一再表示關懷,問了許多唐生明與汪精衛、陳公博、周佛海、褚民誼等人的關係。他含蓄地說:"你過去可以跟他們講清楚,只要他們做的事情對得起國家,將來都可以原諒的。"

  吃完飯,蔣介石當面送給唐生明一萬元活動經費,當時值黃金二十兩左右。上次允諾送給他母親的照片也當面交給了他,背後蔣介石親自寫上了"唐老伯母惠存"下署"蔣中正、蔣宋美齡"和年月日等。

  臨到走的時候,蔣介石又很關切地叮囑唐生明:"此去無比小心,切不可大意,一定要與戴笠隨時保持聯繫,讓我可以知道你的情況,也可以隨時傳達指示。"唐生明點點頭,說:"謝謝校長關心,學生謹記校長教誨。"

  唐生明告辭時,蔣介石拉著他的手說:"你走的時候不必來見我了,勝利了再見吧!"

  經過蔣介石的"召見"、"垂詢"、"訓示"、請吃飯、宋照片、發特別費等一系列的過程後,唐生明正式受命。

  正式受命上征途

  這時戴笠才正式向他傳達了早已與蔣介石商量好了的"特殊任務"的具體內容。主要有三點。

  第一,唐生明要運用關係,設法掩護在上海、南京活動的軍統特務,盡量讓軍統組織不再遭受破壞,對於那些已經被捕的軍統特務,要設法營救出來。

  第二,要在合適的時候,向大小漢奸傳達蔣委員長的"寬大政策"。"領袖"是能夠體諒他們的,有些投敵是迫不得已,有些是沒能及時撤退出來,"領袖"還是很關心他們的。能爭取的爭取過來,對於那些死心塌地跟著日本人幹的,要堅決清除。

  第三,要設法保全壯大國民黨在江南一帶活動的遊擊隊"忠義救國軍",打擊限制在這個地區活動的新四軍,利用日偽的力量消滅新四軍。這是"領袖"交待的最重要的任務。

  唐生明又在重慶停留了一個多月,在這段時間裡戴笠詳細介紹了南京上海軍統組織的情況,分析了大漢奸之間的利害衝突,要唐生明在無形中加深這些矛盾,把一些大漢奸拉攏過來。他特別交待,一定要跟汪偽特工總部負責人李士群搞好關係,如果有可能把他拉過來,這樣就能讓76號為軍統服務,把大後方和淪陷區的特務工作連成一片。

  這些問題解決之後,戴笠他們就開始籌劃怎樣讓唐生明順理成章地"叛逃"到淪陷區。唐生明風流倜儻的個性在這時幫了大忙,汪偽大漢奸十有八九知道他的公子哥作風。戴笠讓他公開去,不必採取秘密潛伏的方式,這樣也好對外製造輿論,避免日本人和汪偽懷疑,就說他嫌大後方的生活條件太差,跑到上海圖個人享受。戴笠笑著對他說:"你的生活越腐化越好,你的腐化是校長特許的,是奉命腐化。你要讓他們覺得你只知道玩,這樣就行了。"

  經過幾次討論,戴笠決定先派他的情婦張素貞到上海去打頭陣,放出"唐生明不滿大後方艱苦生活要到上海住家"的空氣,並讓她去聯絡唐生明的朋友潘三省。潘三省是上海有名的白相人,在上海開了好幾家賭場,與大漢奸時常往來,各方面都很吃得開。

  方針既定,戴笠便派張素貞提早半個月飛到香港,再轉赴上海,等一切安排妥當之後,再通知唐生明動身。在這段時間內,戴笠又與唐生明商量了到上海之後的聯絡問題。戴笠決定在上海撥一部電台給唐生明使用,叫唐生明定一個化名。作為戴笠的死黨,唐生明開了戴笠一個玩笑,說就叫"余化龍"。戴笠當時正在追求新情婦余素恆,起了個化名叫"余龍",意思是余家的乘龍快婿。戴笠覺得"余化龍"很好,對唐生明說:"你以後便是魚化成龍!"這是一個好兆頭,唐生明這個公子哥當真化身成龍,青史留名。

  不久,唐生明由重慶飛桂林。到桂林後,當天就回到了東安老家,把蔣介石送給他的錢留了一半給他母親。老夫人很不願意他去,把這筆錢看成了賣身錢,她對於蔣介石的照片毫不感興趣。唐生明再三安慰,老夫人才答應他去。

  唐生明帶著夫人孩子和保姆回到桂林,乘坐中央銀行運鈔票的道格拉斯飛機在夜間12點半從機場起飛,夜間3點左右到達香港,軍統方面的幾個負責人在香港機場迎接。唐生明駐進了唐生智在跑馬地潛龍台一號的房子。軍統方面先後送來了1萬港幣作為經費。在香港知道他真實情況的人比較少,他把自己的特殊使命告訴了杜月笙,杜月笙當即表示將盡力相助,還專門寫信給他在上海的管家萬墨林和王某,讓他們多幫助唐生明。

  唐生明在香港停留了一個多月,張素貞才從上海來香港接他們。她已經打通了一切關係。潘三省也做好了準備。動身前,唐生明給戴笠發了一個電報。戴笠回電,叫他謹慎從事,祝他愉快地完成任務,將來愉快的見面。中秋節那天,他們一家人再張素貞陪同下,乘坐虎脫總統號郵船來開香港去上海。

  巧妙應對斗群丑

  唐生明到上海時,潘三省早已在碼頭等候,把他們接到了自己家中,他的公館在開納路上。當天,他就設宴為唐生明洗塵,賓客當中就有唐生明特別想認識的李士群。唐生明和李士群"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第二天,李士群為唐生明"接風"。宴會上推杯換盞之際,他大吹特吹自己搜捕國民黨和共產黨地下人員的手段,給唐生明施加心理壓力,想讓他說出真話。唐生明不動聲色,表示對政治已經不感興趣,只說自己到上海只是來住家的。

  李士群也不是等閒之輩,他當然知道唐生明的價值,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整天抽出時間陪唐生明吃喝玩樂。他想盡辦法來套唐生明的話,還想把唐生明灌醉了套出真話。唐生明將計就計,假裝醉酒,語無倫次,盡說假話,李士群奸計再次落空。

  李士群仍不放棄。不久,他趁和唐生明獨處之機對唐生明說:"你的情況我都清楚了,不過希望你能和我成為好朋友,在工作上多幫助我。" 唐生明看出他在耍詐,他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故意裝作聽不懂,把話題引到別的方面去了。

  就這樣過了四五天,李士群仍然搞不清唐生明此行真實目的,汪精衛便親自出馬了。他讓李士群轉告唐生明,叫唐生明到南京去見他。唐生明裝出很為難的樣子,不願意去,還故意擺明自己的態度,自己是來住家的,不想再介入政治,見汪精衛不大方便。李士群好說歹說,勸了兩天,唐生明才答應去見見"老朋友"。

  9月底,李士群帶著他老婆葉吉卿陪同唐生明和徐來去南京,住在李士群在南京的公館裡。李士群建議唐生明在見汪精衛之前,先見見周佛海。周佛海當時擔任汪偽財政部長兼行政院副院長,是唐生明的湖南同鄉,唐生明與他很熟。

  周佛海熱烈歡迎唐生明來南京,立刻在公館設宴,邀請了很多大漢奸前來作陪,都是汪精衛身邊的一等紅人,有陳公博、梅思平、葉蓬、羅君強、岑德廣、丁默村等人和他們的老婆。這些人,唐生明過去大都認識,重見之後,與他們談得很起勁。

  第二天,汪精衛下帖請唐生明夫婦吃飯。下午四點多,李士群就帶他們去見汪精衛了,這樣談話的時間就可以多一點。汪精衛一見到唐生明,就興奮地講:"你來了,很好!希望你們這些黃埔的同學可以多來一點,將來我們可以建立自己的軍隊。"汪精衛也和蔣介石一樣,端起了老師的架子--他曾做過黃埔軍校黨代表。他見李士群不瞭解唐生明和他的關係,就當著李士群的面,親切回顧了他與唐生智、唐生明的親密友誼。李士群見汪精衛一口一個"季澧",一口一個"孟瀟",對唐生明愈發慇勤。

  敘完"親密友誼"之後,汪精衛便開始向唐生明兜售他那套"反共建國"論調,他說:"一樣是救國,個人的方法不同。淪陷區裡也有很多的中國人,既然人家(指蔣介石)不要,我不能看著這些人民受苦。我們想方設法把他們從日本人手裡,接收過來,有什麼不可以的呢?"唐生明第一次聽到這種漢奸論調,很不習慣,不好贊成,也不能反對,只好點點頭。

  他看到唐生明沒有產生共鳴,只是點頭微笑,就把話題引到要唐生明擔任偽職上面去了,提出要唐生明出任"軍事委員會委員"。唐生明堅持"住家"的想法。汪精衛便沒有繼續談下去,叫他在上海好好休息,以後再作商議。他打電話給周佛海,叫周在上海為唐生明準備房子,還送給唐生明一輛新式轎車。

  晚上六點多,他的漢奸跟班們都來了,除了周佛海昨天請的那些人以外,還有褚民誼、陳春圃、林柏生和他們的老婆。汪精衛很高興,多飲了幾杯,帶著幾分笑意來到唐生明面前,說:"我得到消息,你和戴笠關係好得很,你是來殺我的吧?"

  唐生明一聽這話,有些緊張,慌不擇言:"殺雞焉用牛刀!我是個不怕死的人,我把全家都帶過來了,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此言一出,滿座皆驚,急得坐在他旁邊的偽陸軍部長葉蓬用力拉他的衣袖。葉蓬和他關係非同一般,葉蓬的老婆是唐生明母親的乾女兒。唐生明知道自己失言了,把汪精衛比作雞,實在太瞧不起他了。

  在此緊要關頭,唐生明的"新朋友"李士群站出來幫他打圓場。他說,唐生明的情況他已經瞭解清楚了,唐生明決不會是那種人,更不會幹那種事。唐生明膽大心細,滿口承認自己與戴笠的關係,但否認為他工作,他說:"向我這種人,什麼都不想幹,哪會去做什麼特務。"汪精衛這才恢復正常,笑著說:"我們關係非同一般,我信得過你,你絕不會暗算我,是不是這樣?"唐生明連忙說:"那還用說!"

  一場突起的風波,就這在笑聲和乾杯聲中過去了。臨走時,汪精衛緊緊握住唐生明的手,叫他以後常來和他談談,他隨時歡迎。

  次日,汪精衛老婆陳璧君還不放心,又派人把唐生明夫婦接到家中,仔細盤問,想找出一些破綻。她問的問題都很結實,好在他們早有準備,答得滴水不漏。從此,他們覺得陳璧君不好對付,對她時刻保持著警惕,敬而遠之。

  假戲真做博信任

  10月1日,汪偽統治區報紙在頭版前條上發表了《唐生明將軍來南京參加和平運動,即將被任命為軍事委員要職》的新聞。全文如下:

  "中央社訊:國民政府改組還都以來,革命軍人之諳識體治,深明大義者,紛紛來京報到,積極參加和平運動,有如風起雲湧。頃悉唐生明將軍也已來京。唐將軍系唐生智胞弟,畢業於黃埔軍官學校,中日戰事發生後,任長沙警備司令,長沙大火之後調任常桃警備司令以起於今。因鑒於無底抗戰之非計,乃毅然離去,不避艱難,問關來京。汪主席於賜見之餘,至為欣慰,且深致嘉許,已決定提出中央政治會議,畀以軍事委員會委員要席,俾得展其抱負雲。"

  10月4日,偽中央政治委員會舉行會議時,汪精衛以偽中政會主席身份,交議了大批新任命的人員名單,其中第十四項便是:"擬特任唐生明為軍事委員會委員案。"決議:"通過,送國民政府任命。"沒過幾天,任命就下來了。這表明艱難的審查階段過去了,唐生明獲得了汪偽大小漢奸的信任。

  為了讓汪偽對唐生明真正放心,重慶政府來了一個假戲真做。借用唐生智名義,從10月10日起,在重慶《中央日報》等大報頭版,連續10天用特大號字刊出"唐生智啟事"。啟事內容是:"四弟生明,平時生活行為常多失檢,雖告誡諄諄,而聽之藐藐。不意突然離湘,潛走南京,昨據敵人廣播,已任偽組織軍委會委員,殊深痛恨。除呈請政府免官嚴緝外,特此登報聲明,從此脫離兄弟關係。此啟。"國民黨也明令發表對唐生明的"通緝令",連續在重慶中央廣播電台播出。聲明和"通緝令"進一步清除了汪偽大小漢奸對他的懷疑。

  在這個時期,唐生明沒有開展活動,整天與很多汪偽要人,以及他們的老婆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時間長了,大漢奸們對他的信任也與日俱增。汪精衛希望他到身邊去幫忙;周佛海和李士群也看中唐生明與汪精衛的關係,也想讓他過去幫助工作。這為他今後開展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含垢忍辱"走鋼絲"

  但是汪偽仍然沒有放棄對他的暗中監視。又過了一段時間,汪精衛見他沒有什麼可疑之處,就想把他拉下水,任命他為偽清鄉委員會軍務處處長,讓他統領偽軍消滅江南一帶的新四軍和忠義救國軍。這樣一來,他就得罪了國共雙方,只能跟著汪一條道走到黑。唐生明向蔣介石密電,蔣指示,要保護忠義救國軍,消滅新四軍,這讓唐生明左右為難。但已經是騎虎難下,只有兵行險著,他於1941年7月到蘇州赴任。

  借幫汪整訓偽軍之機,他安排軍統特務進入偽軍裡。遵照戴笠指示,把軍統偵知的新四軍及其遊擊隊活動的情報轉送日本人和李士群特工組織。每當偽軍出動時,他便派人事先通知忠義救國軍讓其轉移,但是日偽軍每次都撲空,新四軍也轉移了,他大惑不解。

  很多人都知道,日本人最忠實的走狗、殺人如麻的漢奸特務頭子李士群,是日本人毒死的,卻不知道真正的幕後推手是唐生明。

  其實一開始唐生明並不想除掉李士群,蔣介石和戴笠最初給他的指令是爭取李士群。可是李士群頑冥不化,死心塌地地跟著日本人干。而且隨著他在汪偽地位的上升,野心越來越大,手段越來越毒辣。他和周佛海爭權奪利,鬥得不可開交,雙方都有欲除之而後快的想法。他們鬧意氣,經常向。唐生明訴說對方的不是,唐生明兩面敷衍,挑撥離間,加深他倆的矛盾。但是唐生明還是有分寸的,由於周佛海已經和他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他還是偏向周佛海。李士群和他的手下準備對付周佛海的時候,他會警告周佛海小心。周佛海這邊的人準備對李士群下手的時候,他卻不告訴李。

  到了1943年夏天,重慶方面就李士群不可救藥,決定將其剪除。唐生明考慮了很久,建議除李可以又上中下三策。"下策"就是讓軍統動手,派特務暗殺李士群。但是李士群一向深居簡出,保鏢如林,這個方案難度很大,而且可能遭到汪偽特務機關報復。"中策"就是,利用漢奸之間的內訌來除掉他,這樣可以避免汪偽特務的報復,而且可以挑起漢奸之間的仇殺。很多大漢奸早就看不慣李士群,挑動他們去對付李士群,很有把握。"上策"就是利用日寇與他的矛盾去殺他。這樣後遺症最少,李士群的人不敢把日本人怎麼樣,也不會懷疑到重慶方面和已經"歸順"重慶的大漢奸頭上。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殺雞儆猴,讓死心塌地跟著日本鬼子干的漢奸看到走狗的下場。以後再拉他們就方便了。

  周佛海也接到了戴笠的指令。周佛海也不簡單,他與重慶方面取得聯繫之後,連他老婆都瞞著,到這個時候才和唐生明和盤托出,請求唐生明的幫助。兩個人一拍即合,決定採用"上策"。他們決定利用上海日本憲兵隊特高課長岡村中佐去幹。

  周佛海的副手汪偽稅警總團副總團長熊劍東與岡村關係很好。岡村一直對李士群很不爽。熊劍東就火上澆油,說李對日本憲兵隊很不滿,總是在工作上想方設法與憲兵隊爭權搶功。尤其說到李根本瞧不起他,認為他只是一介武夫的時候,岡村便咬牙切齒地發誓要除掉李。熊劍東又故意勸他不能這麼做,因李負責汪偽特工組織多年,日軍總部很信任他,要岡村暫時忍耐,不要給自己找不痛快。他這樣說,岡村更加冒火,便不顧一切要幹掉李。

  熊劍東這時才建議毒死李士群。可是岡村一時找不到合適的毒藥,這種毒藥既要可靠,又要讓人難以覺察。正好這個時候,周佛海派到去見戴笠的特使彭壽回來了,彭壽帶回了合適的烈性毒藥。岡村這個頭腦簡單的傢伙,迫不及待地決定在自己家裡請李士群吃飯,日子定在9月7日。他量李士群也不敢不來。

  李士群對岡村一直防範甚嚴,為避免衝突,他基本上住在蘇州,很少到上海來。接到請帖後,他感覺不妙。他的靠山晴氣大佐剛剛調走,他只好帶著翻譯夏仲明硬著頭皮赴宴。為了避免混淆,那天岡村下令做西餐。這天周佛海和熊劍東的老婆換上了廚娘的服裝,躲在岡村的廚房裡,專門給李士群的菜裡和酒裡下毒。菜預備分好,每次給李士群吃的東西,都由她們親手拌上毒藥,交給日本下女送給李。毒藥是無色無味的粉末,吃進去一點點,就無法挽救。

  李士群見只有他一個客人,怕岡村下毒對付他,以為他以前也常用這種方法對付不聽話的手下。他借口正在瀉肚子,不能吃東西。岡村見他什麼都不吃,很著急,就親自走進了廚房,給他親自端來了牛排,最後一點毒藥全下在這份牛排裡了。岡村很慇勤地再三勸李給個面子,多少吃一點。李士群實在拒絕不了,就勉強夾了一點青菜吃了下去。這是慢性毒藥,當場看不出來。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