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中38軍最神秘軍令: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 | 陽光歷史

 

A-A+

朝鮮戰爭中38軍最神秘軍令: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

2016年06月04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75 次

  行軍,有行軍的規矩。古代有一句話叫「銜枚疾走」,說的就是行軍時每個士兵嘴裡要叼一根稱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談暴露目標。

  但是,行軍的時候連大小便都不允許,這樣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個將軍下了命令來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這個下令「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還寬的,就是志願軍三十八軍一一二師師長楊大易。

  三十八軍能打,也的確有一些驕兵悍將,做出過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聽說打到後期戰況緩和的時候,一次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有事回國,過鴨綠江鐵橋的時候忘帶了通行證被堵在了橋上。許是公務緊急,梁軍長犯了錯誤卻沒有檢討的自覺,跳下吉普車,一邊拿帽子扇風一邊和顏悅色地告訴哨兵–叫你們排長問你們連長,要還不知道繼續往上問,看有沒有人知道我是誰的。

  哨兵看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動問:首長,您到底是誰啊?

  梁大牙傲然道:「萬歲軍軍長梁興初!」

  報號以「萬歲軍軍長」自居,這份狂傲除了當團長就自稱「老子天下第一團」的悍將楊俊生以外,解放軍內尚未見第三人。

  接到這個古怪的命令,包括醫院院長,軍報編輯,後勤處長等幾名幹部一時面面相覷,大感茫然–幾位幹部多是抗日時期就已經參軍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軍不許大小便」這樣的命令都是聞所未聞。

  來傳令的戰士有兩個,一高一矮,都年輕得不像話。原因很簡單,當時,四次戰役打得不很順暢,志願軍主力在向三八線後撤。三十八軍作為絕對主力,擔任了斷後阻擊的任務,已在後衛線上和「聯合國軍「苦鬥多日。萬歲軍不愧是萬歲軍,在面對面的苦鬥中頂住了號稱世界攻擊力最強的美軍,為其他部隊爭取到了後撤的時間。然而,連續硬碰硬的戰鬥也讓部隊大量減員(因此第五次戰役成了三十八軍唯一缺席的大戰)。楊大易身邊的通信員大約也換過不知多少批了。

  會不會弄錯了?

  有位編輯忍不住問傳令兵–行軍怎麼能不讓大小便?你沒聽錯嗎?

  高個子傳令兵很不耐煩地說:那怎麼會錯?我親耳聽師長說的。

  矮個子傳令兵點點頭:沒錯,敵人追得太緊,師部警衛兵力就一個營,師長說了,第一繼續保持無線電靜默,只收報不發報,第二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

  兩個人都聽到的命令,看來是不會錯了。理由看來是為了保密。

  大小便會洩露軍事機密?大家心裡頗為疑惑。當然,軍令如山,既然是命令,官大一級壓死人,那就只有執行的份兒了。

  問題是,師衛生院還有一大幫女兵和傷員,也是一夜不許大小便?!

  醫院院長是個三八式的「老」幹部,在冀中打過遊擊的,雖然只有不到四十歲,因為做事細緻,體貼下屬,在軍中綽號「老太太」。幾個幹部中屬他級別高,大家都看著他。「老太太」從軍多年,倒不會質疑命令,但想了想,還是問了一句–這命令從現在就開始執行嗎?那到什麼時候解除呢?

  你等我回去問問。通信員打馬而去。

  不一會兒,通信員飛馳回來,道:師長說了,天黑以後開始執行,今天夜裡情況比較危險,讓大家多忍耐一下,互相幫助,克服困難,明天早上和三三五團會合以後,就沒必要這樣緊張了。

  三三五團團長范天恩,是一一二師一員悍將,有他在身邊,就算是李奇微親自追來,楊大易也有跟他死磕一下的本錢。

  話音剛落,幹部們不再糾纏,掉頭就往自己的單位跑–眼看天邊只剩一抹紅霞,現在不是討論問題的時候,無論如何也得趕在太陽下山之前,爭分奪秒讓大家先「清倉」一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只有那位編輯是文化人,習慣性地腦子多動了一下,隱約覺得這命令有點兒不對勁兒。直到好久之後他才恍然大悟,「讓大家多忍耐一下」可以理解,但這個大小便問題如何「互相幫助,克服困難」呢?

  命令被不折不扣地傳達了,普通戰士多半參軍時間不長,雖然覺得這事兒有點兒古怪,但或許軍中自古如此?大家忙著爭分奪秒,起初倒也沒誰顧得上多加琢磨。但是方便完了,終於有些老兵回味過來,忍不住向幹部打聽這命令是啥意思。

  共軍中有個規矩,--不能讓當兵的覺得自己在打糊塗仗,軍中的政治主官有一項重要任務,便是下達命令後「做通思想工作」。這一條在多次戰爭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怎樣向部隊解釋不許大小便的理由呢?

  為了保守軍事秘密……

  那為啥大小便會暴露軍事秘密呢?

  「老太太」到底是打過遊擊的,經驗豐富,琢磨來琢磨去終於被他琢磨出了道理。於是,院長大人給了大家一個相對合理的解釋—當年,冀中九分區有一支部隊在敵後活動,左轉右轉就是甩不開清鄉日軍的追擊。最後才明白,原來土八路和鬼子兜圈子,行軍中一下令休息,大家立刻跑到路邊方便,幾十泡小便擺在路邊,像路標一樣成了日軍追蹤的重要線索。「所以,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就是這個道理。」院長斬釘截鐵地總結。

  戰士們不再多問,幾個幹部卻在心裡嘀咕。這朝鮮和冀中地理環境差異極大,我軍的裝備也大為改善。找處懸崖朝下方便,不見得美國兵能發現,或者找片樹林方便完了埋倆定向地雷,說不定還能有所斬獲呢。

  幹部們交換意見,最後還是那位見多識廣,有機會接觸外軍軍事情報的編輯老哥說出了一個看法–聽說美國人在研究一種通過紅外線在夜間進行偵察的設備。現在周圍冰天雪地,大小便的溫度自然要高一些,美國人只要在飛機上安裝這種設備,就能根據大家行軍中留下的大小便判斷出我們的行軍路線來。

  此言一出,眾人只有「高,實在是高」的表情了。

  就這樣走了半夜,醫院開始按照計畫在路邊休息,檢看傷員情況。這時,楊大易師長帶著警衛員從後面上來,正走過這片樹林,便過來看望大家。

  略作寒暄之後,看看傷員,楊師長問有沒有什麼困難。

  「沒什麼困難,就是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所以不敢給傷員喝太多的水。」院長回答。

  行軍不許……大小便?誰規定的?」楊師長問。

  「嗯?」院長一愣,轉頭正看到師長身後那一高一矮兩個通信員,「不是你們傳來師部的命令嗎?」

  兩個通信員毫不含糊:「師長,不是您出發前命令大家–今夜行軍不許大小便嗎?還說天黑開始執行。」

  楊大易也是一愣,略一尋思,忽然憋不住地笑了出來:「錯了,錯了,你們兩個小鬼啊……美國人跟得緊,我的命令是今夜行軍不許打手電,關大小便什麼事兒?」

  這個奇異的命令自然立即被撤銷。弄明白了原委,大家個個忍俊不禁,那兩位聰明過頭的院長和編輯,則在眾人的目光下哭笑不得。

  按理說,口頭傳達命令前要複述一遍,我問到的老兵講這種傳錯令的事情可謂十分罕見。說起來,沒經驗的通信員和四川口音的師長,責任應該各有一半。

  無論如何,及時糾正總是好的,否則第二天要是會合不上范天恩,那,是可能憋出人命來的。





給我留言